现在位置: 首页 > 苦乐道用 > 正文

06串习快乐的心,令痛苦道用的所依稳固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23 0:16

【课前发愿】

顶礼释迦牟尼佛:

酿吉钦布奏旦涅咪扬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宗内门兰钦波鄂嘉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鄂灿吐谢莫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敦巴特吉坚拉夏擦漏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上师瑜伽速赐加持:

涅庆日俄再爱香克思   自大圣境五台山

加华头吉新拉意拉闷   文殊加持入心间

晋美彭措夏拉所瓦得   祈祷晋美彭措足

共机多巴破瓦新吉罗   证悟意传求加持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今天先念华智仁波切的《自我教言》的传承,可能过一段时间,我们的堪布堪姆们如果讲的话有些可能没有这个传承。我以前好像讲过一遍,但这个教言很殊胜,也很实用。学了以后也应该明白的。有些人以前学过,但是可能中间忘了,教言是要经常提醒自己,趁此机会,再次学一下应该很好的。

上师念诵《自我教言》藏文传承(4分钟左右)。

这个内容很短,不需要学一个礼拜吧,大概一两节课就讲完了。刚才堪布堪姆们说需要四、五堂课,你看我只要四五分钟分钟就念完了。

华智仁波切在后面也说了,这是不能随便给别人传的,是非常甚深的窍诀。

如此窍诀尚众多,总之时时刻刻中,自观自己极为要,世出世法亦如此。如是略说之教言,无垢智慧瑜伽士,为调自心而宣说,极为甚深当修持。

痛苦道用法分两种:1、依世俗而道用;2、依胜义而道用。快乐道用法分两种:1、依世俗而道用;2、依胜义而道用。

今天我们继续讲苦乐转为道用法。

苦乐转为道用法,它是讲苦转为道用法、乐转为道用法,分两个方面。苦转为道用法就是世俗当中的苦转为道用、胜义当中的苦转为道用。乐也是一样,分为世俗中的乐转为道用、胜义中的乐转为道用。

我们正在讲,世俗当中苦转为道用。那么世俗当中的苦怎么转为道用呢?前面也讲了,痛苦对每个人来讲大家都不喜欢。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凡夫人喜欢苦的人很少吧!至少我们周围所见所闻的,或者众所周知的人当中,特别喜欢苦的人可能比较少,“我特别向往痛苦”,可能这样的人很少,“我希望感受痛苦”,如果来了一个痛苦又特别害怕。

其实痛苦在轮回当中接连不断的,就像大海的波浪一样的。大海的波浪一个波浪来了,另一个波浪又紧紧跟随着,此起彼伏的,它不会有间断的情况。所以在人世间当中,很多人认为“希望我的苦永远结束,我永远都是快快乐乐的。”这是很多凡夫人本有的一种想法,但能不能实现呢?可以说,从古到今,应该是没有的。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时看古代的历史,不管是东方的历史还是西方的历史,看他们当时描写生活的一些文章或者一些书,这个时候深深地感觉得到,其实300年前、500年前、1000年前的人们,也是希望离开痛苦、获得快乐。可是真正能实现的也许可能除了极个别的一些菩萨、修行比较好的人以外,也是比较罕见的。

所以,这样的窍诀,也许对在座的各位来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吧!以前也许没有见过这样的法,这也许对你来讲是一种新的修行吧?有的人学佛可能很多年了,当然讲到密法的时候,对于苦、乐“直接观它的本面的时候,当下消失,或者把它变成了一种空乐无二的智慧。”这种情况经常有的,这样的道理我们也经常遇到过。

但是在显宗当中、在世俗当中,所有的痛苦变成修行的顺缘。不但变成修行的顺缘,而且这种痛苦不需要遮止它,出现痛苦时我要欣然接受,非常欢喜的,“哇,痛苦来了,太开心了!我今天痛苦又来了,我的福报真的很大,呵呵……”

有些修行人问:“你昨晚上睡得好不好?”如果回答:“睡得不好。”你会说:“啊,你怎么了?”以后要说:“啊,太开心了,你很棒!”

问:“你最近心情怎么样?”,“我最近心情不好。”“啊,太好了!”我们以后对待痛苦应该用另一种方式讲。问:“你最近身体怎么样?”说:“我最近身体很好。”如果说身体好的话:“哎呀,这样就没有意思了,你修行的机会很少。”然后说我身体不好,“哎呀,太好了、太好了,三宝加持,你的身体永远不要好了。”呵呵……这样的话我们可能有点接受不了,但是真正修行好的人会这样的。他跟我们的世俗法的传统规则,或者我们的习俗有点相反的味道,这样还是很有意义的,很好的。

因为我们一直想按照传统式的、大多数人的心理方式,“希望我快乐”的话,好像快乐越追求越遥远,就像小孩子追彩虹一样的。如果痛苦降临时越害怕,它就越不放过你;如果“痛苦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来就来吧,你有什么本事,来吧!”这样的话,好像痛苦就羞怯了,它有点不敢亲近你。那个时候,鬼神、邪魔外道这些也不轻易对你乘机加害。这些方面我们用另一种方式来接受,也许对你的人生当中确实有帮助的。即便没有帮助,如果我们懂得了这些道理,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害。

我想我们在修行过程当中,还是要多种修行的法要试探。有一种法对你的相续不太适应的话,另一种法也许对你特别地相应。这样的话,以后把它当作自己的本尊一样的,法当中也是有一个窍诀法。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以前去西方的留学生,他们看了这个苦乐法,最后他们说:“我们几个人一致觉得这部法特别好,尤其是从西方的文字上了解,特别相应对治自己的烦恼,我们以后把这个法本当作本尊一样,经常带在身上。”

我想在座的各位得到这个传承和法要之后,如果以后把它当作自己的像课诵一样的,过两天看一下。经常把里面的内容全部不仅在字句上掌握得很好,更重要的是把它的内容融汇贯通的话,也许对你的人生和生活有很大的帮助。别人没办法面对的一些痛苦,对你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小的一件事情。

我想,我们修行人得到的,跟一般常人无法得到的窍诀,这才是窍诀。如果常人都得的到的,我们也得的到的,也不一定是窍诀。如果常人能做得到的,我们反而做不到的话,那我们应该非常惭愧的。我们学了那么长时间,而且得到的法比世间很多人更多的一些窍诀或者甚深的要诀,可是当我们烦恼降临的时候,我们一点面对的能力和勇气都没有的话,那学和不学,从某种意义上讲只是种下了善根而已,在作用上起不到什么法的力量。这一点,我想大家应该是清楚的。

昨天讲到,痛苦转为道用法,平常我们要找到一个比较适合自己的、对自己的心理比较相应的法,一定要修,而且这个法一定要修得比较纯熟,如果对它的词句也不了知、内容也不了知的话,到时候也用不上的。如果你对这个法特别熟悉,就像有些人对菩提心很有感觉,然后他自己在生活当中经常修菩提心,那你遇到困难时马上可以观菩提心;有的人经常修出离心,如果平时对出离心的所有修法都是了如指掌,到用的时候也特别容易。自己特别熟悉的法,结合修的话非常好。

【只是将痛苦转成行善的助伴还是不足够,】

出现痛苦的时候,比如你生病或者亲人死去了,这种痛苦转为什么呢?转为行善的助伴,它不成违缘。因为这个原因让你退失信心,让你一蹶不振,不是这样的。它会变成一个修行的顺缘,对你的修行没有造成违缘,而且变成一个顺缘,这样足不足够呢?这个还不足够。那还要怎么样呢?

【而确切地认识到已经转为道用后务必使由它引发的强烈欢喜心持续稳固。】

这个还是比较难的。因为你这样的痛苦,比如你生病了,它变成一个修行的顺缘还不足够的,那需要什么呢?你先要认识这种痛苦转为道用的道理,你完全熟悉、明白。明白以后,依靠它而引起非常强烈的欢喜心,这种欢喜心不是偶尔产生。比如今天我病得很严重,这个病没有变成我修行的道障。不但没有变成修行的障碍,而且让我更加欢喜。“啊,我今天生病了,真的很欢喜,”这种欢喜并不是很微弱的,应该是很强烈的。“啊,太开心了!”就像有些人放假了,遇到好吃的东西,分钱啊,这个时候有一种语言很难表达的、表情上一直特别快乐的、一种强烈的欢喜心。

而且这种欢喜心并不是偶尔的,今天有一个、明天荡然无存,

不是这样的。它是一种持续的、稳固的,这是很重要的。当然对于从来没有修行过的人来讲有点难,你没有遇到痛苦的时候,理论上讲没有问题的,但是真正有一个痛苦降临到你的头上的时候,你不但不欢喜,甚至可能连将它转为道用的能力和勇气都没有。“哎呀,我为什么这样呢?”马上你的整个表情和语言很多都垮下来了,一般凡夫人、常人是这样的。但如果真的对这些大乘修行法门特别熟悉的人来讲,当他遇到痛苦的时候他就特别地欢喜。

以前藏地的无著菩萨,他的传记当中,在一段时间里梦中的善念和境界都消失了,后来他生病了,因为病,他原来的境界恢复了。境界恢复以后他就更加地欢喜,更加地精进。就像前面讲的一样,作为智者来讲,他在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经历对他来讲是修行的助缘,不仅是修行的助缘,而且他会更加地开心。因为大乘佛子一般很难得到违缘,一旦得到违缘的时候,他修行的机会就来了。

以前文革的时候,藏传佛教中有些高僧大德关在监狱里面的时候,都会互相提醒“这次我们修痛苦转为道用的机会来了,你要好好修啊。”青海那边的一些高僧大德他们在当时批斗的时候,他说“今天别人批斗我的行为比密法的区分有寂还殊胜。”“区分有寂”是为了增加自己修行境界的一个特殊密法的行为,但是别人批斗你,专门批判、诽谤,(我小的时候经常看过)而且他们批斗的时候大多数的引起道理都不一定适合的,但故意加在你头上,你是如何如何的,而且他的行为也是非常糟糕的。但有些修行人,把批斗当成比“区分有寂”还要好的一种修行。

很多人提前没有修行准备的话,那欢喜心是没有的。但如果你有这方面的修炼,可能你的欢喜心会非常强烈、猛烈、持续稳固,会有这样的。

【在任何时候,心里都要思考所讲的这些道理:】

前面讲的,不但是苦转为道用,还要更加有欢喜心。我们在任何时候,尤其是遇到一些不顺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不顺缘的时候,这时我们要知道:自己修行最殊胜的机缘已经到来,马上珍惜这种机会。

【如此这个痛苦对我来说,已多番成为极其难得、善趣与解脱、幸福快乐的广大助伴,我仍然还要以这种方式来行持,】

自己这样想:“这样的痛苦可能很多常人难以接受的,但对我来讲,来的痛苦越多,我就有更多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人天善趣的机会,还有解脱(从声闻缘觉到菩萨、到佛的解脱)的幸福快乐的最广大的一个助伴、最好的一个助伴,所以我仍然要以这种方式来修持。

【表面上这似乎有点儿残酷,但实际上它是最欢喜之处。】

表面上看,这些痛苦的形象是很粗暴的。你生病的话,谁都不愿意;你的亲人离开,现象上特别难以接受。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但实际上他是最欢喜之处,它还是很有意义的。所以我们应该喜欢痛苦,我们要爱上痛苦。“你要爱谁呢?”“我要爱痛苦。”我们应该有这样一种精神,应该这样欢喜。

【就像人们所说的“犹如藏蔻与胡椒,配合甘蔗混成丸”,】

有这样的说法,意思是什么呢?

人们经常有这样的说法,有一个叫“藏蔻”的药,应该是藏地的豆蔻还是什么,它比较辛辣,整个味道不是特别好受的。还有一种胡椒,和花椒比较相同的,经常在饭菜里加一些胡椒粉。当然有些地方不太喜欢,有些是喜欢花椒等其他的,胡椒的味道也是带有一点咸、辣,如果你直接享用的话,它并不是特别好接受。不管是藏蔻也好,胡椒也好,你直接去接受的话,尤其以前从来没有习惯的人,直接接受的话还是有点难的,又苦又辣。如果把它们配上什么呢?配上甘蔗,糖一样的甘甜的甘蔗,如果和甘蔗和在一起做成丸子,像饼干一样,这样的话人们都可以享用它,因为它的味道可能又甜又酸又辣。它起到什么作用呢?它可以排除我们身上的湿气,可以解毒,对肠胃的一些疾病,都会用藏蔻、胡椒这样的药。

所以,你直接吃比较难受,有时中药当中加一点糖和盐的话,这样比较好喝。我想咖啡也是这样的,咖啡如果直接喝的话很苦,尤其是一些美式咖啡、英式咖啡比较苦。然后你在里面加一点糖和牛奶,这样搅拌以后,“啊,好香啊。”其实这是一种习气,没有习惯的人喝咖啡,他们觉得“为什么有人喜欢它,这个味道也是特别怪的,说辣也不是,咸也不是,甜也好像没有的”,但是你已经习惯了、上瘾的话,这种非常奇怪的味道很多人是喜欢的。

同样的道理,我们世间当中人生的酸甜苦辣,有时人生当中发生的问题,确实悲欢离合,人生当中的滋味很难以接受的:又酸又辣又苦又甜又咸的,各种人生的味道。如果你与修行当中的,相当于糖一样的、香甜的味道合在一起的时候,刚开始时可能有点不习惯,然后慢慢的人生中发生的酸甜苦辣的味道,然后修行的甘美的糖味,二者结合在一起时,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你很容易接受,而且对你的身心是有帮助的,这个比喻确实也是很有意义的。

《中观宝鬘论》中也讲:“若王好施舍,威风众欢喜,如豆蔻胡椒,所包沙糖丸。”当时龙树菩萨对乐行王说,如果你乐施,喜欢布施,你的行为经常为众生作利益,那众生都会非常欢喜的,这种欢喜就像豆蔻、胡椒和沙糖包在一起的丸子一样。意思是什么呢?沙糖包起来的糖果,虽然形象有点苦辣,但实际上人们都可以接受。如果你是一个君主的话,对人们有帮助他人的行为,也有一些威风的、非常高尚的行为的话,虽然有些地方你显得有点粗暴,但大家都认为你这个君主特别优秀。

有些领导和负责人也是这样的,虽然有时说话批评令人难以接受,但有时他也乐于布施,真的很想帮助别人,这样的话总的来讲众人是欢喜的。这种比喻在龙猛菩萨的论著中是有的,这里也讲到,我们人生中什么酸的、辣的、苦的味道都要经历,但这些如果变成像中药丸一样的,然后你去享用的话,还是很好的。“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世间也有这样的说法吧。虽然看起来是粗暴的,或者看起来形象是比较残酷的,但实际上它对你是有利的,如果有利的话,为了长久的利益,也不得不接受。

有时我们做开刀、做针灸,暂时对你来讲是很难接受的,但只要对你长期的健康有利的话,你还是会接受的。同样的道理,暂时这个苦对你的人生来讲还是很难接受的,它是比较残酷的,但如果我们真正与修行的妙药合在一起享用的话,对长远来讲,苦不仅不会害你,而且对你是有利的。

这样的教言,不知道有的道友之前有没有接受过,这可能对你也是新的一种尝试吧!就像我刚才讲的喝咖啡也好,吃巧克力也好,里面的元素不习惯的时候觉得很那个的。有一次和我的一个亲戚去成都吃饭,我点了一个苦瓜,他从来没有吃过,吃了一口说,“啊,好难吃!这是什么东西?”然后再过了几年以后,他特别喜欢吃苦瓜。我说“你原来不喜欢,现在怎么喜欢吃了?”他说现在好像感觉很好吃的。

我们人生的苦也是这样的,刚开始你要接受的时候特别难受,然后你慢慢地修习惯的话,可能甜的不一定喜欢,你就喜欢苦的。因为甜的话有时对三高等各方面不一定有利,尤其是糖尿病,甜的太多了不太好的。所以就像喜欢吃苦瓜一样,对人生当中的苦乐于接受的,这样的修行境界也许我们反而过得更有意义。

【应当深入细致、反反复复思维其中的道理而串习快乐的心。】

确实人生当中的这种痛苦,我们用喝咖啡、吃中药的这种方式来思考。这样思考的话我们容易接受。其实人很多都是心理的作用,如果他的意乐很强,我们平时觉得确实有点苦的东西,也是愿意得到的。就像求法的苦行,你如果对法有强烈的信心,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点点的痛苦你完全能接受,一般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你也能接受。

以前我看过汉地的能海上师的传记,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我觉得他在求法方面的一些精神,看一下是很好的。其实能海法师和法尊法师刚开始都想去日本求学,后来从日本来的有些法师说,日本的佛教不如藏地,尤其是雍和宫,有很多翻译的《大藏经》和一些论典窍诀。后来能海上师发愿去藏地,那时不像现在,交通也不是很方便,而且每个时代都有一些民族冲突,有一些政治的因素,当时他们来到康定,遇到了很多很多困难(我以前看过,最近没有看,大概是这样的。)方便的时候你们看一下传记。他到了康定的跑马山(跑巴溜溜的那个……呵呵),从那里他开始到西藏求学,他好像中间也去了理塘,当时遇到一个八十多岁的高僧大德,他是以前从拉萨磕头到五台山,很有修行境界的。但他说:“因为我年龄等各方面的原因,你最好到拉萨那边去好。”于是他就亲笔写信,后来他从康定出发到拉萨。这段时间的路上很辛苦,不像有的道友说:“今天喝不到水好痛苦啊,今天没有灯好伤心啊,今天买不到菜好痛苦啊!”不是这样的,你看一下确实还是有差别的。

刚开始他们有好几个人,背着一些行李、帐篷、垫子、糌粑,然后一直一路走,到了昌都的时候已经整整过了两个月,一直步行,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些猛兽、强盗、甚至当时汉人不能进入等各种各样的事情,一直心里想为了得到佛法,甚至他鞋垫全部都破了,荆棘刺穿到脚上,白天冻着都不知道,晚上稍微暖和的时候才能感觉脚上有荆棘刺入了。

这样慢慢到了昌都刚好过了两个月。本来昌都和拉萨中间刚好是拉萨到康定之间的一半的路,但是到了昌都之后,因为他步行的力量比较强了,脚力比较强,大概用了一个月就到了拉萨,所以从康定到拉萨整整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当时大概是1928年。在那里求学时,也受到了一些歧视,然后得不到饭,也得不到什么法,很多都不给传法,也得不到窍诀。然后又去印度转回来了,第二次去的时候才得到了以因明为主的一些,包括《现观庄严论》在内的窍诀法要。

我今天说这个的原因是什么呢?其实一个人如果真的爱上了最深的法要,最深的精神价值的话,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身体感受的痛苦和心灵感受的痛苦,他完全是可以超越的。你如果真正爱大乘佛教、爱密法的话,那为了得到它,这种经历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就像一个世间的人爱上了一个人,为了他(她)可能付出了很多的痛苦,对他(她)而言认为也是值得的一样。

所以,人有时接受痛苦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这里讲我们深入细致地、反反复复地观想其中的道理,串习快乐的心。

【依靠如此行持,随着快乐的作意增上或者占大部分,结果身体心理的痛苦似乎变得不明显了,】

修行比较好的话,你不断地修痛苦转为道用的方法,然后随着你的意乐越来越增上,到一定的时候,在你的修行过程当中,在生活过程当中,好像很多痛苦对你而言并不是那么强烈了。

我们没有学过法的时候,确实是特别痛苦的人。学了这个法,尤其是学了比较深一点的话,那很多事情就会觉得“我以前特别迷茫,我以前特别笨,我以前特别幼稚。那时候的烦恼和那时候的痛苦,现在一看对我来讲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些有钱的人、有智慧的人、有能力的人,他没有真正学这些窍诀的时候还是非常痛苦的,虽然表面上看他在光环当中特别阳光,但实际上内心特别脆弱,有不安全感,随着他的修法越来越提升的话,他快乐的心也越来越多了,几乎他不快乐的情况就慢慢消失了。

这样一来:

【它无法对心造成损害,】

到一定的时候就非常坚强。《格言》中也讲,刚开始时,我们应该很有恐惧地去学习,到最后遇到恐怖的时候,都可以无畏地面对。《入行论》中也讲:“佛子虽逢难,善增罪不生。”到最后他修行的善法越来越增长,而罪业不会产生的,所以苦也越来越不明显,然后对心灵也不会造成所谓的伤害。

现在很多人说,“某个人对我的伤害很大,我特别失望、绝望啊。。。”但是如果我们把苦乐转为道用修得很好的话,那么对他的伤害、对他的打击,这种说法是不存在的,对他不会造成损害。

这是什么呢?

【这就是以安忍战胜疾病的验相,也应当了知它是制伏怨敌鬼神的验相。】

当然这种的安忍和《入菩萨行论》中说的安忍有点不同,《入菩萨行论》中的安忍是一直忍着,但这里的安忍是我愿意接受痛苦,而且我不但接受我还要开心,这样的安忍可以战胜所有身体的疾病和心理的疾病。

他出现这样的验相,最后好像别人对你怎么制造违缘也没办法,因为你要接受痛苦。别人对你制造违缘让你痛苦,但你是愿意的,你愿意的话,别人想对你制造违缘也没有办法。比如我有个怨恨的敌人,他开始害你的时候,你觉得这种害我,我很开心的,那别人怎么样害你呢?没办法的。

鬼神也是一样的。如果世间的鬼神、邪魔、外道害你,你很痛苦;但是如果你接受痛苦,那就没办法了。我们经常说“以毒攻毒”,别人真正害你的时候,你就很开心的,求之不得,“啊,机会来了!”这样的话,世间当中也是很难以对付吧,利用这种窍诀,所有的鬼神以这种方式来制伏。

下面也会讲,断法里面也会用这种方法,直接直闯,与违缘、邪魔或者病魔直接作战。当然这需要有一种心理,需要有一种修行的境界,不然你口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你能不能与这些违缘作战也很难说。

【正如上面所说,去除不愿意痛苦的想法就是痛苦道用的所依基础,】

去除“不愿意痛苦”的想法。意思是,我们大多数的凡夫人不愿意痛苦,大家都想快乐,但是我们要“去除不愿意接受痛苦”的想法是基础。昨天我们刚开始讲的时候,前面有两点,一个是“去除不愿意痛苦”的想法,还有一个“痛苦来了以后欢喜。”

第一个是痛苦转为道用的基础,如果这个没有的话,你对痛苦特别特别害怕的话,那可能痛苦转为道用法不一定能修得成。

【因为脆弱屈服、胆胆怯怯、心烦意乱的同时无法做到痛苦转为道用。】

如果我们对痛苦特别害怕,心也特别烦乱、着急。那这样的话能不能把痛苦转为道用呢?那肯定没办法的。你要把痛苦转为道用,首先是欣然接受,这个是最基本的条件;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你要产生欢喜心。

【痛苦道用比直接修行更能促进前面的境界,因为依靠痛苦能切实领受到增长善行。】

如果没有遇到痛苦,我们可能永远没办法修行。依靠痛苦的领受,真的知道轮回没有什么意义,知道出离心是怎么修的。因为很多人真的如果没有苦,可能你永远不会苏醒过来。

我有时想,现在的电影、电视也很感谢它们,为什么呢?他们有一个指导的心,遇到痛苦要趋向寺庙、出家。然后很多众生经常遇到痛苦,遇到的时候因为你没有其他的,你那时没有出离心、没有菩提心,但是想起以前看的电视里面好像遇到痛苦的时候真的要到寺庙里面去寻找一个老和尚。然后那个时候就把前面的因缘想起来了。因为电影是我们每一个时代当中对人们生活指导的一个最好的教育课题吧。所以你就马上想起来,“我现在走投无路了,怎么办呢?”“哦,可能要出家。”

刚开始的时候你没有一点出离心,是为了避苦而来的,最后知道原来真正痛苦的本性是这样的,最后你就变成了一个大法师也好、大修行人也好、虹身成就者也好,最后还是有修行成就。所以现在看来,也许有的导演和剧本不一定是这个目的,但反而会令痛苦的众生引入善道,有些地方也有这样的。

【所以越痛苦应该越值得欢喜。】

你如果没有这样的话,那就可能没办法,因为你切实感受这种痛苦的时候,你的善心也越来越增长,这样的话,所以你遇到的痛苦,你越痛苦的话越值得欢喜,这句话大家要记住,你越痛苦应该越值得欢喜。

我们的方式是不同的,以前我们觉得“越快乐越欢喜”,因为没有痛苦我很开心的;但藏传佛教当中有些修行的方式,你说“我非常痛苦,现在不想活了怎么办呢?”然后旁边的人说,“太开心了,越欢喜越随喜功德,越值得欢喜。”因为这样的修行真的是帮助我们修行。

【依照所说的“从这些小的痛苦逐步修行,则容易长进”,】

刚开始应该是将比较小的痛苦转为道用,然后慢慢有进步的。

【也说明了渐渐对大的痛苦也能熟练地道用,因此需要这样来修,因为不相应自相续的觉受境界很难获得。】

你自己不相应,刚开始的时候遇到特别大的痛苦,直接把它转为道用的话,对你的相续来讲可能还没有到这样的境界,有点难的。所以刚开始你有点头痛,别人对你做一些诋毁,或者今天心情不太舒服啊,你就想,“这样的痛苦我应该接受,然后想我很开心,今天我遇到一点点麻烦事情,我应该生欢喜心。。。”这样慢慢慢慢修,世间上的任何一种习惯没有一个修不成的。

《入行论》中说:“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你只要长期修行的话没有一个不能修成的,有一些刚开始比较小的危害你去学会忍受,到最后确实非常大的困难你也会忍的。我们的心理真的可以串习,教育是很重要的。对求法的苦行如果你慢慢学的话,再大的困难也是可以的。如果是一个士兵,在战场上的他的苦行学了很长时间的话,那么到最后他也能忍受。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想呢?

这种修行,刚开始确实有点难。因为原来我们习惯性的方式是什么样呢?习惯性的方式就是不愿意痛苦,愿意快乐。但是现在我们要突破这种常有的观念,这时,我们很能接受,而且这样的接受更有意义、更有价值。

看前辈高僧大德的有些传记、修行,我们还是深受感动。我以前看过恰罗扎瓦译师的一个传记,恰译师有两个传记,其中一个恰译师的传记在英文当中有,汉语里面也有。但汉语里面恰译师的传记好像翻译的不是特别好懂,藏文的,最近也有一些大德他们把所有藏地的那些译师、班智达的传记专门收集,也有这样的,我看到其中也有恰译师。在汉文当中是达玛斯瓦里,他的名字是这样的。

这个译师求法也是很有意思的,其实他是藏地的一个僧人,到尼泊尔、到印度,当时是13世纪,我记得有一个经历,这个是比较广的。他去那烂陀寺,他去印度金刚座瓦ra那寺,这些都去过,每个经历都比较多。我的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是他在尼泊尔的时候,当时听到印度这边突厥族的战乱,摧毁佛教非常厉害,他当时想去又不敢去,这个时候有人让他不要去了,但是有两个班智达对他说,你如果去的话,对生命应该没有什么危害,你能回来的,而且你能求到法。

后来他跟着有些商人,当时有钱的人把亲人的尸体运到恒河里面,就像现在藏地把尸体弄到天葬台觉得很有意义,当时也有这样的。他就跟着他们去了印度。当时突厥对佛教的危害是非常可怕的,尤其他到了那烂陀寺,那烂陀寺前面已经遭到毁坏,他去的时候好像只有70多个僧人,其中有一个90多岁的老僧人。他们到那里的时候说明天来突厥阿修罗,后天来什么什么,大家都是特别恐慌,然后过了一个晚上,说明天要来。然后那个老和尚是一个大班智达,还有四个班智达,那个老和尚叫罗睺罗吧,他要求大家全部都离开,他一个人待在这里。

然后恰罗扎瓦有点不忍心,他说:“怎么你一个人?”老和尚说:“全部走,一个人不要留。”后来他们都走了,他(恰罗扎瓦)说我待在这里,刚开始老和尚说他:“你为什么那么笨?看来你真的是个藏族人,”呵呵……然后他(恰罗扎瓦)说:“我死也不走,我还是待在你身边。”

后来他们走完了以后,老和尚对他说:“你看来还是比较稳定的人,明天来了突厥人,我们还是有逃生的方法,你背着我,附近有一个马哈嘎拉的殿堂,是以前龙猛菩萨那个时候发现的。原来突厥族准备把它毁灭,但那些人全部死了,所以他们不敢接近,我们到那个洞里面去吧。”然后他就背着老和尚到了那里,第二天来了300多个士兵,但他们都没有看到他们(还是怎么样),后来那烂陀寺后面剩下的遗迹全部烧的烧、毁的毁,然后士兵都走了。

后来他又把老和尚背回来,在他面前求了很多法,求了很长时间的法,好像恰罗扎瓦在那边待了两年左右,但每次他去印度金刚座,这个时候有一个女人对他说“哪里不能去,有突厥族,哪里可以去。”实际上他的传记里经常出现,其实那个女人是度母,度母对他的整个朝山还是起到很大的作用。

后来他要离开老和尚时,老和尚还是依依不舍的,他说:“我年事已高,我们两个今生当中肯定不能再遇到了,但是你是一个非常有信心的人,我给你传了很多法,你把这个法给藏地为主的众生多传授。”他让别人用架子把他送到恒河岸边,老和尚亲自来送他,然后恰译师也是不得不离开,他特别伤心地离开了。后来他来到藏地,也讲了很多他上师的故事,把妙法传到了藏地。

当时看到恰译师的故事,感觉当时他为了求法不惜生命,不然在那样的战乱的时候,如果是旅游观光的心念的话,肯定是不敢的,而且也特别危险的。但是为了求得正法,在世间的一些痛苦反而变成一种快乐、一种精神的动力。这一点自古以来,一直到现在,很多都是这样的。所以不管是去印度求法、还是在藏地求法、在其他地方求法,其实求得正法是很重要的。因为在求的过程当中,可能会有一些痛苦,当然现在看来也没有前辈大德的这些苦难;求法当中的无吃无穿;甚至有战乱的恐怖;毒蛇的威胁、猛兽的危害,这些几乎没有那么严重。所以我们一些区区的痛苦,为了求得正法,应该值得接受。

而且在求法的过程当中,遇到一些不顺,遇到一些伤感的事情的话,也应该值得欢喜。因为依靠这种痛苦能遣除我无始以来所有的罪业,我无始以来漂泊在轮回当中没有任何意义,可能我失去了很多头目脑骨髓,而我为了求得大乘佛法,在这个过程当中,不管是别人对我的诽谤也好,我个人的身体不好、心里的不快乐等等,这样也是一种消业。

有的人说:“没事没事,虽然痛苦,消业消业,没事没事,我就忍着吧,现在暂时来讲还是能坚持,不过多加持多加持,让我不要痛苦。”呵呵……刚开始听起来这个人修行还是不错的,然后到最后让我不要痛苦(众笑)。

【所以,为了能使痛苦道用,所有座间要祈祷上师三宝,】

刚开始,让我为了痛苦转为道用,痛苦不要成为修行的违缘。比如你生病以后再也不学了,然后你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马上就放弃了,这种是痛苦不能转为道用。要先祈祷上师三宝,让我这些痛苦变成道用,不要变成修行的违缘。

【如果修行的心力稍稍增强,那么就供养三宝与鬼神,】

如果修行的心力稍稍增强,如果你修行的心力不仅仅是痛苦转为道用,而且呢,痛苦完全能接受,这样的话,供养三宝和一些鬼神,到尸陀林里或者平时供护法和三宝,供三宝以后怎么样发愿呢?

【祈祷“为了修炼我的善行,请降临恶缘”。】

这个还是比较苦啊,我们念护法神时希望护法神加持:“今天我出现各种痛苦、各种不顺利,希望冠状病降临到我头上(众笑),呵呵……”我们现在很多人念护法神、念度母,脖子上戴着各种各样的护身轮,然后祈祷护法神加持这些痛苦不要降临到我头上,但是你修行比较好一点的时候你就开始祈祷护法神,“让我得痛苦,所有众生的这些病苦降临,很多不顺能让我承受。”

刚开始美国有一些嬉皮士,他们是反传统的、对抗一些西术的。很多年轻人觉得特别有意义,当时一段时间变成了一个非常苦的流行文化,特别好的,可能现在也是这样的,很多年轻人有时我们也没办法接受。

那天我住在成都,我下面有一个美食街,街上下午开始就在排队,基本上排队的都是年轻人,都是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几乎没有,全是些大学生。吃的是各种味道,有的是特别酸的味道,有些好像是不净粪的味道一样的那种(众笑),有些像呕吐物的味道一样。有一次我特意去吃了依次,然后里面也有素的也有荤的,有和土豆相关的,我吃了以后很想吐,但我看身边的那些年轻人津津有味地吃着,特别开心的,尤其是疫情刚刚稍微开放,那个时候有特别多的人一直在那里吃。我有时候想,这些年轻人能把痛苦也这样看的话,这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行为。

我们平时是不敢的,让护法神和三宝加持,让我遭受痛苦的话,很多人不是这样的,包括一些年龄比较成熟的人,对平时传统的饮食是愿意接受的。但是对于特别苦的、辣的、酸的、比较稀奇古怪的味道很难接受的。我到现在为止连吃榴莲的勇气都没有,每次想吃:“嗯,不行不行。”我1999年去泰国的时候也不敢碰,然后现在也是这样的。我试了好几次,但一直不行。平时我在还是可以的,但是不知道榴莲一直跟我没有缘(众笑),凡是遇到时,有点想吐的感觉。

所以痛苦对有些人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痛苦对有的人来讲,确实他把它看成特别好的一种修行的机缘。你看心力比较强的时候,还要不断祈祷“上师三宝加持我,让我降临恶缘。”恶缘里面有疾病等各种危害,当然没有一定心力的话,你可能刚开始祈祷护法神给我降临,然后(违缘)来了以后,我不敢接受不敢接受,又开始祈祷护法神把这些遣除(众笑),有这个可能性吧?呵呵。看你的修行的能力,我觉得应该是一种修行的境界吧,断法也是这样的。

【不管何时都要具足欢喜愉悦的确信。】

痛苦来的时候,不管任何时候,不管什么样的痛苦来你就有一种欢喜心,有一种愉悦的确信,这样一种把握。这确实是很高的一种修行方法。虽然我们每个人不一定有这么高的境界,但是我们要知道痛苦来的时候,如果方法运用得很好,也许是更好的。

以前我们在人生中很多事情,当时接触痛苦时确实是难以接受,比较糟糕。但后来,因为这件事情的原因,对你的整个人生来讲,如果用得好的话,还是很好的,这一点大家应该确信不疑的。

所以对于接受痛苦的这种方法,即便不能欢喜接受也不要特别排斥,天天祈祷:“嗡舍智沃哲达纳纳萨瓦夏中纳夏雅东吧雅吽吽,啪的,啪的!”因为他想“吽吽,啪的、啪的”的时候,把所有的疾病、违缘遣除去,一直“吽吽、啪的、啪的”。如果按照真正的这种方法,让众生的这些痛苦全部到我身上,让我来承受的话,那就非常棒。当然看你的心力,心力还是特别的关键。如果我们不断地串习,深入去修行自他交换,这种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对于这些道理,大家要深深地思考。今天是星期五,下个星期一、二都有课,明天、后天没有课。今天讲到这里!

索南德义坛加惹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旁学匠   摧伏一切过患敌

洁嘎纳其瓦龙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涌涛

哲波措类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