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苦乐道用 > 正文

01苦乐转为道用的窍诀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9/22 20:55

【课前发愿】

顶礼释迦牟尼佛:

酿吉钦布奏旦涅咪扬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宗内门兰钦波鄂嘉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鄂灿吐谢莫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敦巴特吉坚拉夏擦漏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上师瑜伽速赐加持:

涅庆日俄再爱香克思   自大圣境五台山

加华头吉新拉意拉闷   文殊加持入心间

晋美彭措夏拉所瓦得   祈祷晋美彭措足

共机多巴破瓦新吉罗   证悟意传求加持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今天开始讲苦乐道用,藏文的传承有没有我记不住了,可能我重新受一个传承再给大家念,暂时我们用汉语给大家引导。

苦乐转为道用的法可以分三个方面,初善首义、中善论义和末善后义。

初善首义也分三个方面:论名、顶礼句、立誓句或者立宗。

【论名:苦乐道用】

首先讲论名,就是“苦乐道用”这四个字,这四个字实际上已经宣讲了这部法所有甚深的内涵。它的意思是什么呢?大家应该知道,在世间、在修行中,苦和乐其实伴随着每个人的一生。不可能一个人从来没有感受痛苦过,有没有这样的呢?没有。有没有人一辈子都非常非常快乐、从来没有感受痛苦的,或者从来没有感受快乐的?这样也是没有的。

可以说苦和乐在生活中交叉而产生的。或者有的是乐多一点,有的是苦比较多一点。这样的苦和乐,作为世间人而言,大家都觉得苦是应该要避开的、远离的,乐是要一心一意追求的目标。这是大多数的世间人是这样的。正因为这样大家可能都特别热衷于追求快乐、追求幸福,而特别担心害怕遭遇痛苦。所以求乐避苦对每个人来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一点大家在生活经验当中也是能感受得到的。

但是如果是一个修行人,他在生活中遇到苦的时候,他也不会那么害怕,他可以通过修行的方式来转为道用。如果遇到一些快乐,他也依靠修行的方式来转为道用。

有些人可能这样想,苦转为道用是可以的,乐不用转为道用吧,乐不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吗?应该是值得欢喜的事情,为什么要转为道用?其实苦和乐都需要转为道用,为什么这么讲呢?世间人感受到痛苦的时候特别伤心、一蹶不振,可能觉得在生活中没有意义,他接受不了,非常伤心,他心里就产生了各种焦虑、伤感,脆弱等很多负面的情绪出现,这样以后,生活就不会很正常了。

如果遇到快乐,会不会对他来讲能不能接受呢?其实对世间人来说,快乐的时候也不会接受的,因为快乐时会产生傲慢、看不起别人等各种负面心态。有些人有福报,感受快乐也许能承受得起,如果没有福报,很难承受。有一个成语叫做“厚德载物”,有丰厚的道德或者福报的人他可以承载,承载什么呢?承载他所有的财富,所有的钱财,这是可以的。但如果他没有福德、道德,即使有钱财也确实承不起的。我们有时候也看到,很多人想“我没有钱,但如果有钱的话我肯定很开心的,肯定很快乐、很成功的。”其实不一定的,如果他没有福报,即便他有很多钱,最后他越来越痛苦,越来越烦恼,最后可能一切的一切都会毁于一旦,有这个可能性。

所以说一般世间人表面上看来好像乐是可以接受的,苦是很难接受的,但从修行的层面分析,不仅是苦要转为道用,乐也要转为道用,如果你没有把它转为道用的话,那可能这种感受的快乐和痛苦对你的人生不利,所以通过修行可以把它转化成修道的顺缘。因此很多修行人,感受快乐时,他不会依此看不起别人、自己心里面产生各种各样的贡高傲慢,依靠这样出现种种烦恼,他不会这样的;当他快乐的时候,他马上用这种快乐分享给其他众生,他的快乐变成一种修道的顺缘,正因为他快乐,他不会依此而丧失自己的德行。

一般人应付痛苦是比较容易的,而应付快乐是很难的。比如有些人以前在非常特殊的时候,他的修行不会退失。但后来因为有名声、有钱财、有地位,他的修行依此而退失。有些道友也可以看出来,以前刚来的时候没有吃的、没有穿的,他反而很坚强,努力地修行,没有受到任何的违缘;但后来因为很多人对他恭敬供养,他有了很多的利养、名声、地位,这个时候他可能福报配不上吧,种种原因,最后自己的修行、德行,很多都逐渐丧失。这样的情况我们在生活当中也是看得到的,所以这是从快乐转为道用的原因。

痛苦需不需要转为道用呢?作为修行人来讲痛苦是非常需要转为道用。因为我们的轮回,实际上是苦多乐少。在生活当中你有意地发现也好,没有发现也好,反正有很多的痛苦缠绕着我们,苦苦、行苦、变苦这三大苦一直缠着我们。这个时候如果你通过自己的修行不能转为道用的话,那你的修行是无法成功的。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什么违缘、痛苦都不会发生,应该是没有的。我们看到前辈的这些特别了不起的、伟大的高僧大德们,从他们的传记中也发现,他们感受的痛苦比常人要多得多,在这样的时候,如果他没有一种修行的方法转为道用的话,的确是很难以修成的。

这样的苦乐转为道用需要什么呢?平常就需要修行,如果没有修行的话,理论上能不能转为道用呢?理论上不能转为道用。有地位、财产能不能呢?也不能。有些人因为生活当中非常痛苦,他就想:“我出家吧,我出家可能不会有痛苦。”其实不一定的。你出了家头发全部剃了,耳环扔到一百公尺以外的地方,戒指也不要了,所有的原来所贪的这些财物,包括自己的爱人、亲人这些都离开了,但是你因为没有修行,只不过是没有头发而已,光头还是痛苦,一直天天哭着。

如果你把大乘佛法真正观心的这些方法融入自己的相续,那时即便你没有剃头发、没有出家、没有任何外在的变化,但是内心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转为道用。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吧,我们大乘佛教这种特别殊胜的内容如果没有很好地去修行的话,你有什么名声—堪布也好,堪姆也好,格西也好,格西玛也好,法师也好,什么样的出家人、在家人,皈依也好,受菩萨戒,得过如何如何的灌顶,脖子上挂有很多上师的头(众笑),头像是吧,不是头,反正有各式各样的加持品,左手拿着金刚铃,右手拿着转经轮,什么样的法器都具足了,但是你的心从来没有与法相应的话,哪怕你到尸陀林里所有的这些装饰,像大威德那样来装束也无济于事。

的确修行是很重要的,如果真正能修行,那么世间当中很难以接受的,当你遇到痛苦无法面对的这样的事情,当你修行很长时间,对你而言会轻而易举地面对、应对,这就是苦乐转为道用的方法。

所以我想这个法对很多人来讲特别需要。我们也希望苦乐转为道用这种窍诀能化解我们心相续中的许许多多不平的矛盾和纠缠,这些都可以化解掉,可以调伏自己负面的情绪,这一点对修行人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下面对苦和乐怎么样转为道用,分两个方面来讲。

我们这次也没有要求要几堂课来讲,我现在比较随缘吧,能讲多少就讲多少,这样可能没有什么压力。因为现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轮回也是这样的。所以外在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以后,内在的许多比较隐藏的东西,本来马上要开悟的、还不能开悟的这些东西,依靠外缘的各种各样的变化,内在的有些奥秘可以自然而然地通达。这也是非常好的一种因缘。

所以我们作为修行人来讲,跟世间人的思维方式有所不同,世间人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呢?就像我刚才讲的,当我感受快乐的时候,“哇,今天太开心了,太美了,太好了。”一直陶醉在其中,永远都不愿意离开。早上起来如果睡得比较香、比较沉的话,“哇,好香啊!”如果旁边有闹钟的话,就拼命把那个声音关掉,“再睡一会儿,多舒服啊!”一直陶醉在乐的海洋中。

但是作为修行人的话,他不仅对乐转为道用,更重要的,生活当中遇到了特别难以忍受的痛苦,比如你的父母死了,别人对你进行诽谤呵斥,或者你的生活中频频发生各种各样的痛苦,接连不断,此起彼伏,又产生一个、又产生一个,在这个时候你有一个特别坚强的心态的话,那就是真正的修行人。

今天的题目大概介绍到这里。

下面接着讲苦乐转为道用。作者丹毕尼玛尊者,是多智钦丹毕尼玛。第一世敦珠法王有八大佛子,他在当中应该是长者。记得像智美威色,维萨空行母的丈夫,还有其他几位八大法子,其中叫智钦丹毕尼玛,他有很多特别好的作品,包括《大幻化网的总义》,以前有其他人翻译过,我也当时想讲,但是没有讲成。他还有专门讲伏藏法的一些概论,以前西方有些学校也大概地介绍过丹毕尼玛伏藏法的一些道理。

他应该是1926年圆寂的,好像住世62岁,可能是1865年降生的,当时麦彭仁波切在世,在麦彭仁波切的传记当中出现过好多次,他是麦彭仁波切很得力的、非常了不起的一个弟子。以前法王也经常讲,有一次华智仁波切也说,现在我们宁玛巴的教法还是有希望的,为什么呢?因为智钦丹毕尼玛在八岁的时候讲《入菩萨行论》,说明教法是有希望的;然后,新龙•贝玛敦都上师今生虹身成就,说明证法非常兴盛的。

很多大德对这位作者有许多赞叹,包括他的相关传记中也讲了他的世间和出世间的各种不同的功德。我以前看过很多他的道歌,但他的道歌跟麦彭仁波切、无垢光尊者的诗学风格相比,他的道歌比较难懂,苦乐道用还比较好懂,其他的道歌,他的文风、风格不是特别好懂。

但不管怎么样,这位作者在藏地非常著名,如今海内外的这些大德都特别喜欢学丹毕尼玛相关的显宗和密宗的教言、道歌、注疏等,藏文有专门出版的,好像有六、七函。所以作者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大德。

译者是我。我是2020年2月21日开始译的,那天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到3月5日翻译完的。当大家特别紧张的时候,我就刚好苦乐转为道用,每天都闭在屋子里面,还是很有感觉的,当时是很好的。好像我最后翻译结束的那一天,应该是3月5日吧,那个时候中国死亡的人数已经上了三千人,当时大家都特别紧张,我在那个期间翻译的。后来也作了一个简单的校对,里面的有些内容边讲边校对可能更好一点,这是《苦乐道用》的翻译情况。

然后接下来我们讲第二个,也就是顶礼句。

【顶礼句】

【顶礼圣者观自在!

恒以他乐而安乐,以他痛苦最伤怀,

成就大悲功德尊,彼断自之苦乐住。

这跟藏文上稍微有点差别,但是我结合后面的“随念此中所说的功德而作礼”,以这个道理相结合,这里顶礼圣者观自在可能比较好一点,本来这句话是五句。

为什么这样呢?因为观自在是自他交换修得最好的菩萨吧,对众生具有大慈大悲的非常殊胜境界的大菩萨。我们要苦乐转为道用主要是自他交换,像观世音菩萨的精神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作者先对观世音菩萨的这种功德进行赞叹、然后作礼的原因。

下面是为什么顶礼观世音菩萨呢?观世音菩萨是这样的:观世音菩萨恒时以他乐而快乐的,恒时看到众生快乐的时候,他也会快乐的;恒时看到众生痛苦的时候,他显现上最伤怀、最悲痛。这样的成就大悲的功德尊,实际上就是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在本性中是什么样呢?断除了自己所有自相的苦和乐而安住。他跟我们凡夫人是不同的,凡夫人没有断除自相续中的苦乐的执著,正因为这样,自己苦特别痛苦,而自己乐很快乐,而众生痛苦的时候我们没有感觉,众生快乐的时候也许也没有什么感觉。

去年我们在《维摩诘经》的译疏里讲过的,凡夫人看到他人快乐的时候,产生厌离心;见到他人痛苦的时候心是快乐的。而菩萨与此恰恰相反,看到众生快乐的时候他就产生欢喜心,看到众生痛苦的时候产生不快乐,菩萨的特点就是这样的。

凡夫如果自己快乐肯定愿意得到的,如果自己痛苦不愿意的。看到众生可能恰恰相反,看到别的众生痛苦的时候特别开心,包括今年发生疫情的时候,不管是别的国家、别的民族,有些死了很多,他们非常痛苦的时候,有个别的人幸灾乐祸,觉得“活该,应该这样。”其实这应该是大多数凡夫人的一种心态吧。如果是大乘佛子,不要说其他众生,甚至于他最怨恨的敌人,他也不愿意让他痛苦,但愿让他快乐。即便自己不能饶益他,也会愿意让他快乐,是这样的。

这就是为什么作者先在观世音菩萨面前进行恭敬顶礼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他平等或者自轻他重这样的一种境界,因为这样的原因值得我们赞叹、顶礼。如果观世音也跟我们一样,别人痛苦的时候他开心得不得了,自己痛苦的时候也是闷闷不乐的,那观世音菩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跟我们一模一样的,跟我们的境界一样的,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因为这样的原因应该向他顶礼。

我要顶礼的话,他应该有功德,如果没有任何功德的话,除非是因为害怕了,因为有些领导批评下面的人的时候他就有点害怕,向他顶礼,实际上心里根本不接受。观世音的功德真的是超越了凡夫人的方方面面,我们向他顶礼非常合理,也是有这个功德,有这个德行的,是这样的原因。

【随念此中所说的功德而作礼。】

一方面想到“观世音菩萨真的在这个世间是非常了不起的、非常伟大的菩萨,但愿我也获得了跟观世音菩萨一模一样的能利益众生的功德,把众生的痛苦自己接受,自己的快乐分享给众生,但愿我有朝一日一定要得到像观世音菩萨一模一样的功德和境界。”我们一边随念他的功德,一边向他顶礼。顶礼时口里这样说顶礼句这是一种顶礼,心里面想“确实观世音菩萨很了不起,我要恭敬他,”心里这样想,这是意礼,心里的意念。然后身体的话,观世音菩萨的像摆在前面顶礼,或者自己心里观想向观世音菩萨用身体来磕头,这也是一种顶礼。

因此我们修学的时候追随前辈的足迹,他们为什么顶礼,我们作为佛教徒也应该这样顶礼,因为我们还没有得到观世音菩萨身语意的功德,那么我们通过对他的恭敬、对他的祈祷和对他的特别的尊重、尊敬,我们自己也会逐渐得到这些世间和出世间的功德,应该这样来想。

这是刚才讲到的第一个是题目,第二个是顶礼,然后第三个是立宗义。一般造论的时候下面都有一种立誓。

【立宗义】

【稍加宣说诸位行者必不可少的修行方便法——世间中无价的苦乐道用窍诀分为痛苦道用法、快乐道用法。】

因为下面作者要立誓、宣说。宣说什么呢?作为一个修行者必不可少、不可缺少的一个修行的方便法。这个方便法是什么呢?就是世间当中无与伦比的、无价的苦乐转为道用的窍诀。我们用金钱来衡量值多少钱?没办法,无价的。价值是非常非常的昂贵。这个窍诀看起来只有两三页,但实际上是无价之宝,物价部门没办法给它定价。

这个窍诀是无价之宝,因为修行方便方法确实特别珍贵,这个窍诀分为痛苦道用法和快乐道用法。这是一个立宗,因为包含了下面所讲的内容,它的价值,是修行者不可缺少的。我们在座的各位,很多人经常口口声声自称为修行者,可是真正遇到痛苦的时候能不能转为道用?真正遇到快乐的时候能不能转为道用?如果你是修行很好的人,或者你的理论学得很好的话,遇到了痛苦、遇到了快乐可以转为道用的;如果修行特别不好,虽然你在某个地方已经闻思了多少年,但实际上当你遇到痛苦和快乐的时候一点受益都没有、一点都不会转为道用的话,那可能你的修行不算成功的。

麦彭仁波切以前《君规教言论》里面有一句我很喜欢的:“无论享乐受痛苦,智者深思有促进,纵然百见苦与乐,无心愚者无受益。”这句话是很重要的。无论你享受快乐也好,感受痛苦也好,作为智者,会深深地思维其中的含义。因为这样的原因,感受到痛苦对他而言也是很大的进步。比如遇到了生病、家里的人死了,或者什么情况的话,对他来讲是修行的一个很大的帮助;遇到快乐,健康,有财富、名声,对他来讲不会因此而丧失,也是一个进步。而作为愚者,无论他的生活当中见到了多少次的痛苦或者多少次的快乐,对他是没有任何的受益。这句话大家一定要能背诵。我们在座的各位是不是智者、是不是愚者,你自己可以判断自己吧。生活当中你见到了痛苦,对你修行上有没有帮助?你得到了一些快乐,对你修行有没有帮助、有没有受益、有没有促进作用?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

正因为这样,为什么要讲苦乐转为道用呢?作为修行好的人、智者而言,它是特别的重要,作为修行不好的愚者而言,你的生活当中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除了丧失你的道德、丧失你的德行、退失你的修行以外,没有任何的作用,这一点是我们自己在修行过程当中真的能感受得到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讲苦乐道用的原因。

接下来从科判上分,首先讲痛苦转为道用的方法,这个分两种。

【一、痛苦道用法分为依世俗而道用与依胜义而道用两种。】

我们主要讲世俗的,胜义谛下面简单一两句就过了,通过中观的四边八戏的观察方法,连这种痛苦的名称也是没有的,更何况说是痛苦,一句话就概括了。这句话我觉得也很有意思,确实胜义当中连痛苦的名称都没有,更何况说痛苦是什么?所以胜义讲得很简单。因为这里针对大多数的世间人、没有学过中观的人、刚刚学佛的人,对这些人来讲是很需要这个法。

本来这个法我以前很想给大众网络上也好,人多一点讲,但是无常就是这样的,这么好的法,讲的对境人是最少的,只有几个人,而且这几个人都是蒙面人,看都看不到,带着口罩的人。所以这是三十多年传法当中第一次遇到这么少的人,在蒙面人的群体里面传苦乐转为道用,对我来讲是很这个,应该知道这种痛苦要转为道用(众笑),呵呵。

下面讲世俗的痛苦转为道用。

【(一)依世俗而道用】

【当我们遭到有情与非有情的损恼时,如果心里习惯性地存着唯一都是痛苦的想法,那么即使一个微乎其微的对境外缘也会给我们带来心理上的巨大刺痛,串习苦乐的任何想法,它就会越来越增长,这是一种自然规律。】

世俗的痛苦转为道用是什么呢?这里可能只讲这一句话都够了。今天这句话不知道能不能解释完,这句话是很有意思的,我希望这几行你们最好背诵,背诵的话你以后一定会变成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修行人,如果这句话背不下来,那你以后遇到痛苦的时候只会哇哇地哭,除了哭以外没有什么办法了。不仅是把词句背诵,还应该把内容再再地去串习,我觉得在生活当中是非常有必要的,接下来我就简单讲一下。

【当我们遭受到有情与非有情的损恼时,】大家都知道,人不开心,大多是因为有情吧,比如你的朋友欺骗你,或者你的怨敌故意损害你,或者别人对你进行污辱、诽谤,造各种各样的违缘。或者不是人,包括动物。现在山上的修行人,晚上老鼠在你房子里面咚咚咚地跑来跑去,你也是很痛苦、很伤心的。或者有其他的,比如一些小虫。我早上还没有醒来的时候,院子里的那些小麻雀,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开始叽啾叽啾地叫,一直叫,我如果修行特别不好的话可能特别讨厌,“这些众生怎么不让我好好地睡觉?”或者晚上你的周围有一些狗叫声,或者任何其他的各种各样的有情,有生命的这些东西,在我们生活当中经常会遇到的人和非人,甚至你可能眼睛看不到,但是自己感觉是不是鬼神在捉弄我、鬼神在损害我,你感觉上这样,这些都是属于有情的损害。

无情的损害,大的方面比如地震、狂风,或者火灾、水灾等等,地水火风的。如果从小的方面,比如你的楼梯做的不是很好,或者你的院笆垮了,你的生意做得不好,你得到非常微小的一些地水火风也好,或者外在的无情物,没有生命的这些,对你而言有时候也是很讨厌的,你的耳机天天弄不好,或者你的手机打不开,对你来讲也是一种心理损害吧。

诸如此类各种各样的,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或者有情和非有情,这些对你危害的时候,如果我们心里习惯性地想:“唉,这是很痛苦的!”有些人是习惯性这样的:“哎呀,这些人很讨厌,很麻烦啊,好痛苦啊,好伤心啊,好绝望啊!”他的整个心态当中经常有一种负面的词:“我不开心,我好伤心啊,我好糟糕啊,我好倒霉啊,我好……”凡是正面的词很少。因为心里有很多很多这种负面的情绪,在心里的指挥下,从口中会说出各种各样痛苦的词。

因为你心里痛苦的原因,【如果心里习惯性地存在着唯一都是痛苦的想法,】觉得“今天好冷啊,今天好热啊,今天这个法座好高啊,这个好矮啊,这个房子太高了,这个房子太什么了,这个人好像如何如何……”等等,这是一种平常性的,自己不一定能发现。自己觉得自己的思维方式完全是正常的,但实际上已经得了心理的疾病。这种心理疾病,现在很多西方的心理学家,通过很长时间的观察已经知道了心理的这种疾病,给他列为各种各样不同的病、各种不同的症状。

其实我们的佛教当中,2500年前,对所有这些心理疾病都讲得非常清楚,只不过有些把它列为见解方面,什么邪见、颠倒见等等这样来命名的。实际上现在有些心理学家有些是通过自身观察而了知的,有些是依靠一些宗教的文明古书里面的道理,换一个名称然后列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当中。

但不管怎么样,实际上如果我们经常想“我好痛苦啊,我好伤心啊”,这样的话是什么样呢?【那么即使一个微乎其微的对境外缘也会给我们带来心理上的巨大刺痛,】哪怕是微乎其微的、一个很小很小的外在的因缘对你而言带来了心理上非常大的痛苦,这一点很重要的。佛教讲痛苦主要来源于自己的心。而世间人大多数认为所有的痛苦来源于外境。这个论后面也会讲的,如果你经常觉得一切的痛苦快乐寄托于外境的话,这种人是永远也不会快乐的。你应该懂得自己的内心如果调整很好的话,那么这种快乐是可以增长的。如果你的内心调整不好的话,你一直追求外在的物质上或者外在的一个人上,这样的话你的快乐是永远也得不到的,反而增长各种各样的痛苦。

你看这里讲的,【微乎其微的对境,】如果你天天想好痛苦好痛苦的话,哪怕是一点点的痛苦逐渐会变成非常大的痛苦,这个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对苦和乐其实是一种执著,这个苦的想法、乐的想法你如果经常串习的话,它自然而然增大的。你如果觉得:“我很快乐,应该没有什么的,一切都是很好的,今天下雨也是很快乐的,今天不下雨也是很快乐的,今天见到你很快乐的,今天见不到你也是很快乐的,今天吃饱了、吃得很好也很快乐的,今天吃不好也很快乐的,我可以减肥啊,今天吃好了,我有福报啊,等等,今天我可以到经堂,我很快乐,有缘见到很多道友,今天我不能到经堂,很好啊,观修无常啊,我听到声音了。”什么都可以。

就像《大般涅槃经》有一句话:“若常愁苦,愁遂增长,如人喜眠,眠则滋多”,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经常串习“我好痛苦啊、我好痛苦啊”,这种忧愁的心自然而然会增长的,就像我们人有时喜欢睡眠,那么你越睡越想睡,确实睡眠还是一种习惯性的,你以前不太喜欢睡觉的人,一段时间你习惯性地睡,确实是这样。前一段时间我回来以后没有课,我的翻译暂时也没有开始,然后每天上午开会也不需要那么早,所以我拼命地睡觉,刚开始睡不着,后来好像睡很长时间,原来我睡眠的状态完全都可以改变的。

所以我们的痛苦也是这样的,这个也很痛苦,那个也很痛苦,那这样的话这种痛苦自然而然会增长的,这个事情我们一定要去想。刚才也讲了如果我们经常想痛苦的话,那微乎其微的一些痛苦,外境的这种因缘对你而言带来了很多的痛苦。

我在想,现在很多人确实有这种心理的疾病,西方有心理咨询的医生,一般他们只要觉得自己心理出现一点状况的时候,他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马上去问。心理咨询医生的工作量很多很多的。但在国内,藏地好像比较少,国内好像不敢问,“我心理有问题,”好像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就是精神有问题,所以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实际上,现在有一种强迫症,什么是强迫症?他自己觉得自己非常合理的一种状态,但实际上是不合理的。比如有些人他的情绪是一种强迫的,这种强迫有行为上的,也有观念上的。是什么样呢?比如他总觉得窗户开着,然后他起来去关,半夜三更去关窗户,然后回来睡一会儿,“不行不行,我这个窗户还是开着的,我这个门还是开着的,不行……”他又去关。或者他一定要洗手,“我的手上有很多的细菌,很脏,一定要洗手。”然后洗完了还要洗,一直把手皮全部都磨破了还想洗。还有他看到有些什么东西觉得特别脏,很想吐。或者小小的一个东西摆放的时候,比如你的鞋放在这里,他觉得“不行,这个一定要整齐,一定要怎么样。”

我们有些佛教徒确实也有这种强迫症,什么事情都不行,一定要按他的习惯来。比如他觉得你衣服上有很多毛发,有微尘或者有灰尘、有沙砾等等,这样不行的,所以有些人一晚上都在洗衣服,又去干洗,又去这样……这种是什么呢?外境上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的外缘,有没有一点外缘呢?还是有一点外缘,但实际上是自己的心理出现问题。

现在心理学家认为是这样的,但是作为佛教的修行来讲,它不是什么外在的一个疾病,应该是自己心理没有调整好,或者前世的业力和今生的环境、教育有关系,或者用现在一些心理学家的说法来讲,这种完美主义者非常痛苦,他觉得“这个一定要完美,一定要按照我的这种方式来”,其实按照你的方式只不过是自己的分别念而已,但是这种分别念只能随顺他才能解决他的心态疾病,除此之外别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还有一种病叫被害妄想症,一直认为自己被别人害着。比如我今天给你们讲课的时候,你心里面觉得“堪布肯定说我的,他对我本来有看法的”,然后我就这样看一下,“哦,他的眼神肯定不对的,他肯定瞪我一眼,那说明他肯定想害我的。”或者你没有看到什么,但自己感觉“应该非人在害我,或者某个道友他天天应该是害我的”,所以这种叫做被害的妄想症,其实根本没有。

比如我按照道用的方法来讲,我根本没有想哪个要害谁,或者针对谁。但是我们有些人经常这样的,“哇,你每一堂课开始骂我,对我谩骂,你为什么这样的?”可能会有。尤其是我们讲嘎当派的一些修行法,有些修行法击中要害的窍诀比较多,所以有些人觉得“肯定一直对我不满的,一直是害我的,一直是这样的”。或者有些人一直认为“这个人念咒语,这个人做法事,这个人在修降伏法,我在路上遇到某个人的时候,我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所以自己有一种防害的心理,“我一定要防着别人的来往,防着别人交往,不然的话这个人在有生之年当中对我来讲是违缘最大的”。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是自己的妄想带来的。

这些实际上也是修行没有很好地调整,心很娇柔,心很脆弱。

《入菩萨行论》里面讲:“不宜太娇柔,若娇反增苦”。我们的心不能太脆弱、太娇柔,如果太娇柔的话,那苦非常多的,损害也是非常多的。因为你很娇柔的原因,实际上你带来的痛苦也是特别多的,这是一种症状,也是一种痛苦。

还有一种是什么样呢?我以前在哪个资料里面看过,有些人以爱的名义控制别人。比如我是一个母亲,我对自己的孩子特别爱,她自己认为我爱他,实际上我一直控制着他,控制什么呢?“你吃饭了没有?你少吃一点,你多吃一点,你洗手了没有?你把灯关掉,你把开水什么的。”有些已经四、五十岁的人,有些父母认为“我爱他”,就一直是“你应该是这样的。”其实别人很烦的,觉得“你这样,我也不是什么一两岁的孩子,我应该是懂得怎么样”。

有的人对我也是这样,我有时候过马路的时候,旁边的道友说“小心小心来车了,小心小心前面有红灯”,我心里面想我也不至于那么笨吧,不可能连车都不会躲,有些聪明的牦牛和聪明的山羊看到来车的时候都会让的,我都不是这样的。但有些是习惯性的,你爱他,但是爱他就过于地控制他,这是不是一种心理的疾病呢?也可以说是一种疾病。你觉得这样维护对他很好的,但实际上也不一定。包括父母也好,夫妻之间也好,朋友之间也好,人有很多很多的颠倒的这种心,这种颠倒的心自己根本都不知道,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正常的思维。从广义上讲,所有的众生愚痴满天下、痴诳满天下,众生都有无明的颠倒心,但是这种无明的颠倒心现在而言更严重,更严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很多的媒体包括有些价值观带来的是“一定要越来越执著、越来越完美,觉得自己是最快乐的。”实际上这种导向是一种颠倒的引导,这样的原因让很多人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因为心没办法调伏,最后留在人间的勇气都没有。

去年2019年的时候全世界自杀的人已经一百多万人,像日本、中国比较而言是自杀率比较高的国家,一百多万人,每40秒中就有人自杀,所以西方政界的有些领导也说:“现在我们的疫情不严重,自杀和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更多。”其实他们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确实全世界人每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自杀?而且自杀的人经常选择最美的地方,比如湖泊、日本的富士山、美国旧金山的大桥、有些在高楼上跳楼、有些是自尽、有些是跳河,各种各样的,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外境对他而言特别的伤害,面对这种伤害,自己的心没有转为道用。

这个月我看到一个地方一个学生,老师把他的手机和卷子收回去了,过了之后自己自杀。刚开始很多人认为老师可能对他有一些迫害,后来从监控当中发现老师根本没有做什么,因为他作弊的原因,老师把他的卷子和手机拿回去,然后他沉默了二十分钟,最后自己自杀。其实外境当中发生的事情对人们来讲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因为自己没有转为道用的能力,没有这样的勇气,他会选择自杀。

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看到修行人当中,如果你不注意的话,很有可能自己也会选择自杀。我总觉得佛教徒当中有时也不一定都是修行很好的,我有时候想是不是现在很多的媒体,包括一些连续剧、电影,这里面最后走投无路的有些人去想出家,所以现实生活当中有些人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们会出家。有些出家好像表面上看是真正的出家,但实际上心理并不是很正常的,这是在出家人当中,当然这是极少数的人。不学佛的人的心的调整能力确实更差。

这些道理其实在世俗当中应该是一个心的奥秘,我们不要说胜义当中的心的奥秘,世俗当中心的奥秘不懂的话,我们自己认为“我是正常的生活,我没有任何的心理疾病,我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别人说你心理有问题你可能特别生气:“我没有问题,我有什么心理问题,你就是精神病。”可能会这么讲的。但实际上,我们没有很好的观察的话,就像今天所说的那样,哪怕是一个很小的外缘的微不足道的一些事情,比如别人对你的一句话、别人对你的一个态度、别人对你一件小小的事情,也许对你伤害一辈子,永远也没办法恢复,也许因为这个导致你最珍贵的生命依此而结束。

所以我想佛教确确实实在这些方面有很重要的窍诀。这个作者丹毕尼玛现在离世几十年,不到一百年,那个时候有没有这些心理学的科学呢?也许藏地当时很偏僻的,没有这样的沟通,但是他依靠《入行论》、依靠《中观宝鬘论》、依靠《学集论》这些殊胜的大乘佛教的这些窍诀,其实在这里真的已经讲得特别细致。我们现在去了解,确实是实实在在地把现在人的心理状态说得淋漓尽致,应该说是非常非常细致的描述了。如果我们懂得了这一句话,可能确实懂得了心的奥秘。

就像《入行论》里面讲的:“若不知此心,奥秘法中尊,求乐或避苦,无义终漂泊。”如果我们不懂得这样的法中尊的心的奥秘的话,那你想求乐、你想避苦的话,根本没有意义。如果你懂得这里面的意义,知道其实这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外境上的一些事情,对我来讲是无利无害的,如果你真正习惯性地这样懂得的话,也许在生活当中所发生的这些,对你而言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你完全可以面对的。

就像我们刚才所讲到的那样,不管是强迫症也好,或者是被害妄想症也好,这些根本没有,作为一个修行人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容易面对的事情。别人对你的态度本来就是没有的,那对你有什么损害?绝对不会有损害。所以,它的最好的对治方法,要懂得我们负面的邪见、邪念,如果懂得这一点的话,你对自己都觉得是很可笑的。“我为什么是这样的?我应该是心里很宽广的,很包容的心态来对待,其实这些事情对我来讲应该没有什么。”这叫做正向思维。

还有一种叫做倒向思维。现在心理学家也经常这样讲,正向思维是什么事情都从好的方面想,没有那么严重。倒向思维是总觉得什么都很痛苦,什么都不行。总想着:“这个环境也是很脏的、很乱的,这些人也是很坏的,我喝的水肯定也全是脏的,里面有虫,这个杯子应该是对我不利的,对我的健康、生命可能是有害的,我怎么办呢?整个世界好像全部都在对我进行攻击、欺负,人也对我不好,甚至外面的电脑对我也很不好,我想把它砸掉……”这样的一种思维,那我的世界是很肮脏、很黑暗的,对吧?

如果我想所有的道友都是诸佛菩萨的化现,都是有信心的,都是很好的,有个正面思维,这是一种修行,一种习惯性的。但是我们不懂,以前没有这样的教育,我们不断地增长贪嗔痴,增长嗔恨心,认为嗔恨心是英雄的概念,其实嗔恨心是很严重的。嗔恨心非常严重的时候,有些心理学家说,如果母亲正在发嗔恨心的时候最好不要给孩子喂奶,不然的话,孩子马上中毒了。以前我们说贪嗔痴是“五毒烦恼”,为什么叫“毒”?而且有嗔恨心的血当时如果输给白老鼠,它当下死亡。我们的欲望过于强烈的时候,它也是一种负面的情绪、不合实际的一种情绪,它对人的健康也是有害的。我们这种愚痴,非常愚昧的心态也是一种毒,诸如此类的很多颠倒的思维。我们众生真的很可怜,不懂。正因为不懂,我们很多的价值观是不正确的,正因为不正确,我们在轮回当中非常的痛苦,这种痛苦不但是心理上和身体上的痛苦,更重要的是翻倍地增加心理的痛苦。那心理的痛苦是无始以来恶业的因缘,还有我们周围的教育也好,环境也好,带来的各种各样的一些虚伪的、虚假的信息。这些恶的因缘结合以后,为什么很多众生真的很痛苦的原因就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非常非常希望很多人真正懂得心的奥秘。心有两种奥秘,一个是胜义谛的奥秘,一个是世俗谛的奥秘。世俗谛的奥秘是什么呢?就是痛苦和快乐有没有呢?世俗当中是有的。但是我们凡夫人对不真实的、名言当中也不存在的很多痛苦,依靠我们的分别妄想来增加,这一点是特别可悲的。如果我们真的身体被火烧的时候,那种疼痛是一个正常现象,这种痛苦是可以的。但是我身体上根本没有任何火烧,但我的心里增加,佛教里面这叫增益,增益和损减是吧?对,我说的是增益,没有说损减,你要记住。佛教里面这叫做增益,本来是没有的东西,这叫做增加,藏语是“尊多”,本来是没有的,但是你认为是有的,像刚才讲的一样,外境上这个痛苦你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你就一直接受不了,所以对你而言这是极大的刺痛。

习惯性是什么呢?【串习苦乐的任何想法,它就会越来越增长,这是一种自然规律。】所以我们要断掉这种痛苦的唯一方法是什么呢?有一种方法是你要懂得其中的因缘;还有,在生活当中不管发生什么,不要特别地去执著,有一种随缘的感觉。比如你今天可以到经堂,“可以啊,我来吧,随缘吧。”然后门口管家说:“你不能来,你来干什么?你干嘛来?”你就可以:“那好吧,那我就开开心心的。”然后就唱一个金刚歌。我们原来讲的一个快乐歌,一切皆快乐,一切都是快乐的,然后我边唱金刚歌边这样回去。无著菩萨不是说了吗?如果生病的话,病也是很快乐的,消除前世的恶业。如果不生病的话,不生病也是很快乐的,健康的身体可以修行。然后富裕也是很快乐的,贫穷也是很快乐的等等。你这样比较随缘的,遇到什么事情不用特别去执著。

刚才有个人给我打电话,“啊,管家不让我做怎么办呢?”我说随缘吧,“什么随缘,什么随缘啊?我不能随缘!”(众笑)。呵呵,我想对他来讲可能是很大的痛苦。要么是有一种随缘,真的我们生活还是随缘比较好一点,不要特别地去强求吧。

还有一种是知足少欲。自己有什么样的因缘就有一种知足心吧,你那样的话也可以。还有一种是倒向思维,虽然我没有如愿以偿,但也许对我来讲这个是更好的方法,这样对你的修行是很好的。这一点我自己觉得,在我的一生当中不管生病也好,开刀也好,父母的死亡也好,包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反复观察自己的心态,我并不是因为证悟的原因,但是因为在这方面串习的比较多一点。我也喜欢看书,因为这样的原因,我对很多我的梦想不但不能成真,反而遇到各种各样的有情和非有情的阻挠或者损害,我是完全能理解的,我从另一个方面寻找一个道理。我在疫情期间就拼命地翻译,那个期间是特别快乐,也许你们不相信,我不是说我修行如何如何,但是现实生活当中事实就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每个人遇到痛苦的时候,有时候这个路你根本走不通路的时候,你非要拼命地闯,可能不是很好。如果你返回去,边返回去边唱金刚道歌也许可能是很好的。

因为苦和乐,你怎么想其实它越来越增长,你如果认为“这是快乐的,这是快乐”,你的快乐越来越增长;你说“这是痛苦的,怎么这些人欺负我,人人都很坏,这些是不是魔王的化身?”那这样的话你的痛苦越来越多。

今天我只讲到这一段,这一段我也希望你们好好地思维,其实我还想说很多,但是时间太多了不行,今天还是讲到这里吧,好吧?【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今天讲到这里!

索南德义坛加惹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旁学匠    摧伏一切过患敌

洁嘎纳其瓦龙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涌涛

哲波措类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