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苦乐道用 > 正文

03面对痛苦时,你应该这样串习并引发大心力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2 22:18

【课前发愿】

顶礼释迦牟尼佛:

酿吉钦布奏旦涅咪扬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宗内门兰钦波鄂嘉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鄂灿吐谢莫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敦巴特吉坚拉夏擦漏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上师瑜伽速赐加持:

涅庆日俄再爱香克思   自大圣境五台山

加华头吉新拉意拉闷   文殊加持入心间

晋美彭措夏拉所瓦得   祈祷晋美彭措足

共机多巴破瓦新吉罗   证悟意传求加持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上师念诵藏文传承(四分钟左右)。

好,今天又下雨了是吧?把窗户关上吧。

下面我们讲《苦乐道用》,苦乐转为道用的意思。苦、乐都要转为道用,这个对我们每个人来讲确实很重要的,尤其现在全世界而言,大家都跟以往不同的产生各种各样的痛苦,而且有些痛苦确实是非常剧烈,很难以忍受。有些是因为家人离开的痛苦,有些是失业了跟以往的经济状况完全不同,有些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发生很多的变化,不确定的这些变化,这样的痛苦。这个时候也特别需要有一种强大的心力,但是这种心力并不是无缘无故而来的,这种痛苦很难对治,所以也特别需要这样的苦乐道用法。

我们以前经常讲轮回犹如火宅一样非常痛苦,但今年对整个全世界大多数人来讲,可能对轮回的痛苦有新的认识。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有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有些人实在是没办法正面面对,最后自己选择各种不合理的事情,这也可能跟我们的心力、跟我们平时的智慧有一定的关系。

所以我们今天继续讲苦乐道用法。苦乐道用法实际上是前辈大德作的,作者应该是1926年圆寂的,离现在接近100年的时间。但他所讲的这些窍诀确确实实对当今众生所感受的这些痛苦分析得非常透彻、深入。我也看到过很多苦乐道用的窍诀,包括荣索班智达的著作里面也有苦乐道用的修法,米拉日巴的传记当中也有苦乐道用的修法,还有以前嘎举派有些大德的著作当中也有,麦彭仁波切的著作当中也有病苦道用法等等。当然这些法都有窍诀的不同侧重点,但我想智钦丹毕尼玛他所作的这个苦乐道用确实是很有针对性的、很有鲜活性的,在当今二十一世纪,尤其是今年2020年众生沉溺在苦海当中的心态,很多方面都是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众生痛苦的点。

这个时候我们认识到苦的本性,认识到苦怎么能接受它、怎么样面对它,这个对每个人来讲应该是很重要的。除非是极个别的有一些修行很好的人以外,我想凡夫人基本上都是相同的。不管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黑人也好、白人也好、黄人也好,或者不同民族和不同种族的这些人,基本上凡夫众生的苦乐应该是有相同之处的,这个时候很有必要了解这样的痛苦怎么转为道用。其实我们每个众生都会感受痛苦,但是当你感受同样的一个痛苦的时候,根据人的心理不同、或者修行境界不同,面对的方式都是有所不同的。

前面我讲过有一本书叫做《反脆弱》,其实这本书主要并不是讲大乘佛教的修行,主要讲当时西方金融危机的时候,很多众生特别痛苦,那个时候用一种商业的角度怎么样把这个苦转为道用。比如一个非常脆弱的人在痛苦面前一蹶不振,在那个时候就完全倒下去了,已经崩溃了,没办法有再重新站起来的勇气,这是有一部分特别脆弱的人,在违缘和痛苦面前完全失败了、一败涂地,再也没有让他复活的机会了。

还有一部分人,在这样的违缘面前,虽然他心里很痛苦,但是他很坚强,他可能会选择另外一种路,或者他很坚强的在违缘面前不会垮下去,一直淡定地撑着这种压力,一直到他的所有痛苦结束,最后他照样依靠自己的心力活下去,也有这么一部分人。

还有一部分只是极少数的人,接受同样的痛苦的时候,不但这个痛苦不会把他的生活、人生压垮,而且依靠这种痛苦,他找到了更好的机会,然后他依靠这种特殊的机遇,自己比以前更加完美、坚强,他的生活变得更有意义,当然这个并不是很多了。

所以我想我们学习佛法的这些修行人也是一样的,我们可能不是专门探讨金融危机或者疾病,我们只是从修行层面来讲,有些修行人遇到痛苦的时候完全倒下去了,再也没有机会了;有一部分修行人他就一直撑着,坚定地活下去,不断地提醒自己能活下去;但有一部分修行人确实因为他人生中的不顺,因为遇到各种的逆缘,因为这个原因他重新有更加完美的、更加精彩的人生。

以前很多的教言修行当中,怨敌对我们恩德非常大。因为当时没有遇到怨敌的话他可能没有认识心的本性。就像米拉日巴尊者,如果当时没有生活当中的这些遭遇的话,不可能有他后来的成就。有些像病魔,因为他病得很严重,后来他就认识到心的本性。就像《修心七要》里面讲的,比丘尼华嫫,她因为生病的原因后来成就。所以有些人确实因为他的人生当中遭遇不幸,从常人来看他很倒霉的、很可怜的,但是对他来讲因为当时出现这样的非常难以想象的痛苦,后来他就有了更好的一种道路,这一点也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我们这次讲苦乐转为道用,我也希望每个听众都得到一些益处。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得到益处呢?其实理论上是很简单的,这里并不像学因明一样的特别细微的理论、推理,也没有像密法一样的直接讲无二本性或者等净无二这样特别高深的一些境界,这里没有。但是它有非常质朴或者简单的语言描述了我们内心的奥秘。如果我们真正先去明白其中的意义,然后不断地去串习,而且串习的过程当中我要花一定的精力,然后很认真的、非常投入地去了解其中的甚深意义的话,也许这么短短的窍诀会改变我们的一生。本来我们的命并不是很好,外面依靠很多不明智的方式做很多不如法的情况,因为我明白了痛苦转为道用的方法,以后不管遇到任何的痛苦我会非常熟悉、非常熟练地对付它。这是什么呢?这就是我们今天听课学习的必要。

下面继续和大家学习,昨天前面已经讲了我们一定要达到什么样呢?要去除始终不想自己痛苦的心态,还有当我们遭遇到痛苦的时候生起欢喜心,这两个心态是重要的,昨天我们只讲了这个。

【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就需要依靠去除始终不想自己痛苦的心态与对于遭遇的痛苦生起欢喜心两种方法来修行。】

首先我们要去除不想痛苦的心,但对很多人来想怎么会是这样呢?明明不想但是痛苦就来了怎么办呢?可能会这么想的。其实我们想“让我不要痛苦、我永远都是平安的、永远都是幸福快乐的”,我这样想的话(当然你可以这么想),但你这样想的话会不会真的痛苦不来呢?不可能的。每个众生前世的业力不同,今生当中所遭遇的各种事情也迥然不同的,在这个情况下,你光心里发一个空的愿:“啊,我不要遭遇痛苦,希望平安,”甚至你经常到寺院烧香拜佛:“菩萨救救我,你们一定要让我一生当中平安。”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年轻人到寺院祈福的时候:“让我们平平安安,家庭永远快乐。”可以这样祈祷,祈祷以后有没有作用呢?有作用的,但是完全能不能实现呢?也不一定的。因为众生的业力是非常巨大的,这种业的力量就像山谷里面的洪水一样,非常强大的。所以当他的业力真正现前的时候,可能诸佛菩萨你就给个十块钱:“菩萨菩萨保佑我平平安安”,那你前世造的业可能一辈子或几十年长期造的,那你用十块钱能不能解决呢?很难说。

比如一个坏人一辈子偷盗、做强盗,当你这种罪恶马上要现前的时候,你给警察十块钱,虽然警察也有一些能力,领导也有一些能力,但是你给领导十块钱:“领导你一定不要让我关监狱里面”,能不能做到呢?不一定。我们每个众生所造的恶业还是非常强大的,这个是有一定的困难。所以说我们在生活当中不出现任何的痛苦恐怕是不现实的,甚至你去出家,甚至你去受居士戒,业力现前的时候不管在哪里,你跑不掉的,不管到哪里你的业力最后也会现前的。

那唯一的方法是什么呢?当然我们从大乘佛教的修行来讲,前一段时间你们也是学过《修心七要》,其实《修心七要》是很重要的,我们真的有必要反反复复地学习。光学一遍还是不够的,应该每年去学,最后自己的心态慢慢会变柔软的。同样的道理,现在这样的苦乐转为道用对你的痛苦也会有很多的帮助。

有什么样的帮助呢?这里也讲了:

【首先,对于痛苦,始终把它看成不顺而心不欢喜,不管多么脆弱气馁都是没有必要也没有用的,而且有着严重的过患,】

我们总想“不要让我痛苦、不要让我痛苦”,始终看作一种不顺或者不喜欢,那这样其实是没有用的。你再怎么脆弱、再怎么气馁、再怎么样的伤心其实也没有用的。一般人每个人来讲确实痛苦会出现的,痛苦出现的时候觉得“我太苦了,我不要痛苦,”这样的话真的没有用的。痛苦遮止是很难的,就像洪水一样的,痛苦来的时候不是你用什么非常简单的方式就能制止得了。

那怎么办呢?当然我有办法的话就想办法,痛苦不要降临,这个是可以的,如果你的生活方式也好,或者你的修行方法也好,刚开始让这些痛苦不要降临到你的头上的话,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当然也是可以的。大乘佛教并不是要求每一个众生非要苦不堪言,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有办法不降临痛苦当然是很好的,这个也是接受的。但一旦痛苦来的时候,你就想“不要让我痛苦”,那这是无济于事的,也没有这个必要。下面讲到两个方面,一个是没有这个必要,如果你想不要痛苦,你自己越来越脆弱、越来越伤心的话,那不但没有必要,而且你的痛苦加重了,更严重。就像一个病人,当然你不病是很好的,一旦你生病了以后,你就没有必要:“啊,我不能病,我不能病,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啊?”不能这样。你得的病已经得完了,没有任何必要。你光这样口头上说一下,你心里伤心起不起作用呢?不起作用。反而你心里特别得急躁、烦躁,这样的原因你身体的病会更加加重的。

所以我们现在有些人,比如你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你已经得了晚期的癌症”,我们有些人觉得晚期得的话也没事,早期也可以,晚期也可以。医生说:“不行你要做手术,或者手术后要进行化疗。”有的人一听到这里,就完全已经崩溃了,这个时候因为你的心的力量特别弱的原因,其实你的病更加严重起来了。

如果你的心很健康的,“啊,我得病就得病吧,也没事吧,即使有事也是一切万法都是无常的,也没有什么的。”如果有这样的心态,你的病至少是不会加重的,所以这一点很重要。现在有些人生病以后,他经常说:“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偏偏把这个病落在我的头上。”他的意思是“不应该我病,即使要病应该落到别人的头上才是合理的。”他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这么多人。比如有些道友别人问你的时候,“你们为什么找我?我们还有很多人。”这些人真的是很愚痴的。有些警察抓到犯人的时候,那个犯人说:“杀人的人还多着呢,为什么你们要抓我?还有很多杀人的!”这些人真的很愚痴的,愚痴到极点,意思是“我虽然杀人,但是不要抓我,把我放了,你还是抓其他的杀人犯吧。”是这种意思。但这样的意思是未经观察、特别糟糕的语言。

所以我们在修行过程当中,可能对三界苦海的众生来讲,迟早都会面对死亡、面对疾病、面对各种不快乐的遭遇,我们虽然想的是“快乐”,喊的也是“幸福”,很多网上的热搜也经常有“快乐、幸福、健康”这些,但实际上,众生每个人心里真的是不是这样呢?不一定,大家自己也应该能感受得到的。

那这个时候什么样呢?不管是什么样,如果我自己稍微在修行方面有一点境界的话,就不会用这些事来扰乱你的心。我们以前也讲过,《入行论》当中说:“遭遇任何事,莫扰欢喜心,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如果你要烦恼、你要伤心的话,不但对这件事情无济于事,而且更重要的是你所有的善心、所有的健康、所有的快乐全部一并消失。一旦消失以后,从医学角度来讲,你自身抗病毒的免疫能力当下下降。很多人因为得到医院的病危通知,自己就吓坏了,然后他的心速加快,整个神经也是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样以后身体自然而然会压垮。有些人因为害怕的原因不想吃饭、不想吃药,因为这样的原因最后医生也没办法的。

所以我们应该是什么样呢?应该有一种平常的状态,这样来修行,这个很重要的。当然我们等会儿还要详细地说,这里讲到,你如果脆弱、气馁,不但没有任何必要,还会更加得严重。

【对于这样的道理反反复复引生定解,】

这是什么意思呢?痛苦我没有办法遮止,遮止也没有必要的。你这样气馁脆弱也没有必要的。而且这样的道理反而对你不好,所以这个道理你反反复复地自己去想,去明白,生起定解。“生起定解”的意思是什么呢?不是别人说,你自己内心中真的要想:任何痛苦发生以后,如果“我觉得我真的好可怜啊,我好倒霉啊,这样怎么办啊”心烦意乱的话,那你就越来越麻烦了,这样真的没有意思的,而且这个事情更加严重,还不如我有个平和的状态就好。光是口头上说是不行的,每个人要生起定解,什么叫做定解?学过《定解宝灯论》的人都应该知道,我们对痛苦不要特别地去计较,这个事情要生起定解。

【从今以后要学会无论遭遇怎样的痛苦也绝不能再脆弱气馁。要多番猛励串习引发这种心念,发起大心力。】

这一段还是很重要的,看起来只有几个文字。意思是什么呢?以后我们要学会,先学,不学的话你不可能懂的。学什么呢?今后我们的生活当中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痛苦,这个是绝对的。有些人说:“没事,我从来是没有痛苦的,我是很开心的,我是很快乐的,实际上我是最乐观的人。”但是可能只不过是没有遇到什么,一旦遇到的时候你这个乐观的人也可能会变成悲观的人。

所以每个人在健康的时候、比较快乐的时候、至少也是不那么痛苦的时候,要会学,你要生起定解一定要学,要学什么呢?不管是遇到什么引发的痛苦——有些可能是感情上引发的痛苦,有些是身体疾病而得到痛苦,有些是因为人身没有自由而得到痛苦,有些人获得了外面的各种非议、诽谤而得到痛苦,有些人吃不饱、穿不暖的各种痛苦,有些人可能疾病缠身,烦恼一直缠身,这样的痛苦。凡是众生的这种苦,八苦、十苦等等无量无边的痛苦,当你痛苦的时候,我们每次痛苦不能再脆弱,这个道理多番地猛励地修。

【多番】是什么?不是你今天听完课,“堪布讲完课了,阿弥陀佛,太高兴了,罗罗嗦嗦,那个堪布我真的太讨厌他了,讨厌死了,一直罗嗦,现在可能人老了越来越罗嗦了,一句话反反复复重复很多次,哦,开心了,开心了,”然后再也不看书的话,这不叫多番地修行。你今天听完一节课,但是你可能明天还要看,后天还要看,明年还要看,再过几年还要看,一直学习。

因为任何的知识,在我们反反复复地、励力地、再再地串习的话,会逐渐逐渐、潜移默化的会有效果。如果我们没有下功夫的话,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偶尔开心的时候看一下,“哦,这个苦乐道用我听过,没事没有什么看的,我以前学过,没事”,这种人可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还有在修行的过程当中要【猛励】的,什么叫做猛励的?就是痛苦真的出现的话我怎么办?自己对自己心里有个特别强烈的心念。有些人说“我要修痛苦转为道用”的话,只是表面上敷衍了事。我们有时修大圆满也好,修无常也好,大家只是坐一坐,他没有猛励的心。有些人真的很猛励的,我有时候都看得出来,我们修上师瑜伽的时候,后面稍微入定,有些人在短短的一两分钟内一直虔诚地祈祷,从表情上也看得出来好像对上师、对法有很强烈的信心,要以这种猛励的心去修行。

这里有几个方面,一个是遭遇任何事情不能脆弱,不能脆弱的道理光文字上这样过去,那没办法,法就是法,人就是人。法虽然很殊胜但是对我们的相续真正有利的话还需要一定的修行。还有自己一定要发起大的心力,一定要让自己生起大的心力。什么是生起大的心力呢?以前我的心很狭隘,什么事情都承受不了(我看到《如意宝藏论》里面讲,凡夫人对引发的痛苦没有什么感觉,其中引用了一个叫作三藐尊者的教言:凡夫人对苦没有什么感觉,就好像我们手掌上有一个微尘一点都感觉不到。圣者对苦还是有特别明晰的了悟,就像我们眼睛里面掉一点点微尘的话马上很敏感、马上能发现,圣者对痛苦的本性真正是有特别强烈的感受、了知,像眼里的沙一样,马上能明觉。而凡夫人对苦毫无感觉,就像手掌上的微尘一样,有这个比喻。)所以我们在生活当中也是这样的,凡夫人对自己生活当中发生的痛苦不睬不理的,反正痛苦就是痛苦的;但作为圣者、作为修行比较好的人来讲,他很猛励地去修行,以前他的心很脆弱或者心胸很狭窄,但是通过修行以后心还是会变成宽容,变成非常得广大。

今天早上我来了一个客人,也是一个表弟,他跟我同岁但是比我小几个月。以前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出去放牛,出去的时候他最爱打架。他每次生嗔恨心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感觉,不管是什么样的。我们好长时间没有接触,我说:“现在你打架吗?”他说:“没有啊,我已经参加了某个居士林,我现在发愿不打架。”我说:“你以前打架多少次?”他说:“20多次,用刀或石头把别人打伤过20多次。”确实是对的,他特别爱打架,但后来他说:“我依止了某个上师以后确实觉得自己以前的毛病太严重了。”我说:“现在那别人打你会怎么样呢?”他说:“别人用刀子捅到我的身体上的话我绝对不会还手。”

我自己在想,我们人的心通过修行以后确实会有变化的。我们是比较亲的,跟我母亲这边的比较亲的,我一直知道这个人的习气,我们以前去一些小的县城去玩的时候,他到处都爱打架,拿石头、刀啊,确实是这样的。但后来通过佛法把自己的心还是能调柔,现在应该完全把原来的习气、脾气改变了,依靠佛教修行的力量可以改变的。

所以每个人应该修这些法以后,不需要特别高深的一些理论,而对这些道理,比如刚才讲到的,当你痛苦产生的时候不要脆弱,不要气馁,不要觉得“我现在什么希望都没有了,人生已经是最黑暗的时候、最低谷的时候,最颓废的时候。啊,我完蛋了,完蛋了,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这样啊!”其实这些负面的心态、负面的信念、

消极的心念,让我们更加失败、更加可怜。所以在这个时候,自己稍微有一点依靠处,尤其在生活当中应该自己善于分别。

现在西方的有些经济学家,他们认为我们所有的钱财不能投到一个地方去。比如我有一百万的话,我不能把一百万全部投到一个投资公司里面去,为什么呢?因为也许我可能从中赚到钱,这样的话很好,但也许我投的这个公司可能是皮包公司,最后让我彻底地失败了,不如我的钱分到不同的地方,这里投一点,那里投一点,到时一个地方不成功的话,另一个地方还是可以的。

包括我们在感情上的爱,父母也好、兄弟也好、自己的恋人也好,你不能把所有的爱放在母亲身上,那母亲一旦示现圆寂的时候你就觉得天就塌了,觉得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依靠处,如果这样的话,人生很容易失败。而且当你从来没有去修行,你最爱的人或者你最执著的财富一旦荡然无存,这时,你在这个世界上是没办法的。极度的痛苦和极度的伤心、极度烦恼的时候,人就完全失去了正念,失去了正面的思维。

正因为这样,现在世间的心理学家也认为,我们人的心理(我们昨天所讲到的智商),人的情绪在极度低谷的时候,他的整个智商变为零。比如一个人特别嗔恨的时候,他拥有的所有的智商降为零,他的智商一点没有的话,他所抉择的事情肯定是不英明的。所以当你特别愤怒的时候,最好不要选择一些事情,否则的话你可能一辈子会后悔。

包括世间上的有些人也是这样,自己特别痛苦、烦恼的时候,当时可能你拿起刀子来捅别人,或者你当时割自己的手腕,一刹那失去正念的时候,可能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非常可怕的。当然我想佛教徒在这方面肯定会有正念的,但一般世间人来讲很难把握的,他以前没有这方面的训练,这个时候他会做出很多事情来。

我去了一些监狱,凡是有机会的时候就问“你是为什么来的?”他们很多人说:“因为我在当时特别烦恼的原因,我杀了自己的妻子,我杀了自己的孩子,我当时可能用刀伤别人,虽然我一辈子后悔,但已经做完了,实在是没办法。”

《入菩萨行论》当中讲:“吾意正生贪,或欲嗔恨时,言行应暂止,如树安稳住。”当我们产生嗔恨心的时候,出现烦恼时,如树应安住。其实这个是很重要的。因为那个时候你的智商降为零,最好是不要说话,坐一会儿,或者不要做任何事情,当你的情绪或者你痛苦的感受稍微有点恢复的时,那时所做的事情应该是比较正常的。我记得《格言联璧·接物》当中也是讲:“盛喜中,勿许人物;

盛怒中,勿答人书。”(原文出自宋代吴曾的《能改斋漫录》,俗谚云:“盛喜中不许人物,盛怒中不答人问。”)意思就是说当你特别欢喜、大喜的时候你不要承许给别人什么东西。我都有这个毛病,我觉得有些人做得特别特别好,我要给你们什么什么,然后过一段时间,我想那天为什么答应呢?我当时有点太激动了,不应该这样。如果自己极度发怒的时候,你最好不要给别人承许,不要给别人写书信、说话、答应也好,甚至行为上做什么事情。

现在包括有些非常著名的明星,因为自己家里这样那样的事情,他发现什么的时候马上晒在微博上、微信上。前一段时间也有,去年也有,有些非常著名的人因为自己家里的一些事情他看不惯,马上放在全世界都知道的微博上,后来想收回来,但是无可救药,没办法收回来。所以人在极度愤恨、极度烦恼、极度痛苦的时候,你所抉择的所有的事情恐怕会跟你真正的愿望会相悖的。

所以刚才讲的《格言联璧》的诗还是很重要的。人在特别欢喜的时候不应该抉择。现在世间当中有个词叫“闪婚闪离”,像闪电般地结婚,闪电般地离婚。就像《格言联璧》里面所讲的,首先可能遇到某个人的时候觉得特别特别开心,马上结婚,一辈子给他了,然后再过一段时间产生烦恼的时候,又闪电般地离开,甚至很多方面的隐患也会出现的。

确实对世间当中的一些道理应该明白的,心态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心态要达到这样的话,一个是要猛励地修行,还有一个是反反复复地修行,还有不能特别的脆弱。这样的话,你的心自然而然会扩大的。常人很难以做到的事情你可以做到的,这样最终对你自己也是有利的。

以前马鸣菩萨所造的、好像玄奘翻译的,有一个叫做《大庄严论经》,《大庄严论经》里面有一个公案,有一个比丘当时讲经说法,受到了很多人的供养恭敬。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对他不满,开始对他进行各种诽谤,过一段时间,那个比丘对自己的侍者说“我要对他赞叹,我要对他供养,要供养衣服”这些话。侍者就说“你不能这样的,因为这个人对你特别的不满,而且对你诽谤很多。”比丘说“这个诽谤对我是非常有利的,因为他诽谤减少我的利养,减少我的世间八法,让我变成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这个公案拿到我们世间当中的话,我们很难做得到的。有些人对你特别好的话你就很开心,因为凡夫人在别人赞叹的时候,自己有功德的话当然没有什么,即便没有功德也很开心的。我们有些人得到别人的赞美的时候自己整个心态都不同了,表情也不同了;但是别人说你的过失的时候,即便你真的有这个过失,好像也是接受不了的。《格言宝藏论》里面说:别人赞叹不会欢喜,别人诋毁不会痛苦,自己所住的功德自己而安住的话,这就是真实的法相,这就是智者的法相。但是我们很多人是很难做到的。

所以通过修行,我们应该可以令原来这种心的力量跟常人有点不同的,原来稍微一点痛苦就特别脆弱,受不了的。每个人的烦恼都不同的,有些人比如金钱方面特别痛苦,一点不能碰的,有些人可能感情方面特别敏感,有些人可能对其他的名声、地位等等,凡是世间当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弱点吧。有些人想“感情对我是没有事的,但是钱方面,只要不涉及钱方面没有问题修行很好的,”有些人是“只要不涉及到感情的话我很大方的,钱多少都可以,没问题的。”有些人最软弱的点是“不能提起某个人,这样的话我很生气的。”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同的。但我们最好怎么样呢?心要宽广。心宽广主要是通过修行,励力地修行。

《大智度论》当中也讲我们的心如果被烦恼蒙蔽的话,那智慧没办法呈现,智慧没办法呈现的话,魔众也有机可乘。为什么有些时候出现各种各样的违缘呢?因为自己的心被烦恼束缚着。就像《大宝积经》里面讲的,有爱的地方产生贪心的烦恼,有恨的地方产生嗔恨心的烦恼,然后有很多不爱不恨的盲目的对境产生痴心。因为这样的三毒烦恼出现的话,心的状态都不正常,这样一来,很多的痛苦依此而到来。

所以一定要用猛励的心来修行,我相信每个人会变得心跟以往不同的。每个人的心还是有贪心的,我们要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这个很重要的,每个人一定有这个空间。如果你实在没有这个能力的话,那我们修也没有用的。但实际上,只要我们深入地、猛励地、非常认真地好好修行的话,我们的弱点、我们的烦恼可以对治的,这一点很重要。

下面把这两个法,刚才讲的这两个事情再继续解释,首先第一个:

【脆弱气馁无有必要也没有用:】

你遇到痛苦的时候再怎么脆弱会不会不生痛苦呢?不可能的,你再怎么样气馁的话也没有任何用处的。

【如果那种痛苦可以扭转,那么没有必要不欢喜,】

如果你看这个事情真的能扭转、有恢复的机会的话,你也没有必要的,它可以改变就可以了。

【如果它不可逆转,那么不欢喜也无济于事。】

如果这个事情再也没办法,就像瓶子打烂了一样的话,那就没办法,再怎么痛苦也是没办法。就像《入行论》里面讲的:“若事尚可为,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如果这个事情可以有改变的余地,你凭什么不欢喜?我们前面说遭遇任何事,勿扰欢喜心,你还是欢欢喜喜的,有错就改,改就可以了,没有什么的;如果这件事情再怎么样也是没办法恢复的话,你再痛苦再怎么样也是没有必要的。所以我们遇到痛苦的时候最好不要脆弱,最好不要伤心。原因是什么呢?你用你的智慧去观察,这件事情有没有恢复的余地?没有恢复的余地你再这样伤心有何用。

比如有些失恋的人他特别伤心,但在这个时候你想现在有没有恢复的余地,如果有恢复你就可以恢复,当然可能会伤心,但是你恢复就可以了。如果实在是没法恢复的话,痛苦也是没有用的。其实这个是《入行论》里面很尖锐的一种推理方法,对修行好一点的修行人是非常好的一种修心方法。如果没办法改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没有必要。别人说“你不要痛苦”,没办法的,但痛苦脆弱确实没有必要。

第二个方面如果你这样脆弱痛苦,有更多的一些祸患,祸患无穷。

【过患严重:如果不脆弱不气馁,那么依靠心力,即便是巨大的痛苦也会觉得它像棉花一样轻,容易承受。】

现在很多人不是讲嘛,事情不会压垮人的,但情绪能压垮人的。如果你非常坚强非常勇敢地去面对,即便是非常大的一个痛苦,但对你而言,就像踩一个棉花。棉花很轻的,不会那么重、一直压力很大,让你喘不过气,不会这样的,像棉花一样的,你完全可以承受。

天无绝人之路,你只要心理能承受或者自己很坚强的话,老天不会把你弄到走投无路的地方,只要自己心理坚强的话,什么样的事情确实也是可以的。我们自己从生活经历当中也可以看出来,痛苦是很轻的。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确实在人生当中,像西方人经常讲一些个人的故事,然后让大家思考,我也是这样想,我从自身而言,虽然我不是证悟空性的人,或者自他交换修得很好的人,不是这样的,但我在修无常方面我还是修得好一点的,修出离心方面也稍微好一点,每次不顺我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

去年年底的时候本来我计划年底去俄罗斯、迪拜,还有波兰、英国等好几个地方,还有几个地方我忘了,当时日程安排得很好的,然后也有一些好的学校有一些机会。一方面我也去了解一下这些学校里面学习的状况,一方面也跟大家分享一些思想,当时好像从内心当中很愿意去。但因为后来种种原因不能去,因为疫情等各方面原因出国也很难。我刚开始心里有点不舒服,怎么办呢?一直准备好长时间,不能去。后来想那不能去就不去吧,我就开始把这个时间利用出来,然后我汉文上翻译一些,尤其我去年藏文方面(的翻译),汉文有的藏文没有的,比如像《地藏经》、《父母恩重难报经》、《出家功德经》、《赞僧经》,包括世亲论师造的《往生论》等等,我自己觉得利用这个时间还是翻译了很多,而且更有意义。

我到现在看,如果去了这些地方,自己可能觉得快乐一点,但现在看我当时去不成还是很好的。麦彭仁波切说,表面上看的违缘也许变成顺缘的,表面上看是顺缘的也许变成违缘。确实也是这样的,从暂时的一个时间点当中看起来很难接受的有些事情,但是到了后来回过头来一看的话,哇,还是很好的,当时幸好发生这样的事,还是很有意义的。

我在2002年的时候,当时我病的也比较严重,然后有一些道友的挑拨离间,反正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后来我想彻底地闭关一段时间。然后从2001年的12月份到了厦门,从12月25日开始到了那边,然后到的当天我就开始翻译《释尊广传》,一直到5月3日我就完成了《白莲花传》。如果我当时没有生病的话,我确实可能没有勇气,因为光是长长的藏文有五百页,德格的长的经有五百页,我肯定没有这个勇气。但是那个时候还是很好的,每天上午输液、看书,下午翻译,而且那一段时间什么《藏密问答录》,还有《博士访谈录》,包括《旅途脚印》,很多书都是在短短的半年当中完成的,我自己觉得是很有意思的。到了5月3日的时候我旁边有一个高楼大厦完全竣工了,我的《白莲花传》已经全部翻译完了,我的病应该各方面基本上还是可以的,法王当时在成都,然后慢慢我们大概六月份的时候回学院了。

当时刚开始觉得自己人生可能已经结束了,我在《旅途脚印》当中也是多次地提过我可能害怕《白莲花传》半途而废,中间就死了,我一直有这个准备。到了后来的时候好像当时的情况对我来讲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包括2016年的时候我当年可能你们也知道,母亲死了,还有做手术,还有学院的大的一些改变等等,但当年我也讲《法华经》、《药师经》,还有讲《十善业道经》,还有《胜法宝鬘论》,还有讲益西喇嘛的《大圆胜慧》,当年应该讲的也多,还有《法界宝藏论》,好几个都在翻译。

所以有时候当你遇到痛苦、自己可能也很难想象的这种,我可能因为这个事情现在人生马上要结束了,这个时候不是非要走这条路,这个时候要选择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一个空间。比如门在这边挡着的时候,我非要在这边进来那就不行的。应该想“哦,不能进来呀?好的,那么怎么办好呢?好的,谢谢,拜拜。”然后就去其他地方,然后你从另外一个地方自己观修的话可能更有意思的。

每个人的人生可能会有跟以往不同的一些痛苦,这个时候可能自己要做好准备。遇到这个时候,你去另一个地方去寻找你人生的意义,那个时候这一段是没有违缘的,没有什么的,这是很有意义的。

刚才讲到如果不脆弱,心理比较强大的话,即便是一个大的痛苦,对你来讲是不会有害的。

【正是由于脆弱气馁,所以即使小小的痛苦也会平添不快乐的强烈感受而极其难以忍受。】

反过来说,如果非常微小的、一点点的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可能你自己觉得“啊,我这么痛苦,怎么办呢?”这样的话会平添更多的不快乐,最后自己真的被压垮,或者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没办法继续下去。这个苦的大小跟每个人心的力量还是有一定的差别。比如我说话的时候给大家讲课,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虽然说的时候可能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听者马上有不同的反应。所以一个很小的苦并不是从真正苦的大小来分的,应该从自己的心的能力来讲的。《入菩萨行论》当中也讲如果烦恼深重的话即便是很小的痛苦也变成大的,就像乌鸦在死尸面前它也像大鹏一样的。如果自己心很脆弱的话,那即便是很小很小的痛苦对你来讲是特别巨大的。

所以说我们有时看看自己的心,众生真的是很可怜的。我有时候想现在很多人自己认为特别特别痛苦的话真的很可怜的,其实这个痛苦不那么强大,但是众生业力没有消之前他自己觉得非常的痛苦。所以我们现在很有必要掌握把痛苦转为道用的方法。

我昨天讲了,世间中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个故事本来昨天想讲,因为昨天时间不多,当时塞翁刚开始马丢了,他的邻居经常到他那里去安慰他:“你的一群马丢了多少可怜,你不要伤心。”塞翁说:“没事,不一定是坏事。”过一段时间他丢的马带着小马回来了,那个邻居说:“你多有福报啊,祝贺你,祝贺你。”他说:“不一定是好事。”再过一段时间,因为他儿子骑马摔断了脚(这个故事也许我讲的不一定很正确)他的儿子脚摔断了以后,他的邻居又去说:“你太倒霉了,怎么你的宝贝儿子脚断了现在已经成了残疾人了。”塞翁说:“没事,这个不一定是坏事。”过一段时间好像所有的男孩都要打仗,因为他的儿子当时受伤了不需要去,所以保了他的性命。

所以当时看起来我们觉得确实很好的,塞翁觉得不一定是好的。每一个事情我们觉得很好,不一定是很好;我们觉得不好,不一定是不好,有这样的情况。作为修行人的话,有时候也真的需要这样的,我有名声的时候名声不一定很好,有了名声可能你就完蛋了;有钱不一定很好,有钱可能你更加傲慢,可能到时候完了。你说:“没有钱我现在身无分文怎么办?”不一定是坏事,也许你更有出离心。“我今天生病特别痛苦,一点自由都没有”,也许这样对你来讲是更好的。

所以,我们作为大乘佛教的话,比塞翁更有一些修行的力量。这样的话在人生当中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接受吧。现在有些心理学也有这样的,固定型的生活方式,还有成长型的生活方式。固定型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呢?就像一个孩子他的成绩一定要得前三名,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如果是成长型的话,这个一般来讲不一定能做到,如果做不到的话这次你考得不好那你用这个引以为戒,以这个教训,我下一次一定要考得更好,因为你的成绩考得不好,你从另一个层面来进行思考,这样的话对孩子的心态是有成长的。

我们修行也是这样的,平时按照我们的规则来,我一定要健康、快乐,这是大多数人比较标准性的一个思维模式。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真的会健康、真的会顺利,一切都会这样呢?不一定。世间人也经常说计划不如变化快,你计划是这样的,但是很有可能变化。当出现变化的时候,首先自己应该有所准备。

这里讲到,如果你平添很多的痛苦的话难以忍受。

【比如,正当你思念着美女的可爱容颜时,即使遮止贪欲也只是徒劳而已,因为心基本上都专注在被痛苦逼迫的状态而无法忍耐,所以需要按照禁护根门的诸窍诀中所提到的那样,意识不把那种痛苦执为相状,使心保持自然处于正常状态,这样来修习。】

比如当你思念美女的可爱容貌的时候,即便是制止你的贪欲的话也是徒劳无益的。当你烦恼真的已经现前了,你一直思念她的美丽容貌的话,那你的贪心一定会出现,当你贪心出现的时候你要想制止的话,那就没办法的。同样的道理,因为心基本上专注在被痛苦逼迫的状态,那就无法忍耐。

意思就是说,因为贪心和嗔心相对而言的吧,如果是贪心的话也是烦恼的,如果你的心一直专注在美女、帅哥的可爱对境上的时候,你的这种烦恼自然而然产生的,那个时候你挡着的话很有困难的。同样的道理,你一直认为“我好痛苦,我好倒霉啊,”你心专注在被迫的状态的话,那你肯定是心里很难以忍受的。昨天前面也讲了,痛苦的心一直串习的话,自然而然增长的,这是自然规律。

【所以,需要按照禁护根门的诸窍诀中所提到的那样,“意识不把那种痛苦执为相状,使心保持自然处于正常状态”,这样来修习。】

所以需要按照谨护根门的诸窍诀当中所提到的那样,比如贪欲比较大的人首先要谨护自己的根门,你的眼根怎么样护持,意根怎么样护持,依靠正知正念怎么样护持,就像戒律、窍诀这些里面所讲的一样。首先有这个窍诀的话,当你遇到可爱的对境的时候,你不会一直心专注的,因为你把它看成是不净物或者它是一切痛苦的来源、一切不净的源泉等等,这样不会产生强烈的贪爱之心。

同样的道理,意识不把那种痛苦执为相状,你的心觉得“我好痛苦啊,”不会把它特别特别地去执著,然后心保持自然处于正常状态。这个是很重要的。和我刚才讲的一样,心如果没有处于一个正常的状态的话,他所作的一切都不是很正确的。有些人因为心没有处于一个正常状态的原因,自残、自尽、自杀,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会做的出来的。如果我们心处于正常状态的话,即便是再大的痛苦很难以对你有害的。

所以这一段话也是非常的重要,当我们的贪心或者嗔恨心产生,这些都是非常虚妄的妄念,都是非理作意、颠倒作意。这些颠倒作意导致让我们众生非常痛苦。所以我们心如果要状态的话,应该专注它原有的状态。心原有的自然状态有两种,一个是世俗当中的比较平静的,心平气和的,这样的状态做什么事情都是非常合理的。所以我们做任何的抉择,一定要心处于正常的状态以后再做事情,这一点我也希望很多的佛教徒不会选择自杀、选择做很多不如法的事情。但是心如果没有处于状态,再加上有时心特别乱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鬼神、外魔,他们有机可乘的。我们有些人经常爱想自杀的话,到一定的时候心特别烦乱的时候,魔就引导你:“你过来,自杀的话很快乐的。”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在网上说“我现在很多快乐,我马上自杀了,”他在微博上说很多,“我是特别快乐,世界上最美好的、最快乐的,我马上离开这个世界,下一个世界是最快乐、最美丽的地方。”说完了以后跳到河里面了,有这样的。所以有时有一些鬼神来引导,这个时候自己是不由自主的。所以心态不是很好的时候祈祷上师三宝,不然佛教徒有时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这也不是很好的。

本来和下面的道理结合讲可能更好一点,但这以上主要讲,我们的痛苦不要想“不要痛苦”,痛苦来了以后你要接受。接受的原因下面还要讲的,下面还要讲更重要的,痛苦来了以后你更加高兴,“啊,我好有福报啊,今天我的心态不好,我好烦啊,我真的是太棒了,我今天心很烦啊,”要这样。所以修行人的生活方式和世间人的生活方式有一点点不同,所以他们难以面对的有些事情作为修行人来讲就像踩棉花一样的特别轻。

比如你父母死了的话,世间人哪有接受得了的?特别特别痛苦。如果你的钱财全部亏了的话,那就没办法的。但作为修行人我觉得他应该有他的一种方法。当然能要多多地串习,另一个是要猛励串习,还要扩大你的心境。如果你做不到这三样的话,那痛苦就是痛苦,修行就是修行,你出了家也没用,受居士戒也没有用。然后说“我是某某大法王、某某上师的传承弟子,我在他面前已经修过二十多年的法”,但二十多年就像《水木格言》里面讲的一样,石头放在水里面一百年,但是石头还是不会潮湿的。

所以我虽然在某个道场里面已经呆了多少多少年,但是我自己没有猛励地去修行、没有改变自己的相续的话,那你的上师可能真的是有修证的人,你看善星比丘在佛陀面前呆了多少年,也没有改变。所以要改变自己的话不一定要时间很长,一定要有效率、深入地、非常认真地投入,自己的修行的力量大不大,这个很重要。

如果你修行力量不大的话,光是念了多少多少咒语,我念了多少个亿,我在道场里面待了多少年,最后烦恼现前的时候,好像不学佛好一点的,这个人学了什么呀?这样一看的话可能自他都是很失败的。

所以我们学习佛法的人,自己的相续能不能真的改变?如果能改变的话,我相信我们学习这样的苦乐转为道用的话,我相信很多人今后会很坚强的。以前西方有一个军校,听说军校里面培养出来的这些人非常坚强,打仗很熟练的,再怎么样的战场上他们一个个都非常勇敢。所以我们修行的道场当中,真的能修得很好的话,可能一个个的在痛苦面前是非常英勇无畏的;但是如果我们每天只是听听课,这样虚度人生、浪费时间,那这样的话可能我讲的也没有意义,你们每个人得到的也不一定有效率。如果没有效率的话,只听到一个大乘佛法的功德,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实际的实用。

今天比平时的时间稍微超了一点,但是我希望每个人应该面对痛苦的时候,真的要在实际行动当中能做到坚强。光是口头上说“我要坚强,我要坚强,”肯定不行的,一定要下功夫,自己要修炼。我相信每个人一定有这个潜力,有这个能力,看看我们能不能激发这种潜力,也是靠自己的修行。

佛陀也说”我为汝说解脱道,解脱依赖于自己。”苦乐转为道用,其他方面我都不敢说,但是在苦转为道用方面我自己也有一点点小小的体会吧。不管将来我面对痛苦也好,还是以前面对痛苦的话,应该我自己稍微会在这方面说并不是特别的惭愧。这个原因我想我在年轻的时候在闻思方面下过一定的功夫,也花了一定的时间。正因为这样我今天也给大家说,可能有个别人能接受,我如果从来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也没有修行闻思的话,也许可能你们也不一定愿意听我的课。

我相信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也是一样的,你真的求学的时候你要花一定的时间,而且这种时间并不是为了应付,实实在在在内心当中去修的话,那你最后一定会获得利益。获得这种利益的时候,将来不管在任何场合当中,自己运用也好,给别人分享的话,都有一定的力量。这种力量就像有些学体育的人,他自己真的是在学的过程当中学得好一点的话,以后自己去用也好,或者教给别人的话也是与众不同。

所以藏传佛教的大乘修行当中真的有很多的特别殊胜的窍诀,但这些殊胜的窍诀如果落在文字上的话,那窍诀就是窍诀,人就是人,中间有一定的差距,有一定的距离,我想在座的各位对这样的修行法门,不要留在书本上,这里面的东西一定要跟自己心的相续结合,当然结合的方法下面还会讲。今天就讲到这里!

索南德义坛加惹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旁学匠    摧伏一切过患敌

洁嘎纳其瓦龙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涌涛

哲波措类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