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前行广释 > 正文

《前行广释》第48课-辅导答疑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8/14 19:57

问:弟子在加行班学到颇瓦法中有三种隐没次第,四大隐没次第和明增得隐没次第都提到了先后顺序,但五根隐没次第中没有提到先后次序。五根隐没次第是按什么顺序隐没的,还是没有次第?还是几乎同时隐没的呢?是否隐没次第开始就是修颇瓦法的最佳时机?

答:五根隐没次第是不一定的。有的时候,可能五根早就已经灭了;有的时候,首先是眼根看不到的、耳朵听不到了,然后慢慢慢慢(隐没),在有些密法当中会讲到这些问题。在《俱舍论》当中讲,有的时候是同时损坏的,有的时候是次第损坏的,有些时候在死亡之前根都已经灭掉了,有时在死亡之后五根逐渐逐渐灭掉了。隐没次第开始的时候,在《前行》当中讲,这是修颇瓦法的最佳时机。(生西法师)

 

问:道场刚换一位带组师兄,供护法时总是把很多甘露洒到外面。收供品时,可以说几乎用甘露把其他供品都和成一坨,看着很不舒服。请问堪布,这样有没有过失?几次提醒师兄,又觉得不好意思,该如何做比较如法?

答:这个甘露是指什么?甘露是指酒吗?如果甘露是指酒,在供护法的时候,其实按照很多传统,供护法的酒应该要溢出来。是有这个传统的。所以它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盘子接着。有一种说法,供护法的时候,酒不能够刚刚到这,最好有条件的话,一直要倒直到酒往外溢,供品很充足的感觉。如果是这种情况,撒出很多酒在外面,应该没有什么过失。当然也不一定,如果条件不允许,一杯酒或者一杯饮料就可以了。如果条件允许,不管是酒也好,饮料也好,都要往外溢。我们在佛学院,如果参加过那种大供,都发现,酒一瓶一瓶往上淋,整个往外溢,溢得满盆都是,然后一盆满了之后就端出去,再开始不停地这样淋,不断地溢。有的时候这些饮料、酒,和其它供品和成一团了,有的时候也这样,因为它下面是一些饼干之类的供品,酒出来之后就混在一起了,这种情况也有。如果是这种情况,不应该有过失。(生西法师)

 

问:甘露丸有哪些种类?它的用途是什么?

答:甘露丸的种类很多。它们的用途(有很多种):有的可以让我们的誓言清净,如果犯了一些密乘誓言,有些甘露丸可以让我们的誓言清净;有些甘露丸能让我们的气脉通畅;有些甘露丸可以让我们修行的能力提高。它因为是很多药物精华,所以,可以打通、冲破很多瓶颈,可以让我们得到殊胜功德。经常性服用甘露丸,不管是泡水也好,还是服用也好,对我们修行相应,也有很多的必要性。甘露丸有些是触解脱,接触就解脱了;有些是尝解脱,比如放生的时候,要给放生的鱼啊、鸟啊,它们的上面撒一些甘露丸泡的水,这些水甘露的自性接触之后,它们很快就可以解脱了;有些甘露丸可以让我们获得自在,比如九五自在丸,像这样的话,逐渐逐渐地我们的心境就自在了,修行可以自在。所以用途非常多,不同的种类有很多不同的用途。有些甘露丸可以用来装藏;有些可以带在身上,可以遣除很多的违缘、邪魔;有时候供在家里面,让(家里面)吉祥……用途非常多。(生西法师)

 

问:要修行到什么境界才能做烟供?

答:没有规定需要什么样的境界。只要我们对仪轨有信心,对烟施本身的功德要有信心、有兴趣,对这些鬼神有悲心,为了利益他们,就可以做。(生西法师)

 

问:为什么有的法师说初学者不要和鬼神打交道?

答:初学者不要和鬼神打交道?这个我没看过。我们和鬼神打不打交道,反正不打交道,我们也会打交道。很多时候我们根本看不到,也在打交道。但是这个打交道是一种善法,通过利益它们的心、慈悲心跟它们打交道,这个没什么。其实,当发菩提心的时候,就意味着我们要和一些众生打交道,我们已经发了誓了。这时能够和鬼神打交道,也是我们的善心,通过法的加持利益它们,而且对自己非常好,那么这种交道可以打,没什么问题。我们又不是想伤害它们,也不是把它们招来给我们做违缘,我们还没到达那么高的程度。有些修法当中,在供施的时候,就开始召唤鬼神:你们来啊,给我做障碍,给我做违缘,我现在要修菩提心,你们来给我做障碍。但现在我们还没到达这种状态,我们给它们做烟施的时候,是利益它们,让它们能够得到很多的利益,我们也因此得到利益。我们现在做烟施,还有一种是让我们的违缘遣除。因为仪轨的加持力可以遣除我们的障碍、违缘,尤其是鬼神的伤害。其实我们不供、不打交道的话,如果不以烟施和它们打交道,我们已经在受他们的一种伤害了,这个时候用烟施打交道相当于是谈判和解。这个还不愿意干吗?!把烟施烧了之后,你们就和解了,相当于就谈判好了,和解了,它就走了,不伤害你了。这种交道,应该打的。如果你不去打这种交道,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已经受到它们的伤害了,这是一种化解仇怨的,你和它之间不再有这种伤害的联系、违缘的联系,这种交道可以打。(生西法师)

 

问:如果只烧解脱咒轮,也是和烟施一起吗?

答:咒轮放在所烧的东西当中一起烧掉,是这样的。(生西法师)

 

问:烟施的具体做法是什么?

答:在法本当中是有的。现在有直接做成成品的物品,只要把它点着就可以。点着之后放在阳台上面,念仪轨就可以。有些可能是自己要做,用一些器具,准备糌粑,然后就把它烧着之后,就念仪轨。如果是方便的话,现在做成成品的,应该是可以的。(生西法师)

 

问:在阳台做烟施,家里会不会变得阴气重?

答:这是让我们吉祥的。布施给鬼神,它们心满意足走了之后,我们自己不会再受到这些伤害,就会非常的吉祥。不会做了之后让我们的阴气重。(生西法师)

 

问:弟子每天做烟供,但有一段时间没有做,障碍会增加吗?

答:不会增加障碍,可能会对遣除障碍本身有一些损失。因为每天做,其实就意味着什么?每天做,每天的违缘在减少,当停了之后,它不会增加障碍,只不过减少障碍的速度或者所减少的障碍,因为停了的缘故,你自己这部分损失了。而不会因为停了之后,会增加障碍。就像供护法一样,每天供的话,每天都在遣除违缘。你不供的话,护法神不会收拾你的,不会惩罚你。但是你不供的这段时间,对你遣除违缘这一部分的功德,你就没有了,这个效果就没有了。从这个方面可以说,如果是这种障碍,可能会有,但其他的障碍不会有。(生西法师)

 

问:第五个问题,辅导孩子作业时,控制不了嗔恨、愤怒,打骂孩子会有什么后果?

答:对任何有情、无情发嗔心都有过失,不管是什么原因。甚至于《入行论》当中讲,因为有些人骂上师、毁佛塔、毁坏经堂,我们去嗔恨他都有很大的过失,都造下了嗔心的业。因为孩子做作业的时候控制不住,嗔恨孩子、打骂孩子,尤其是通过嗔恨心打骂,还是有生了嗔心,而且造下了殴打有情的过失。当然尽量是通过慈爱心。也不是说不能打、不能骂,虽然现在整个的社会舆论环境,觉得如果打孩子就变成一种家暴的性质了。但是以前像我们小时候,挨打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感觉到这是什么家暴。但现在观念在变嘛,反正是不能碰、不能打、不能骂,现在一打了之后,好像就变成很严重的事情。但是有的时候,从某个角度来讲,你要管教的话,有的时候好好说他是不听的。所以,该骂的时候,要骂;该打的时候,也可以打。这个方面是从真正来讲,管教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不能什么事情都随着他,小孩子啥都不懂,如果随着他,只能是溺爱,或者最后来讲对他伤害。但如果要打骂,是应该有慈爱心、慈悲心的。本来孩子和父母之间有一种特殊的因缘,那么自己管教他,让他做作业,也是为了他好。尽量地把自己的心调整好,调整好之后,通过慈爱心(管教)。如果你控制不住,(不能以慈爱心)打骂的话,那就不要打骂。如果你控制得住,以慈悲心去打骂,这样就可以。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在打骂过程当中,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是好心,但是过程当中可能慢慢慢慢就变了,这是有可能的。对我们来讲,管孩子也是修行。所以在管孩子过程当中,慈悲心、无常观、空性等该用的智慧、慈悲都要用上。这也是一种修行,如果在这个上面失败了,那修行就失败了,造了业。但如果这个方面成功了,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把自己调整在一个比较平稳的状态当中,这是一个人修行成功的表现。所以,我们不要把修行和生活、管理孩子等等当成两件事情,应该把这个当成一种修行。如果把管孩子当成修行,那么我们就应该能够想得到:唉,这个是一种修行,应该用我学习到的佛法来对待这个事情。如果有这样一种智慧作前导,有慈悲作前导,那么就会好很多。(生西法师)

 

问:请教法师,是什么因缘在生产时母子都要感受极大痛苦?这是母子共业吗?

答:应该是一种共业。基本上整个众生都是一种苦。具体的是什么样的因缘,不太清楚。但是,可以说这是母子共业,因为母亲感受到很大的痛苦,孩子也是感受到很大的痛苦,只不过是当母亲时感到痛苦,可能现在还记得,孩子感受的痛苦,我们现在记不得了。但是虽然记不得,佛菩萨在经论当中也讲了,孩子在出生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种好像从一个很窄的孔里面挤出去一样的痛苦,痛苦是很大的。从感受痛苦的侧面来讲,应该是共业。不单单是这样一种共业,而且其他的家人跟着担惊受怕,也是共业。但他们的业可能要轻一些,主要是母子之间有一些共业需要承受。(生西法师)

 

问:为什么魔制造出那么多恶事而不用下地狱?而作为凡夫的我们,只要心存恶念就有可能感召三恶趣的苦果?

答:魔制造了恶,是肯定要下地狱的。如果是一个真实的魔,是真实的一种有情、凡夫的魔,他会下地狱。那么我们说凡夫的魔,难道还有圣者的魔吗?也有圣者的魔。因为有些魔是圣者化现的。如果是圣者化现的圣者魔,就不会堕地狱,因为他通过善心来帮助有情修行的,他有分寸的,本身没有造恶业的可能性。如果是圣者化现的魔,即便是显现上他在给众生造很多违缘,尤其给修行人造成的违缘,但是他都是为了让修行人的境界进一步的提高。“凡夫魔、圣者魔”,我今天第一次用这个说法,反正的确也是有这样一种,实际上有这样的,佛陀有的时候也会化现,有的时候也有八地菩萨化现成魔的。如果是佛化现的魔,那就是圣者魔嘛,这个没什么。从这方面讲,如果他是凡夫的一种有情自性的魔,他造了恶业,制造这么多违缘,肯定要下地狱,尤其是给修行人造违缘,一定是堕恶趣的。他如果是恶心造业,肯定会堕恶趣。凡夫人心存恶念就会感召三恶趣,魔心存恶念也会感召三恶趣,这是毫无疑问的,业果不虚,不会因为你是魔,它就绕开走,是不可能的事情。(生西法师)

 

问:为什么佛陀在成佛后,还要感谢魔王波旬?

答:因为佛陀每一次修行的进步、进展都是因为违缘。战胜了违缘之后,他的修行就进一步。他如果战胜不了违缘,他的修行进步不了。就像我们凡夫人,我们要战胜凡夫的状态,才能够成为圣者。那么一地到二地、二地到三地的菩萨,也是断尽了障碍之后,从一地到二地,二地的障碍断掉,到三地。这些都叫做有障碍。所以佛陀他从凡夫人,把他的菩提心修得很纯熟,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遇到很多的违缘,修安忍。其实有的时候,也是因为魔制造了很多违缘,佛陀最后才会成就殊胜的佛果,所以佛陀成佛之后也会感谢魔王波旬,感谢他的帮助。但是,这是人和人之间不一样的地方,凡夫人只看到伤害,而修行人他就看到帮助,他就看到这个也是对我的助缘,那个也是对我的助缘。所以我们修行的时候,也应该把我们心修到这种程度,任何东西都有可能变成我们修行成功的一种帮助、一种助缘,不管是顺缘,还是逆增上缘。逆缘本来是一个违缘,但是这个违缘可以帮助我们增上善根,这叫逆增善缘。所以,懂修行的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障碍他的,哪怕是魔王波旬,也会成为他修行上进的顺缘。从这个侧面来讲,他要感谢。很多时候,我们说苦难让我们清醒,的确就是这样的,世间当中也是苦难让我们清醒的,违缘让我们入佛门修行的,很多时候是这样的。我们观修出离心,不就是因为世间的苦难太多了吗?!现在我们知道,我们要解脱,这一切的一切有些是真实的、外在的魔王;有些是我们内心的分别念的魔王。所以,成就之后要感谢他们,没有他们,我们就是没有办法(成就)。上师写了一本书叫《幸好有烦恼》,有些人就问为什么幸好有烦恼呢?幸好有烦恼,让我们知道烦恼,让我们知道要解脱、要对治烦恼。如果没有烦恼,我们可能发不起修行的心,所以说幸好有波旬、幸好有魔王、幸好有这些这些,意思都是一样的。那么有了这些,我们就可以在已经有的基础上上进,但如果你没有这个基础,烦恼就不叫“幸好有”了。但是如果你要修行,幸好有这个推你一把,然后你就可以开始反思你的人生,反思你的人生走向,反思你是否需要解脱。因为这些让你清醒,有的时候是苦难让我们清醒;有的时候是烦恼让我们清醒。所以,这些都是让我们趋入佛门的一种方便。从这个方面来讲,要感谢。(生西法师)

 

问:如何观待修学佛法中着魔的现象?

答:有些时候是外在的一些非人;有些时候是我们的想法太多了,我们的执著太重,这些很重的执着就会变现成着魔。我们精神出问题了,好像看起来到处都是魔的样子。但是,其实除了我们的心识迷乱之外,没有其他的什么样的魔。所以,魔是一种迷乱相。迷乱相,有时是我们的业显现在外境当中的迷乱相,有些直接是我们心识的一种迷乱现象,心识的迷乱显现只是在我们的意识面前,呈现出一种迷乱的相而已。学佛法当中着魔的现象,有时候是因为以前伤害过众生;有时是因为我们修行时候的方法不当,太过于执着;有些时候,可能是缘起,是暂时的着魔,精神错乱,这些都有。所以,我们应该认认真真地按照上师的指引去闻思修行,这样基本上不会着魔。(生西法师)

 

问:请问区分贤善与恶劣,若自相续有如此明晰的见解时,是否会增上我执?对清净观的建立是否有障碍?如何使两种见解在自相续中和谐存在,从而具平等大悲心的心境?

答:贤善和恶劣,只要学习过,只要内心当中存在贤善和恶劣的区别的概念,我们就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认知的。

那么,存在这个认知会不会增上我执呢?会不会增上我执,关键是怎么样去看待这个问题,怎么样去面对这个问题。如果能够做到,不管是贤善还是恶劣都能引发善心,就不会增上邪的我执,当然没有证悟无我之前都算是一种我执的。

在了知有恶劣的情况之下,会不会对清净观有障碍?不会有障碍。什么叫清净观?其实我们在用清净观的时候,很多时候善法很容易生(清净观),这毫无疑问的,也不难,因为善法直接就是清净的。关键我们要用清净观的时候,什么时候用?就是看到不好的时候,看到恶劣的时候,我们要用到清净观。所以如果没有恶劣的现象,根本就没有清净观。恶劣的现象会不会对生清净观有障碍?不会有障碍。就是缘这个生清净观的,而不是说它是不是障碍的问题。就像修安忍,没有对你伤害的人,你修什么安忍?大家对你顶礼膜拜,你说:“我要修安忍,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忍住。”当然从某个角度来讲,好的要忍,不好的也要忍。但是,(修)安忍主要是别人伤害你的时候。相当于说别人伤害我的时候,对我修安忍有没有障碍?当然不会有障碍,这是你修安忍的时候到了。清净观是什么时候用?清净观,就是当我们看到所谓的恶劣的形象的时要用的。看到恶劣的显现,对建立清净观不会有障碍。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去观(清净),就会障碍。但如果我们用了,这个就不会成为障碍,而且它是一个素材,让我们观清净的一个素材的来源。有两种见解在自相续中存在:一方面,有贤善和恶劣的一种标准;第二个是为了让我们的心不要缘道友去观察过失,我们要观清净。观清净是为了保护我们。

但是在观清净的同时,该处理、解决问题,还是要解决。内心当中也需要知道有可能它是清净的,但是有些问题,尤其是有些在团体、道场当中出现的问题,它是一个过失,就要把它当成过失去解决。内心当中可以安住在“有可能是清静的”,但是他的行为有可能影响整个道场的秩序,这时还是要按照法规、规章制度去解决,这样两种都可以有了。在这样安立的时候,就可以安立平等大悲心。其实观清净观和平等大悲心,都是让我们了知这样一种自性。观清净观和平等大悲心,属于两个层次。为什么是两个层次呢?因为大悲心,我们需要看到痛苦、恶劣时生起大悲;而清净观,让我们知道这个是清净的,有可能不是这个问题。那么这个是层次问题,什么层次呢?当我们看到别人的过失的时候,看到恶劣的情况的时候,内心当中还生不起大悲心的时候(,要观清净观。)因为大悲心是一个很贤善的心,是“我要利益你的心”。修行有素的菩萨需不需要刻意去观清净观?他不需要。他看到不好的行为的时候,看到恶劣行为时,直接就用大悲心摄持了,直接就是善心。但是我们不行,为什么我们要观清净观,而不能直接用大悲心?因为我们这中间还差一个环节。差什么环节呢?当我们看到过失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他不对,他不好,他是恶劣的。大悲心在哪里?根本没有。所以这时我们就用清净观,“有可能他不是错的,也许我看错了,也许他示现的。”这个时候,还生不大悲心,就用清净观过渡过去。但是如果内心当中有了那种素质了,可以接受他的恶劣行为,接受的时候, 马上就生起大悲心、生起帮助他的心,这是更好的善心。所以,当我们还没有办法直接缘别人的过失、缘别人的烦恼生起大悲心的时候,生起清净观是很好的。但是如果这个阶段已经过了,那你生不生清净观都无所谓,因为你总是以善心对待,清净观也是善心对待他,大悲心还是善心对待他。但是,在大悲心没有办法任运产生的时候,清净观就可以用上。为什么呢?因为凡夫人的习惯,当看到别人的过失时,很自然地就把他划在“恶劣”当中,然后我们的心就开始缘他诽谤、说过失、指责,这个时候我们的心就坏了,我们的心就没有安住在善心当中了。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我观清净观,“也许他是清净的,也许他是示现的,”这个时候虽然没有生大悲心,但是保护了我的心,我的心没有缘他生起进一步地反应,觉得他真是一个不好的人,然后就开始引发一系列的反应。其实当我们看到一个人过失时,不单单当时看到过失,它有一个连锁反应的,从第一念恶心开始,不断地不断地去反应,这个是一个坏人,然后就说是怎么样他不好,恶心开始不断地产生。如果观清净观,恶心就终止了。但是,如果第一念直接生大悲心,后面的恶心都没有,那观不观都可以了,观清净观也行,不观清净观生大悲心也可以。原则就是看到任何一个事情时保护我们自己的心。保护我们的心,可以用很多方法,可以用大悲心来保护,可以用因果正见来保护,可以用清净观来保护,这些都可以让我们的心保持在一种贤善状态。我们心要贤善,但是当我们看到别人过失的时候,当我们去指责别人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的心不是贤善的。你不是用大悲心去指责的,是吧?就是看到有过失的心去指责的。这时就需要让我们的心保持在一种清静状态,观清净观,保持一种善心状态。所以,如果能够直接用大悲心,就直接用了;如果没办法的时候,就用清净观。反正问题是要解决的,首先让我们的心不要处在一种恶劣的状态去解决问题,比如问题出来之后,要去解决,这时有两种心态:第一种心态,“你就是个闹事的人,你就是这个问题的制造者”,带着一种情绪去解决,对自他都没有好处。也许问题可以解决,但是它有一个祸根,就是在解决问题过程当中,自己的心没有安住在善心当中。这个问题还是要解决,但是是生起大悲心去就解决,这时动机不一样了,或者生起清净观,首先把自己的心平复了再去解决,也不一样。慈诚罗珠堪布说:“过失就是过失,观什么清净观。”我们前段时间也看这个问题,有些道友问“看到道场当中这个有过失的人,怎么观清净观?”堪布说:“过失就是过失嘛,观什么清净。”有时似乎给我们感觉不需要观清净观。但是大恩上师说,看到这种情况要观清净观。总之,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不能说:“他是过失的,我要观清净,我就不管他,反正大家都是清净的,大家都是和和美美的,就极乐世界一样的。问题放到那里不解决,这个我们没有能力化解。”所以上师(慈诚罗珠堪布)的意思是,它是过失,你要面对它、要解决它,尤其是团体当中的。大恩上师的意思是,解决问题之前,首先把自己保护好,安住在善心当中去解决问题。怎么样去安住善心?要么安住在大悲心去解决问题,要么安住在清净观去解决问题,反正问题是要解决的。从这个方面来讲,可以慢慢生起平等的大悲心。(生西法师)

 

问: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文殊语狮子21字咒的梵文意思是什么?

答:梵文的意思,有些时候是文殊菩萨和妙音天女的种子字,还有他们的名字文殊师利、妙音天女等等。通过念他们的种子字和名称的能力、功德,让我们获得一种殊胜加持。大概是这样,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没学习过梵语。大概里面有些是文殊菩萨和妙音天女不同地方出现的种子字的内容,还有一些是他们的名称。(生西法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