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五部大论 > 正文

《中观庄严论释》生西法师辅导第4课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19/4/23 15:53

诸法等性本基法界中,自现圆满三身游舞力,
离障本来怙主龙钦巴,祈请无垢光尊常护我。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
发了菩提心之后,今天继续宣讲全知麦彭仁波切所造的《中观庄严论释·文殊上师欢喜之教言》。现在是通过那烂陀寺的班智达们讲法或者著论的规律宣说著论五本。
今天继续宣讲造论者的传记,这些内容不是特别复杂,我们学习的时候,力争要对静命论师的功德产生殊胜的信心,有了殊胜的信心之后,一边学习,一边祈祷,一方面通过自己的精进来掌握论义,一方面通过祈祷力争得到静命论师的加持。如果内因外缘具备了之后,就可以帮助我们掌握真正的所诠意义。前面对于通过经典和续部静命论师授记的情况已经做了观察,智慧超群、戒律清净已经讲完了。

第三、成就卓越:本来,成就的标准必须取决于现量成就圣果的断证功德,由于这并非普通人的行境,因此依据经中所说:可以通过身语的外相来比量推断是不退转菩萨。

此处是宣说静命论师获得了殊胜的成就。获得殊胜成就的标准取决于现量成就圣果的断证功德,一个人相续当中,必须要现量见到殊胜的法界,具有断和证两方面的功德,也就是说证悟现见法界时,一方面必须要断除障碍,一方面要获得殊胜的证悟功德,叫做断证功德。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成就,必须要看他的相续中有没有断证的功德。断证功德可以作为衡量一切成就的标准,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成就了,就可以看看自己的相续当中有没有断证的功德。虽然自认为已经成就了,但是相续中该断的都没断,该证悟的功德也没有证悟,那么你肯定不是真正的证悟。衡量成就的标准就是断证的功德必须要现量成立。因为殊胜断证的功德,并不是一般的凡夫人能够衡量的,所以这方面要依靠经典中所说的标准进行推断。

一方面麦彭仁波切非常谦虚,说自己是一个普通人,这不是我的行径,还是应该通过经典中的含义进行观察。从另外一方面来讲,麦彭仁波切之所以依靠经中所说进行推断,主要是为了维护我们的信心。从麦彭仁波切的角度来讲,当然是可以衡量的,他属于文殊师利菩萨的本体。因为很多后学者不是成就者,真正现量成就圣果的断证功德,我们是没办法看到的,所以就使用了一个我们能够接受的根据,就是依靠经典中所说的帮助我们来判断静命论师的殊胜成就。

怎样通过身语的外相来推断里面的证悟呢?如果内在具有殊胜的证悟,在身和语的外相上面,往往会显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相来。比如《入中论》中也是说过,一个人是不是初地的菩萨,虽然很难判断,但是从外表上看他能不能非常自在地布施自己身体上的肉,也可以判断他是不是一位初地菩萨或者不退转菩萨,还有在《大乘经庄严论》中也是宣讲了很多菩萨外现的相,可以通过外在的相貌来推断里面的殊胜功德。此处也是通过静命论师在众人面前示现的身体和语言的外相,来推断他的的确确就是一位殊胜的证悟者。

这位大阿阇黎总的调化整个赡部洲的芸芸众生,尤其是教化暗无天日的边地有情(这里指藏地)。

大阿阇黎静命论师总的是调化整个赡部洲的芸芸众生,因为他是一个殊胜的化身,能力很大。虽然我们看不到他调化的是整个赡部洲的众生,但是在能够显现的事业方面,主要是到藏地来调化边地的有情。

尽管大乘二大宗轨的教义早已开创,然而尊者为了开拓将此二宗密意合而为一的第三道轨而特意化现为人相。

大乘的二大宗轨教义早就已经开创出来了,第一个是龙树菩萨开创的中观宗道轨,第二个是无著菩萨开创了唯识宗道轨。虽然大乘二大宗轨的教义已经开创了,但是“尊者为了开拓将此二宗密意合而为一的第三道轨而特意化现为人相”。从教义本身来说,不管是唯识,还是中观,他们的意义本来就是圆融无二的。后面因为在弘扬的过程中有所偏重,唯识宗的大德偏重于唯识来做弘扬,少不了对于唯识的教义著重赞叹,然后其他的教义通过辩论进行遮破;中观宗的论师在弘扬中观的时候,也少不了对中观宗的意义著重的弘扬,对其他的教义也是有所破斥遮止。这些大德有必要侧重弘扬某个教义,祖师和祖师之间没有矛盾可言,只是他们在弘扬的过程中有所侧重,如果后学的弟子不懂这个密意,通过偏重的程度,最后认为我们的宗派是最正确的,其他的宗派就是不正确的,会有这样的问题。

还有一些问题,就是说是后学弟子智慧不够的缘故,真正地认为二者之间是犹如水火一样没办法相融。在弘扬的过程中,有这样的密意的缘故导致了这样的现状。静命论师看到这个情况之后,觉得有必要把唯识宗和中观宗二宗的密意合二为一,开创了第三道轨,即名言谛中按照唯识来解释,胜义谛中按照中观来解释。这样一解释之后,后学者就可以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思路,知道了实际上唯识宗和中观宗二者都是圆融无违的。对于修行者而言,二者都是需要去修学获得证悟的。因为具有这么大的殊胜必要,静命论师特意化现在人间,示现为班智达的形象,造了《中观庄严论》进行弘扬,以上讲到了他的殊胜成就相。

据史料记载:由于当时藏地的国王赤松德赞尚未诞生于世,世尊教法在北方弘扬的授记时间也还没有到来,因而尊者一直加持自己的寿命,住世已长达九百年之久。由此可以推知,静命论师已获得了内寿自在。

“史料记载”,在《巴协》,也就是《桑耶寺详志》等等其他大德造的传记当中都有这样的记载。“当时藏地的国王赤松德赞尚未诞生于世”,这是什么意思呢?在赞普拉托托日年赞的时代,《前行》当中也是提到了他,那时静命论师入过一次藏,准备弘扬佛法,随身带了一本《诸佛菩萨名称经》。赤松德赞还没有诞生于世,世尊的教法在北方弘扬的授记时间也没有到来。西藏和汉地都是属于印度北方,佛陀在经典中曾经做过授记,就我的教法以后会在北方广大的弘扬,这个授记的时间还没有到来。尊者第一次入藏的时候,虽然没有展开事业,但是他也有很大的密意。因为当时的因缘没有成熟,所以又返回了印度。

“尊者一直加持自己的寿命,住世已长达九百年之久”,从他最初降生到最后圆寂寿命有九百年,“由此可以推知,静命论师已经获得了内寿自在”。静命论师已经获得了长寿的持明果位,否则按照一般的人来讲,不可能活这么长的时间,静命论师获得了内寿自在的缘故,住世长达九百年,在很多传记当中都有这样的记载。

下面是宣说静命论师已经获得了外境自在。

当年在桑耶寺开光之际,国王赤松德赞亲眼看见尊者现为文殊金刚。

当时桑耶寺修成之后,莲花生大士、布玛莫扎尊者,还有静命论师三大尊者负责给桑耶寺开光时候,国王赤松德赞亲眼见到静命尊者现为文殊金刚,就是显现为文殊菩萨的形象。

并且所有的佛像都变成了真正的智慧尊者,大显神通,变化莫测,不可计数。

通过三大尊者的开光加持,桑耶寺中的很多佛像变成了真正的智慧尊者。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讲,就是一些泥塑或者石头的佛像,都是土石的材料。通过三大尊者迎请智慧尊者融入之后,这些佛像全部变成了智慧尊者大显神通、变化莫测、不可计数。在《莲花生大师广传》中,也有广大的记载,很多寂静的佛像,从他们的位置上站起来,走到桑耶寺的大殿之外,有些愤怒的金刚身上真实的显现了火焰,其中有一尊愤怒的金刚在地上走的时候,在地板上留下了烧焦的痕迹,据说以前桑耶寺还有以前开光时候愤怒本尊的火焰留下的神变迹象,这次我去桑耶寺没看到。

因为很多佛像显现神变在天上飞来飞去,全都到了外面,国王赤松德赞害怕这些佛像走出去不会回来了,在显现上非常担心,后面都回去了。我们去桑耶寺的时候,据说很多当年显现神变的佛像都没有了,只有一尊佛像是长寿佛,还在大殿里面。有一个喇嘛对我们介绍说,当时这尊佛像也参与了变化,现在还可以朝拜的佛像就剩这尊了。看到传记再想象一下当时的情况,的的确确会产生非常殊胜信心,这就是变化莫测,不可计数。以上是菩提萨埵论师殊胜的证悟加持佛像成为智慧尊者的情况。

通过诸如此类为人们有目共睹的事实足可证明尊者已获得了外境自在。

通过显现文殊金刚,或者开光时让佛像变成智慧尊者等等很多神变,都是当时参加桑耶寺开光的圣者和凡夫有目共睹的事实。这些事实足矣证明尊者的的确确获得了外境自在,可以自在的驾驭外境。实际上把土石变成的智慧尊者,或者显现很多的神变等等,这些方面都是外境自在。就是可以自由自在的驾驭外境,让外境变化外境就变化,让它变成什么就变成什么,这方面叫做外境自在。

特别是,能够从容不迫地在谁也无法调伏的此藏土雪域如璀璨日轮般弘扬佛教这一点显然可作为这位大菩萨之成就超胜他人的果因。

麦彭仁波切在这里使用了一个推理,也就是果因。所谓的果因是由果推因的意思。静命论师的成就非常超胜,为什么呢?因为他在藏地做到了一般人根本做不到的事业,因为一般人在藏地弘扬佛法是做不到的,只有静命论师、莲花生大士等等,他们才能在藏地从容不迫的推广佛法,调伏藏地的有情,让藏地的佛法犹如璀璨日轮一样弘扬。在有些记载当中说了,阿底峡尊者等大德在进藏时也是很感叹,一方面藏地的经论非常齐全,一方面是当时在藏地佛法的弘扬程度超过了印度。通过这样的果来推知谁能展开这么广大的弘扬佛法事业呢?就是静命论师、莲花生大士等等,通过他们展开了这么大的事业就可以知道,这样的人一定是成就者。因此通过能够在藏地大弘佛法的果作为因来推理,就可以知道这些弘扬佛法者都是最为殊胜的成就者。这不是一般的成就者能够做到的,而是最为殊胜的证悟者,然后也要具备最为殊胜的因缘、愿力,才能做到在藏地从容不迫的展开弘法利生的事业,以上讲到了他老人家的成就,的确是非常殊胜的。

第四、品行高尚:所谓的品行高尚也就是指弘法利生的高山景行。
品行高尚的就是指,能够在人前做弘法利生的事业,在做弘法利生事业的时候,受到人们的普遍赞叹,品德非常高尚。

正因为这位亲教师内在的菩提心已经尽善尽美,故而称呼为菩提萨埵的确名副其实,他的这一尊名也犹如日月一般家喻户晓,尽人皆知。
因为尊者内在的菩提心已经尽善尽美了,没有一点自私自利的位置,利益有情的菩提心在相续当中完全已经成熟了,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所以大家称他为菩提萨埵。藏地很多人都称呼他大堪布菩提萨埵,菩萨全称就是菩提萨埵。静命论师的的确确是名副其实,菩提萨埵的尊名也犹如日月一样家喻户晓、尽人皆知,当时的确情况如此。

本体与文殊菩萨无二无别的这位大戒师住世长达数百年,先后在那烂陀寺、印度东方以及汉地等广阔地域将佛法传播开来。
静命论师显现上是一个大班智达,内在的本体和文殊师利菩萨无二无别,“这位大戒师住世长达数百年”,就像前面讲的一样,他不断的加持自己的寿命住世长达九百年之久。“先后在那烂陀寺”,没来藏地之前,他是那烂陀寺的一位亲教师,在那烂陀寺弘扬佛法,然后在印度东方弘扬佛法。“汉地等”,还有在汉地、藏地弘扬佛法,当然在藏地弘扬佛法的记载很明确,在汉地弘扬佛法的记载不是很明确,在汉地具体弘扬佛法的情况不太清楚。

当然,最主要的还在于,创立了二理(即中观唯识)融会贯通的纯净无垢宗派之轨道,以强有力的事势理折服邪说谬论,摄受有缘信徒,讲经示道,辩经析理,著书立说,再加上智慧超群、戒律清净的无与伦比之处,使得尊者的善妙事业遍布整个人间。
除了这些殊胜的功德之外,他相续中的菩提心已经圆满了,非常贤善。他最主要的贡献在于创立了二理,就是说中观和唯识、世俗和胜义,将二理融会贯通、非常纯净无垢宗派的第三轨道。通过“强有力的事势理折服邪说谬论”,在《中观庄严论》中使用了很多的事势理,符合事情实际情况本身的推理叫做事势理。即一切万法是怎样的,就通过万法的实相进行观察宣说、展开推理。

事势理的力量最大,犹如把白色安立成白色的推理,或者一切万法是空性的,就通过推理安立空性。把一切万法本身的状态,通过这个理论表现出来,没有任何的违品,不可能有能够真正推翻的推理,这样的道理称之为事势理,可以通过这样的事势理折服邪说谬论。在《中观庄严论》中就是通过事势理,折服一切外道的邪说谬论,还有一些不了义的观点都是通过事势理加以折服。

“摄受有缘信徒,讲经示道,辩经析理,著书立说,再加上智慧超群、戒律清净的无与伦比之处”,在印度藏地都摄受了很多有缘徒众。以及讲经示道、辩经析理、著书立说,再加上智慧超群、戒律清净等等这些别人的无与伦比之处,“使得尊者的善妙事业遍布整个人间”,通过菩提心推动在人间行持弘法利生的善妙事业,使他老人家的事业遍布整个人间。

尤其是依靠往昔的宏愿以及佛菩萨之发心因缘聚合的威德力而来到了谁也难以调化、黑暗笼罩的雪域,
“依靠往昔的宏愿”,以前他们在尼泊尔修了一座夏绒卡绣佛塔,佛塔竣工的时候,莲花生大士、赤松德赞、静命论师,还有瓦彻月四人的前世一起发愿弘扬佛法,通过往昔愿力成熟,还有不断弘扬佛法的菩提心誓愿,以及佛菩萨的发心因缘聚合的威德力来到了谁也难以调化的黑暗笼罩的雪域。

见到了国王赤松德赞,当时,提起与法王(昔世)一同发愿的情景,
到了西藏见到赤松德赞,有一次静命论师曾经问法王赤松德赞,你能不能想起我们以前一起发愿的情况?赤松德赞尊者当时回想了一下,说想不起来了。然后静命论师加持他,或者提起了一起发愿的情况。在夏绒卡绣佛塔竣工的时候,国王赤松德赞当时发愿以后要在藏地以国王的身份推广佛法;莲花生大士说,我就负责降魔遣除障碍。显现神通、降魔遣除这些障碍、调伏非人成为护法,这样的事情由我来做,我要弘扬密宗;静命论师说,既然如此,我就弘扬戒律、中观等等的显宗。他们还有一个叫瓦彻月的兄弟,他说,我做不了什么,你们弘扬佛法的时候,我可以做一个通讯员,负责联络。后来他做了很多迎请这些尊者的事业,也写了一部史书。就是当时他们主要的发愿,这时候赤松德赞就想起来了。
当时还有一头牛,就是后面的朗达玛,修佛塔的时候,它背石头也做了很多苦力。因为在发愿的时候好像没有照顾到它,所以发了恶愿,你们不给我发愿,以后我就要变成国王来摧毁你们弘扬的佛法。恶愿成熟之后就转生为朗达玛国王。当时树上有一只乌鸦,知道这头牛发了恶愿,它也发愿说,在你摧毁佛法的时候,我要降伏你。它依靠愿力转生成贝吉多杰,后来刺杀了朗达玛。什么样的因缘就会有什么样的果。他和法王在一起的时候,提起发愿的情景之后,赤松德赞国王就想起来了。

又通过观察国王装束的缘起而对王族的兴衰存亡等作了授记,
有一段时间也是观察了国王装束的缘起,有时大德观察缘起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前兆,往往就是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观察一个缘起。有一天他观察赤松德赞国王穿的衣服情况,对王族的兴衰存亡作了授记。菩提萨埵论师说,因为你头上有发髻的缘故,王族在上方阿里一带,还会延续一段时间,头饰代表上方,所以上方阿里一带王族还会延续;国王脚上穿着鞋子,在下方安多拉一带,王族也会有传承人;国王中间腰上没有捆腰带的缘故,王族在西藏中部肯定会断绝的。像这样观察他的装束的缘起做了授记。朗达玛灭佛之后的确有一支传到了阿里王朝,还有一支到了安多一带,也是令王族得以延续,中间拉萨一带的王族就中断了,朗达玛应该是吐蕃王朝的最后一代,他被刺杀之后,他这一支完全中断了,其他两支还在不断的延续。
并传讲了十善、十八界、十二缘起的法门,而且还审时度势地说:为了降伏暂时以寂静相无法调伏的所有天神鬼怪,务必要迎请莲花生大士。
当时也是众生宣讲十善、十八界、十二缘起的法门。据史书中记载,因为宣讲十二缘起十八界十善等等触怒了当地的非人鬼神,然后开始做了很多障碍。在桑耶寺正准备奠基的时候,人们白天把石头从山上挖下来砌起来,晚上非人就把房子拆了,再把石头全部放回以前的地方。

这种情况发生了多次之后,静命论师“审时度势地说:为了降伏暂时以寂静相无法调伏的所有天神鬼怪,务必要迎请莲花生大士。”

为了弘扬密宗,让莲花生大士能够进藏来调伏鬼神的缘故,所以静命论师也是在显现上说,虽然我的菩提心已经修圆满了,但是通过寂静法目前没办法调伏这些妖魔鬼怪,必须要用密宗愤怒法来调伏。通过这样的缘起,就请国王赤松德赞派人去印度迎请莲花生大士。使者的其中一位就是法王的前世多杰杜炯。国王当时还有点疑惑,既然静命论师说莲花生大士是天上天下整个南瞻部洲无与伦比最为殊胜的成就者,这么大的成就者,能不能请到呢?菩提萨埵说一定可以请得到。因为莲花生大士也是当时发愿的几兄弟之一,有这个愿力所系,所以你去请肯定请得到。多杰杜炯尊者到了莲师面前把供养了黄金之后,一祈请莲师马上就答应了,一路上调伏了很多非人,把他们安置在佛法中护持佛法。现在我们的护法仪轨中,有很多护法神,也是当时莲花生大士进藏调伏的。现在我们也是对他们供养,让他们护持佛法的。通过这种缘起祈请莲花生大士入藏。

(莲师入藏以后,)静命论师与莲花生大士一道对桑耶地势作了一番详细考察之后,对已竣工的殿堂及佛像等举行了开光等仪式。
莲花生大士入藏,调伏了这些非人之后,修建桑耶寺非常顺利,没有一点障碍,很快就修成了。当时静命论师与莲花生大士一起对桑耶寺,附近的地势也是作了一番详细的考察,然后对于已经竣工的殿堂和佛像等举行了开光的仪式。

让预试七人出家,
最初不知道藏人能不能出家持戒,国王就命令七个很聪明的人出家,观察他们能不能守持戒律,他们通过了之后,说明西藏人能够出家,最初的七个出家人叫做预试七人。现在在桑耶寺还有这个经堂,我去的时候,也是看到预试七人的塑像。因为想到当时静命论师在这个经堂给预试七人剃度、传戒,有这样的缘起,所以我们念了清净戒律的咒语,也发愿守持清净的戒律。今年的冬天我去桑耶寺朝拜,想到莲花生大士最初在这里弘扬佛法,静命论师也在这里讲经说法,而且我在春天就要开讲《中观庄严论》,发愿祈祷静命论师加持自己真正通达,并且能够讲解《中观庄严论》。我出于这样的目的,在桑耶寺静命论师像前做了一些发愿、供养。像贝若扎那大师的住处、译经处,还有赤松德赞闭关、预试七人出家等很多圣地桑耶寺现在还有,有些是以前的旧址、有些是重建的。

从而建立起佛教根本的清规戒律,为诸译师教授翻译风格并讲解林林总总的内外一切法门,通过讲经说法与听闻的方式抉择所有佛经与论典的密意。
僧人开始出家之后,三宝就有了,因为以前没有出家人,僧团也没办法建立,三宝就不圆满,僧人出家之后,真正的寺院也就形成了,所以就建立起了佛教根本的清规戒律。佛教的根本在于戒律,如果没有戒律,佛教很快就会衰亡。释迦牟尼佛的教法现在还住在世间,一直在弘扬,就是因为当时佛陀制了戒,然后把传戒的仪式、守持戒律的方法保留下来,后面的佛弟子一代一代受戒、持戒。如果戒律在世间上存在,佛法在世间上也会存在;如果什么时候戒律没有了,佛法马上就会衰亡。在释迦佛出世之前,很多佛没有制戒,佛陀圆寂之后马上佛法就隐没了。

虽然显现上释迦牟尼佛是在五浊黑暗之时成佛度化众生,但是在佛陀涅槃之后佛法还能这样顽强的弘扬着,实际上也是因为佛陀制了戒律的缘故,现在众生持戒的缘故,佛法不会马上衰亡,这是佛教根本的清规戒律。

“为诸译师教授翻译风格”,静命论师培养了108个翻译家,然后给这些翻译家教授翻译的风格,“并讲解林林总总的内外一切法门,通过讲经说法与听闻的方式抉择所有佛经与论典的密意”,佛法当时非常兴盛,并讲解了林林总总的内外一切法门,

就这样,使佛法的万丈光芒普照整个藏区。对于那些与此佛教背道而驰的外道苯波教徒,则通过颠扑不破的理证予以一一制服,最终使之徒剩虚名而已,依此使佛教纯正无瑕。
通过这个方式,在藏地佛法万丈光芒已经完全普照了,“对于那些与佛教背道而驰的外道苯波教徒”,静命论师他老人家前面给赤松德赞讲了,如果要比神变莲花生大士全部可以胜伏,如果要辩论我的因明智慧完全可以把他们一一驳倒。莲师进藏的时候,苯波教还不像现在这么衰败,还有一些力量,莲花生大士和苯波徒比赛神变,静命论师也和他们辩论,通过颠扑不破的正理,把外道苯波徒一一制服,“最终使之徒剩虚名而已,依此使佛教纯正无瑕”。

尊者在即将圆寂之时,也留下了如此珍贵的遗嘱:通过法体安放的缘起可预示出藏地出家僧众的状况;
后面尊者在藏地弘扬佛法的事业已经要圆满了,他示现了圆寂。首先显现上被马踢伤了之后,在桑耶寺圆寂了,圆寂之前留下了珍贵的遗嘱。第一是通过法体安放的缘起,预示出藏地出家僧众的情况。静命论师说,我圆寂之后,如果安放我的法体朝向印度一边,以后藏地的出家人数量虽然不会很多,但是质量会很清净;如果我的面相朝其他方向,虽然藏地的出家人数量会很多,但是不一定很清净。上师说后来因为有些大臣觉得藏地出家人数量多比较好,所以安放静命论师的面相朝向了其他地方。藏地的出家人的确数量上非常多,也出现了很多如法和不如法的情况。

有朝一日见解上出现争执不休的局面时要迎请班智达嘎玛拉西拉(即莲花戒论师)来清源正本,重建清净教法,并(命人)将此信函交付班智达莲花戒。
第二个遗嘱,就是说有朝一日在见解上会出现争执不休的局面,如果出现了这个局面,一定要迎请嘎玛拉西拉尊者入藏,让他来清源正本,重建清净教法,然后命人把这个信函交给莲花戒论师。首先做一个嘱托,静命论师圆寂之后不久,在修行见解上出现了争执。主要是汉地禅宗的摩诃衍那,他在藏地推广一切不执著,即对善法、恶法全部不执著,也不用著重身语的善行等等,只是不作意不起念头,不思善不思恶就可以顿超菩萨地而成佛,写了《不修正法睡可成佛论》等几部论典,以前讲《定解宝灯论》时,也提到过几部论典的名字。

当时在佛教内部出现了很多诤论,静命论师的弟子这一派秉持中观见解抉择正见,世俗谛和胜义谛不相脱离、互相辅助地逐渐修持;摩诃衍那的一派认为不需要做这些,只要闭着眼睛打坐就可以成佛,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见解。当时莲花生大士在哪个地方闭关,反正不在场。赤松德赞国王、静命论师的很多弟子都在藏地,进行了很多辩论,后来突然想起了这个授记,赤松德赞国王马上派人到印度去迎请莲花戒论师入藏。莲花戒论师入藏之后和摩诃衍那进行了辩论,有些地方说辩论长达三年之久,陈述各自的教理,后来莲花戒论师通过殊胜的教证、理证,给对方发了很多过失,最后摩诃衍那无言以对,这时国王赤松德赞宣布莲花戒论师胜利,然后把大和尚摩诃衍那送回汉地,关于摩诃衍那的身份等很多情况有很多的说法,在一些历史书上都有记载。

我们经常念诵的《前译教法兴盛之愿文》中,“希奇萨霍堪布之行为,无比具德龙树之见二,钦定双融传承之教规,祈愿莲生大师教法兴”,就是讲了这个经过,最后钦定了中观宗龙树菩萨的见解和静命论师萨霍尔堪布的行为,颂词称赞了赤松德赞国王主持的辩论,最后钦定佛法在藏地应该见解和行为不相脱离的弘扬,重新建立了清净的教法。

至此,尊者无碍彻知三世的情形已昭然若揭。(从以上的字里行间,我们不难看出,)尊者尤以大慈大悲教化藏土群生的深恩厚德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尊者无碍彻知三世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从前面的文字我们看出静命论师菩提萨埵尊者大慈大悲教化藏地众生的深恩厚德,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其中所提到的这位莲花戒论师其实就是静命论师的得意弟子,他对尊者有关中观与因明的论典也作了注疏。
其中提到的莲花戒论师,就是静命论师的得意弟子,他对尊者的《中观庄严论》中的难点,专门做了一个注释;对于因明方面做了一部《正理广释注疏》。

平时经常说的静命师徒就是静命论师和莲花戒论师。有些传记当中讲,在辩论结束之后,莲花戒论师在西藏住了一段时间,一些大和尚的弟子在辩论失败之后,刺杀莲花戒论师,莲花戒论师就是通过这个方式示现圆寂,在《布顿佛教史》中有这样的记载。

综上所述,这位亲教师最初在藏地开创佛教之宗轨,中间大力广泛加以弘扬,最终层出不穷地示现护持这一教法的化身,乃至佛法住世期间源源不断。
“综上所述”,亲教师静命最初是在藏地开创了佛教的宗轨,就说是剃度出家人、建立清净的僧团,然后讲解了很多殊胜经论的密意,开创了佛教的宗轨。“中间也是大力广泛加以弘扬”,通过辩论、著论、讲解等等培养僧才的方式大力弘扬佛法,最终他老人家示现圆寂之后,“层出不穷的示现护持这一教法的化身”。他老人虽然示现了入灭,但是为了护持藏地的佛法层出不穷,就是说源源不断的示现护持这一教法的化身,比如示现为堪布的形象住持殊胜的佛法,乃至佛法住世期间源源不断。

诚如阿底峡尊者所说:正是在藏地树立起佛教的这位伟大亲教师才使亲教师的源流代代延续、一脉相承,乃至未来佛法住世期间凡是化现为亲教师身份的诸位大德实际上与尊者静命论师均是一味一体。
阿底峡尊者曾经讲过,因为最初在藏地弘扬佛法、树立佛教的伟大亲教师,“亲教师”是堪布的意思,才使亲教师的源流代代延续、一脉相承,就是说“乃至未来佛法住世期间凡是化现为亲教师身份的诸位大德实际上与尊者静命论师均是一味一体”。这些殊胜的成就者在住持佛法的时候,各自的身份不一样,有些成就者是咒师的身份就化现成密咒士,以在家形象来修持、弘扬密宗;有些成就者示现成亲教师的身份,比如宗喀巴大师、法王如意宝、索达吉仁波切等等,他们既是成就者,也是示现为堪布的身份,实际上示现为亲教师身份的这些成就者和静命论师是一味一体的。

因此毋庸置疑,藏地佛法得以住留完全来自于这位大师发心与宏愿的威德力。
所以说,通过方方面面的观察,我们也知道了毋庸置疑藏地的佛法能够创立、弘扬、完整的保留下来,也完全是来自于静命论师的发心与宏愿的威德力不断的示现化身来护持,还有莲花生大师也是不断的加持,这些因素所导致的。

因为静命论师对于藏地的悲心非常大,所以不断的示现化身到藏地来护持佛法。有些传记中讲,莲花生大师对藏地,悲心非常猛烈,也是不断的派人转世于此。在一个传记当中讲到,第三世多哲钦仁波切小时候学习佛法的时候,经常被老师打哭。有一天华智仁波切看到了,把他的老师骂一顿。他说,你不应该对待这个殊胜的化身,他是非常了不起的,然后又派了一个其他的老师教他。然后华智仁波切对第三世多哲钦活佛说:“你这次圆寂之后直接往生极乐世界,不要往生铜色吉祥山了。”为什么不要往生铜色吉祥山?到了那里以后莲花生大师还要把你派下来。因为莲花生大师对藏人的悲心太重了,所以这些成就者到了那里之后,隔一段时间就会派一个。他说:“以后如果你不往生极乐世界,还会把你派下来,被这些暴躁的老师打。”他的意思就是说,莲师、菩提萨埵,他们对于藏人的悲心非常重,一直在不断的护持雪域的佛法。现在藏地的佛法能够圆满的保留下来,也完全是因为这些大德的加持力,他们发心和宏愿的威德力导致的。

可是,在千差万别的人们心目中,却认为这是由各自的一位上师及寺院的事业所致,这也是情有可原的。
在千差万别的人们心目当中,觉得佛法能够这么兴盛的弘扬,完全是因为我的上师完全或者我们的寺院事业很发达,所以佛法才能这样保留下来、广泛弘扬。因为他们对于实际情况不了知,所以这样想也是情有可原的。

麦彭仁波切没有讲多的,而是打了个比喻让我们自己来推理这个情况。

比如说,包括刀能理发与衣能着色在内完全来源于佛陀事业的加持,但人们却对此一无所知。
比如“刀能理发”,现在剃刀能够把头发剃下来,让我们显现僧相,还有“衣能着色”,以前是染衣,现在也是染衣。我们的袈裟能够染成枣红色,或者印度的僧衣可以染成黄色,能够显现出家坏色衣,完全都是来自于释迦牟尼佛事业的加持,所以刀能够理发,衣能够着色。

“但人们却对此一无所知”,人们认为刀能理发、衣服能染色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这没有什么稀有的。现在每个人的想法都是这样认为的,剃刀能把头发剃下来没什么稀奇的,衣服能够染成这样的颜色也没什么稀奇的。无论我们是否知道,刀能够剃发,衣能够染色,都是源于佛陀的加持。人们对此一无所知也是情有可原,正是很正常的。

在最后法灭尽的时候,就可以说明这个情况。在《布顿佛教史》当中有一段记载,就是讲到最后法灭尽的情况。实际上上师在讲记中也是讲到,最后刀子没办法把头发剃下来。在佛法要灭尽的时候,有些国王看不到出家僧众,感到很伤心。有些大臣为了让国王高兴,头发剃不下来,就用火烧头发,再把牛皮翻过来戴在头上,装成出家人的样子,在国王能够看到的比较远地方走来走去。国王一看还有僧人,比较高兴。

还有一种情况,如果所有的僧衣自然变成白色,染不上颜色了,说明佛法就要灭尽了。我们要知道刀能够理发、衣能够着色是佛陀的加持力所致的,谁会对这种情况产生真正的定解呢?很少有人能产生定解。

藏地的佛法能够得以广大的弘扬,完全是静命论师的加持、发愿力导致的,这是主要的因。也有一些差别的因,比如某位上师、某座寺院的事业很广大。麦彭仁波切的意思是我们对于静命论师他老人家的恩德必须要了知,产生一个深深的感恩之心。

这位大师的功德声誉以及胜妙功勋在整个大地无所不及,犹如日月一般众所周知,并不是像如今藏地有些人只是侥幸荣获了震耳欲聋的名声那样,而是在印度圣境内外道数目可观的班智达如同千锤百炼纯金般经过再三观察而确定无疑认定为上师的。
静命论师的功德声誉和胜妙功勋在整个大地是无所不及的,犹如日月一样众所周知,而不是像如今有些人一样,不管是藏地,还是汉地,侥幸获得了一些震耳欲聋的名声。静命论师不是侥幸获得的名声。当时在印度圣境内外道的班智达数目非常可观,因为内道、外道的智慧非常清净,所以学习之后很容易通达论典,而成为智者。在印度圣境内外道数量可观的班智达中,如同千锤百炼纯金一样,经过再三观察而确定无疑认定为是上师当中的上师、班智达当中的班智达的人就是静命论师。他并不是通过一个侥幸的因缘,宣传自己、包装自己,变成了一个所谓的有名声的人,而是的的确确在很多智者当中通过别人再三观察,大家公认的一位殊胜上师。

在当时的印度,一个强似一个、一个胜似一个的大智者大成就者不计其数,之所以法王(赤松德赞)幻化的诸位班智达一开始就能在全然陌生的地方轻车熟路毫无疑义地寻找、迎请到尊者,这完全是由宛若众星捧月般遍及四面八方每一个角落的这位伟大宗师无比美名自身的光芒无碍照耀之威力所感召的。
当时在印度有很多智者、成就者,一个强似一个、一个胜似一个。赤松德赞国王当时派的班智达,到了全然陌生的印度,能够在这么多的智者当中一下子找到静命论师,完全是因为静命论师本身的功德,或者当时大家都对静命论师非常推崇,都在传颂静命论师的功德以及尊名。

这些班智达去了印度之后,不需要费很多力量,一下子就找到了,这些完全都是由于静命论师本身具备非常殊胜的功德。在阿底峡尊者的传记中也有类似的情况,精进狮子等很多译师去印度迎请阿底峡尊者的时候,印度的很多人对他们保密,不告诉他们哪个是阿底峡尊者,后面他观察了之后,通过阿底峡尊者本身的功德,以及受到尊崇的情况,一下就认出了阿底峡尊者。真正的成就者绝对不是通过侥幸的因缘获得的名声,而是他们相续中圆满的证悟,还有菩提心、清净戒律的功德,才受到大家普遍的尊崇,在智者当中一下凸显出来,让寻找的人能够找到他。因为静命论师本身具备非常圆满的功德,所以成为一个名声殊胜、成就广大殊胜的班智达。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个地方。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