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五部大论 > 正文

《中观庄严论释》生西法师辅导第3课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19/4/23 15:48

诸法等性本基法界中,自现圆满三身游舞力,

离障本来怙主龙钦巴,祈请无垢光尊常护我。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

发了菩提心之后,今天我们继续宣讲麦彭仁波切所造的《中观庄严论释•文殊上师欢喜之教言》。

论典分了两个科判,即所作支分和所说论义,现在在讲所作支分,所作支分也是跟随那烂陀寺班智达讲论的规律。首先宣说著论五本,即由谁所造、为谁而著、属何范畴、全论内容和有何必要。前面已经把造论五支简单的作了一个介绍,下面就是对于造论五本稍作广说。

 

接下来对此著论五本略微广述:

第一个,讲到了由谁所造。

关于此论的作者静命论师,《文殊根本续》中有对佛教之施主、精勤持戒者、诸婆罗门的一段授记,

颂词的作者大家知道就是静命论师或者叫做菩提萨埵,静命论师在佛经中是有授记的。首先是《文殊根本续》中有个总的授记,后面也提到了《楞伽经》《三摩地王经》,静命论师实际上在这些经续当中都有授记。在《文殊根本续》中讲了很多文殊师利菩萨的修法,然后在一大段中也是讲到了佛涅槃之后纷纷出世的持教大德怎样住持佛法的过程,其中对于佛教大施主、精勤持戒者,还有一些婆罗门作了授记。因为有很多婆罗门种姓的人,显现上是佛教的大德,在世间守持弘扬佛法,所以对婆罗门也有一段授记。

 

而在讲到精勤持戒者的开头时云:“本师教典于人间,末时世界衰落际,精勤持戒王相者,必定无疑现于世。”

在讲到精勤持戒这一个段落的开头就讲到了,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教典在人间,“末时世界衰落际”,“末时世界衰落”,虽然有时真正是指在末世五百年佛法真正要衰败了,但是从授记的侧面来看,观待于最后的末世授记还不是这么明显,主要是讲本师出世、本师住世都是佛法复兴,然后佛陀涅槃之后佛教稍微有点衰败,就是在这样的时间当中,而不是指真正的最后五百年。因为静命论师出世时还没有到达佛法真正非常衰败的时候,观待于佛陀在世的时候叫做教典于人间,末时世界衰落际。这个时候就有“精勤持戒王相者,必定无疑现于世”,就会出现精进持戒的人,即持戒之王这样一种形象者,他们会出现在世间,然后通过守持殊胜戒律的缘故重新弘扬佛法。

 

当然,这其中只是笼统地总说了会有数多精勤持戒之王或主尊出世。

这是授记中一个总的授记,就是说是笼统的宣说了在佛涅槃之后会有很多精勤持戒之王或者主尊出现在世间。如果是总的守持戒律的授记,静命论师当然会包括在当中的,虽然其中并没有把静命论师的名字讲出来,但是因为静命论师是精勤持戒之王缘故,所以也是在续部当中对他作了授记,这就是总的授记。有了总的授记之后,又宣讲了分别授记。

 

而在分别授记诸多大德的行文中,又云:“名谓巴者宣净戒。”

分别授记对于精勤持戒者、婆罗门的一些上师,龙树菩萨、无著菩萨、世亲菩萨等等有很多的授记,这些在《文殊根本续》中都有提到,也有对法王如意宝的“阿”字进行了授记,这一点在《文殊根本续》,以及很多传记当中都有。在分别授记诸大德中讲到,“名谓巴者宣净戒。”

 

显而易见,这其中已对尊者之名的首字作了明示。

在分别授记当中有一句叫做名谓巴者宣净戒,这个“巴者”实际上就是对菩提萨埵名字的第一个字作了明示。上师在讲记中也讲了,菩提萨埵梵文叫做博得萨埵,“博”字中间是“巴”,其中有这个基字,即根本的字母,还有萨埵是上加字或者下加字,实际上这个授记就是对于中间的基字——巴作了宣说。一方面有这个巴字,一方面有宣净戒,不仅博得萨埵中间的巴字作了宣讲,而且说他能够宣扬清净的戒律,显而易见这其中对尊者的名字的首字是作了明示的。

上师提到过虽然从解释方面而言,可以说这是对于尊者的名字作了授记,但是上师说如果从因明非常严格的角度来讲,也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准确。在佛陀的授记中有些非常明显,有些不是那么明显,在经论、续部的授记当中,也有不同差别,此处可以这样理解,就是对于菩提萨埵的这个名字中的首字作了明示。

 

在此续的结尾又授记这所有大德均修成密宗而证菩提。

在续部的结尾对于前面所提到的授记过的所有大德都说了,他们通过修密宗都已经证悟了菩提。

 

在《楞伽经》中指出:在未来之时,当外道的邪见纷纷涌现之时,犹如对治般的高僧大德将会出世。

在《楞伽经》中也是提到了,未来当外道的邪见纷纷涌现的时候,犹如对治一样的高僧大德将会出世。里面就有一个能对治、所对治,实际上邪见纷纷出世的时候,就是一种所对治。能对治就是讲到了高僧大德,此处就是说犹如有病能够对治的是药一样,有邪见者出世,犹如对治般的高僧大德一定会出现在世间,这方面的缘起规律也是这样的,或者说佛法能够在世间弘扬的时候,这些高僧大德通过他们的愿力一定会纷纷转世护持佛法,在佛法一代又一代的流传过程中会有很多大德显现在世间住持佛法、弘扬清净的正教。

 

此经云:“此后未来时,导师名智慧,开显五所知,大勇士现世。”

在经典当中讲到,“此后未来时,导师名智慧”,未来会有一个名叫智慧的导师显现在世间,这个具有智慧名称的导师开显五种所知,这样的大勇士就会显现在世间。

 

其中的“智慧”实际上是静命论师的别名,这是前代诸位智者众口一声的解释。

静命论师有很多名字,其中一个名字叫做智慧,智慧就是对静命论师别名的一种授记,前代诸位智者众口一声都是这样解释的。

 

由此可知,“静命”显然是尊者出家的法名。

平时共称的静命,实际上是尊者出家的时候,他的上师智藏论师给他取的名字。

 

另外也有迥然不同的多种称呼。

对于静命论师也有很多不同的称呼,比如平时我们说的大堪布菩提萨埵、智慧、静命,或者慧命等等很多不同的称呼。

 

所谓的“开显五所知”,其实是在授记(静命论师)以理抉择五法进而将所有大乘归结为同一密意的这一点。

在这个授记中提到了“开显五所知”,我们首先要了知什么是“五所知”?在《楞伽经》中提到了,后面也会提到五种所知,在唯识教义中讲的比较多,名、相、分别、正智和真如叫做五种所知。所有的法都可以通过五种所知进行开显,唯识把名和相划在遍计所执性,分别就是讲它的依他起性,然后正智和真如可以划在圆成实性当中,或者把正智划在清净依他起,把真如划在圆成实。五种所知和三自性实际上可以互相涵摄。

我们知道三自性可以包括一切清净不清净的有为和无为法,五种所知也是把所有的大乘全部归摄在五法中进行抉择,静命论师可以通过理证抉择五法进而把所有的大乘归结为同一密意。他在《中观庄严论》中,以理抉择了五种所知法,然后把所有大乘要点归结在名言当中唯识、胜义当中空性进行观察的,有这样一种密意的缘故,对于静命论师作了授记。

 

此外,《三摩地王经》中也云:“末法浊世菩萨勇士者,护持如来教之此胜法,彼等吾子末时护正法,千万佛皆交付与彼等。”

在《三摩地王经》中有这样的授记,在末法浊世会有菩萨勇士出世护持佛陀殊胜的“此胜法”,此胜法主要是指《三摩地王经》的教义。“彼等”就是我的心子在末时会护持正法,不单单是这尊释迦佛,而是千万佛全部把他的教法交付给他们进行护持。

 

可以明显看出,此经中已经完整地指出了“摩诃萨埵绕卡达”的全名,静命论师的尊名如果用梵语来读就是如此。

“末法浊世菩萨勇士者”从梵文读音就是“摩诃萨埵绕卡达”,这是静命论师的全名,他出家时的名字就是摩诃萨埵绕卡达,静命论师的尊名如果用梵语读就是这样的。

 

此处如若也同样读成“末法浊世摩诃萨埵者”就比较容易理解;

这个方面也可以读成“末法浊世摩诃萨埵者”,这样读的时候也会更加容易理解的。

 

而所谓的“绕卡达”可以解释为维生或护持。

静命论师的名字“绕卡达”,也可以解释成维生或者护持,翻译成静命的也有,有些地方我们也看到有翻译成寂护的。“护”是维生或者护持的意思,可以翻译成寂护或者静命,绕卡达可以解释成维生,或者护持。

 

因而,通过此名词也使所表达的意义一同显露出来了,因为(一句话)能引出直接之义、间接之义、言外之义等多种含义,这就是佛语的特点。

通过“绕卡达”的名词把所有表达的意义全部显露出来了,这些对于静命论师名字的授记也是非常清楚的。因为佛陀一句话中可以有直接、间接的意思,或者言外之义等多种含义,这就是佛语的特点。因为佛陀证悟实相的智慧非常深邃,所以佛语的特点可以直接、间接地解释,还有言外之义,比如前面的名谓巴者宣净戒等诸如此类的佛语。对于这些直接、间接、言外之义的解释,实际上读者也必须要有非常殊胜的智慧,才能了知佛陀语言中的直接、间接和言外之义。如果没有智慧,看了以后觉得好像不是在授记静命论师的;有智慧的人一看到佛语的时候,他会知道有些是直接解释,有些是间接解释,有些有言外之义。必须具有非常超胜的智慧才能理解。这是佛语的特点,还有很多证悟者的论典也有这样的特色。

 

静命阿闍黎通过卓越的理证智慧(无误抉择)以上两部经的无垢意趣,进而开创了两大宗轨(合一之宗),由此可见,这两部经中授记的原因也在于此。

静命论师有非常殊胜的理证智慧,通过他最为殊胜的理证智慧把以上两部经的无垢意趣抉择之后,开创了把两大宗轨合二为一的殊胜教轨。前面讲了两部经典,第一部是《楞伽经》,《楞伽经》中讲到五法,然后在《三摩地王经》中讲到了甚深的智慧,就是说静命论师完全抉择了无垢意趣之后,把两大宗轨合二为一,名言中有唯识的解释,胜义谛中通过胜义的解释,把两部经典中的含义非常明显的凸显出来了。对我们学习掌握这部经典有着非常殊胜的帮助,因为一般人没有智慧,看《楞伽经》的时候,有些地方说八识存在,有些地方讲万法皆空,如果没有人指点,根本无法了知。有时说八识有,有时说八识空,或者《三摩地王经》中讲到的甚深智慧如何了知呢?静命论师说实际上唯识中讲八识存在是在名言谛当中,讲八识不存在是胜义当中,通过殊胜的智慧对于佛经的意趣宣讲了之后,我们再看的时候,就会知道二者之间没有矛盾了,说八识存在、八识不存在都可以。如果讲第八识存在是在名言谛中有的;如果不存在,就是胜义中一切无所缘,任何法都是无自性的,从这方面就可以完全了知两部经典殊胜的含义,非但没有矛盾,而且非常圆融。静命论师把两大宗轨合二为一,造了《中观庄严论》。

 

为什么两部经典要授记静命论师呢?因为静命论师有智慧和能力,开创两大宗轨合二为一之宗,所以佛经对他作了授记的。

以上的内容主要是讲到经论续部对静命论师的授记,下面就是讲静命论师,在世间显现的一些殊胜不共的功德,比如智慧超群、戒律清净,以及获得殊胜的成就,从这些方面来进行抉择。

 

智慧超群:关于众多经续中再三授记的这位开宗祖师独具特色的超胜功德,正如古大德所说:静命论师已抵达自他宗派波澜壮阔大海的彼岸,于圣者语自在(文殊菩萨)纯净无垢的莲蕊足下以头顶受。

“智慧超群”这段话主要是说,静命论师之所以有这么殊胜的智慧,完全是得到了文殊师利菩萨的亲自摄受。“关于众多经续中再三授记的这位开宗祖师”,因为他开创了名言当中唯识、胜义当中空性的殊胜教义,所以把他称为开宗祖师。他独具特色的超胜功德第一个是智慧超群。大家公认“静命论师已经抵达自他宗派波澜壮阔大海的彼岸”。从实相的角度来讲,没有很多的实相,也没有很多所谓的宗派。所谓的自宗和他宗,有时他宗指的是外道。外道不知道实相的意义,跟随自己的分别念造了无边无际的很多宗派。

还有佛教自宗,有时跟随根性宣讲,通过这样的修持就可以成就,有时通过不同的侧面进行描述,所以显现了很多佛教的宗派,比如小乘、大乘,大乘分为唯识、中观,中观中也有随经部、自续派、应成派,分了很多宗派。归纳起来,有些宗派是通过分别念创造的,有些宗派是通过不同的侧面来介绍不同角度的实相。不管怎么样,所谓的自他宗派,千丝万缕非常多,如果没有清净的智慧根本没办法超越。而静命论师已经完全抵达了自宗他宗大海的彼岸,所以智慧非常清净。“于圣者语自在(文殊菩萨)纯净无垢的莲蕊足下以头顶受”,也是受到了文殊菩萨的亲自摄受。

 

并且在以前确凿可靠的史实中也曾看过有如是记载:

在以前的很多史实、历史书中作了记载,比如《桑耶寺详志》,还有以前觉囊派多罗那他大德造的《印度佛教史》中有这样的记载。

 

这位阿阇黎生为东方匝霍国王的太子,年长以后在那烂陀寺说一切有部的亲教师智藏前出家为僧,法名为摩诃萨埵绕卡达。

静命论师出生在东方匝霍国家,匝霍国就是现在的孟加拉国。他是匝霍国王的太子,静命论师长大以后在那烂陀寺说一切有部的亲教师智藏论师前出家为僧。他的上师智藏论师也是一位自续派的论师。在《印度佛教史》中自续派有三大论师,称为东方自续派的三大论师。即静命论师、智藏论师和莲花戒论师。虽然现在的孟加拉国已经没有佛法了,主要是伊斯兰教,但是以前佛法比较兴盛。静命论师长大之后在那烂陀寺依止说一切有部的亲教师智藏论师出家为僧,法名是摩诃萨埵绕卡达。

 

(从此之后精进修学,)对所有明处全部通达无碍,成为那烂陀寺出类拔萃的亲教师,制胜一切外道辩论对手。自此,尊者不同凡响的智慧雄狮巨吼响彻云霄,名震天下,铺遍整个大地。

他本来就有俱生的智慧,出家之后也是精进修学,所以对于所有的明处全部通达无碍。“所有的明处”归摄起来就是五明。应该明了、通达之处,称之为“明处”。如果把明处展开讲是所有一切世间和出世间的学问,归摄起来就是五明,五明可以把所有学问归摄在一起。对于所有的明处通达就是指对于内外道,所有世间的知识完全掌握。

“成为那烂陀寺出类拔萃的亲教师,制胜一切外道辩论对手”。印度外道非常兴盛,经常和内道辩论。按照当时印度的规矩,如果佛教的寺院辩不过外道,寺院里所有人都要皈入外道;如果外道辩输了,外道弟子也要全部归入内道。寺院中能够胜伏外道的必须是一位班智达。静命论师担任亲教师的时候,制胜一切外道辩论对手。“自此,尊者不同凡响的智慧雄狮巨吼响彻云霄”,大家都知道他的殊胜名声。

 

下面单独讲一个他的传记中的内容。

当时,南方有一位对婆罗门吠陀等所有外道典籍无所不知的人士,出奇地击败了内外道的全部辩论对手,结果谁也无法与之抗衡。

当时在南方出了一个外道婆罗门,他对婆罗门的吠陀等所有外道典籍非常通达,出奇地击败了很多内外道的辩论对手,结果在印度南方一带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抗衡。

 

这时此人心里不禁暗自思忖:现在我应当前往那烂陀寺,力争让亲教师静命一败涂地,这样一来,我在普天之下就无与伦比了。

当他在南方获得了很多胜利以后,心里想我现在应该到那烂陀寺去,力争通过辩论让堪布静命一败涂地,这样我就会在普天之下成为无以伦比的大智者。他受到这种思想的驱动,动身前往那烂陀寺。

 

当他(经过一番旅途的劳顿)最后来到静命论师的住处时,却不见尊者的踪影,只看到有一尊宛若纯金般闪闪发光的文殊菩萨像庄严端坐,

“当他最后来到静命论师的住处”,他到了那烂陀寺,找到了静命论师的房子,一进门看不到尊者的踪影,只看到一尊闪闪发光的文殊菩萨像坐在那个地方。他当时并没有注意,以为就是一尊佛像而已。

 

于是他走出去向别人打听论师的下落,没想到人们都说亲教师就住在那儿,此人只好再度返回去看个究竟,结果发现尊者果真原地未动。

他自己出去打听静命论师在哪里,别人都说静命论师就住在佛像的位置。他只好再度返回去看,结果发现在以前显现文殊菩萨像的地方就是尊者的身相,原地未动。他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尊佛像,第二次进来发现是尊者本人坐在这里。

 

他不由得大吃一惊,知道尊者已获得了殊胜本尊悉地,谁也不可能再辩得胜他,不由得生起极大信心,于是全然放弃了辩论的念头,恭恭敬敬顶戴其足,皈入佛门。

他看到了这个事实,感到非常惊讶,他知道尊者已经获得了殊胜的本尊悉地,和文殊菩萨无二无别。因为这么殊胜的智慧不可能通过世间分别念的辩论术制服的,所以他对静命论师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全然放弃了辩论念头,恭恭敬敬“顶戴其足”,最后也是皈入了佛门。

在《印度佛教史》中有很多这方面的记载,很多外道有俱生的智慧,相续中有一些善根,有时和这些殊胜的大德辩论时,一旦辩输了,他们马上就会皈入佛门。通过殊胜的辩论抉择之后,知道自己所持的宗义不究竟,佛法当中的意义是最究竟的,然后他就会放弃邪见,归入佛门。为什么会这样呢?一方面相续中有善根,一方面自己的智慧很敏锐,不像一般人糊里糊涂,连自宗的教义都无法掌握,智慧非常粗大。有些外道显现上虽然是外道,但是内心有比较深广的智慧,在和佛教的智者辩论时,他的智慧能够抉择到很细的地方。因为有自己的理证,所以通过抉择就会知道外道的观点不正确,没有解脱道,他们通过辩论,接受了般若的观点之后,就会放弃自己的宗派。此处主要是外道见到了静命论师显现本尊身相,生起了极大信心,内心的善根萌发,放弃了辩论的念头而皈入佛门,这是静命论师调伏外道进佛门的经过。

以前圣天论师也是调伏外道进入了佛门,有些说法是圣勇,有些说法是马鸣,历史上有不同的记载。全知麦彭仁波切的传记中记载,一位格西和他辩论的时候,看到麦彭仁波切显现了文殊师利菩萨的形象,马上就放弃辩论的念头,恭恭敬敬地顶礼、发愿,成为了他的弟子,传记中有非常清晰的记载,全知麦彭仁波切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慑服有缘者。

 

诸如此类,尊者智慧超群的奇迹实在是无有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当尊者到达藏地之时,也曾经胸有成竹亲口承认过自己的智慧,

前面讲到他在印度的时候,通过显现了殊胜智慧的方式来制服外道。在藏地的时候,他也是胸有成竹的亲口承认过自己的殊胜智慧,怎样承认的呢?

 

他对国王赤松德赞说:“假设佛教内部或其他外道有谁想寻找较量的对手,那么在神变方面,可以说整个南赡部洲没有能比莲花生大士更胜一筹的了,非他莫属,因此可让那些人与他一决胜负;

莲花生大士和静命论师进藏不久时,佛法在整个藏地还没有兴盛起来。静命论师国王对赤松德赞说,如果在佛教内部或者佛教之外的外道中,有人想要寻找较量的对手,阻碍佛法在藏地弘扬。如果他想要比神变,整个南瞻部洲没有比莲花生大士更超胜的了。因为莲花生大士证悟了最高的境界,所以显现的神通、降魔的能力无与伦比。整个南瞻部洲找不到比莲花生大士还要殊胜的证悟者,所以说如果想要比神变的人,就要让莲花生大士与他一决胜负。

 

而在因明辩论的方面,如果与我唇枪舌剑一试高低,恐怕当今天下再没有比我更擅长的了,我足可力胜一切辩论对手,使他们一一皈入佛门,让国王您如愿以偿。

如果认为自己的智慧很殊胜,在因明辩论方面寻找较量对手,可以让我和他去一试高低。因为在整个天下没有比我更擅长辩论的人,所以我可以让一切辩论对手全部失败,使他们一一归入佛门,让国王能够如愿以偿。我们通过前面的传记来看,静命论师得到了文殊师利菩萨的摄受,或者他本身成就了文殊师利菩萨的无二果位。如果得到了文殊菩萨无二的果位之后,只有智慧没有神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者莲花生大士获得了这么高的境界,只有神通,没有智慧,不能辩论,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弘扬佛法的过程中,通过不同的因缘,莲花生大士显现的是密宗成就,显示神变或者调伏非人,在不共的妙力方面显现上更加突出。从分工的角度而言,虽然静命论师具备殊胜的智慧、神通,但是他显现的是戒律清净、智慧超胜,主要著重弘扬显宗方面。他最初建桑耶寺地基时说,这些非人我通过寂静法降伏不了,应该去请莲花生大士,这是一种谦虚,或者大德和大德之间的默契。莲花生大士要入藏,通过什么因缘呢?因为静命论师说我没办法调伏凶猛的非人,所以马上去请莲花生大士入藏,他可以调伏一切凶猛的非人,通过这个因缘把莲花生大士请入了藏地。我们不能完全从词句中直接理解,认为莲花生大士无法辩论,静命论师没有神通神变,不能这样想。

只不过在弘扬佛法佛法的过程中,大德之间有不同的分工,也就是说如果真正想要像当初藏地这么广大的弘扬佛法,必须要有像莲花生大士、静命论师这么殊胜的大德,在任何方面,不管证悟、成就、神变,还是辩论都找不到对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佛法就说有了一个可以广大弘扬的基础了。

 

这位大阿阇黎,开创了中观瑜伽行宗轨,在诸位班智达当中犹如胜幢之宝顶般昭彰显著,首屈一指。

这位大阿闍黎静命论师开创了中观瑜伽行宗轨,前面讲了清辨论师开创了经部行中观,月称菩萨开创了应成派,通过一般的世间名言抉择世俗中观。静命论师开创的是中观瑜伽行,在诸位班智达当中智慧非常超胜。“犹如胜幢之宝顶般昭彰显著”,胜幢是非常殊胜、非常珍贵,胜幢的宝顶就是殊胜当中的殊胜,因此静命论师在诸位班智达当中尤为超胜、首屈一指。

 

这以上只是对尊者智慧超群的事迹作了简明扼要的叙述。而竭诚护持这位开宗祖师之自宗的大德也委实不乏其数,就拿印度圣地来说,有狮子贤论师、嘎玛拉西拉(即莲花戒论师)以及法友论师等等,另外在诸班智达中也是大有人在,佛智、圣解脱部、狮子贤、阿巴雅嘎绕等唯一抉择般若见解。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静命论师开创了瑜伽行中观,竭诚护持这位开宗祖师的自宗的大德也是非常多的,这些护持静命论师的自宗大德都是赫赫有名的,比如这个地方提到了,从印度圣地来讲,抉择《现观庄严论》没有人比狮子贤论师还超胜,以及嘎玛拉西拉,即莲花戒论师,也就是静命论师的弟子,具有非常殊胜的成就和智慧。中观宗的法友论师,班智达中的佛智论师、圣解脱部论师、狮子贤,还有阿巴雅嘎绕,也就是《中论》经常提到的无畏论师。这些护持宗派的人,都是非常殊胜的班智达。

为什么说这位大德超胜,他的宗派也很超胜呢?因为这些护持宗派的弟子都是非常殊胜,所以能够通过他的弟子来说明上师或者开宗祖师非常殊胜,从这方面可以反衬。这些竭诚护持开宗祖师的自宗大德狮子贤论师等等,还有印度圣地这些论师都是具有非常清净殊胜的智慧,他们也是唯一的抉择般若见解。

 

虽说在静命论师之前已有圣解脱等秉持瑜伽行中观的个别论师,然而真正建立切合外境不存在唯识法理之中观宗轨的开创者就是静命论师。

下面这一大段讲到了,静命论师怎样开创瑜伽行中观的情况,就是通过殊胜的证理进行抉择。“虽说在静命论师之前已有圣解脱等秉持瑜伽行中观的个别论师”,这个地方有个圣解脱,前面有个圣解脱部。前面好像说在静命论师之后,圣解脱部等等是秉持他的宗派的,这个地方又说静命论师之前已有圣解脱等秉持瑜伽行中观,实际上圣解脱、圣解脱部不是一个人,就是说在传承中有时是解脱部,有时是圣解脱部,有着不同的讲法。

圣解脱和圣解脱部在印度,名字也有相近的地方。在静命论师之前,圣解脱也秉持瑜伽行中观,或者也是抉择名言谛中是唯识、胜义中是空性,有这种个别论师。

“真正建立切合外境不存在唯识法理之中观宗轨”,就是在名言谛当中,建立了外境不存在,一切唯识,这种中观宗轨的开创者就是静命论师。

 

关于这一点,是诸位大智者异口同声所认可的,而且凭据理证也完全可以成立,再者通过阅读印度诸大论师所著的论典也能了知。

关于静命论师是开创瑜伽行中观的开宗祖师这一点,是诸位大智者异口同声所认可的。这些大智者通过清净智慧,一致认可静命论师是瑜伽行中观的开创者,而且这一点凭借理证完全也可以成立。怎样凭借理证完全成立呢?就是说要成为一个宗派的开宗祖师,不是你曾经提到过这个观点,比如圣解脱提到过瑜伽行中观的理念,或者名言谛当中唯识、胜义谛当中空性的理念。有些人可能会想,为什么首先提出来的,开宗祖师不是他,而是静命论师呢?因为名言当中没有外境是唯识,胜义当中是空性,这是静命论师的时代通过造论的方式,详细的通过法理来作了抉择、观察。需要破他宗的,详尽的破了他宗;需要立自宗的,详尽的安立了自宗。通过这样的方式详细的立自宗破他宗之后,以理证详细抉择的形式,才是真正的开宗祖师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凭借理论观察,在静命论师的观点中,对于瑜伽行中观完全是这样做的。通过最为严密的理证,破了他宗立了自宗。这不是曾经提到过的问题,而把这个问题完全已经规范化了,该破的、该立的,已经做完了。因此把他安立为开宗祖师的理证就是这样的。

“通过阅读印度诸大论师所著的论典”,我们可以去看,在很多大论典当中,讲到了圣解脱的观点,虽然提到过,但是没有这么广大的破立。在静命论师的论典中,才有这么广大的破立。这是通过读他们的论典也可以完全了知的。由于这种根据,把静命论师安立成瑜伽行中观的开宗者。

 

因此,人们普遍共称:龙猛师徒是开创原本中观的鼻祖,月称论师是中观应成派的开创者,清辨论师为经部中观的创始人,静命论师则是瑜伽行中观的开宗祖师。

通过这种根据,人们是普遍共称的,像龙猛师徒,也就是龙树菩萨和圣天论师,龙猛师徒开创了原本中观,或者也叫做根本中观的鼻祖。所谓的原本中观,就是在中观当中,《中论》《中观四百论》没有明显的划分,自序派和应成派的不同讲解,没有侧重于单空,或者离一切戏论的空,没有用明显的词句进行观察。因此龙树六论、《中观四百论》称之为根本中观,也叫原本中观,龙猛师徒就是原本中观的开创者。

“月称论师是中观应成派的开创者”,月称菩萨开创了中观应成派。虽然在月称论师之前,佛护论师已经讲到了不分二谛的观点,或者把应成派的理念已经提出来了,但是佛护论师并没有在自己所造的中论注释《佛护论》中,对于这个问题进行广大的破立。月称论师出世之后,在他的《显句论》《入中论》《四百论广释》等论典当中,对于应成派的破和立,全部进行了规范性的讲解,所以大家说月称菩萨开创了中观应成派。

清辨论师开创了自续派,或者说也是开创了经部中观。经部中观在抉择名言谛的时候,通过经部的观点来抉择外境的。我们知道经部属于小乘的一部,虽然小乘中有很多部,但是可以划分成有部和经部两种。经部比有部的观点要高一些,所以在清辨论师开创的中观自续派,抉择世俗谛观点的时候,比如心识和外境是否存在,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因为承许外境的时候,就是通过小乘经部的观点来安立世俗谛,所以称为经部中观。有时说清辨论师开创了经部中观,或者中观自续派。

“静命论师则是瑜伽行中观的开宗祖师”,这个原因前面已经讲过了。

 

在藏地雪域,古代的大多数有学之士都受持这一宗风,

前面讲到了,印度受持瑜伽行中观的情况。现在讲到了,在藏地雪域当中,古代的时候,大多数的学者都受持这一宗风。

 

尤其一心一意地持受此宗轨的要属鄂大译师、夏瓦秋桑、荣敦秋吉等最为典型。

“鄂大译师”,他和阿底峡尊者同时代的一位大祖师,主要是弘扬自续派的观点。因明方面的造诣也很深。“夏瓦秋桑”也是因明前派的一位论师,他们也是受持静命论师开创的宗轨。“荣敦秋吉”是萨迦派的一位论师,他和宗喀巴大师是同时代的人。荣敦秋吉也叫荣敦巴,在萨迦派当中非常有名,曾经和甲曹杰大师、克主杰大师做过辩论,有很多非常精彩的故事。这些大德,也是最为典型的一心一意地弘扬《中观庄严论》。

 

据说,这部《中观庄严论》的传讲与听闻曾于宗喀巴大师师徒在世期间开展得极为广泛,兴盛一时。

在宗喀巴大师住世的时候,宗大师和弟子通过讲解和造论,《中观庄严论》也是非常的兴盛。

 

宗喀巴大师的传承弟子对此也格外重视,并作了不同程度的记录等等。

现在的著作中也有宗喀巴大师讲解的记录。

 

此外,法王萨迦班智达等诸位中观论师也将阿阇黎静命师徒的教言当作智慧的结晶,倍加珍重。

萨迦派的萨迦派班智达等中观论师,也是把静命论师师徒的教言当作智慧的结晶,也是非常的重视。以上讲到了,在藏地古代,《中观庄严论》弘扬的非常兴盛。

 

总而言之,凡是具有法眼的智士仁人,如果有幸品尝到尊者的理证深要之甘美佳肴,必然会情不自禁地为之倾倒,深深地被她所吸引,定会像蜜蜂迷恋莲园般如饥似渴地取受。

因为这部论典本身非常殊胜,所以只要是具有法眼的智士仁人,如果有幸看到了《中观庄严论》,能够去品尝尊者理证深要的甘美佳肴,必然是情不自禁地会被她所倾倒,就像蜜蜂迷恋莲花园一样,如饥似渴地去取受。

 

然而,不胜遗憾的是,当今时代在各宗各派之中,暂且不说讲闻,就连看一眼此论经函的人也可谓是寥寥无几。

麦彭仁波切说,到了现在的时代,宗喀巴大师做了弘扬之后,现在在各宗各派中,不要说广泛的讲闻,就连真正去看一眼此论经函的人也是非常少的。前面在立誓句中说此论已经暂眠时间怀抱当中,也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弘扬的人很少。

 

因此,诸位有智之士理当将着眼点集中在时时刻刻将此论广弘各方之上。

因此麦彭仁波切也是劝请诸位有智慧的人,应该把着眼点放在把本论广弘各方之上。他在造这个论典的时候,也是有这样的希望,或者说也是契合于当时因缘,作了劝请。从麦彭仁波切的金刚语的谛实加持的利益,现在的确《中观庄严论》讲闻的传统已经重新开始恢复了,我们能够学习,也是他老人家的愿力所致。

 

简言之,无有偏袒而受持大乘之二理,特别是研习中观并对因明有着浓厚兴趣的学人对这位祖师的宗轨更会自然而然欢喜雀跃、欣乐投入。

简言之,我们学习佛法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个无有偏袒的心理,能够受持大乘的唯识和中观的二理。众生对大乘的二理有所偏执,比如有些人觉得唯识宗最好,排斥中观;有些人觉得中观最好,排斥唯识,实际上不需要排斥。唯识讲解世俗谛非常殊胜,中观宗讲解胜义谛非常殊胜,如果我们能够无有偏袒的同等对待,对于整个佛法的弘扬或者自己修学佛法都会是非常殊胜的。尤其是研习中观,而且对于因明有着浓厚兴趣的人,对《中观庄严论》的宗轨会更加欢喜雀跃,欣乐投入。这里对于因明也有广大的宣说,以前我们学因明的时候,也学习过因明最为究竟的观点就是唯识,实际上因明讲到最后肯定会讲到唯识。《中观庄严论》中,世俗谛讲了因明,也讲了唯识的原因就是这样。有时是唯识,有时是因明的观点,实际上二者之间完全是一个意思。如果一方面研究中观,一方面对因明有浓厚兴趣的学人,对于这位祖师的宗轨自然而然地欢喜雀跃、欣喜投入。

 

第二、戒律清净:印度圣地,在好似层峦叠障之金山般的众多持戒大德之中,尊者净护戒律、一尘不染的高风亮节宛若妙高山王一般,堪称为一切守戒者之王,被人们交口赞为戒律清净的典范。

在印度圣地,佛法兴盛的时候,好像层层的金山一般的出现了很多守持戒律的大德。在这么多守持清净戒律的大德中,静命论师独树一帜或者鹤立鸡群,守持戒律像妙高山王一样,“堪称为一切守戒者之王,被人们交口赞为戒律清净的典范”。

静命论师平时也是非常注意护持清净的戒律,赤松德赞派人去观察的时候,这些人回来也说,静命论师的戒律很清净,有时会在显现上面需要做法加持,有时需要忏悔,这些方面都在做。大家都说静命论师是戒律清净的典范。

我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一方面祈祷静命论师加持我们通达《中观庄严论》真正的含义,一方面祈祷他加持我们戒律清净。在后面讲到一些伏藏大师的授记时,也会提到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把他观在头顶,或者对他的身像做供养,戒律会得以清净;如果我们把他观在心中,祈祷能够得到他菩提心的加持,他的菩提心也是非常圆满;如果我们对于他秘密的方面做祈祷,能够得到他的本性光明无二的密宗加持。结文有这样一种宣讲的方式。因此我们现在经常供养静命论师的身像,对他做祈祷,通过他的加持我们的戒律会变得非常清净。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