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入菩萨行论 > 正文

生西法师辅导讲记——《入行论》第179课及思考题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19/9/9 16:36

诸法等性本基法界中,自现圆满三身游舞力,

离障本来怙主龙钦巴,祈请无垢光尊常护我。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发了菩提心之后,我们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智慧品》。智慧品抉择万法究竟的本性。平时我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心识感觉到的一切显现,是像眼识看到的那样真实存在,还是有其他存在的方式?按照一般世间人的见闻觉知,认为看到了一定就存在,所以就把看到的执为实有,好的就拼命追求,不悦意的就要排斥。如果谁在这个过程当中制造违缘,我们很自然就会产生嗔恨心。

通过佛菩萨的智慧来观察,见闻觉知的一切法正在显现的时候是空性的。万法空性并不是说,这个法灭了之后变成了没有,而是法正在显现的当下,就是无自性的。

为了让后学的弟子了解,佛陀以二谛的方式进行宣讲。显现的部分叫做世俗谛,眼识、耳识面前有显现,而且有它的作用,一切都是通过因缘和合而产生的。显现的实相是空性、无自性的,这是法的另外一面,也就是胜义谛。显现的这些法是通过业力、因缘显现的,本性是本来安住的,不是谁用因缘造作的,也不是佛陀发明创造的,万法的本质本来如是。一般的众生没有智慧,没办法了知,由于自己的无明、愚痴,以为它是存在而已。

我们跟随佛陀的智慧了知了,万法显现的当下就是空性。我们现在要抉择万法正在显现的时候它的无自性的本体。了知这个本体,可以帮助我们去掉各种各样的实执分别心。认为万法显现是有的也好,或者法灭了之后是无的也好,都不是万法的本性。我们要了知万法的本性,相应安住于万法的本性当中,才可以让我们的心回归本来的自性。这样就可以从各种各样的束缚、烦恼和业力当中获得解脱,最终获得佛的果位。

智慧品的前面部分通过智慧抉择二谛,并以智慧来趋入二无我的科判已经讲完了,现在讲遣除一切实执的科判。

庚三(宣说能害

能害就是能够伤害实执、能够伤害实有观点的理论。一般的世间人和外道,都认为万法有实有本体,要抉择万法是非实有的,必须要遣除实有的观点。能够妨害、破除对方的观点,叫做能害。

分三:一、由因建立空性;二、由果建立空性;三、成立之摄义。

第一是因建立空性。在其他大德的注释、科判当中,通过观察因的金刚屑因、观察果的破有无生因、观察本体的大缘起因等来建立、宣说空性。此处由因来建立空性,这里的因不是理论的意思,而是指万法产生的因,因为在讲金刚屑因的时候,主要是观察万法产生的因缘,如果万法生的因缘无实有,它的本体、果绝对是无实有的。这里由因建立空性,主要是观察万法的生因来建立空性的意思。

第二是由果来建立空性。观察它的果到底是先有的,还是先无的。果是先存在的,不可以产生;果之先不存在,也不可以产生。这是通过破有无生因的方式来建立空性。

第三就是摄义。

辛一(由因建立空性)分二:一、真实无生建立空性;二、名言中由因生建立空性。

第一,真实无生建立空性。上师在讲记当中也提到了,万法是空性,为什么要通过无生来建立呢?因为一切有为法的法相,都是有生住灭,或者生住异灭。如果万法没有生,不可能有住,没有住不可能有灭。首先破了生,住和灭也比较容易类推,从而建立空性。在《中论》等中观的论典中,也通过很多颂词来建立万法无生的空性。在胜义当中,可以通过无生的方式建立空性。

第二,名言中由因建立空性。名言谛中缘起而产生的缘故,万法是绝对无自性的。在名言中由因生,既然是因生,就应该是实有的,但是在中观的体系当中,万法如果由因缘而生,法的本体一定是空性的。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抉择方式。有些地方叫做缘起因,万法依缘而起的缘故,绝对是空性。在名言谛当中的显现是由因而产生的缘故,绝对是空性,从这方面建立空性。

壬一(真实无生建立空性)分三:一、破无因生;二、破常因生;三、摄义。

这里分了三个问题。万法的生因无外乎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无因而产生,安立无因生。另一种叫有因生,有因生当中有正因和非因两种差别。万法无自性依缘而起,叫做万法的正因。而万法的非因产生,不是果法真实的因。比如此处所讲的常因生,可以包括有些宗派认为的自生,以及有些宗派安立的常有的他生以及共生。这里破斥了常因而产生。此处的常因生主要是大自在天派、微尘、主物等,包括在他生、共生、自生当中,后面都会介绍。

这些都是破非因产生,不是这个因,它不可能产生果法,但是有些外道和世间人,没有正确地认知万法的生因,把这个因作为果法的生因。比如这里的常因,如果因是常有的,不可能产生无常的果法,如果因是常有的,绝对不可能产生作用。因此常因生有很多的过失。下面讲,常因绝对不是产生一切缘起诸法的真实因。

癸一、破无因生:

世人亦能见,一切能生因,

如莲根茎等,差别前因生。

世间人能见到一切果法有能产生的因。比如莲花的根、茎等,在种子上面也差别存在产生根、茎等的前因。如果在种子上没有产生莲花根、茎的前因,莲花的根、茎就无法产生。

下面进一步观察。有一个宗派称为无因生派,认为万法是无因而产生的,都是自然形成的,没有前面的生因。比如他认为太阳从东边生起,从西边落下去了,就是无因的。他没有看到谁在后面推着太阳走,没有谁用绳子把太阳拴住,从东边拽起来,往西边沉下去。水从高处往低处流,这也是自然的,没有什么因;豌豆是圆形的,有些植物上的刺是尖的、长的,也没有看到谁去用刀子把豌豆修圆、把刺削尖;孔雀的羽毛很鲜艳,也没看到谁用彩笔描颜色。他觉得万法都是无因产生。

无因产生的根据各种各样,而在有些论典当中,从印度无因生的起源来讲,有一段时间中天人和阿修罗作战,因为天人是修善法生到天界,性情比较善良。发生战争的时候,很多天人不愿意作战。当时其中一个天尊就想,这样下去天人会失败,他就想办法鼓励天人去作战,造了没有果报的论典。在天人当中宣扬,有没有起作用就不知道了。后来这个论典逐渐从天界流落到人间,这就是一种无因生的起源。

除了印度以外,世界上很多种族当中都有无因生的论调,也不敢肯定所有的无因生都是从印度起源的。我们可以分析,有一种无因生的宗派起源是从天尊造了这部论典之后,逐渐弘扬开来,一部分人就开始秉持无因生的观点。从整个印度来讲,宗教是很发达的,在佛教诞生之前,已经有很多宗派,大多数的宗派都相信轮回、因果报应、万法有前因后果。承许无因生的宗派,在印度不是占主流的,只是很少一部分承许无因生。在其他地方也有承许无因生,只不过无因生当中,有些是承许万法都是无因的,有一些承许某些法有因,有些法无因。比如有些地方承许,人到底有没有因呢?人有因,但是他不是前生的因产生后世的果。这个地方所驳斥的,主要是万法都没有生因的观点,包括庄稼生长、太阳的东升西落、水从高处往下流,他承许这一切都没有因。承许一切无因的宗派里面,漏洞非常明显,很多人不会秉持这种观点。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注释当中也说,无因生派顺世外道是最低劣的观点。如果是不承许前生后世这种因果,也会导致自己不惧怕后世、因果,为了得到当前的利益,不择手段。不信因果的人都是坏人,绝对会干坏事,我们不敢这样讲,但是机率比较高。如果他相信因果,内心当中有一种畏惧感。他虽然没有见到因果报应,但是有这种观念的话他就会想,如果真正有因果,我造恶业以后会感受果报,所以他不会随随便便造很多恶业。在中国也是这样,不相信前后世的人占了很大一部分,但这些人当中,我们也承认有很多秉性善良,不愿意伤害别人,不愿意做坏事的人。不能一概说,只要不相信因果,肯定是要做坏事,但是机率比较高。有些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或者他的心性不是很善良,觉得反正没有因果,只要今生做坏事不要被人逮住,能够溜掉,就非常好。他觉得就这一辈子,没有后世,为了现在的享受,他可以不择手段。

这里主要是讲总的没有因果的观点,破斥的时候说,“世人亦能见,一切能生因”。这种观点是很下劣的,不要说在佛菩萨或者现量见到因果存在的慧眼面前,这种观点不成立;即便在世间人面前,也不能成立,世间人没有很多文化修养的,也能看到果法前有它的因。比如农民,当然并不是所有种田的人都是没有文化的。在印度有智慧的人都是去学宗教,比如婆罗门、王族,种田的人种性比较下劣。在很多论典当中讲放牛、种田的人好像都是没有智慧,现在也不一定。在中国有些种田的人知识很高,还有外国的农场主文凭、智慧特别高的也有。连世间这些人也能知道一切果法前面有因。

比如在秋天收获的时候,庄稼是果,果的前面有没有因呢?当然有因,种子就是因,把种子种下去之后,还要浇水,这些都是它的因缘。有了前面的因,就会有后面的果。如果你告诉农民,庄稼是无因生的,他就会反驳你,明明我在春天的时候,把种子播在这个地方,为什么是无因生的?这是绝对不可能成立的。

除了这些之外,现在工作的人也是一样的。在月底领薪水的时候,你说这个钱是无因生的,没有什么因就可以拿钱。如果没有什么因可以拿钱,大家都不用工作了。领薪水是个果法,因是什么?肯定是要工作。世间人都不可能承许,万法的果法产生是没有因的。任何一个法都有前因,这些很粗大的因果是现量见到的。

为什么这样的宗派很低劣呢?不知道当时他们一切不需要因缘的无因生观点是怎么弘扬的,有点难以思议。

前后世比较深奥,一般人接受不了还说得过去,但是说所有的果法都没有因,就很难建立了。观察前面他们所使用的几个例子也是这样的。如果太阳东升西落不需要因,为什么它不从西边起来,从东边下去呢?或者不从南边升起来,从北面下去呢?为什么一定是要从东边起来,从西边下去,这是什么原因?

水从上面往下流,这是自然的。如果没有因,为什么不从下面往上流呢?这样形成一定有它的因缘。水流从上往下也有它的因,陡坡的因缘就是它的因,从下面就是非因了。没有人去造作,不等于它自己没有因。

前面说豌豆是圆形的,没有看到谁用刀子去修。是没有人用刀子去修过豌豆,让它变成圆形,但是人工没有去修,不等于它自己没有因。否则所有东西都可以变成圆的,都可以变成豌豆,根本不需要豌豆因的缘故。豌豆的圆形也不需要因,可以长成方形、三角形等任何形状。因为它根本不需要因缘,所以什么形状都可以长。为什么有些果是长形的,有些果就是圆形的,一定有它不同的因,所以“世人亦能见,一切能生因”。因此说万法无因而产生的宗派的的确确是漏洞非常大。

“如莲根茎等,差别前因生”,这也是在证明一切的果法有它的前因。对方说,如果一切的果法都是由因中而产生,我们把莲花的种子——莲子抛在水池的淤泥中,过了几个月或者几年,就会长出莲花。他就说,如果这些莲花根茎的果法是由因中产生的话,应该在种子里面找得到莲花的根茎,在种子里看不到的缘故,我们没办法相信莲花的根茎果是由莲花的种子而产生的。这也是很粗大的观点。

如果在种子里面已经看到了莲花的根茎,它肯定不是种子。我们虽然在种子里现量看不到莲花的根、茎或者花,但是在莲花的种子上有产生莲花根、茎等的因,因的力量在莲花种子里面有的。当我们把莲子投在水里的淤泥中,如果有合适的温度、生长的条件、时间等,这些因缘和合之后,莲花的根茎就会从莲花的种子里慢慢长出来了。莲花的根茎不同的差别法,也是由前因而生,能产生莲花根茎的因在哪里呢?也是在莲花的种子里,本来就是具足的。

虽然是具足的,但是如果没有具备其他的条件,这个种子也只能成为种子而已,没办法真正长出莲花的根茎。一旦具有因缘就可以产生,这也可以进一步说明,一切都是有前因才能引发后果。所以万法无因生没办法安立。

谁作因差别?由昔诸异因。

何故因生果?从昔因力故。

对方问,到底谁造作了因的差别?回答说:“由昔诸异因。”由于以前不同的因形成了现在不同因的差别。“何故因生果?”为什么不同的因就产生不同的果呢?也是“从昔因力故”。以前因的力量不一样,所以因的力量所产生的果法也就不一样。

下面进一步看。谁作因差别?既然种子当中有产生果法因的差别,不同的果法比如莲花的根茎叶花等等,在因当中都是有的。到底是谁造作了因生果法能力的差别呢?种子产生不同果法的能力是谁造作的呢?是无因生的,还是有因生?当然对方不能承许有因。上师在讲记当中讲,有些宗派承许有一个常因,比如后面要破斥的大自在天,有些认为是上帝。造这些种子的因是一些常有的因,如果没有这些人造作,没有办法安立它的因。

但是这里讲,谁作因差别?由昔诸异因。莲子里能够产生果法的能力叫因。因从哪里来的?从前面它的因产生的。观待于它自己前面的因,种子里能产生果法的因的力量,就是一个果。这种果是前面自己的因产生的果法,这个因又可以产生它自己的果法。现在的果是前面的因产生的,前面的因是从它前面的因产生的,每一个法都有自己因的差别产生。

从某一个阶段来讲,比如我们能够看到或得到的一个果实,比如稻谷,是前面的稻种产生的。一方面它可以作为种子,一方面是以前或者去年秋天的果实,它是今年秋天的果实的因,春天的时候作为种子播下去,可以一直地往前推。

为什么说在一个阶段当中呢?因为按照佛法的观点,世界有成住坏空,一直推,推到哪个时候呢?推到空劫,或者推到世界形成的时候,没办法再找到一个种子。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当中,稻种产生了稻芽、稻谷,只要相续不间断,它会一直这样生果。

但是推到前面空劫的时候,整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没有山河大地,没有土壤,没有稻子,也没有什么稻种。按照《俱舍论》的观点,首先众生的福业显现了一些地味,大家开始吃,吃了之后贪心增长了,地味开始隐没。然后出现自然稻,随吃随长,永远也吃不完,众生贪心又大了之后,福报越来越浅薄,稻子白天吃完之后,晚上再长起来。贪心越来越大了,有些人开始把稻子拿到家里去,他就不想每天出来去劳动了,后来必须要一段时间生长,就逐渐开始有了种子,由种子开始播种。

按照佛法当中的观点,最前面还是有因。最前面的因就是众生的业力,通过业力作为显现稻种、粮食的起因。在某个阶段当中,果实由它的种子产生,但是一直往前走到空劫,没有显现种子之前,它的生因不是和现在一样的。在佛法的《起世经》《俱舍论》当中,讲了不同的观点。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都是有前面的因。通过不同的业力,显现了不同的因。

现在的稻种等种子也和众生的业力有关,有直接我们能看到的因,还有众生业力影响的因。比如现在争议很大的转基因的东西,有些人说很安全的,有些人说有很大的危害,这些问题在以前根本不会存在。现在好像众生的福报越来越大,但是以前对于稻子能吃还是不能吃,大米到底是怎么样,有没有问题,这种争论以前不会有的。为什么以前不会有?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以前福报还是比较大,业力还是相对清净的,所以食品不会有这些争论——这些食品到底怎么样?吃了之后会不会致癌?它不会有。说明以前的业力还是相对清净,福报相对大一点。可能越往后,这些有争议的东西会越来越多。

种子的成因以及显现什么样的果法,和众生的业力还是有一种关系。众生的业力会影响到这些,比如现在的环境、食品的问题,和众生内心中的业是有关联的。只不过有些人看不到隐藏的比较深的因,有些能够看得到。

如果所有人不一起修持善法,想要改变这样的情况还是比较困难。这一切还是有它的因,只不过有些因从物质上可以看到,有些因从物质上看不到,必须要从比较隐蔽的佛陀智慧和业因果的道理,把现在养成的心态和显现了不同果法的显而易见的因和合起来,我们就知道,为什么越往后走越是五浊恶世呢?现在的确有这方面的表现,而且趋势也是越来越不容乐观。

“何故因生果”,既然因可以产生果,为什么一个因不产生一切果?为什么不同的因产生不同的果?回答就是“从昔因力故”。这也是由于以前不同因的力量,才产生了这样的差别。以前因的差别、力量,可以显现不同的果法。当然,因也不一定是一成不变,它也会受到一些影响,逐渐改变原有的属性,但是一般来讲,万法的自然法则是一个因不可能产生一切果,不同的因产生不同的果。这么多的食物、蔬菜、鲜花的差别,都是有不同的因而显现的,所以“何故因生果?从昔因力故,”从前面不同的因产生了不同的果法。

按照《中观庄严论》《入中论》等论典来破无因生的时候,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过失,就是万法是常有常无。如果万法无因就可以产生,万法的显现不是恒常有,就是恒常无。站在万法无因的角度,从这个重点观察的时候,如果万法无因,绝对不会有果,得到一个恒常无的观点。如果从没有因也可以生的角度,把重点放在有果生,产生也不需要因,万法就会恒常产生。

为什么现在这些法有的时候有,有的时候没有,它是偶然性地产生。有些法有的时候,说明有它的因具足,有些法不存在的时候,说明它的因不具足。南方的水果在北方没有办法生长;有些在北方的特产,在南方没办法生长。如果不需要因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如果没有不同差别的因,为什么有这样差别的果呢?为什么在冰天雪地的时候不长庄稼呢?因为它不具足因缘,没有办法有果。我们从不同的果的差别,从果法有的时候有、有的时候没有的现象,就可以推知,这一切都是观待因的有无,因变化不变化。如果它的因力比较强,果就强;如果它的因弱,果就弱。比如种子不是良种,种出来的东西就不好;如果是优良的品种,种出来的东西就好,也是有很大的差别。

如果无因就可以产生,万法何时何地都可以产生果法,这叫做恒常有。如果万法无因生,要么有恒常有的过失,要么有恒常无的过失。这样万法也不可能有的时候存在,有的时候不存在,这样一切的显现都不会有了,过失非常严重。所以,无因生的观点是无法成立的。

癸二、(破常因生)

这就是有因生,比无因生要好。尤其是常因生,基本上都承许前后世,承许因果报应的,这个观点相对来讲要贤善一些。但是从观待能否解脱的角度来讲,还是下劣的宗派,因为没办法引导众生趣向于佛果。而且有些修持外道的人,虽然承许有因有果,但是他们有些是邪因、非因,比如他们认为屠杀大量的牲畜来供养圣尊,就可以得到梵天的果,得到天尊的垂爱,死后可以得到永久的解脱。这种观点对所杀的众生没有利益,对能杀的人也没有利益。虽然承许有前后世,或者有解脱等,稍微好一点,但是以愚痴的方式进行修持,还是应该遮止的。

分三:一、破由大自在所生;二、破由微尘所生;三、破由主物所生。

常因分了三大类,第一大类,大自在天作为一个常因,大自在天是常有的法,作为万法的生因;第二类就是恒常的微尘作为常因;第三就是主物作为常因,就是前面我们接触到的数论派二十五谛当中的主物,主物和神我平起平坐,在胜义谛存在的。

子一(破由大自在所生)分三:一、大自在不成立;二、由彼所生不存在;三、大自在不能作为能生。

丑一、大自在不成立:

所谓的大自在是不成立的。对方承许大自在作为万法的生因,但是真正观察大自在的法相,除了外道想当然认为大自在天是能生万法的恒常因这个观念之外,真实的大自在天是无法安立的。

自在天是因,何为自在天?

若谓许大种,何必唯执名?

对方说,大自在天是万法的生因。既然如此,我们就问:“何为自在天?”所谓的自在天到底是什么呢?对方说自在天就是四大种。中观师回答:“何必唯执名?”为什么要把自在天取个四大种呢?你说万法是四大种产生的不就得了嘛,为什么一定要把万法的生因安立成一个自在天的名称呢?你安立的自在天和四大种也不相符,还有很多过失,所以我们说,大自在天是不成立的。

大自在天在印度是很兴盛的宗派,上师在讲记当中讲了,现在的大自在天派和古代的大自在天派可能有点不一样,就像一个宗派当中有很多不同的支派,在不断地发展、弘扬的过程中,有些宗派消失了,有些宗派延续下来了;或者有些宗派吸收了其他宗派的教义。现在在尼泊尔、印度,信奉大自在天的还是比较多,但是不是以前那种大自在天,这不一定。

此处我们要观察的大自在天,作为万法的生因,有些胜论外道、吠陀外道,把大自在天作为他们主要的圣尊。大自在天具有五种特点,第一个是具有清净的特点;第二,大自在天是应供,它是一切众生的供养之处;第三,大自在天是常有的;第四,也是很多外道共同承许的,也就是唯一的,前面学神我的时候就有一个常有、唯一;第五个它是万法的作者。具有这样五种特点。它是万法、一切众生产生的因。

大自在天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描述。大自在天有时候作为一种欲界的天神,他有一定的神通、能力、功德、福报,他是住在欲界宫殿当中的天神。大自在天本身是无常的,他是通过以前修持某种善法,果报就生在欲界的某一天当中,得到了大自天天神的果位,相当于三十三天帝释、或者梵天一样。这种大自在天修持善法,可以有的,所以他的本性就是一个众生,他有功德,有某种能力,不是恒常的,也不是万法的生因。这种大自在天可以有。

以前上师翻译的《密宗大成就者奇传》当中,里面也有一些大自在天,有些成就者在他面前听法,获得成就。虽然他的名称叫大自在天,或者显现上可能是大自在天的天神,但是这种大自在天属于佛菩萨的化现。显现的形象有一定的相似,但是他的本性是安住究竟解脱的自性当中。就像四大天王,有些说是世间的护法,有的说是菩萨的化现,有的说是佛的化现,有的说是住于八地的菩萨等等。还有一些帝释天、梵天本身是凡夫众生,但是他修了梵天的因,生到梵天,成了梵天王;他在人间修了帝释天的因,因缘成熟的时候,转变成了帝释天。而有些帝释天和梵天,直接是佛菩萨化现的。比如《宝鬘论》当中讲初地菩萨、二地菩萨等等,异熟果可以做四大天王、帝释天王、梵天王、化乐天的天王等等。菩萨也可以化现成这些天神,大自在天等等。佛为了度化众生也可以化现,所以有些大自在天也是佛菩萨化现的。

但是还有一种大自在天就是一种概念,比如这个地方的,这种大自在天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既是恒常不变的,又可以作为万法的生因,按照正理来观察的时候,无论如何会出现很多的矛盾。如果他作为万法的生因,就不可能恒常;如果恒常,就不可能作为万法的生因。

所以,有可能是印度当地的外道,把本来无常的、具有某种能力的天神,通过他们自己的分别念,加入了很多恒常、唯一的元素进去,成了一个混合体。他是一个大自在天的天神,又加入了很多恒常的概念在里面,出现在他们的论典当中,说我们的大自在天就具有这些特点,但是这种特点是不存在的。

尤其是要把大自在天作为万法产生的因,也是不正确的。第一,这种自在天的本体不存在;第二,万法的生因不是自在天等天神显现的。《入中论》当中讲了,六地菩萨通达万法唯识,了知万法是唯识所造,根本不是自在天等天神这些非因所造,不是通过佛的智慧或者通过教言而了知,而是通过自己的慧力完全通达这个问题,很甚深的缘起可以通达。

我们有的时候说自在天、大天或者大自在天,以前的持明法会当中也有一个大天的心咒,咒语、明妃的名号,就和传记当中讲大自在天和他的明妃的名号乌摩天女是一样的。所以有可能他也是观世音菩萨萨化现的大天。大天和大自在天到底是不是一样也不好讲,形象方面有点相似。有些时候,菩萨化现赐予悉地的也是可以有,有时候纯粹是外道,我们要把这个问题分清楚。

上师在讲记当中讲,我们念的《大自在祈祷文》并不是大自在天的祈祷文,而是心境能够获得自在。里面也有一个欲乐尊,也和大自在天有一点相似。如果是的话,也不是这里所讲的大自在天,而是观世音菩萨的化现,也有不同的化身。

对方说,自在天是因。我们说,何为自在天?自在天很抽象,到底什么是自在天呢?他想按照大家能懂的方式,“若谓许大种”,所谓的自在天就是地水火风。四大种就是万法的生因,我们说,“何必唯执名?”你为什么唯一执著一个名字呢?四大种可以产生很多法,我们也承许,但不是产生万法。四大种作为因,可以产生物质方面的法;而心识方面的法,四大种没办法产生。四大种本身是微尘、物质的自性,不可能产生心识。物质方面显现的法,我们也承许这是四大种。

地水火风作为产生一切粗大色法的微细元素,如果这些法具足了地水火风,逐渐可以显现比较粗大的色法。平常我们讲,坚湿暖动摇。地大就是坚固;水就是潮湿;火是暖,就是热量;风就是动摇。这是地水火风的本性。地大种可以支持,成为一个依靠处的。水大可以摄收万法不外散,如果没有水大,万法就散掉了,水大可以让万法聚集在一起。我们身体上有很多微尘,不会向空中散去,也是有水大把这些法摄收在一起,让它不散坏;杯子能够聚集在一起,都是水大的摄持作用。火大能够让万法成熟,比如花可以成熟,饭可以成熟,里面都有火大的自性。风大是能够移动,身体的移动,把东西从这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里面都有风大的自性才可以移动,没有风大不能移动。像这样,都有它的本体法相,有不同的作用,这些就是地水火风。

外面的物质色法上面,里面都有地水火风的四大种摄持。周遍一切色法叫作大,能够成为万法的生因叫种,所以大种的意思就是周遍。种就是它可以作为粗大法的成因。有些法是大而不是种,有些法是种而不是大,只有地水火风既是大又是种,称为四大种。四大种就是粗大物质的生因。

我们说,你辛辛苦苦地安立一个自在天有什么用呢?你直接说四大种就可以了,何必唯执名呢?这是不需要的。此外还有过失,下面我们继续看。

无心大种众,非常亦非天,

不净众所践,定非自在天。

“无心大种众”,四大种是无心的、众多的、非常的、不净的,不是天神,而且是众人所践踏的地方。从这方面来看,四大种一定不是自在天。

前面讲了自在天有五种特点,清净、应供、常有、唯一、一切的作者。他所承许的自在天就是四大种,四大种和自在天的法相是不是完全相同的?你说自在天就是四大种,但是分析起来,不是这么一回事。

第一个就是无心,自在天要创造一切万物,所以是有心识自性的。但是四大种地大水大火大风大都没有心识,而自在天是有心的,二者完全不相同。“大种众”,众就是众多,本来四大种已经是四个了,而且还有很多四大种。四大种具有众多的法相,而大自在天是唯一的,一个是众多,一个是唯一,二者不是一个法,大种众和自在天的法相也不相同。

还有“非常”,自在天恒常,而四大种是不是常有的呢?不是的,它是不断变化的,所以也不相同。还有“亦非天”,你们认为的大自在天是一个天神,四大种是不是天神?随随便便找一个人,即便是印度信奉大自天的人,你问他四大种是不是天神?四大种当然不是天神。因为瓦罐、泥巴、粪便里也是四大种,他怎么可能说四大种是天神呢?没有人把四大种当成天神的。

而且“不净”,大自在天五种特法里面有个清净的,但是四大种是不清净的,很多污秽的东西里面都有四大种的自性,二者不一样。“众所践”,自在天是供养处,大家恭敬供养的地方。而四大种是谁在供养它呢?四大种是“众所践”,大家践踏之处,比如大家踩在地上。如果四大种就是自在天,相当于这些人都踩在大自在天的头顶一样。四大种是众所践踏的缘故,所以“定非自在天”。通过这些条件观察,四大种一定不是自在天。

彼天非虚空,非我前已破,

若谓非思议,说彼有何义?

“彼天非虚空”,而且自在天不是虚空,也不是我。因为我前面已经破了,如果自在天是不可思议的,宣讲自在天有什么用呢?就没什么用了。

进一步看一下,自在天“非虚空”,是不是虚空呢?也不是虚空。如果自在天是虚空,虚空是不动摇的,不会有变化,如果不变化,怎么造万法呢?自在天要造万法,必须要有动摇的自性,而虚空不是自在天,因为没有动摇的缘故。或者前面我们分析,虚空就是一个概念而已,是一个假立的法。没有色法存在的地方就叫虚空,如果你认为虚空和自在天是相同的,相当于认为自在天和虚空一样,只是一个概念而已,根本不存在。但是对方认为自在天是实实在在的万法造物主,而虚空并不是这样的,从这方面也可以观察。

“非我”,自在天不是神我,神我也不是自在天。不管是胜论外道的神我也好,还是数论外道的神我也好,前面在抉择人我的时候已经遮破完毕了,神我的确不存在,也不可能是自在天。

观察到这里的时候,对方说不能这样观察,你们认为的都是分别念的思维,我们的主尊自在天是不可思议的。既然他本体是不可思议的,你用言辞来分析观察,不适合观察自在天,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去观察山河大地,但是用分别念、语言观察自在天是不合适的,所以对方说“若谓非思议”。那“说彼有何义”。如果他是不可思议的,你说自在天具有五种特色,是万法的作者,那有什么用呢?既然它是不能说的,不可思议的,你们又在这里说自在天,不是自相矛盾吗?

还有一种观察的方式,真正来讲,一个不可思议的法不能说它是一体的,也不可以说是异体的。万法的空性可以说是不可思议。不可以说是一,也不可以说是多;不可以说是是,也不可以说是非;不是此,也不是彼。在空性当中所有的法都已经遮止了,分别念能够分别的,和分别念本身也遮止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不可思议的。

在《入中论》中有一个理论,遮破不是一也不是异的不可思议的我。如果是实有的法,要么是一体的,要么是多体的。如果是一、是多,绝对可以思议;如果是实有的法,肯定是可以思议的。如果是不可思议的,肯定不存在。因为它既不是一,也不是多。那它到底是什么?它既然存在,又不是一,又不是多,又是实有的,怎么可能呢?完全不可能的。所以要说不可思议,需要安立绝对无所缘,就像空性一样。

空性是不可思议,就可以讲。佛法当中也可以说如来藏不可思议,但是这一切都是安立在空性当中,要息灭分别念的自性,在这个状态当中的确不是实有的,直接就承许不是实有的法,它是空性的法。空性的法不安立一,不安立多。

如果自在天是实有的,不可思议的,什么情况下是不可思议呢?在不是一,也不是多的情况下是不可思议的。但是所有实有的法要么是一,要么是多,如果是不可思议的,也有理论上的矛盾,“说彼有何义”。

这堂课就讲到这里。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齐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如海诸有情


思考题

1、在抉择万法空性的过程中,很多中观论典先遮破万法产生,这样有什么必要?

答:因为有为法的法相是生、住、灭,如果抉择诸法不生,自然就没有它的安住和毁灭。众生执著的对境是有为法,如果有为法都不存在了,对它的本体和果就不会产生强烈执著。所以,破一切万法的产生,就可以对无生的境界有所认识。

2、学习空性法门之前和之后,你自己有哪些改变?现在很多人不懂这些道理,你对他们有什么感觉?

答:请自己发挥。

3、顺世外道以什么方式立宗?它与现代人的想法有何相似之处?应当如何驳斥?假如你周围有这样的人,你会怎么样劝导他们?

答:顺世外道以一正理、三比喻、四相来安立自宗。一正理,是前后世肯定不存在,因为现量没有见到之故。三比喻是:1)无有因的比喻,如草地上长出蘑菇;2)无有果的比喻,如灰尘被风卷走般不复存在;3)无有本体的比喻,外道典籍中说:“日升河水向下流,豌豆圆形刺尖长,孔雀翎艳等诸法,谁亦未作自性成。”太阳东升西落、河水从高处流下、豌豆是圆形、荆棘刺是尖的、孔雀的翎羽五颜六色,皆是自然而然形成,并非人工所造,所以万法是无因产生。

现在也有许多这样的人,声称前世后世不存在,就是因为看不见。

顺世外道宣称只许现量、不许比量,但在以理立宗时,却说前世后世不存在,因为没有见到之故,这难道不是比量吗?而且,若许现量不见的法就不存在,那你自己的肠子你见过吗?明天的事情你见过吗?祖祖辈辈的事情你见过吗?假如这些没有见过,是否也要承许为不存在呢?如果他们说肉眼虽然看不见,但通过科学仪器可以发现,那么同样,前世后世肉眼看不见,但依靠种种依据也可以印证。

4、造善得乐,造恶受苦,这个规律的因是什么?小麦的种子只生小麦,而不生青稞,这又是由什么来决定的?

答:1)没有常有的作者,也没有无常的作者,它只是由往昔的不同因而来。种子有生根茎叶的不共能力,这是一种缘起法,《解义慧剑》云:“缘起生诸法,皆具依自体,住不共法相,坚硬湿热等,名言此法尔,不可否认也。”因为构成万法的四大有不同法相,例如水是湿润性、地是坚硬性、风是轻飘性,诸法各自因的功能不同,故呈现的果也是各种各样,这就是万法的名言规律。

2)任一法并非有能生一切的功能,有实法的特性只是安住于自己的本体,如《释量论》云:“有实依自性,安住各本体。”火安住于火的本体,水安住于水的本体,糖安住于糖的本体,不可能从糖中产生酸菜,也不可能从石头中产生苗芽。往昔因力如何,所生之果也如何,尽管外缘能产生一些影响,比如所加的肥料不同,庄稼的味道就有所不同,但它的同类因只能生同类果,这不用观待任何法。

5、名词解释:观待理 作用理 法尔理 证成理

答:1)观待理:了知何果观待何因。

2)作用理:了知何因产生何果。

3)法尔理:一切万法的法性规律。

4)证成理:这样的规律依现量和比量来证成,明显的部分依靠现量,隐蔽的部分依靠比量。

6、“破常因生”主要从哪几个角度进行破斥?在抉择“大自在不成立”时,中观师与外道是如何进行辩论的?

答:破常因生分三个方面:破由大自在所生,破由微尘所生,破由主物而生。

在“破由大自在所生”中的大自在不成立时,胜论派与吠陀派将大自在天作为圣尊,认为他具有清净、应供、常有、唯一、一切的作者这五种特征,他既是器世界的因,也是有情世界的因。中观师首先问:既然大自在天是万事万物之因,到底什么是大自在天呢?

对方回答说:创造万物的大自在天,也可以叫地水火风四大种。

中观师驳斥:名言中,我们也承许四大种是诸法的因,但你们为什么要把它称为大自在天呢?你们所许的大自在天,与我们佛教的地水火风,只是名称上不同而已,意义完全是相同的,如此一来,你我互相辩论就成了无义之举。

而且,你们认为大自在天是唯一的,但地水火风大种数目众多;你们认为大自在天有思维、发心,但地水火风却是无情法;你们认为大自在天是常法,但地水火风没有一个是常有的;你们认为大自在是应供的天尊,但地水火风经常被众生践踏,甚至以不净粪撒在上面;大自在天也不是虚空,因为虚空无有动摇,而万物的造作者肯定有动摇。

此外,大自在天也不是神我,在本品前面,神我已被遮破完毕;如果说大自在天是不可思议的,那你们又怎能了知他具足五种特征以及他的作用?假如无法了知他,你们称之为作者又有什么意义呢?

因此,通过方方面面的观察可知,大自在天根本不是四大种。所以,大自在天不成立。

7、按照有些教言的窍诀,皈依应该怎么样修?明白这个道理,对你有哪些帮助?

答:有些教言的窍诀说,刚开始修行时,一定要励力祈祷上师。无论上师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都应观想在自己的头顶,然后猛厉祈祷:“请上师加持我,让我的心与法相融!”如果你修人身难得,就祈祷“一定要让我生起人身难得的定解”;如果你修无常,“一定要让我生起无常的观念”;如果你修中观的无我空性,“一定要让我生起这种空性的见解”……以强烈的信心来祈祷,观想上师融入自己的身心,然后从皈依开始修。

修皈依的过程中,首先在自己前面放一个佛像,皈依佛时,合掌猛厉地祈祷:“我从现在开始,皈依释迦牟尼佛为主的一切诸佛,纵遇生命危险,也不舍弃佛陀,绝不皈依其他外道本师、主尊!”皈依法时,心里想:“佛陀您所宣说的解脱津梁之教法和证法,是我终生的依处,除此之外的乱七八糟的世间学说,我绝不皈依!”皈依僧时,再次地想:“从今以后,修学佛法的大小乘僧众是我的道伴,除此之外的世间恶友,我再也不去交往!”发起这样坚定的誓言后,才成为一个真正的佛教徒。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