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学习课程 > 圣大解脱经 > 正文

《圣大解脱经》讲记(31)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8/14 11:13

【课前发愿】

顶礼释迦牟尼佛:

酿吉钦布奏旦涅咪扬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宗内门兰钦波鄂嘉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鄂灿吐谢莫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敦巴特吉坚拉夏擦漏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上师瑜伽速赐加持:

涅庆日俄再爱香克思  自大圣境五台山

加华头吉新拉意拉闷  文殊加持入心间

晋美彭措夏拉所瓦得  祈祷晋美彭措足

共机多巴破瓦新吉罗  证悟意传求加持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圣大解脱经》,现在正在讲下卷。

下卷中,前面讲到善见王子带着三千人来到佛前,祈请东南西北上下的佛陀、东南西北上下的菩萨,以及三十三天、四大天王等所有的天人、山神、河神、海神等各种神,凡是有耳的让他们听闻,有眼的让他们照见、作证:一切众生以前造过的罪,我们代他们在佛面前忏悔。

 

学会有深度地忏悔

 

就像我们每天念诵发菩提心的仪轨时,前面讲:十方所住的诸佛菩萨,还有金刚上师,请谛听,我要皈依、我要发心——就像是这样,这里也是在佛陀面前,祈请十方三世诸佛和菩萨等一起作为见证者,带着各种各样无始以来所造的罪业进行忏悔。我们念诵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心。其实这样的忏悔确实很好,有些人经常念金刚萨埵心咒、仪轨,还有其他佛菩萨的仪轨、经文来进行忏悔。我们以前也讲过一些法,包括《三十五佛忏悔文》,以及其他相关的金刚萨埵心咒的功德、百字明的功德等等。

我们也要想带着自己的罪业来忏悔和修行。其实很多老修行人一边念《圣大解脱经》,一边发自内心地忏悔,这样对自己的相续得到清净有非常大的利益。所以,我们今天再次按照这部《圣大解脱经》的内容进行忏悔。希望很多人听了这部经典以后,不仅仅是理论上懂得了这些道理,而且实际行动当中,以前不爱忏悔的人爱忏悔;以前忏悔没有特别的深度的人,听到这些法之后,尽量变成一个会忏悔的人,这样听法才有意义。

今天这部分忏悔方面的内容,我看了《佛说佛名经》,内容非常相同,包括今天要讲的这三段,在《佛说佛名经》当中有些词语都是相同的,你们方便的时候,可以参照、对照一下。我没有时间特别细地对照,但大概的内容都非常相同。而且很奇怪的是,这里面的词用得非常相同,《佛名经》有好几种,元魏时期有两个版本,译者不详,还有隋朝时也有两个译本。我们现在的这个译本的文字跟菩提流支所翻译的也非常相同,包括他表达的词义也是相同的。

因为没有单独的《圣大解脱经》的注释,我们这次讲了以后,不知道能不能变成一个注释;有了注释以后,后人能不能依靠这个来学。我这次传讲不算特别细,因为琐事也多,包括最近在校对一些以前翻译过的,还有现在正在翻译的,所以确实时间比较紧。我也想今年出几本书,有些是以前已经翻译过的、一直没有出书,有些是今年刚出的。原来一段时间发愿每年翻译两本书,不大不小的两本书,到目前为止,基本上能完成。

所以,我自己也有各方面的任务,包括《圣大解脱经》,要讲的话,没有注释,翻阅相关资料的时间也有限,但总的来讲,对照藏文汉文,字面上基本能过。可以参考《佛名经》,还有《涅槃经》中的师子吼菩萨品,有个别地方也和这里比较相同,你们自己方便的时候也可以看一下。

昨天讲到他们在佛菩萨面前祈请,请求诸位尊者作见证,下面讲到真正忏悔的内容。

 

我等或从无始世界及今恶身。狂惑心乱。无量倒见。烦恼恶业。不可具陈。所作众罪。不自觉知。恶心炽盛。不见后世。但见现在。乐习烦恼。远离善根。恶业障隔。近恶知识。于比丘比丘尼边作非法事。于父母边作非法事。或复自在用僧鬘物。于五部僧边或作是非。或说世间无量恶业。或杀菩提善根众生。或谤法师。法说非法。非法说法。谓如来无常。正法无常。僧宝无常。不乐慧施。信受邪法。是故今日。无量怖畏。无量惭愧。归依三宝。诸佛慈悲。方等父母。菩萨知识。听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生死重罪。愿后更莫造。

 

我等或从无始世界及今恶身。我等或从无始以来一直到今天的恶身。这三千个人对自己的身体好像不是很满意,就像我们现在很多人一样,“我这个恶业深重的臭皮囊、恶身”,我们现在的恶身是什么样呢?从无始以来到现在,狂惑心乱。迷惑的心乱。无量倒见。还有无量颠倒的见解,常见、断见等常乐我净的颠倒见解,烦恼恶业。还有贪嗔痴等无量的烦恼。因为前世的恶业,每个众生都带着前世的业力,十不善业等恶业等等,不可具陈。一一说的话无法描述。

因为这些原因——自己的乱心、自己的恶见、自己的业和烦恼等等,连虚空都容不下。这么多凡夫的因缘,因为这些因缘,所作众罪。不自觉知。造的业特别特别多,连自己都没办法抉择。我们不要说“无始以来”,单纯让你一一叙述自己今生当中从小到现在造的罪业,可能也确实没办法,身口意的自性罪可能也说不清楚,犯了菩萨戒、犯了别解脱戒、犯了密乘戒的有多少都不知道,只知道最近造的。就像我刚才上来的时候跟道友们吵架,我吵得有点厉害,有点不开心。中间我想站起来,直接回来。后来有一个堪布让我坐下来,我想形象还是重要,就坐下来了,过了一会稍微好一点,“那我就上课去了”,后面的结尾看起来还比较可以。

有时候关系好一点的道友吵架、特别生气的时候,像《入行论》里面讲的一样“如树而安住”,这样可能比较好一点。因为无明、因为烦恼、因为嗔恨心,一旦对境出现的时候不得不烦,完了以后自己又有点后悔,觉得有点“无耻”。不要说讲经说法者,我们皈依佛、皈依菩萨有那么长时间,但有时候,这些也是自然而然出来的,我们无始以来造作的业自己都很难统计出来。《诸法集要经》中云:“轮回生死中,造无数恶业,唯佛当证知,余智不能了。”我们无始以来在漫长的生死轮回当中,身口意所造的恶业无边无际,唯一佛的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了知得明明白白,其他乃至十地菩萨并不是如理如实地了知一切,凡夫人更不用说。但我们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的时候,从无始以来到现在一切身口意所造的恶业,最好都一一发露忏悔,这种表达方式应该是非常好的。

 

造恶业的六种因缘

 

刚才讲了造罪的主要因缘,要么是迷惑的心,要么是颠倒的见解,要么是业和烦恼、放逸,没有依止正知正念等等,以无明习气等来造作。所以,忏悔的时候,要知道是由于自己无始以来恶劣的习气而导致的,就像《涅槃经》当中讲到造恶业的六种因缘、一阐提的六种因缘,跟这里一模一样,哪六种因缘呢?恶心炽盛。不见后世。但见现在。乐习烦恼。远离善根。恶业障隔。近恶知识。这六种因缘确实很重要。

1、恶心炽盛:第一个是贪嗔痴的恶心炽燃。嗔恨心来了、贪心来了,特别恶劣的心来了的时候,凡夫人确实难以阻挡,就像是出现洪水一样,奔腾咆哮,所以很难阻挡。这是第一个。

2、不见后世。但见现在:不见后世,只见现世。如果我们见到后世肯定不敢这样造罪,但是凡夫人不见后世,只见到现世,为了现世,我们有很多不悦意的现象,这是第二个。

3、乐习烦恼:自己无始以来喜欢恶劣的习气、烦恼的习气、恶习;

4、远离善根:自己很长时间没有遇到善知识,再加上自己相续当中的善根特别薄弱;

5、恶业障隔:本来你行得很好,但是一个恶业现前,你的善根中断、障隔。有些人本来很好地闻思,最后出现烦恼,跟道友吵架,或者其它业力现前,没办法善始善终。中间出现一种恶业,开始遮蔽或者障隔。

6、近恶知识:最后一个,亲近恶知识。亲近恶知识是最麻烦的。

这叫做造恶业、行一阐提的六种恶缘。

 

远离恶友佛子行

 

造罪的恶缘也是这样的,有些具足这六种,有些只具足部分,比如说本来是恶劣的习气,还有依止恶知识——其实恶知识是最根本的。《增壹阿含经》中也云:“人本无有恶,习近恶知识,后必种恶根,永在闇冥中。”本来如来藏应该是很清净的,没有恶的,但是因为亲近恶知识的原因,后来他的相续当中种下了恶根,所以永远或者特别漫长的时间当中在黑暗里面感受痛苦。

我们也看得出来,有些人本来学得可以,但后来因为恶业现前、因为依止恶知识、因为各种环境的原因……有些出家人放假的时候、离开的时候,他自己没有安全感,让我加持加持,“不知道我能不能回来”,我们也不敢保证,如果他的恶缘习气现前,很有可能永远离开善妙的环境。

心有时候有恶的因缘,像传统文化的说法,人之初性本善,有一部分人像孟子这样认为;有一部分人像荀子认为性本善不对,应该性本恶,这种说法也不合理。如果性本恶,那恶人永远不可反省。但从比例上来看,大多数人来讲,应该最后还是会后悔自己以前所造的恶,并不是大多数人最后回到恶的本性上来,不是这样的。从有始以来到现在整个人类的心态进行分析,他们的观点实际上没有一个可靠的依据,应该就像佛教所讲的那样,一切众生的心本来具有如来藏的原因,本身都是佛的本性,但因为恶知识的原因,因为恶劣环境的原因,我们会造很多罪,这是应该有的。

 

心要放松,对自己不要要求太高

 

有些道友好像自己觉得特别惭愧,觉得造了一些恶业没办法活下去,更加呵责自己,更加痛苦。其实一方面讲可能是我们对凡夫人的本性不了解,自己对自己希望非常大,希望自己就像佛菩萨一样。但如果我们慢慢懂得佛经和论典里面的道理,就会知道每一个凡夫人相续当中具足各种业力、烦恼,这是正常现象,只不过有一些人确实烦恼很少,有些烦恼很多。

在我们熟悉的人当中也是有的,比如一个班当中有三四十个人,个别人跟谁都相处得很好,也没有发现他今天这个事情痛苦、明天那个事情痛苦;但有一部分人,开心的时间比较少,烦恼的事每天不断地发生,这跟自己的习气有一定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心经常要放松一点,不要特别自责,“我活着没有什么意义,我天天造罪,我活着是一种负担、一种压力,不如我自己的生命自己解决就算了,这样获得解脱……”但其实解脱不了,反而更痛苦。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的人,我们通过学佛,自己应该要原谅自己,不要指责自己。现在大多数得抑郁症的人,大多数得焦虑症的人,就是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达不到自己心灵的要求,自己的心绑得越来越很紧,最后可能心态慢慢变成不正常的状态。这样的痛苦也不好意思告诉别人,自己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里面,慢慢变成了一种罪恶,最后变成心理疾病。医院里面一检查,各项指标就比较高,那个时候就开始吃药。其实现在抑郁症吃药,倒是能起到作用,暂时控制可以,但我觉得:吃药不如自己心放松,对自己不要要求太高。有些人觉得没有什么意义应该自杀,经常会有这种心态,这样的话,可能越来越严重,你的病依靠吃药不一定能解决。

所以每个人,尤其是我觉得大乘佛教的思想,如果学得稍微扎实一点,学得深一点,心灵的问题应该迎刃而解。这并不是我在这里说大话,包括我们自己,在生活过程当中遇到很多事情的时候,当时可能有一点伤心、绝望,但是回过头来慢慢想想,其实我们对轮回不要要求太高了,要求太美好、太完美也是做不到的。而且我们今天得到的名声、财富、健康,其实在轮回当中的任何荣华富贵,也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水泡而已,它待不了很长时间,羡慕的话也羡慕不了多长时间,也没有什么,我得到的话也仅此而已,不得的话也仅此而已。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心态,也许世间当中很多怨恨的人、不能原谅的心态也可以逐渐逐渐得到解决。心态上很重要,如果心态健康的话,那可能身体、外境的事容易解决。

不知道我刚才怎么讲到抑郁症了,但是确实现在心理疾病的人比较多,比较而言,出家人和佛教徒里面少一点,但是有些也有吧,包括有些法师说:“堪布,我现在得抑郁症,怎么办呢?”我也不知道。(师笑)有些人想“我现在心里太烦了,去当出家人”,但出家人也不一定不烦;心没有出家的话,出家人当中也并不是完全都是快乐的。所以,不管出家、在家,可能大乘佛教包容的思想确实是唯一的妙药。

因为无始以来的各种心态,对于比丘比丘尼边作非法。于父母边作非法。对比丘和比丘尼做一些非法,对父母做非法。边,藏文当中不明显,没有特别的意思,但《大般涅槃经》当中也有比较相同的词,也有“边”这个字,所以当时翻译的时候,不一定是“旁边、身边”的意思。意思就是说,比丘也好,比丘尼也好,对他们做诽谤、攻击,对出家人做一些非法的事情,对父亲和母亲做非法的事。

或复自在用僧鬘物。僧鬘物,有的地方说这是梵语,意思就是僧众的财物,有些说是对僧众供养的花鬘等等供品,僧众共用的。但藏文当中是指僧财,供养给僧众的财物,包括供斋的一些饮食。我们经常说“享用僧财”,僧鬘物就是僧财的意思。自在用,随心所欲地、无所谓地、随意地用僧众的财物。

于五部僧边或作是非。刚才比丘和比丘尼、父母、享用僧财、对五部僧众做是非,这叫做对五对境作是非,也就是说造恶业,这个意思。《华严经》当中也有一个五部僧,“五部僧互生罪,常没三恶道”,意思是说如果对五部僧互相做非法的是非,则将长期隐没在三恶道当中。

五部僧的解释不是很好找,有一个《涅槃经疏》,即《涅槃经》的注释当中,五部僧是指所谓的声闻五部。是怎么分的呢?当时释迦牟尼佛涅槃一百年之后,大概阿育王时代,僧众主要分为上座部和大众部,后来上座部分为雪山部和萨婆部,后来雪山部慢慢没有了,萨婆部又分为弥萨塞部,这个可能是梵语,一个是弥萨塞部,一个叫做昙无德部,还有一个叫做迦叶部,分成了这三部。意思就是说声闻十八部,刚才一个是上座部,他后来变成两部,雪山部和萨婆部,萨婆部分为三个,这样四个,再加上大众部,这样就是五部僧。以前也有这样的说法,根本五部,分支声闻十八部。这里面的上座部,主要是佛涅槃以后由五百个真正得果的阿罗汉结集的,这个部叫做上座部,全是上座长老。大众部,后来除了这五百个阿罗汉以外,其他得果和未得果的,境界比较高的僧众里面也有很多阿罗汉,他们结集的这个宗派叫做大众部。原来法王去印度的时候,有一个叫七叶窟,这是上座部做结集的地方,大众部结集的地方是在另外一个山洞。

意思就是说声闻各种部之间,互相开始毁谤、诋毁,这种过失也是非常大的。当然我们现在这里没有声闻十八部互相争论的,但如果比如说汉地像净土宗、禅宗、唐密之间互相辩论、争论是非、诽谤,藏地宁玛派、萨迦派、格鲁派之间互相说是非,包括一个派系当中的各个上师、各个教派之间、寺院之间如果经常说一些过失,那过失也非常大。

作为修行人,尽量少是非,确实很重要。与个别道场相比较而言,我们的道场和相关的发心人员稍微好一点,但是我们现在还是要继续这样,如果修不了很深的法,尽量不说别人的过失、是非,这个很重要。

以前马祖的一个弟子,叫做盘山禅师,他说过一段话,我觉得很好:修行人大忌,说人长短是非,乃至一切世事非干己者,口不可说,心不可思。修行人最大的忌讳或者说最大的过失就是说别人的长短是非,世间中跟自己毫无相关的事情,最好口里面不要说他们的长短是非,心里面也不要想很多长短是非,“我是希求解脱者,与我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们能做到这样,真的很好,观清净心,“跟我没什么关系”,如果能做到这样,当然很好。

你看这里,五种非理当中对出家人、对父母、对僧众的财产、对僧人做是非,这是过失非常大的,要值得忏悔。

或说世间无量恶业。说世间各种无量的恶业,说别人的过失,通过你的语言来造各种世间的恶业,比如讲杀生的功德,尤其是一些当官的、一些领导,他没有智慧的话,真的还是造很大的恶业。

上个世纪,藏地新龙有一个暴虐的君主,他不太相信因果,但有时候又有点信。他听别人说在造墙的时候里面放一个小虫的尸体,这个墙会很结实,于是要求下面的民众到处去找这种虫,捏死放在泥巴里面。后来他跟德格冲突,想把德格印经院拿下来,也是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当时他在雅鲁藏布江上面造了一座桥,听说这个桥现在还有。他在藏地是比较出名的恶君,担心对有些孩子对自己将来有危害,就给他们灌牛奶、灌酸奶,然后从高楼上扔下去。一方面是他的一种玩耍,一方面是灭绝他的敌方的一种行为。但他有时候也会相信,他遇到所有上师时都要求上师,说是“我死的时候,你必须来救我。”其中有一个大德不得不承诺,说“你死的时候,我一定来救。”后来那个大德到青海的时候,突然在禅定的境界当中,说“那个贡果南嘉已经死了,我给他承诺过,一世当中不让他堕恶趣,我要去超度他。”他就立即返回来。在历史上确实有一些恶君说一句话,杀生很厉害。现在更是这样的,禽流感时,全部的动物要杀掉,畜牧业发展必须要多少多少。尤其是现在科技非常发达的时候,农业、渔业……这方面造的业特别可怕,世间无量的恶业。

或杀菩提善根众生。杀具有菩提心的众生,修学大乘佛教的僧人、相续当中真的有菩提心的菩萨。相续当中有菩提心的众生,不仅仅是人吧,就像佛传里面看到的一样,有些旁生看起来是牦牛,但他是个大菩萨,有这个可能。

或谤法师。还有诽谤法师,谤说法的法师。谤法师的过失在去年讲的两部经当中讲了很多很多。

法说非法。法说成非法,本来是成就的真正的佛法,他说成非法,“大圆满是婆罗门说的,大圆满是后人造的,《楞严经》是别人造的,《涅槃经》是伪经”等等,把真正的正法说成非法。

非法说法。把非法说成正法,本来根本没办法获得解脱的世间的语言,“哦,这是正法,这太好了”,尤其是没有什么智慧的人,把世间的胡言乱语当成正法。

谓如来无常。正法无常。僧宝无常。就像前面讲的一样,如来已灭不复,佛灭度以后再也没有了,正法也是无常的。说如来是无常的,正法是无常的,僧宝是无常的。平时不得不承认在众生面前显现的无常,佛法隐没也可以承认的,佛陀涅槃也是可以的,僧众最后都没有了,这个可以说是显现当中的无常,但是如果我们不知道根本上、本性上的道理,也是一种诽谤。

 

不乐慧施。对智慧不喜欢,对布施不喜欢。

 

信受邪法。特别愿意受一些邪法。有些人因为福报的原因,对正法没有兴趣,一说非法就与它特别相应,就像《大智度论》里所说,有些受邪法的、如同没有眼目的人入坑一样,以盲导盲,特别可怕,带着一群人依止一些恶知识,说“这个法如何殊胜”。尤其是宗教比较开放的地方更严重,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戴着各种各样的帽子,持着各种各样的法器,大家下面又哭又闹,“信心”百倍。

是故今日。无量怖畏。无量惭愧。那么等等诸如此类的这些罪业,我们不说别人,就说自己,每一个人想得起来的、想不起来的、无始以来到今天的这些罪业,我们今日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

以什么样的心态忏悔呢?并不是不痛不痒、无所谓的,不是这样的,应该是非常有惭愧心,有无量的怖畏,特别害怕,“我造了那么多业,我死了以后太可怕了,每一个罪业的异熟果报都那么可怕”,毛骨悚然,特别害怕。

有无量的惭愧心,“我作为一个佛教徒真的太惭愧了,我作为一个出家人,我作为一个居士,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情,心里面不断产生、涌现这样的烦恼真的太惭愧了”,发自内心地泪如雨下,忏悔的时候特别有一种痛悔心、自责心。现在这些所谓感性的人,高兴的时候也是高兴得特别欢喜,痛苦的时候真的会……而有些人好像尸体一样无所谓,开心也没什么,痛苦也没什么,其实这不是很好。

归依三宝。诸佛慈悲。方等父母。菩萨知识。听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生死重罪。愿后更莫造。我想皈依和祈祷三宝,诸佛有慈悲心,方等——佛法僧三宝。方等两个字,在藏文当中不是特别明显,意思就是说诸佛的慈悲等同父母,藏文的解释是这样的,但是按照汉文可能更好一点。意思就是说我今天在具有慈悲心的诸佛面前忏悔,方等如父母一般、没有任何偏袒的、特别慈爱的、以《圣大解脱经》为主的这些方等大乘法,菩萨善知识——所有僧众就是菩萨善知识,也就是在佛宝、法宝、僧宝之前忏悔,请见证或者允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生死以来的重罪,愿以后更莫造作。以这样非常迫切的心、非常伤感:无始以来所造的重罪,我一一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有些道友忏悔、念诵的时候特别精进,很有感觉,真的是泪流满面,尤其是到了一些道场,在上师面前在佛菩萨面前,一边……

原来宗教刚刚开放的时候,当时在读中学,有一个老乡叫阿逸玛,他去转索陀神山,喝了一点酒,喝酒的时候更加想起来以前造的罪,意思是他杀过牦牛、母亲杀过牦牛。但他喝醉了,他说“我杀的牦牛,母亲杀的牦牛”,一会儿又说,“我杀的母亲,母亲杀的我……”因为他本身喝醉了,就边哭边转神山边磕大头忏悔。我们想“他在说什么,他杀过母亲吗?”我现在每次经过索陀神山的时候就想起来,他很早就离开了人间,但他忏悔得很……那个时候刚刚宗教开放,转神山的人排着队,人也特别多,大家都以好奇心看着他。他原来的意思是他杀过牦牛,因为当时比较饥饿,母亲也杀过一些小牛。一般来讲,在藏地是男人杀牦牛,女人不杀,但他忏悔的时候表达不对,“忏悔我杀母亲、母亲杀我的罪业。”我们有这种非常痛恨的心来忏悔,还是很好的。有些人想着自己造的罪业就开始流泪,这种忏悔心还是很好的。

 

复次世尊。我等或从无量劫来造作五逆。或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禁戒。作一阐提行。发粗恶言。诽谤正法。造是重业。未曾改悔。心无惭愧。或犯十恶五逆等罪。自知定犯如是重事。本心初无怖畏惭愧。默受供养。未曾发露。于彼正法。未有护惜建立之心。于其中间。毁呰轻贱。言多过恶。或复说言。无佛法僧。或造如是。十恶五逆。无间重罪。是故今日。无量怖畏。无量惭愧。归依三宝。诸佛慈悲。方等父母。菩萨知识。听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生死重罪。愿后更莫造。

 

这是第一段。

复次世尊。我等或从无量劫来造作五逆。或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禁戒:他们三千个人又开始祈求,我们也跟着进入他们的世界开始忏悔。我等从无始劫以来造的五无间罪,犯过过去、现在、未来的一些佛的禁戒的罪,也就是佛制罪。过去、现在、未来,未来还没有出现,但是现在也可以忏悔,凡是三世佛面前的菩萨戒、声闻别解脱戒,造的这些罪悉皆忏悔。

作一阐提行:还有造了一阐提的行为。这一段跟《涅槃经》里的如来性品比较相同,无始以来做的断善根的行为。一阐提,前面讲过,做的特别过分的恶行。

发粗恶言。粗暴的语言,骂别人、诽谤别人。有些人骂人很厉害,口才也很好,讲经说法时的教证很少,但骂人时,他就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传统,特别“精彩”。

诽谤正法。造是重业:诽谤正法,前面也讲过,是造重业。《大般若经》中云:“五无间业,虽感重苦。而不可比毁谤正法。”去年讲的两部经(《大乘方广总持经》和《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里面也讲过,《观经》当中也说诽谤正法的人不可原谅,造五无间罪还可以原谅。平时一定要注意,如果不能弘扬正法,诽谤正法方面一定要注意。

未曾改悔。心无惭愧。以前没有悔改的,非常心无惭愧的,以前做出家人、做在家居士,造了这么多罪业,当时也没有后悔心、也没有忏悔心,或犯十恶五逆等罪。犯了十恶、五逆等罪业。上面也有五逆,这里也有五逆。

自知定犯如是重事。有些时候也有明知故犯的。

本心初无怖畏惭愧。默受供养。未曾发露。于彼正法。未有护惜建立之心。于其中间。毁呰轻贱。言多过恶。最开始心无有畏惧、无有惭愧心,不仅自己没有畏惧心、没有惭愧心,还默默接受僧众的供养、别人的供养,未曾发露,没有以特别爱惜的心护持这些正法,对正法有一种轻毁心,说过特别多的过失。

我那天讲了,尤其是年轻时候,正知正念比较不成熟,说别人各种过失,到了晚年的时候、稍微人成熟的时候,自己很后悔。藏地晚年的时候念《圣大解脱经》、百字明的人特别多,有正知正念的人觉得年轻的时候太可怕了,当时为了生活、为了感情,尤其是在特殊年代生长的人,造的恶业、诽谤正法多一点。有些人因为没有上师引导,从小杀生比较多,而且说过很多恶语。

或复说言。无佛法僧。或造如是。十恶五逆。无间重罪。而且还说没有佛法僧三宝,说这是虚假的,说一些唯物论的说法,造这样的业,十恶、五逆、五无间罪等等。虽然这里讲五逆,五无间罪提了好几次,但是从不同角度讲的。有些是整个总结性的,前面是无始以来所造的这些罪业。

又下大雨是吧?带着雨伞没有?那怎么办?其实雨里面还是很好的,免费的沐浴,不用交费。男众的浴室还不行,那天专门开会讨论以后怎么办。女众这边虽然有浴室,但也需要交费。所以,如果在雨里面回去,一边为了佛法苦行,一边免费沐浴,夏天也不会冷死,对吧?我担心等一会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是故今日。无量怖畏。无量惭愧。归依三宝。诸佛慈悲。方等父母。菩萨知识。听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生死重罪。愿后更莫造。无始以来这些罪业,今天带着无量的恐怖和无量的惭愧心皈依三宝,诸佛慈悲。方等父母,和前面一样的,菩萨善知识,听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生死重罪。愿后更莫造。我们这样忏悔是很重要的。

我以前也引用过,《金光明最胜王经》中云:“若人百千劫,造诸极重罪,暂时能发露,众恶尽消除。”百千劫当中所造的罪业,如果我以虔诚的心、发露忏悔的心,很快的时间当中会能消除。这还是很重要的,如果能真正的忏悔还是很重要的。

如果自己不懂其他仪轨,好好念这一部分内容,在佛面前供个香、磕个头,真正地忏悔一两次,也是很好的机会。以前高僧大德传记当中经常有这样的:我在走之前、临死之前,好好做一次忏悔,以后不再造罪。因为死的时候,在这一生当中再也没有时间造罪,这是四对治力当中最好的一个方法。我们现在还活着,担心以后还造,如果要死的时候就OK了,以后不造罪,确实实现你的承诺,这也是很好的。

这是第二段忏悔。

 

复次世尊。我等或从无量劫来。或四倒见。四重之法。说偷兰遮。偷兰遮法。说为四重。犯说非犯。非犯说犯。轻罪说重。重罪说轻。净见不净。不净见净。或复邪见。赞说世典。不敬佛经。诸恶论义。畜八不净。真是佛语。以为魔语。真是魔语。以为佛语。或复信受。六师所说。或作是言。如来今日。毕竟涅槃。三宝无常。身心起惑。无量倒见。是故今日。无量怖畏。无量惭愧。归依三宝。诸佛慈悲。方等父母。菩萨知识。听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生死重罪。愿后更莫造。

 

我等或从无量劫来。或四倒见。我等从无量劫以来以四种常乐我净的颠倒见。

四重之法:四根本戒——杀盗淫妄。

说偷兰遮。偷兰遮法。说为四重:偷兰遮——粗暴的恶业。粗暴恶业的法实际上就是四重罪,这里是名词转换的解释,也就是说我所造的四倒见和四重罪。

犯说非犯:本来已经犯了这些罪的、在别人面前说没有犯,比如出家人没剪指甲、头发,在别人面前说没事,长指甲也没事,长头发也没事,明明已经犯了说没犯。

非犯说犯:本来没有犯——本来在别解脱戒中,心里的贪嗔痴,心里产生一个贪心、嗔心,没有犯戒,只是造罪,但是你说“你已经生了嗔恨心,你不能跟僧众共住,你要离开。”有些人根本不懂,吓唬别人,“你现在产生一个邪见,不能待在学院里面了。”经常这样的,这种说法不对。

轻罪说重:本来很轻的一个罪,比如说砍树、挖地,但是因为佛陀在有些经典里面说,以前某个龙王以轻毁心砍树,最后堕落在地狱里面。所以只是砍一棵树,“哇,你肯定下地狱”,这样说明你其实不懂因果,如果没有轻毁心,没有那么严重——本来轻罪说成重罪。

重罪说轻:本来是重罪,犯了四根本戒,你说“没事,没事,这没有什么的。”

净见不净:清净的见为不清净。本来行为是清净的,文殊菩萨到王宫里面去度众生,行为是清净的,但是你看成是不清净的,不净观修得不好。

不净见净:本来不净的,你看成清净的。本来别人杀生、偷盗,凡夫人做有些业行肯定是恶业,你说“没有什么,不但没有罪过,而且是度化众生。”

或复邪见。赞说世典:因为邪见的原因,赞叹世间的典籍。学了《论语》以后,有个人退了,说是“我不想学佛了,《论语》比佛经还好,我以后要学传统文化,佛经不深,论语很殊胜。”是住在阴山的一个老头子,我不说名字。

不敬佛经。诸恶论义:不恭敬佛经,说各种各样的恶论,什么打仗,包括一些黄色的言词等等,经常议论众生相续当中贪嗔痴的一些言论。

畜八不净:《涅槃经疏》中有八种不净,比如有些修行人经常储蓄一些田地、粮食、金银,一直存很多房屋等等,一个人名下有多少房子,多少辆车。

 

尽量做减法

 

虽然这里面没有说,但实际上作为出家人要尽量做减法,我们佛教的道场,希望尤其在物质上尽量做减法,外面的行为上不要特别地去修很多房屋、买很多车,各种各样夸张的赞叹,这些都不好。前面讲过很多次,现在应该越来越低调,越来越做减法,包括各个部门,现在比较平稳地活下去好一点,有时候你越来越高涨,可能是死亡的前兆。

个人也是这样的,尤其是刚刚弘法利生的人,以前我刚开始的时候,为了利益众生也好,为了世间八法也好,各方面有一种……但是这样可能命不一定很长。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比较平稳的、积累智慧资粮很重要,福德资粮不要特别地过分,经常化缘、宣传,不是很好。不管是放生、做善事,希望我们不要太高涨,不然到时候有各种各样的违缘,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平稳的修行,这比较重要。

有智慧的人做的事比较适度地掌握分寸;没有智慧的话,经常把握不准,就像牦牛驮行李,好的牦牛在驮的过程当中,轻重不是很平衡时,他也完全能过去;如果牦牛的力气不太好,稍微有点轻重不平,一会堕在这边掉在地上,一会又堕在那边,很难的。做事掌握分寸,掌握中间的线很重要,自己还是平稳地做。有些发心人真的很好,过了多少年也没什么烦恼;有些刚开始还可以,慢慢受到别人赞叹、别人认可的时候,连走路的步式都不同,给别人说话的语气都不同。别人始终赞叹的时候,福报生不起来,是自己降落的一种标志。

真是佛语。以为魔语:佛语说成魔语,像《金刚经》、《般若经》这些真正的、千真万确的佛的续部、佛的语言,别人说“这是后人造的伪经,这不是释迦牟尼佛的法,婆罗门的语言”等等。

真是魔语。以为佛语。或复信受:真正的魔语,真正凡夫人所造的以为是佛语,又信受这些。现在有些人真的很可惜,对世间凡夫人的语言特别有信心,天天读。有些道友到现在也是,不读佛经,只读世间的语言,很可惜的。

六师所说。或作是言。如来今日。毕竟涅槃。三宝无常。身心起惑。无量倒见。是故今日。无量怖畏。无量惭愧。归依三宝。还有六道本师、外道所说的,自己愿意信受。这些罪业,从今日至佛陀毕竟涅槃,三宝无常。身心起惑。无量倒见等等这些,今天以无量的恐怖和无量的惭愧心在三宝面前进行皈依和祈祷。

诸佛慈悲。方等父母。菩萨知识。听许我等。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生死重罪。愿后更莫造。佛陀慈悲,方等如父母一样,菩萨善知识,请允许或见证,我在你们面前发露忏悔,愿除无量劫以来的所有的生死重罪,以后不再造作。这样的话,诸佛菩萨的尊颜也能现前。

《圆觉经》中云:“常当勤心忏,无始一切罪,诸障若销灭,佛境便现前。”我们要经常以精勤的心来忏悔,如果我们所有的障碍已经消除,那么佛陀的境界在我们面前现前是非常容易的。如果没有这样的,业力一直遮障,那我们念多少经、观修多少……有些人很抱怨,“我在这里修了多少多少年,连一个好梦都没有,我要走了。”其实你修的时间也不长,你刚开始来的时候也是带着特别严重的业力而来的,现在虽然现了僧相,但是也不那么精进,你还要以抱怨心来离开的话,可能后果不一定很好。所以有时候应该怪自己好一点,怪诸佛菩萨、怪善知识是没有用的。自己无始以来那么多的业力,积存在我们的相续当中,我们应该值得在诸佛菩萨面前好好地忏悔,一旦忏悔越来越清净的时候,那我的清净见和境界越来越容易现前。

所以,希望我们自他一起好好地忏悔。今天也是在三宝面前,我们大家一起来共修,我们一起来念一百遍金刚萨埵心咒。前面观想的内容刚刚讲完,大家应该会观想。大家一起来念:嗡班扎萨埵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