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学习课程 > 圣大解脱经 > 正文

《圣大解脱经》讲记(4)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9/14 12:09

 

 

今天继续讲《圣大解脱经》,即《大通方广忏悔灭罪庄严成佛经》。

在藏地《圣大解脱经》很受重视。如之前所讲,无论在民间,或是在各个社会层次中,都有刻石头的传统。有些家里,对仍生存在世的人,为了风调雨顺、财富增长、寿命延长等等,就会把《圣大解脱经》全部内容刻在不同的石头上,堆在一个特别吉祥的地方。一般来讲,刻了经文以后,不能随便乱放,比如放在一些道路的路口上,这样的话可能会对主人有一些不吉利。于是他就专门观察地势、观察风水,刻的石头一定要放在比较吉利的地方。乔美仁波切专门有这方面的观察方法,我小的时候比较会,因为我从小就爱刻石头。对活人也有这样的情况。

对亡人的话,亲友们也会刻经书,就刻《圣大解脱经》,将其放置在骨灰处,或者是亡人荼毗或天葬或水葬的地方,这些地方就会有一堆刻经文的石头。去过藏地的人应该知道,好多地方一来挂经旗,还有一个就是刻经石。有些经文比较长,类似将《大藏经》全部刻在石头上,还有将很多密续刻在石头上。但比较普遍、常见的就是将《圣大解脱经》刻在石头上,随后放在有坟墓的一些地方。

现在大城市里,基本上坟墓都成为了一种规范化。但在藏地,地方比较辽阔,这样的做法在各个地方对环境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不管到哪里,可能也会看得到几百年前刻的《圣大解脱经》,也有比较崭新的刻有《圣大解脱经》的石头。这也是说明了人们对这部经典的重视。其实刻石头不只刻一块石头,应该是几十块,乃至几百块,全部刻在一处,交由僧人开光,随后放在一个清净的地方,一般是这样的。现在在这里也跟大家简单描述一下。

接下来我们继续讲。上节课说到佛陀与很多菩萨、比丘一起围绕来到娑罗双树。因为这部经是在佛陀接近涅槃的时候宣讲的,最后所宣说的经是《遗教经》。佛陀圆寂的时候阿难在场,《涅槃经》后面有一部分内容是当时佛陀跟阿难的对话,很感人的一部文字。

其实到了佛陀涅槃的地方心情是很沉闷的。以前我们去印度朝圣,全部结束以后就到了佛陀涅槃的地方,到那里刚好是下午太阳要落山的时候,不知道这是什么缘起。我们一起到佛陀涅槃像面前,不是现在缅甸所做的那尊涅槃像。在那里法王显现上哭了很长时间,我们这些眷属也是一直忍不住哭了很长时间。当天黑以后,住在附近的旅馆里面。第二天我们印度朝圣之旅就结束了,之后到尼泊尔佛陀降生的地方。到了那以后就有一种重新的感觉。最后法王也说:“这次我们的朝圣最后一站幸好不是佛陀涅槃的地方,而是佛陀降生的地方。”我们整个转了一圈,到了涅槃地方后再过了尼泊尔的边界,到达佛陀降生的地方,即蓝毗尼花园。

每个佛教徒如果真的到了佛陀降生的地方,心里自然而然会有一种希望的感觉,但在涅槃的地方,就特别的难受,如同世间的太阳已经落日的感觉,想起来的时候,心情还是很沉闷的。

大家也可以看出来,《圣大解脱经》实际上是佛陀接近涅槃的时候宣讲的,我们更加的要珍惜并思维此经有多珍贵。因为佛陀49年说法圆满以后,将要示现涅槃的时候,对众生会宣讲最深的、最适合的窍决。佛陀应该先宣讲了密法的《时轮金刚》,再是这部经,随后是《涅槃经》《遗教经》。因此大家也应该想到,虽然佛陀示现圆寂了,但是他的教法还在人间。尤其是我们遇到这样的圣教,的确是非常荣幸的,自己应该有一种欢喜心。

二月十五日。临欲涅槃时。以佛神力。大悲普覆。欲摄众生。

二月十五是佛陀示现涅槃的日子。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都有三个月,一般是在春天第二月的十五日。当然各个地方认定的标准不同。比如依据农历和藏历,可能现在变成萨嘎月了。但是印度的历算与我们稍微有点差别。

佛陀在二月十五示现涅槃,接近涅槃的时候以他的神力、加持力,佛陀的大慈大悲心住遍于整个世界,最后摄受有缘的众生。佛陀的这种大悲心是不可思议的,对众生无有任何偏袒的,是平等的,而且是非常甚深的这种悲心。如《大般涅槃经》所说佛陀对所有众生乃至昆虫以上众生的大悲,彻入骨髓,即他的慈悲已经刺入骨髓当中,心不舍离。在有一些经典当中讲佛陀的这种悲心入于众生的骨髓当中;菩萨的悲心是入于众生的肉里面;声闻的悲心是入于众生的皮肤里。就每个众生而言,三者悲心的深浅完全是不同的。佛陀对所有众生均以最大的悲悯心来摄持。

作为一个佛教徒,尤其是自称大乘佛教徒,佛陀为了一个众生的利益,不管是怨敌也好、亲人也好,无论怎样的众生,只要众生有需要,他就会把自己所有的做布施,去摄受众生,而作为佛陀的后学者,我们对待每一个众生有没有这样的平等心,自己可以去观察。

当时佛陀接近涅槃的时候,他以大悲心或者是以他的加持力、慈悲心更加遍于众生,要摄受众生。

出大音声。其声遍满。乃至十方。

他的悲心周遍于整个世界,由此他的金刚妙音就发出非常巨大的声音,并不是让周围的人接受不了的所谓的震耳欲聋,而是声音特别的动听、悦耳的,遍满乃至东南西北四方四隅整个世界。

随其类音。普告众生。

由于这些世界中每一个众生的种类不同,所以佛陀发出的声音是适合他们的。比如人类世界就用人类的声音,旁生以相应旁生的声音,饿鬼以饿鬼的声音。又如人类世界上的各种不同的民族和种族,在他们当中也示现不同的语言。如《父子合集经》中说:“一音所演清净法,随其趣类各得解”佛陀演说的清净法,实际上会根据三界众生各自不同的趣类,让他们得到不同的证悟、不同的这个利益。

当时佛陀对所有世界、普遍地告诉众生,全部都遍及。有些人会想佛陀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力,这个世界如此广大,众生如此无量无边,是否都能听到呢?其实这个世界有缘的众生都能听得到的。

《大宝积经》中讲到当时佛陀在灵鹫山,有一次目犍连为了测试佛陀的声音传播的边际,就沿着声音去了很远的地方,一直走一直走,佛陀的声音一直响着。最后到了须弥山上,仍能听到佛陀的声音,随后又过了整个三千大千世界,佛陀的声音仍然不增不减。在这个时候佛陀也知道目犍连是准备测试他的声音,就特意加持让目犍连去得更远,最后目犍连依靠佛的加持,去了西方的九十九个恒河沙数的世界,到达了一个叫光明幡的世界,有一位光明王如来,正在转法轮,光明王如来与其眷属们的身体都非常高大。目犍连在那里还是能听到释迦牟尼佛的声音。此时是中午供斋的时候,由于这些声闻和光明王如来的身影特别高大,所以所应供的出家人的钵盂也特别大。当时目犍连站在一个特别大的钵盂面前,好多僧人开始讥笑:“这么个小虫从哪里来的?身上还披着袈裟。”这时光明王如来说:“你们不能轻毁他,他是很了不起的,从东方释迦牟尼佛刹土而来,是神通第一的目犍连。”

目犍连告诉光明王如来:“我这次是准备测一下释迦牟尼佛的声音,但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了。”光明王如来说:“你不应该测释迦牟尼佛的声音,这样做是有罪过的。”于是让他忏悔。目犍连忏悔后想回去了,但发现回不去了,不知道方向在哪里。就问光明王如来,如来回答道:“因为你这次前来大多数是依靠了佛的加持,如果按你自己的神通力,一个劫都没办法到这里,若要现在回去就应该往释迦牟尼佛的方向顶礼合掌祈祷,就有办法回去。”说完指点了目犍连方向,目犍连通过祈祷,回到了释迦牟尼佛处。

返回以后佛陀也告诉他,佛的身相实际上如同虚空般是无边无际的。佛陀的声音是传遍于世界的。当然有些人可能对甚深的佛经的教义并不是特别了解的话,就会感觉在听神话故事一般:“到底会不会有这样?”也许会有这种想法。但如果我们对甚深的教义和广大的世界有所了悟的话,完全都可以接受。

经中说到,在佛陀准备说法的时候,有时以声音来摄受众生,有时会发出光芒来摄受众生,每次的情况都不完全相同。此处是当时他发出声音告诉所有的众生。

今日如来应正遍知。怜悯众生。覆护众生。摄受众生。等视众生。如是一子。

今天如来正等觉在这里用他遍知的智慧垂念、悲愍、怜悯众生。如刚才所讲一样,对所有的众生都用悲心来摄受。

佛陀在因地时,有人骂他、打他、伤害他、诽谤他,他不但不报仇,反而把对方当做自己最好的弟子来摄受。作为佛教徒,有时候反观自心,会觉得自己比较惭愧,虽然有些出家人穿着袈裟,但内心一点都没有改变;有些佛教徒虽然没有换衣服,是在家居士,优婆夷或优婆塞,但实际上心与原来没有学佛的时候一摸一样,该报仇的时候报仇,该算账的时候算账,该不理的时候就不理……生活模式、修行模式基本上与世间人相同,没有改变,即亲怨分明,你不惹我,我不惹你,你若惹我,非杀不可。但佛陀完全不同,如果佛陀也如此的话,则不可能摄受众生。众生如此刚强难化,对他如何饶益,他们反而就对你如何的伤害,这时佛陀不会说:“我们一刀两断,我再也不度你了。”

因此,我们在学习大乘佛教的过程当中,反观自心非常重要,光办个皈依证、光得个法、取个法名,这些都是外在的一个形式,虽然也可以这样做,但更重要的是内心的改变。若心没有改变,只是形象上的参与一些佛教活动、口头上念念咒语、手里持转经筒或念珠,都属于外在的形式,也可以称为佛教徒。我们自己反观内心,自己到底属于小乘佛教徒、世间的佛教徒,还是大乘的佛教徒。现在有些人经常问问题,连漏水都要请活佛和上师打卦。我说:“他们打卦的结果是什么?”“应该是水管有问题。”(众笑)现在有些人真的很笨,笨得不可思议了,诸如漏水这种事情都要打卦,其实这些有什么好打卦的。建筑就是建筑,做事就是做事。像我这里有肿瘤,需不需要打卦?其实也没什么可打卦的,该切除肿瘤就切。原来我这里有些肿块,从照片里看确实有一块比较大,当时他们问要不要打卦,我说不用打卦,快切掉就是。

所以,有些人问自己的修行是否会成功,其实问别人不重要的,打卦不是重要的,算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通过观察佛陀是如何的、大乘菩萨是如何的,他们的心对众生是如何的,再如是反观自己是如何的,以此观察,应该能一目了然。很多人问自己的修行能否成功,将来会如何,这些回答看你现在的行为即可。从没有皈依到如今,学了多少年,现在的心态是如何,这些是比较容易观察、容易明白的。

此处说到佛陀怜悯众生,要保护和救护、慑受所有的众生。将这些众生视为自己独生子一般看待。《文殊师利问经》说到:“提婆及罗睺,爱念无有二。”佛陀当时对提婆达多和自己的亲生子罗睺罗在爱的方面没有任何的差别。佛陀对众生的悲心就是如此。而我们虽然宣称自己是佛教徒,但当被人伤害、故意说自己坏话、偷自己东西,对自己有各种各样伤害的时候,我们是如何对待的呢?如果是佛陀,会如何对待?文殊菩萨会如何对待?法王如意宝会如何对待?由此自己可以称一下,就好比经常说的“我的重量有多少?”也许特别轻,也许特别重。我菩提心的重量不用别人来称,不用通过打卦来了知。“我菩提心学的如何了?”“我有没有违缘?”“我房子漏水怎么办?”“我肚子有点疼,能否打个卦?”(众笑)现在有些人什么都要打卦。我以前遇到过有些老乡就如此。

爱打卦也是一种佛教水平比较低的标志,有一点盲目的信心,但没有特别的正信。所以说,学的如何、境界如何、菩提心有多少斤,这些自己都可以过秤。当你遇到不喜欢的众生,或者暗地里伤害过你的众生,你是怎么样对待的,释迦牟尼佛当年又是如何对待的,以此比较观察,很容易能了知。

无归依者。为作归依。

当时佛陀对于精神上没有皈依的、身体上没有皈依的众生,他会成为皈依导师、皈依处。如《大集经》中所说:“佛于诸众生,不耻恶种性,一切如赤子,是故归依佛。”佛陀对所有的众生都是平等、慈悲维护,他不会抱怨:“你是恶劣的众生”、“你是难看的众生”、“你是贫穷的众生”、“你是残疾的众生”“你是性格暴躁的众生”。所有的众生全部视自己亲生子女般对待。皈依佛的主要的原因就是佛陀对所有的众生都会用慈悲心来保护、摄受。

佛陀的教法思想也是如此。跟随他的僧众也是如此。正因为这样,当我们有困难的时候,若去祈求的话,他就会变成我们的怙主。在世界上是,如果若有这样的一位官员、一个领导的话,我们都会去皈依。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条件,他所有的力量都是为你付出的。反观世间人的依处,比如世间感情的依处,你对我好则我对你好,你如果对我不好,那我要杀了你;政治家也是如此,你和你的国家对我好的话,我就与你结盟往来,如中美关系般,但若你对我不好的话,我就使用核武器或其他方式与你拼命。

真正的佛教思想能成为我们的依处,原因就在此,“如来不可思,佛法不可思,僧众不可思,不可思生信,得不可思异熟,愿生极乐国。”我曾在藏文一个很短的经文——《长寿智慧陀罗尼经》中看到过这个教证。我们经常说“佛功德不可思议,法功德不可思议。”,经常引用。但此处的教证有点不同,意为对不可思议的三宝如果产生信心的话,所得到的异熟果也是不可思议的。“愿生极乐国”,愿我往生清净刹土,属于藏文版的《净土经》。汉文中有一个短短的陀罗尼经,但并未找到该教证。由此,若真正能对佛法僧三宝有信心,自己得到的利益真的也是不可思议。暂且不说未来在六道轮回当中会如何,就目前的地水火风,包括瘟疫、疾病、冠状病,在这个时候有三宝的依处还是很好的。

今年我就有这个感觉,在一、二月份疫情很严重的时候,皈依佛的人的心里有一种依怙,在此期间不管如何,自己就一心一意地念佛。有时候家人也被隔离了,周围的世界完全不是以前的世界了。在这个时候若有一些信仰的话,内心当中的祈祷会对自己的心灵起到很大的作用。尤其当疫情过后,现在人们的生活也跟以往完全不同了。全世界各个国家很多也如此。以前所认为自己的皈依处是房子、车子、银行的存款……但是现在一下子所有的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觉得这家企业做得很成功,领导的位置很高,但是整个世界重新洗牌以后,很多人的心里就没底了、没有安全感了。现在很多人非常恐慌,因为以前觉得自己是比较成功的。但若将这种物质作为皈依处的话,由于一切物质随时都在变,这种变化并不是你所能想象的,而是瞬间万变的。那这时,自己好像在这个世界当中无所可靠了,人不可靠、物质不可靠、钱也不可靠,真正可靠的是什么呢?在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

好多人都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开始念地藏菩萨的名号、念莲师的咒语,其实这也是很好。虽然一方面是临时抱佛脚,有点现实;但另一方面,心里空荡荡的,最后对生活也会没有信心,就会自己选择自杀,与这种人相比较起来信仰的这种坚定、坚强的精神依托,很有意义。以前对佛教、宗教根本没有信仰的,觉得这些迷信的人,当到了最危急、最严重的时候,他就会想:“我在这个世界上在寻找什么?”这时候可能会反观自心。

我们很多佛教徒,虽然还没有依靠佛教的这种境界实现各种各样的神变,因为现在并不是果法期的时候。但至少很多佛教徒在不能出门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哇!现在有时间了,可以闭关了,可以念咒了,可以看书了,可以听课了。”但一些没有任何信仰的人,以前一直都在外面上班或去一些娱乐场所,当这些人的生活方式改变的时候,会觉得物质实际上并不是最究竟的皈依处。

疫情,一方面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人类很可怜的,在这种情况面前生命很脆弱的;但另一方面,对我们也应该敲了个警钟。你以前可以说是不顾一切的在拼命、奋斗,但到头来获得了什么?这是在死亡之前,提前给予了一种思考的空间。对我们来说,也许能将违缘转为道用,是很好的一个机会。所以,皈依处有时候是值得观察的。

未见佛性者。令见佛性。

若没有见到佛性,佛陀会想办法让众生开示悟入,让众生真正见到“每个众生具有。《如来藏经》中云:“我已佛眼见,一切众生身,佛藏安隐住,说法令开现。”佛陀以佛眼见到众生的相续当中都隐藏着如来藏。而如来藏应该是佛法当中最深的法,对众生应该要宣扬。

第三转法轮的教义,如《宝性论》的甚深意义,非常有必要为众生宣讲。因为众生连自己具足如来藏的道理都不知道。有时候我们看这些众生比较愚昧;有时候看的话则众生真的很厉害。比如人类制造飞机也好、火车也好、坦克也好,尤其现在很多军事专家经常讲些武器装备方面的知识。我有时候听着听着他们的介绍,晚上就睡着了,有时候念佛是睡着的,有时候是听一些国际上的新闻“是这个国家准备了什么武器,那个国家准备了什么武器”,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作为佛教徒的话,有时候我认为这也是有意义的,也是一种修行,看到这个世界不羡慕,但是看到这个世界也不讨厌,无论什么五彩缤纷的现象都能看得见。当然也许你们觉得没有必要。

教师节的时候,我确实也特别想感恩世间和出世间的这些老师和上师们,因为没有他们的话,我们无法看清整个世界的五彩缤纷的样子。我们现在不管是爱也好、苦也好、乐也好,或者其他情况,基本上已经能看清楚了。比如世界人类各种各样的变化,个人的生老死病,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因为上师们的恩德,我们心里会经常认同,从而自然而然就会比较明白。就像一个老人看到那些小孩一会儿哭、一会儿闹、一会儿玩儿,一会儿他的沙屋马上倒下去了等等各种各样的现象时,老人就会说:“嗡玛尼叭美吽,嗡玛尼叭美吽,你们不要哭,不要哭。”他自己则无取无舍。因此对上师们的恩德,也会了知道一些情况。

未离烦恼者。令离烦恼。无安隐者。为作安隐。

让没有离烦恼的这些众生远离烦恼,没有得安稳的人得到安稳。

在藏文版当中有“未得财富者就是得财富”。但这里是“未安隐者”。安慰没有安全感,没有快乐的众生,让自身认为特别孤独、特别伤心的种人,依靠佛法、依靠佛的智慧得到安隐。

上节课讲到狂躁症的介绍,很多人跟我反映,以前自己从未发现自己有这个病,但现在已经心开意解了,以后也不会抱怨社会,不会抱怨身边的人,自己会认识自己。如果你真的是这样的话,也是很好的。《上师心滴》里面有一句话,我以前也讲过,比如对上师产生邪见的话,若能发现“此时正在生邪见是一种的加持”,则魔众马上就逃离了,害羞地跑了,他就像一个贼,一旦认识了他就再也不敢来了。

其实我们的这个烦恼和痛苦,很多都是分别念假立的一种假象,一旦穿破、撕破它,很快的时间当中就会无踪无影。现在人们会将狂躁、抑郁、强迫症有些疾病分析的比较细,可以通过上网来查询、对照,有时症状会比较相同,但实际上不一定。但如果自己真的认为有这样的分别烦恼时,就应该在这方面注意,与周围的人尤其是最亲的、最好的人相处时,不应该给他们带来痛苦。一般患有狂躁症和抑郁症的人,在症状没有到达极点之前,一般不会被发现。但与相关的、内部的人相处后,就会被发现,所以经常会给家人和亲朋好友带来非常多的痛苦。

上节课也讲了,如果身边有这些病人,千万不能蔑视、轻视。因为一旦烦恼出来、疾病出来的时候,跟以往的状态稍微会有一些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并不是特别可怕,会有一些改变的,比如通过念咒做改变。

搜狐的张朝阳曾在杨澜采访的节目中,公开佛教对他带来的这种利益。我以前也去过他的公司。不管什么样,很多人确实通过禅修得到改善,自己也愿意说出来。当时张朝阳还有一个磕大头的视频,因为抑郁症、强迫症,都可以通过磕头、转绕等类似的运动修行得到帮助。此外,还有一个视频与抑郁症没有关系,但是与佛法、上师如意宝的加持有关系。

他们其实是社会各界不同阶层的人,但都得到了不同的利益。不知我们有没有各种心理的疾病,其实很多修行人也会患。

以前法王如意宝讲无垢光尊者的教言时说过,第一世敦珠法王有个弟子叫华吉森给,他特别的狂躁,但觉得自己是成就者。让敦珠法王给他印证,敦珠法王不予理睬。于是他就认为敦珠法王嫉妒他是一个伏藏大师,而不予印证。后来他跑来跑去,跑到蒋扬钦哲旺波那里,蒋扬钦哲旺波就对他说:“你先念一千万遍莲师心咒,之后可能会出现更高的一些境界。”他就拼命地念,念到一千万的时候,好像在他的境界中出现一个僧人倒了下去,就在那时,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自以为是。如同上节课所讲,有些人认为自己根本没有错,全部都是他人的错,这是一种自以为是的分别念。认识到以后,这些自以为是的分别念就崩塌了,从此之后华吉森给变成了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法王经常也讲在修行当中,尤其是佛教徒一定要观自己的心。我最不喜欢的有些人,是一会儿开心得不得了,特别特别好,就像观音菩萨一样的,甚至比观音菩萨更加的慈悲,但一会儿就无缘无故变成了忿怒金刚。这样的话,有点接受不了。

以后我们尽量能调整自己的心态,尤其跟周围的人相处时。其实缘分是不可思议的,每个人活到今天不容易。像佛教徒做到这一点也很不容易的。不管听课也好、工作也好、发心也好,如果心里没有一个足够的力量,心特别脆弱的话,活到今天还是很不容易的,每个人都很辛苦的。此时,哪怕我们无法为周围的人提供一个增上幸福或快乐,也不要捣乱他人的生活或对他人带来更多的痛苦。

尤其作为佛教,口口声声说“我要利益众生!”虽然利益众生是一个很好的大乘菩萨的行为,但倘若不能利益众生的话,也不要伤害众生,尤其是最亲的亲朋、好友、父母、家人,这些也是你的依赖处。有些人因为性格、心态、情绪、行为等,会导致给周围很多人带来不快乐。包括工作人员,若一个人的情绪有非常大的波动,则可能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各种痛苦。

希望每个人的情绪都能保持稳定,如此一来,修行是一定会成功的。反之,不要说修行,连世间的基本的一个工作都做得很糟糕。

现在说到“无安隐者。为作安隐”。《佛吉祥德赞》中说:“佛为众生说一药,身病心病普令安。毕竟极苦亦蠲除,稽首善说妙药者。”佛陀的这种妙药能治疗众生的心病和身病,并蠲除这些痛苦,这就是“说妙药者”。

其实佛陀涅槃已有两千五百多年,但他所说的法我们今天仍在享受。它并不是一个空白的语言,而是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直接和间接带来利益、获得快乐。所以佛陀为安隐者做安隐是真实的。

未解脱者。为作解脱。

在烦恼障和所知障中未解脱者,让其得到解脱。

未安乐者。令得安乐。

身心都不快乐的人,使其通过佛法,都得到安乐。

未离疑惑者。令离疑惑。

对一切万法所知犹豫不决、疑惑的人,通过这样的智慧来断除疑惑。

未忏悔者。令得忏悔。

因为有些人的行为特别狂乱,所以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过错,于是让这种人通过学习,自己发现自己的过错。

如现在世间人经常说:“发现自己,认知自己。”作为佛教徒,有必要知道自己作为凡夫人会有很多毛病,一旦自己发现这些,通过忏悔就会变成特别清白的修行人。

未涅槃者。令得涅槃。

在轮回当中还没有得到涅槃、得到成就的这些众生,令他们得涅槃。佛陀当时跟所有的众生说了这些,就像说法前的预告一样。

尔时道边。清净平正。吉祥福地。纵广正等。十千由旬。

佛陀说完这些的时候,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看到道路的旁边有一个非常清净平整的、特别广阔的、吉祥福地。

当时佛陀圆寂的地方是很广阔的,特别清净、吉祥的福地。纵横一致,是一个正方形的,特别大的平原。各有十千个由旬,也就是一万由旬,地方特别大。

佛见此地。平正清净。即便止住。告诸比丘。今于是中。可以说法。

佛陀见到这样的平整、清净的地方,就没有再前进,停了下来。告诉诸比丘,说:“今天就在此处可以给大家说法。”

佛陀就准备在此处传法了。此处并没有提及说法需要多久,但下文有涉及,因为阿难担心佛陀是不是要说一周时间的法,或者他有点担心尚未到达佛陀涅槃的地方。目前不知道宣讲《圣大解脱经》地方在何处,我们去印度的时候,现在后人认为的地方是在两棵树那边,但具体不太确定。

尔时。阿难比丘白佛言。世尊。如来世尊昔常性好山林。清净流水。华果园林。今于是中。亦无流水。亦无林树。亦无聚落国土人民。

此时,佛陀不走了,就待在那里。阿难比丘对佛陀说道:世尊,以前如来世尊特别喜欢一些郁郁葱葱的山林,清澈无比的流水,以及枝繁叶茂的树园,但今天这个地方,流水也没有、树林也没有,“聚落国土人民”都没有,特别的偏。”如我们常说的:“这里什么都没有。”

今日如来。安居说法。远来者众。饥劳疲乏。性命不济。

今日如果如来安居在这里说法的话,远来的众眷属,跟随佛陀的浩浩荡荡的队伍,他们走了很远的路,所以大家饥劳疲乏,可能性命都保不住了,因此在此地说法,有点困难。

有食有命。有命有身。有身有道。

因为有了食物就有性命,才会有身体,才能宣说正法。

无食无命。无命无身。无身无道。

反过来,如果没有食物则生命都难以保住,没有生命则不存在身体,也就无法宣说正法。

声闻在佛陀面前很有勇气说话,讲了一大堆理由。

今于是中。无有如是可意之事。

因为以上的这些理由,所以今天在此处说法无任何可意之处,因为吃的也没有,住的也没有,从各方面条件来看,什么都不好。

云何世尊。于中说法。

世尊您为什么选择在此处说法呢?

有时候在世尊面前阿难并不害怕,说了一大堆的理由,佛的甚深密意他也不明白,说道:“您不是喜欢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地方吗?可此处这么偏僻,这么贫瘠,若在这里说法的话,我们肯定全部都要饿死了。”

法王如意宝当年去五台山的时候,有一位嘎多堪布,经常就像阿难一样在法王面前说:“你们去五台山的话,我们就全部都要回去了,喇荣肯定没有人了。到那时候你的桑耶佛塔肯定会倒下去,可能你的亲戚会过来把那些木材全部拿走。”很多时候嘎多堪布会特意说一些不吉利的话。这是因为经常与上师在一起的缘故,不害怕上师。所以一直与佛陀在一起的阿难也不怕,其他人就算心里这样想,但也不敢说出口。

当然,按照《毗奈耶经》当中的描述,阿难对法还是很有信心的。有一次在王舍城,阿难的身上长了一个疮,特别严重。佛陀告诉医生最好想办法做一个手术,将疮切除。医生观察后说:“最好是等释迦牟尼佛坐在狮子座上宣说传法的时候,我给阿难动手术。”于是,当佛陀传法的时候,医生就拿着各种各样的刀,为阿难做手术。手术过程中,脓、血等流得特别多。医生一直做一直做,做完手术以后说:“现在这个手术已经成功了。疮已经切除。”当时医生问阿难痛不痛,阿难说:“我在闻法的时候,心非常的专注。因为心专注,不要说这样的一个小手术,哪怕将我的身体切成一块一块像芝麻般,我都不会有感觉。”

其实,真正佛陀讲法的时候阿难都是非常专注的,《毗奈耶经》当中描述,为了法,他很伟大、很了不起的。今天可能为了一些缘起,才在佛陀面前有了提问的显现。下文舍利子与他的对话更精彩,阿难说:“你不要在这里讲法,不然我们全部都可能会饿死,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大家要把这些情节好好地记着。其实佛经是很有意义的。

今天就讲到这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