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前行广释 > 正文

《前行广释》第33课辅导及思考题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4/13 23:59

诸法等性本基法界中,自现圆满三身游舞力,

离障本来怙主龙钦巴,祈请无垢光尊常护我。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发了菩提心之后,今天我们继续一起来学习华智仁波切所造的《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前行引导文》主要是引导我们的心趋向于成熟,最后安住在殊胜的大圆满境界里。前行是指大圆满的前行,大圆满代表了法性、实相、如来藏的本体,也代表佛果。因此前行也代表成佛的前行、证悟心性的前行、大圆满的前行。大圆满并非是离开佛果之外的境界和状态,所以证悟大圆满也就是证悟实相,而圆满地证悟了实相就会现前佛果。按照三转法轮的殊胜教义,每一个众生本具佛性-圆满具备佛陀的一切功德。当我们现前了实相的大圆满的状态,也就意味着现前了殊胜的佛果。

现在我们所有的修行都是为了成佛。大恩上师再再地讲,修前行不是为了得到听密法的资格,而是为了现证佛果、现证大圆满的实相。如果修好了前行,不管是前面的共同前行,还是后面的不共前行,我们的相续会具有很多和以前凡夫俗子完全不同的修法的境界。暂时而言,修好了前行会让我们成为一个标准的修行人。从深广来讲,修好前行可以让我们现证法界实相、成就佛果。前行是让我们的心成熟和证悟的修法系列,是一种具有次第性、有体系的殊胜引导。《前行引导文》并非一般人臆造出来的,而是佛陀在经典中以及大德们证悟了殊胜的实相后,为了让我们能够趋向于解脱,在法本中开示的前行引导次第。

现在我们学习的是对修行佛法非常关键的寿命无常的引导,这个引导可以打破常执。无常和常二者是矛盾的,众生因为不知道世俗究竟的本体和实相,所以会执著自己常有、寿命常有等等,会安住在常执中。

寿命无常或者总的无常可以让我们打破对一切万法的常执,尤其是打破认为自己不会死,会恒常安住的执著。这里面通过刻意的观修,来迎接或者肯定死亡的存在,在死亡到来之前积极地做准备,调伏自相续,积累更多的资粮。如果我们在死亡到来之前修得非常成熟圆满,就非常可能在这种修法状态中现证佛果,即使没有现证佛果也可以获得圣地,没有获得圣地也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即便是没有往生极乐世界,也会为了后世往生打下非常好的基础,在后世成为殊胜的利根者。

这就是总的无常。这里主要是引导寿命无常,但是对于器世界、有情世界、财富、地位,所有这一切都应该知道是无常的,从而打破我们对今生的耽执。耽著今生的这一切并没有实际的意义。为什么呢?因为这一切都是无常的。如果了知了无常,就会打破对一切的实执,知道现在所追求的一切实际意义并不大,求解脱道才是最殊胜的。通过观修寿命无常,我们就会更加具有紧迫感地去修持殊胜的正法,不会浪费丝毫的时间。

在寿命无常的引导中,现在我们学习的是通过种种的喻义来观修无常。今天要观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家庭中的人也是如此,历代宗亲祖辈父辈全部相继过世,现在只剩下他们的名字而已,自己同辈的兄弟姊妹等也有许多已经离开人世,时过境迁,此时此刻我们全然不知他们转生在何处。

这一段主要让我们把观修无常的范围放在家庭,因为众生对家庭非常执著。并不是说我们修了佛法之后,就会对家人没有什么感情了,修成一个木头人了,不是这样的。因为家庭人员和我们有着特殊的因缘,我们肯定会去关心爱护,但是要用更加理性、智慧和慈悲的观念来对家人。要做一些深层次的爱护和关心,而不是单单通过执著的方式爱护亲人。

我们和亲人交往时,如果没有智慧和慈悲,这种爱护反而会变成伤害。最简单的比喻就是溺爱。比如说父母溺爱自己的子女,觉得子女可爱故而一味地迁就。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对儿女的爱,其实长远来看是对他做了很深的伤害。作为一个佛弟子,肯定会爱他的家人,但是学习过无常后,他会更加懂得采用智慧和慈悲而不是盲目的方式对待家人。这是对于世俗谛的实相有所了知的慈悲,知道这个该做、那个不该做。对于亲人不是世间中一味地溺爱,而是具有智慧的慈爱,二者之间的差别是非常大的。

所以通过观寿命无常,可以打破我们对于家庭过度的执著,回归到一种理性的状态。从究竟上来讲,这种过度的执著对自己和他人都没有实际的帮助和利益。我们应该在这种理性的状态中修行殊胜的法义。

我们学的每一个段落都有一层意思,在打坐的时候可以观修每一段的意义。了知了每一段的意义,把词句记下来,就可以闭目思维这里面所讲到的含义。比如说这段我们怎么观修呢?在上座的时候就好好观想这里面的内容。观修一切都是无常,我们家庭的成员也是这样。我们的家族能够延续到现在,是因为我们有父母,父母上面有祖父母。不管兴盛还是衰败,富裕还是贫穷,显赫还是卑微,都有自己的家族血脉。我们可以这样观察,历代宗亲祖辈父辈全部相继过世,传到我们这一代,极少会有五世同堂或者四世同堂的情况。所以历代的宗亲,祖辈、父辈等等相继离世。这虽然是实际情况,但是如果我们不修行,对于这样的事实会忽略,应该着重观察的这些方面我们就放过去了。

如果着重观察了,会对调整心的方向有很大的帮助。所以要认认真真地观察:我们的祖辈、父辈都已经相继过世。把这些在脑海中一幕幕去观想,就像我们在回忆昨天的事情一样:我的家庭大概是这样的,我的父辈、祖辈等等一代代都是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生、老、病、死,从小孩到成年,到衰老,再到死亡。我的父辈是这样过的,现在我也是这样过的。慢慢地一个个很细致地观察,内心就会对这个问题有很深的体会,就会发生真实的转变。

“现在只剩下他们的名字而已”,如果是血缘关系近的亲人,比如父母的名字我们是知道的,祖辈的名字有些可能知道、有些不知道,再往上走,很多祖先的名字就不知道了。大恩上师在讲记中讲,汉地有的家族还有族谱、家谱,可能还可以查上去十几、二十代等等。但很多人家的家谱已经丢失,查也查不到,所以有些祖辈是连名字都不剩,有些则也只剩下了名字。

“自己同辈的兄弟姊妹等也有许多离开人世了“,不单单是我们的祖辈和父辈现在纷纷离世,即便是同辈的兄弟姊妹、亲戚朋友等等,也有很多已经离开人世。我们从小时候到现在的同学、亲友、或者同辈的这些人,到底有多少离开人世了?见面的时候可能会说,你知道吗?我们以前的某位同学去世了,或者说我们的某个亲属-某一位堂兄、表弟去世了。在听说的时候会震惊一下,但是时间长了就会遗忘和忽略。

忽略这些事实对我们内心的转变帮助并不大,所以要认真地分析。意思很容易懂,但是我们容易忽略。因此要通过打坐的方式观修,有人就会想没什么好观修的,前行中的文字这么简单,好像一分钟就观完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认认真真地把每一句话里面传递出来的信息通过图像、动画、回忆的方式在脑海中慢慢地去观想,一遍遍地深入它的意义。一边回忆一边观察,再和解脱、轮回、无常等等教义相结合,把我们的心引向殊胜的解脱道。

“时过境迁,此时此刻我们全然不知他们转生在何处”。到了现在,已经去世的人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他们转生在何处。有可能梦到某某亲人,他在鲜花盛开的地方,或是在一个非常阴暗的地方。有时问那些成就者打卦,某某亲人已经往生了,或有些人转生成人,有些人转生旁生等等。这些卦有的准有的不准,没办法完全确定。从总体的角度讲,我们没办法知道去世的亲人转生在何处,现在是什么样?有些可能转回来了,有些又转生为我们的亲人,有些可能转生到其他国家,有些可能转生其他道,总之一旦分散之后就不知道转到哪里去了。

我自己是一样的,死了之后随着业风所吹而去投生,和今世当中的亲戚、朋友,显现上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成了另外一个家族的新成员。观想我的父辈也一个个地去世了。整个轮回就是这种自性,没有什么恒常的,一切都是无常的,终会死亡,这方面我们要认真地观想。

下面这一段话是另外一个要观察的内容:

许多人前些年财势圆满犹如人间之庄严,可是今年却只有名字留在人世。

很多人在前些年财势圆满,就好像人间的庄严一样。庄严是一个装饰品,就像现在人打扮时的耳环、项链、帽子等等首饰,这些装饰是我们每个人的庄严。此处所讲的许多财富圆满的人就好像人间的庄严,意思是指某某人了不得钱财很多,在整个人群中非常突出就像金银首饰处于顶位,所以称之为人间的庄严。这是个修饰,就像金银珠宝会成为人的庄严一样,这些人也会成为人群中的庄严。有些人地位显赫,有些人则智慧超群,这个地方主要讲的是财势圆满。这种人赫赫有名,自然而然在提到他的时候,人们就会放在首要的位置去顶礼膜拜,所以这些人就称之为人间的庄严。

但是世事无常,“可是今年却只有名字留在人世”。有些是已经死了:有些人非常有钱,但突然就死去,死因有的是重病、有的是车祸、有些则是遇到了地震、有些是自杀等等。财势圆满的人今年只有名字留在人间,真实的这个人已经没有了,尸体已经烧了,心识重新投生了。在去世不久的短时间中提到这个人,大家还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他的事迹是什么样。时间长了,过了几十年、上百年之后,很多人连名字都不知道了。

现在有钱有势、众人羡慕的富豪,明年的此时或下个月还在不在世谁也不知道。

以前有钱有势的人现在有些只剩下名字。现在有钱有势的人,众人羡慕的富豪,明年的这个时候,或者下月还在不在世谁也不知道。的确是这样,因为众生必定是要死亡的。什么时候死亡呢?不确定。我们观察这些有什么用呢?一方面知道生、老、病、死,尤其是死亡,是人间的自然规律,有钱人也好,没有钱的人也好,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也不用羡慕有钱的人,因为他也是无常的;如果我们自己是有钱人,也不要太过于实执,因为这也是无常的。另一方面,这些钱财也是无常的,就像我们前面所讲,以前非常富裕的人有可能突然出现一个大的变故就破产了,有可能一下子财富就蒸发了,所以财富也是变化无常,没有什么可靠。

对于人来讲也会无常,现在还存在世间中的人,到了明年或者下个月还在不在世呢?这是没办法确定的。所以不管人富裕与否都是这种自性。

乃至观察自家牲口圈里的牛羊狗等,以前已死去多少,现在又剩下多少,这一切最终又变成了什么样,都不超出无常本性。

华智仁波切出生在藏地的牧区,那里主要是放牛、羊等等,这些牛羊都是牧区人的财产。华智仁波切讲法、写论是针对当时的情况,让拥有很多牛羊的人观察无常。

对牧区的人而言,有些富裕的人可能家里的牛羊多一些,几百上千头;有些穷一点的二、三十头,十几头或者只有几头牛。观察自家牲口圈里的牛羊等,以前有多少,现在死了多少,明年还剩多少等等,这些都是无常的。这些比喻对我们来讲也许感触不深,因为我们没有养过这么多,但是也可以观想。现在信息这么发达,可以知道牧场上虽然牛羊成群,但是每一年都有牛羊死亡。此外,家里面养的狗、猫等也是这样的情况。小时候养的狗到哪里去了?死了。现在养的狗以后会怎样等等,都可以这样观察。

没有什么不变的东西,都超不出无常的本性。对于我们常说的生离死别,生离是指活着的时候由于因缘而分开,死别是指要不然你死了,要不然他死了。所有这一切都超不出、离不开生离和死别这样的本性,这本来都是很正常的。如果我们真正了知这一切是万法的本性,是自然规律,就会以一种殊胜的智慧来面对。对于别人出现无常我们也会油然产生慈悲心。

百年以前在世的人们如今没有一个未死而遗留下来的,现今南赡部洲的所有人在百年之内也会一个不剩地全部死亡。

这是从时间的跨度来观,百年以前的人现在没有了,全部都死了。当然这是从普遍的角度来讲,不能排除哪个地方还有一个活了125岁的人,这是很特殊的例子。普遍的情况来讲,百年即一个世纪之前的人,现在基本上没有了,一个不留地全部死掉了。现在已经存活在南瞻部洲的人,百年之内也会全部死亡。我们再怎么执著也没有用,这就是客观规律,是我们要面对的事实。所以我们没有必要花很长时间执著于这些,就好像自己永远不死一样。抱有此观念的人,有很典型的颠倒执著,像常乐我净中的常执。我们要知道,在百年之内自己必定死亡。为了这种短暂的寿命,为什么我还要以造很多罪业的方式来度过余生呢?这样不单单是今生造了罪业,这种罪业还会延续到后世,让我们下一世感受很多的痛苦,这对我们来讲没有利益和帮助。所以要好好观察,从时间跨度来讲,这一切也都是无常的。

所以,内外器情所摄的万法当中,恒常坚固的一事一物也不存在。

做个归纳,内外器情,内就是有情界,外就是器世界。内外器情所摄的一切万法,不管是人还是外面的事物,恒常坚固的一事一物也不存在。这里还没有讲观察细无常,如果通过细无常来观察,很明显就可以知道,当下就是无常的。我们在《前行》中观察的主要都是粗无常,有人会说我们这个世界、太阳、地球等很坚固,但是所谓的太阳、地球最终也会毁灭的。第一个科判中讲到观外器世界而修无常。外器世界毁灭只不过是时间长而已,如果到了时间就仍然会毁灭,因此外器世界的本性也绝对不可能是恒常坚固的。

有情界就不用讲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死,最后都要死亡,不存在生而不死的情况。只不过有些天人或地狱有情的寿命长一点,人类尤其是现在基本上到了人寿七十五岁左右(佛陀是在人寿百岁出世),也绝对会死亡。有些人可能还活不到七十五岁,而且还有些灾祸、饥荒等等,突然死亡、夭折的因缘是非常多的。

一切的外器和内有情都是无常的,如果归摄的话,可以把内有情和外器世界的无常概括在下面几类当中。

可以概括为生际必死、积际必尽、合久必分、堆际必倒、高际必堕。

“生际必死”,在归摄的五类中,最主要的还是生际必死,这个是最关键的,关系到我们自己。此外积际必尽也很重要。际的意思是边际、最终,到了最终叫做际。平常说的边际是指到了边缘。生到了最后一定是死亡,所以叫生际必死。

积际必尽,积就是积聚、积累。像积累财富,积累人气等都叫做积。这样所积累的边际,最后必然都是消尽。下面我们一一分析还有很多的示例,道理都可以了解。

“合久必分”,合是指一个家庭的组合,或者是一个法会中的组合。比如说我们一个小组一起学佛,一个寺院中的道友一起学佛,还有法会大家集合在一起。这就是合久必分或者是合际必分。只要是因缘和合的,最终这个因缘都会散去,所以说合在一起都会分开。师徒合在一起会分开,夫妻会分开,家庭会分开,一起开会的也会分开,因为因缘是无常的,不可能永远合在一起。虽然人们的想法就是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但其实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是和合的,最终必定要分。为什么要分呢?因为生际必死的缘故。不管是哪一方死去,都是分开了。此外还有生离,生离是指不一定要死了之后才分开。中间出现了很多因缘而分开,有的是吵架了、有的是感情不在了、有的说是朋友出现了矛盾,翻脸了等等,一个因缘结束了之后,自然而然地各归本类,回到以前的状态中。所以合久必分也是无常的本性。

“堆际必倒”,堆是修砌、堆砌。比如房子是通过一砖一瓦堆起来的。但是堆的意思,我们会感觉好像是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其实堆有无序的堆和有序的堆放。有序的堆放指的是砖一块一块很整齐地码起来;无序的堆放就好像是倒垃圾一样倒在一起。所以堆不一定都是很散乱的状态,也可以是很精致的的堆放。比如说一栋栋的大楼,还有一些建筑都是一块砖一块砖堆放起来的,所以叫做堆际。这种砌起来的东西,必然会倒塌,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只不过有些质量好、用功细,保持的时间长一点。有些刚修好就倒了,或者正在修的过程中倒掉了,这种情况也多的很。

“高际必堕”,处于高位的,最后必定会堕落下来。不管以什么方式从高位上下来,总之高位没有了。比如总统四年一届,任期到了就从高位上下来了。堕是从上面下来的意思。对于终身制,死的时候位置也就不在了。有的是在世的时候下来,有的则是死后也会下来。只要是因缘产生的高位,最后都会消失。所以这个高位没有什么可以耽著。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高位,把自己的后世的解脱和安乐全部作为代价赔进去。

此处教我们用理性来看待高位、堆砌的房屋、所修的房子等等,不用太过于执著。还要用理性来看待合、积累和生。有了理性的智慧,我们就会得到人生的殊胜智慧,再用这种殊胜的智慧看待一切万法,暂时来讲就可以让我们超然物外,虽然我们在做这些事情,但是不会执著。从修道的角度来讲,完全看透了一切虚假的表面下的真实本性之后,我们不会再耽著它,不会为了得到它而生生世世去努力奋斗。现在我们迫不得已、身在其中还会去做一些世间的事情,或者处在这种状态中没办法。但是我的后世、再后世不需要为了这些再奋斗,下世我要追求解脱道。所以我们的目标由此而调整。

此外,亲怨、苦乐、贤劣及一切分别念也都是无常的。

除了前面所讲到的生际必死等道理之外,所谓的亲人和怨敌、痛苦和安乐、贤和劣的关系分别念也是无常的。贤就是我要修法,劣就是我要造罪等等,这一切离戏也都是无常的造作。只要是在轮回中,我们的心没有调伏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常的。我们在和亲人值遇、欢聚时,不要执为常有,觉得永远生生世世都是这样,这是不一定的。对于怨敌,我们也不要想永远是怨敌,这个也不确定。因为在整个历史的长河中,亲人变成怨敌,怨敌变成亲人,有太多的示例。我们看别人的事情,看历史都很清醒。但是当这些事情落在自己身上时,我们就很迷惑,不应该这样。我们应该把这种状态放在自己的心中,反复去观想,生起一种非常稳定的智慧。对整个世间,乃至自己现在所处的状态都做非常深刻的观修、观察,这样才能在我们相续中引发这种殊胜的作用。

下面就是对前面总结的这些一个个地做介绍,因为这些很重要,我们在观修的时候都用的上。首先观修的是生际必死。只要是生下来的就一定会死,无人例外。只不过有些人死的快,有些人死的慢,除了这个差别之外,生的最终都会死。

生际必死:无论是任何人,即便他高如天空、厉如霹雳、富如龙王、美如天仙、艳如彩虹,可是当死亡突然到来之时,他也没有刹那的自由。

首先,在世间中的任何一个人,不管是穷人,还是大家很羡慕的富人,都会死亡。“即便是高如天空”,“高”就是位置高,处于很高的官位上。从世间来讲,以前是皇帝,现在是总统。即便位置高如天空,还是会死亡。死亡的时间、方式也非常多,死亡到来的时候,也是没有自由的。没有自由的意思是:你虽然有这么高的位置,但是有什么用呢?这个高位没办法阻止你的死亡。可能一般的穷人,即使只是生一般的病,但因为没有资源,缺少医疗资具无法及时治疗,所以很快死亡,就是类似《药师经》中讲的横死。而有些富裕的或者处于高位的人,生病时有很多资源可以动用,有财富和势力,可以找到很好的医生、很好的药,有些时候可以暂时让他不死,但是当他的大限到来时,还是会死的。很多时候医生、药没有用,如果有用的话,现在这些有权有势的人不会死。

所以高如天空的时候,也没有自由。一方面他会死,另一方面,他没有刹那的自由留在世间中,所有的这些资源对他来讲都用不上,没办法抵挡死亡的到来。

“厉如霹雳”,就是非常猛厉的人,就好像霹雳一样。霹雳就是打雷,尤其是现在夏天下暴雨的时候,突然一个炸雷打下来,很吓人,有时连房子都好像跟着震动一样。如果打在人身上,一下子就把人打死了。所以霹雳是非常恐怖的,力量很大,里面有很大的能量。有些人也是犹如霹雳一般非常严厉,大恩上师也讲了,就像希特勒等等。据说在古代有很多很厉害的人,像成吉思汗等很多国王和皇帝,杀了很多人,威力无穷。只要是他想要的,比如发兵攻打某地,他发动军队的力量是无人可挡的。即便是厉如霹雳的这些人,当死亡突然到来的时候,也是没有刹那的自由,还是会死。

有些人羡慕高位,认为这样的力量值得追求。每个人的思想都是不一样的。对于这些给世界、给很多人带来很多伤害的暴君,比如希特勒,虽然大部分人都觉得很残暴,但是也有些人觉得他了不起,把他当成偶像来崇拜,并且还想:有朝一日,如果我变成这样,那该多好啊。可是,即便成了这样,死亡到来的时候,还是没有刹那的自由。这个力量对抵挡死亡来说,没有丝毫作用。

“富如龙王”,即非常的富裕,犹如具有很多财富的龙王。在《白莲花论》等许多佛经中都提到,很多人去大海取宝,一方面是为了黄金、钻石等宝物,但是最主要的宝物还是龙王头上的如意宝。龙王拥有很多的宝物,尤其是如意宝,是宝中之王。想要什么财富都可以在如意宝中自然显现,所以龙王是很富裕的(虽然龙王的身份不是天仙,按照佛教的观点属于旁生道)。

成为龙王的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有些修行人支分的戒律守的不是很清净,也没有忏悔。但是他们非常喜欢上供下施,所以通过这种杂业,死后因犯支分戒堕入恶道中,由于前世做大量布施供养的缘故,会非常富裕。尽管其属于旁生道所摄,但还是很有力量或财富的,福报很大。

世间的富裕,有的说像多闻天王、多闻天子一样,有的说像龙王一样。当然,现在世间上找不到一个财富可以和龙王相比的人。然而,即便是富如龙王,当死亡突然到来时,还是没有任何的方式可以抵挡,没有刹那的自由。

“美若天仙、艳如彩虹”,有人长得很漂亮、很端庄,或者很艳丽,美如天仙、艳如彩虹一样的人,自己觉得自己很漂亮,其他人也愿意追求这种很美的人,不管男女都是如此。但即便如此美艳又怎么样呢?死亡突然到来的时候也是没有刹那的自由的。这种容颜抵挡不了死亡,财富、手段、高位也没办法抵挡死亡。所以,死亡突然到来也没有刹那的自由。

只能赤身裸体、赤手空拳地离开人间,只能在对财产、饮食、亲友、部属、弟子、仆从等眷属所有受用依依不舍之中抛下一切,就像从酥油中抽出一根毛般独自而去。

自己死亡的时候,这些都用不上,“只能赤身裸体、赤手空拳地离开人间”。赤身裸体、赤手空拳是一种比喻,意思是独自离开人间、什么也带不走。虽然有些人觉得这个人在世的时候很有钱,死后办的葬礼很隆重,给尸体穿最好的衣服,修最好的墓地。有的残暴之人会有很多陪葬的东西,其中有些是牛、猪等旁生,有些是用活人来陪葬,觉得人在地下可能孤孤单单的,也需要人陪,这完全是无明的表现。死的时候随着各自的业力流转,只不过是尸体呆在坟墓里,神识早就离开了。而且这些陪葬的旁生和人,死前可能受你控制,死后你是控制不了他的,都随着自己的业风飘走,各自投生了。但我们都觉得不是这样的,羡慕死后身上穿得这么好看,而且还盖了这么大的墓地。

以前皇帝就盖很大的墓,修很大的陵。在中国古代人们也是选最好的风水,最好的墓地,把坟墓对比阳宅修得像房子一样豪华,叫作阴宅。现在买墓地也是,应该给死去的亲人买最好的墓,地方也大,修的也气派,地势也好——这个地方向阳可以晒太阳、那个地方风景好可以看大海……这也许是真心的、也许是为了做个面子。但是死的时候,只有没有思考心识的尸体在坟墓中,神识早就已经走掉。何况很多尸体都烧成灰了,还晒什么太阳、享受什么鲜花呢?如果单从人们寄托哀思的这一面来看,并非说这不好,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亡者的神识早就走了,这些东西他都没办法得到,只能赤身裸体、赤手空拳离开人间。

离开人间时的心态是什么呢?对财产依依不舍。因为没有修无常,不知道自己是会死亡的,不知道死亡时这些财产都是没有用的,一直觉得财产作用很大,对财产的执著在死亡到来时还是放不下。对饮食、亲友、所谓的部署、弟子、仆从等所有受用眷属,依依不舍之中抛下一切。

但是非常舍不得又怎么样?一方面说明临死时的心态是非常耽著、依依不舍的,但从另一角度来讲也是无奈。如果死亡之后耽著世间的东西,会对解脱、往生有很大障碍。世间人不存在解脱往生的问题,但对一个修行者来说,死亡的时候如果对财富等依依不舍,那么对这些东西的贪恋就会影响到往生极乐世界,因为往生极乐世界需要义无反顾地抛下对世间一切的执著。

如果思想观念被世间的这些束缚住,心里耽著世间的亲属、饮食、财产等等,这就没办法往生了。自己得不到这些东西,也帮助不了亲人,就算想要接近他们,也接近不了,因为毕竟是阴阳两隔了。后面还会讲到,有些人死了之后还会觉得自己没有死,又会习惯性回到亲人身边。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中阴状态而不是一个人了。所以到了亲人身边时,会给亲人带来一些恐怖或者疾病,有些修行人看到家人生病了,会赶快请一些有能力的咒师修法念咒,这个时候会念忿怒法,对亡者也会做些伤害。所以死后的情况和活着时的情况完全不同。

虽然非常耽著,但这种依依不舍,尤其对修行人来说是很大的障碍。为什么修行人要提前观修寿命无常、财产无常呢?首先,内心中知道它的本性,主动地放松对它的执著。如果能放松执著,那么当死亡突然到来,对于财产、饮食等等,是做好心理准备的,知道死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所以临死时留在世间的财产、亲属不会成为束缚和障碍,可以轻装上阵。

你早就准备放下了,只不过活着的时候,因为责任所在没办法放下,必须去做一些事情。但是做这件事的心态,是放松的、无常的。一旦死了之后,你觉得自己在人间的责任已经做完了,这一切不用再去耽著了,就会很轻松地往生。所以,如果提前观修,这些就不会成为我们修行的障碍。

如果修行者在世的时候不认真去观修这些问题,那么死时也会对这些财富、眷属等等依依不舍,非常耽著。这样也会严重地影响我们去世时候的心态,想不到解脱,想不到往生,想不到发菩提心……所有这些善法都想不到,只是很耽著,很操心:我死了之后别人把我的财产分了怎么办?这些财产可是我辛辛苦苦打拼来的等等。死时这种心态非常容易生嗔心、会堕恶趣,这对自己是非常不好的。

不管怎么样,这些东西在这一世因为自己的福报、勤奋而得到,但只是在死之前自己有权使用,死了之后就不是自己的东西了,应该把它放下。放下之后自己去投生,下一世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自己今生中有福报,下一世还会轻松得到这些财富,如果没有福报,耽著也是没有用的。把这些问题想清楚之后,主动地观无常、接受无常,和死时被动接受,在痛苦的状态以及是否能利益后世等方面,是完全不同的。

打坐观修的时候,也要把这些因素一个一个好好地放在内心深处观想:我死亡的时候这些有什么用?我没有权利,我是很无奈的,必须要抛弃。与其死时在这种状态下抛弃,还不如现在主动地观想无常,内心中放松对这些的执著,在这一切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就会非常坦然地接受这一切,坦然地做当时该做的事,而不是在死亡的时候,做不该做的事。死亡的时候,什么是不该做的事情?就是对这些恋恋不舍。这些其实对自己、对亲人都没有什么用,不会再回到从前了。这是完全不同的、很开放积极的心态,不是被动也不是很消极地接受。

打个比喻,“就像从酥油中抽出一根毛般独自而去”,酥油是从牛奶中提炼的,在挤奶的时候有时会有牛毛掉在牛奶中,提炼时候还会有一到两根的牛毛在酥油当中,但也不会有很多。抽出酥油里的牛毛时会发现,牛毛上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它就独自从油中分离出来了,非常干净,什么都带不去。我们以前也多次这样的观察过,类似于现在汉地城市中吃的黄油、奶油,这里面如果有些毛发抽出来它也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带不走。

同样的道理,酥油就像我们今生的财富、亲友、高位、名望、身体,我们的神识就像这根毛,死了之后神识要抽离出来,离开这些东西独自前往后世。死了之后尸体和财产留在这儿,财产、房子、车什么都只能待在这个世间中,心识独离开。所以,干干净净得什么都带不走,就像在酥油当中抽出一根毛一样。

现在世间流行一种术语叫“净身出户”。净身出户有很多解释,此处是非常究竟的净身出户,什么都没有了,连身体都没有了。心识都从你的这个“户”,即身体里面抽走了,独自去投生。唯一能够带走的就是你内心中的善业恶业,其他的这些东西如净身出户般全部留在世间当中。

“从酥油中抽出一根毛般独自而去”,这些我们必须要非常认真地观。不管你愿不愿意都要很公正地观想。我怎么可能对亲友对儿女这么残忍?观想我要死了把他们留下?这个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是实际情况。如果不愿意去观那么死的时候就会遇到很多麻烦,对自己和他人都没有好处。但是如果观的时候放下了,从这种庸俗的耽著和慈爱中出来后,就会以更升华的智慧和慈悲去对待家人和朋友。

有了这种智慧和慈悲,会给他们发善心,引导并告诉他们正确的赚钱的方式和正确的待人处世的方式,而不再是以情绪化,以一些贪嗔痴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如果了知了观修无常所带来的一系列的良性循环,那么好的连锁反应也都会随之发生。

如果觉得我不能这样修,不能对父母这样观,他们对我这么好,不能观和他们分离的这一刻。不能接受这些,最后结果还是要分离。如果现在不观,当真正到了那一刻的时候会让彼此非常痛苦。世间的感情是没有什么真实理智可言的,虽然是亲人但是他在这件事情上做的是否对呢?我们没办法以客观的智慧去观察。有的时候我们会这样,只要是我的亲友我就是要站在他这一边,不管对方对不对有没有理,就是要敌对,这种情况有很多。不是说百分之百就这样,但很多人没有智慧和慈悲心,没有公正的性格的话他就会这样去做。如果我们真的分析并通过观无常知道这一切,我们的心就会非常平和,而且更加有智慧、有慈悲地对待自己的亲人。你应该怎样对待别人,怎样通过正确的方式去处理事情,这都需要以智慧和慈悲来面对,这样才对他人的今生、后世有很大的帮助。

我们为什么要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呢?就是要好好地认真观想。不管是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拥有的高位、正在追求的财富。知道真正到了最后,这一切对自己没有什么用。但是在世间中应该去努力的还是要努力,有机会争取的还是要去争取,但是以一种比较超然的心态去做这些事情。

纵然是数以千计僧人的上师也不能带走一僧一徒,即便是数以万计部落的首领也不能带走一奴一仆,哪怕是拥有南赡部洲一切财产的主人也无法带走一针一线,就连自己最为珍爱、精心保护的身体也必然要舍弃。

有些修行佛法的人通过自己的因缘成为数以千计僧人的上师或者法师。成为上师时会有很多眷属,比如一个寺院的主持有很多信众,当然不一定都是出家僧人。有些大寺院的法师、住持、方丈、上师有很多的信众和皈依弟子等等。有些法师觉得听自己讲法的人很多,对这种状态产生执著,认为自己了不起。

但是华智仁波切告诉这些僧人和上师们,即便是居于高位、僧徒众多的上师在死的时候,一僧一徒都带不走,只能一个人离开。最多死的时候会有僧人念念经,这只是一个助缘,不是主因。

如果在世时修的好,有一定的功德,再加上有成千的僧众给念经,这个时候就会有帮助。如果在世时不修,或者在高位时以为自己是一个上师、法师就可以不好好取舍因果。那么死的时候即便这么多人念经,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作用,该堕落的暂时还是会堕落。当然这里不是在讲业因果,是在讲死亡时即便是数千僧人的上师还是带不走一僧一徒,只能独自离去。

“即便是数以万计部落的首领”,有些部落的首领或者万户长(属下有一万户居民),或者是一个国家的领导死亡的时候,能不能带走一奴一仆呢?一个奴仆也带不走,只能自己一个人走。即便是国王、首领自己或者他们的家人想为了避免亡者的孤单,在安排后事时杀死或者活埋很多人做陪葬,这只是愚痴的表现。不可能陪伴服侍的,只不过是多杀人而已,被杀的人绝对不会被带走在亡者身边做奴仆。

“哪怕拥有南瞻部洲所有财产的人”,富裕到整个地球所有的财产归一个人所有。但是死亡的时候不要说很多钱,就连一根针、一缕线都带不走。即便死的时候,把所有的钱堆在身上或者绑身上,但是神识总是要从身体中剥离出去。这些钱还是捆在尸体上面而留在世间中。神识是什么都带不走的,唯一带走的就是业。所以这些都是带不走的。我们要好好思考——我们为之奋斗一生的这些东西,在死亡的时候没办法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帮助。

“就连自己最为珍爱、精心保护的身体也必然要舍弃”,不要说是外来的财富、拥有别人相续的徒众或者奴仆等,即便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身体,在投生的时候进入受精卵中,我们的心识伴随着受精卵慢慢地发育,最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跟着我们时间最长的就是身体,似乎成为一体的也是身体,但是死亡的时候连我们最珍爱的身体也要舍弃。

通过精心打扮、洗澡、生病要去看医生等来保护的这个身体,最后神识还是要离开,必然要把身体抛弃在世间。即便是我们现在这么宝贵的、保护的这么好的身体,对我们来讲什么作用都没有。这方面我们要好好思考,这段话对我们修行也是很关键的。

有些人在活着的时候,身着绸缎、口饮茶酒、地处高位、美如天仙,但他们的身体死后也只是一具尸体,东倒西歪地放在那里,令人见而生畏。 

有些人活着时生活很富裕,长得很庄严。“身着绸缎”,按照现在的说法是穿着很奢侈的名牌衣服、拿着很高级的包等等。在古代绸缎是最好的。

“口饮茶酒”,喝的是最好的茶。在古代的时候,藏地都有种砖茶,品质有好坏差别,但主要是多,通过仓库里堆满茶叶来展现自己的富裕。就像现在的高档茶叶是几万元一两或者一斤,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攀比。酒也是一样,茅台等好酒用来进行攀比。

“地处高位”,所处的地位很高。“美如天仙”,长得也很庄严。但是死亡后只是一个尸体而已。任何人死亡之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尸体。只要一说是尸体,我们的看法马上就变了。

“东倒西歪地放在那里,另人见而生畏”,有的躺着、有的化了妆躺在棺材里,总之都是尸体躺在那,人们看了这些尸体都是比较害怕的。

大恩上师和华智仁波切也讲了,处于高位的领导、很有钱的富翁、长得很好看的帅哥美女、还有很健壮的人,都没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因为这些都是无常的。既然是无常的就没有什么好羡慕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会变化的。

以前长得很好看的七、八十年代的电影明星,现在老了也不经常露面,就算露面也是变老了的样子,这都很正常。韶华不再、美丽不再,都会变成这种自性。偶尔有几个人会显得年轻,其实还是在衰老的。有些是用化妆品或者整容来保持年轻,但是身体器官还是在慢慢地衰老,这是一种规律。而且最关键的不是身体上的变化,而是以前的风光名气不再了,这都是无常的表现。所以完全地安住在这种无常状态时,的确就觉得没有什么可羡慕的,因为一切都是变化的自性。有什么好羡慕的呢?即便是得到了这种状态,最终还是会变化成自己不愿意看到的那种状态。真正地把这个问题想通了,内心中生起了无常观念的时候就不会再羡慕了。

如米拉日巴尊者言:“见而生畏之尸体,本为现在之身体。”

“见而生畏之尸体”,我们看到尸体的时候都觉得很恐怖。人死了有的躺在火葬场中,有的躺在殡仪馆中,有的躺在家里面。藏区是在家里面做超度和念经的,或者把亡者送到佛学院来念经,又或者躺在尸陀林等待天葬。看到这些尸体时的确是很恐怖的,没有人会喜欢这种尸体的。见而生畏的尸体并不是一个什么新的东西,就是现在的身体,死了之后就变成了尸体。仅此而已,本质上没有改变。现在我的身体以后也会变成尸体,只要神识一离开就叫尸体了。所以我们耽著身体也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人死以后他的尸体被绳子捆绑,用布幔遮盖,以土石垫靠,生前用的碗也被扣在他的枕边。

这些都是藏地的风俗,人死之后要用绳子捆绑。有些地方说是捆绑后的有些姿势便于解脱。有些地方用绳子捆绑也是防止起尸——死了之后由于某种因缘,其他的非人就附在尸体上面,尸体就站起来到处害人。有些地方像藏区马尔康一带的房门特别矮,据说也是防止起尸的。因为起尸时膝盖是直来直去不能弯的,门矮就可以有效地防止起尸进入。

“用布幔遮盖”,在藏地人死了之后都要用布幔遮盖起来,不能让人看到他的脸。不像现在有些地方,需要让人看到亡者的脸。比如某某追悼会的时候,人躺在那里大家要瞻仰遗容。而藏区是不让人看脸的,不管是什么人死后都要用布全部盖住。

“以土石垫靠”,人死了之后不能睡在以前的床上,必须要被抬下来放在地上,而且地上要用草坯或者石头、土块等把尸体垫起来,中间有个缝隙用于散热,尸体不会很快腐烂。如果躺在床上盖得很严实,很快就臭了。所以用土石垫靠尸体很有必要。以前我们在佛学院也处理过很多这方面的事情,有一些经验。

用过的碗也被扣在亡人的枕边,这也是一种习俗。藏地基本上都是每个人有自己专用的碗,人死了就把他的碗扣在枕头边,说明这个人以后不用再吃饭了。有些噶当派的修行者,虽然没有死但也每天把碗倒扣,这是因为无常修的好。因为不知道自己明天是不是变成尸体,提前就把碗扣了。

无论活着时是多么端严可爱,到那时都将成为悲惨至极、令人发呕之处。

活着的时候长的再可爱再端庄,死后都会变成尸体,非常悲惨。尸体过了几天之后慢慢就开始发青、发紫并腐烂肿胀,的确是让人发呕。尤其是尸陀林中的尸体,一般都是放了三天以上,有的甚至是放了七天。天葬时挑开衣服和包尸体的布,臭味一下子就蔓延出来。尸体也是青的很厉害,所以那个场景就是令人发呕之处。这就是我们平时耽著的身体,最后就会变成没有人喜欢的这种状态。

以前在世时躺在层叠舒适的床上,身穿温暖羔皮,头枕柔软皮毛,甚至睡觉醒后稍有不适,也要翻来覆去。

这也是描绘生前和死后的对比,通过这种对比让我们知道,死了之后也会和现在完全不同。现在很多人对睡觉的床很是讲究,不管材质还是功能,亦或是哪个地方进口的。

“身穿温暖羔皮”,藏地是比较冷的地方,夏季又很短,基本上温暖的羔皮在冬天的时候都会穿(羔皮即羊羔皮,是用小羊的皮做的衣服)。“身穿温暖羔皮,头枕柔软羊毛,甚至睡觉醒后稍有不适,也要翻来覆去”,睡醒之后哪里不舒服马上翻个身,翻来覆去的,这个是描述在世时很执著的状态。

但死后,只是在身下垫上一块石头或者草坯,头上布满灰尘。

死亡之后也不会觉得不舒服,尸体身下都要垫上一块石头,或者一些草坯子,因为几天不用动头上又布满很多灰尘。死亡就是这样的,无论生前多么执著,觉得自己的生活怎么样的好,死亡后都没感觉了。哪怕把尸体拉到尸陀林中去,用刀砍、被老鹰吃,或者放在火葬场一把火烧的时候,都不会有什么感觉。在生的时候很讲究,这样不行那样不行,讲究的不得了,但死亡之后都是一样的。

可能有人会说死亡的时候当然都一样,现在活着时跟死亡是不一样的。关键是活着时为了追求这些浪费了很多时间精力,为了追求所谓好的生活太耽著了,生起了很多执著烦恼,通过烦恼造了很多的业。这个业对后世不利,而且这种贪执对当前的修行也不利。因为过度耽著的缘故没办法发现实相。

我们并不是不知道死亡和活着不一样,并不是说佛弟子笨到那种程度了,而是说通过这样的对比,让我们知道现在的很多耽著是不必要的。把太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耽著这些东西上,最后死的时候都用不上。应该放轻放缓自己的执著,认真地修法,这对我们来讲是很有必要的。今天的课就讲到这个地方。


思考题

139、以我们身边的人为对境,应当如何观修无常?你在日常生活中,是怎样观无常的?

答:我们可以如是观察:生活在一个家庭中的人,如历代宗 、祖辈甚至父辈全部相继去世,现在只剩下他们的名字而已,自己同辈的兄弟姊妹等,也有许多已经离开人世,时过境迁,此时此刻我们全然不知他们转生在何处。

每个人不妨回顾一下:在自己的家族中,祖祖辈辈死了多少人?有些人甚至连名字也不知道。在汉地,古代时有家谱,可现在根本不讲究这些,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谁,恐怕都不清楚。如果真要追溯上去,每一个家肯定出现过皇帝和公主,给家里带来无限荣光,然而经过了一代又一代,他们也被后人慢慢淡忘了。包括我们今生的兄弟姐妹、同班同学、邻居道友,一个一个观察时,有好多都去世了。所以,无常何时何地都在不断上演,但凡夫人被障碍蒙蔽了双眼,始终把相续相同的事物执为常有,不说刹那变化的细微无常,就算是一年一年变化的粗大无常,也很难认识到。而现在不管是身边的亲友去世也好,最信任的人欺骗自己也好,都应深深认识到一切万法无可依赖,从而好好地修行。

 

140、有钱人的身上会发生无常吗?这对你有哪些启示?请引用教证、公案加以说明。

答:从有钱人身上,我们轻易即可观察到无常。以前亚洲女首富叫龚如心,她与丈夫白手起家,共同建立一个地产王国。后来她丈夫不幸死了,为争夺巨额遗产,她和公公打了九年的官司,并最终获胜。1997年7月,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了世界超级富豪榜中,龚如心以70亿美元个资产,名列世界华人女首富,比英女王还要富有7倍。据香港市场人士估计,龚如心的身份可能超过400亿港元,稳居亚洲女富豪榜第一位。但没有想到,争取到遗产一年半后,她就因患癌症而离世了。

江苏有个富翁叫包存林,几年前公司产值已达6至8亿人民币,然而2008年11月他突然身亡。关于他的死因,有人说是自杀,有人则说不是。但不管怎样,他辛辛苦苦地积累了一辈子,死后全部都留在人间,可见财富并不值得追求。

麦彭仁波切在《二规教言论》中云:“众生财富如闪电,身如浮泡无常性。”在《君规教言论》中也说:“身体犹如水中泡,财富宛若秋云飘。”憨山大师在《醒世歌》中说得好:“春日才看杨柳绿,秋风又见菊花黄,荣华终是三更梦,富贵还同九月霜。”

 

141、一旦无常到来,唯一对自己有帮助的是什么?请说明理由。

答:一旦无常到来,唯一佛法才有帮助,其他一切都派不上用场。

以前上师如意宝常引用《教王经》的一个教证:“国王趋入死亡时,受用亲友不随身,士夫无论至何处,业如身影紧随后。”当你趋入死亡时,财产、眷属等世间美好不会跟随,紧紧跟着你的是什么呢?就是生前造的善业恶业。造善业会获得快乐,造恶业则感受痛苦。《千字文》中也说;“祸因恶积,福缘善庆。”祸害是多次作恶积累而成,幸福是常年行善得到的奖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