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修practice > 正文

《前行广释》第2课-辅导答疑(智诚堪布)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7/12 23:50

问: 修上师瑜伽的时候有顶礼,顶礼的时候要观皈依境,法本中说:如果这个皈依境(中间是莲花大士)观不起来,可以直接观法王如意宝这个皈依境,在观的过程中也要有五个如意枝杈,前面是十方三世诸佛等。但是,弟子转到新组后,辅导员却说,观法王如意宝时,没有观皈依境这个步骤了,而是直接观法王如意宝,这样是否如法呢?

答:这里讲到观想皈依境,顶礼的时候,如果是按照大圆满前行的修法,里面要求观皈依境,形象是莲花生大士,本体是大恩上师,必须要把树枝的五个分支也要观清楚。但是,如果用的是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的话,在观想皈依境的时候就不用观很多,只观法王如意宝就可以,并不是不如法,因为使用的仪轨不一样。如果使用的是法王如意宝上师瑜伽的仪轨,我们修的时候,观想的就是法王如意宝。观法王如意宝的时候,可以观想前行当中的五个分支,如意树上五个树杈上的所有的上师本尊,全部融入法王如意宝中。法王如意宝这一个皈依(境)完全包含了所有皈依境的本尊、圣尊,这个时候就不用观很多,观一个就可以了。所以,是两种不同的仪轨,是不同的修行方式,都可以的。(生西法师)

 

问:我们观修的时候可以分段,五分钟一次,在第二次的时候是否要重新念皈依?

答:在分开修的时候,假如说是5分钟一次,中间不需要重新再皈依、发心、回向,反正是在一座当中嘛,我们只是中间休息一下。(生西法师)

 

问:我们起床之后要磕三个头,不用先洗脸可以吗?这样是不是不恭敬?

答:起床之后马上顶礼,即便没有洗脸也不要紧,即使你的头发很乱也不要紧,都可以顶礼,反正是用恭敬心去顶礼,也没有必须说要在什么情况下。这个方面没什么不可以的。有的时候,有些修行者一起床,在床上就开始顶礼的也有。有些时候下来在佛堂里顶礼,也是有的。像这样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生西法师)

 

问:忏悔罪业时,如果忏悔力量大的话,罪业就不会增长,那罪业的种子是否能够被销毁?

答:21遍百字明能不能把罪业种子彻底销毁呢?这个不是说数量多少,也不是说它是不是加持堕罪,关键是看你自己念百字明的时候证悟有多高。如果你有本来清净的那种证悟或有空性的证悟,当你在念百字明的时候,就不单单是限制它增长的问题了,也可以把它感果的功能消尽,不单单可以把感果的功能消尽,也可以把它的习气消尽。这个主要看你自己修行的程度。如果平时我们没有这个修行的程度,我们没办法把种子消尽,可能也没办法通过21遍百字明把罪业感果的功能(消尽)。什么叫感果功能?就是我杀生了,杀生之后,它的功能就能最后成熟为果报,这个叫感果功能。所以,忏悔的时候,这个感果功能我们必须要消尽掉,如果做不到,我们至少可以让它不增长。所以,到底能不能做到,要看自己的修行。如果能够有那么高的见解、证悟,当然是可以的。没有的话, 至少可以不让它增长。(生西法师)

 

问:关于因果的问题,在前行里面上师讲过,有些人念了百万佛号,那时候他是有功德的,但他生了一个嗔心,结果他念诵一个月的善根会被一扫而空。我想问,那个善根本来应该有它的善果,为什么反而被嗔心一扫而空了?那个罪业能把这个善业抵掉吗?

答:这种情况要看他嗔心的强烈程度和他修善法、修佛号时佛号的力量。有些时候,我们修了百万佛号,一个嗔心就可以消尽,这种情况是说你念百万佛号的时候没有通过很殊胜的发心摄持,可能也没有做殊胜的回向,也没有通过安忍的功德来摄持。所以,百万佛号修的时候,质量是松松垮垮的一种,力量不大的。而生嗔心的力量特别大,二者之间的力量不成正比。这样讲的时候,你生一念很强烈的嗔心,也可以把你不专注修的佛号的功德都消尽。如果反过来讲,如果你念佛的时候质量很高,发菩提心、回向等等都做了,念佛的质量很高的话,你生了一念嗔心,那么这一念嗔心能不能够把所有的佛号的功德完全消尽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它二者力量对比的话,嗔心的力量比念佛号的力量弱,就不能胜伏它。所以,有些时候,我们要看它力量的强弱,并不是说随随便便一个嗔心就可以灭掉所有的功德。有些时候,我们在《入行论》等中讲到,生一念嗔心可以毁坏千劫供佛、持戒、布施等善根,指的就是特别强烈、非常猛烈的嗔心,而不是说我有点不高兴、随便发个脾气,这种的话,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所以这个情况,我们要去看,这个嗔恨心的力量是什么样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念佛的力量、善根是什么样的情况,是强是弱,这个时候,我们在做对比的时候,这种嗔心能不能够毁坏念佛的功德。当然,这里对比的情况很多,但是按照我们自己的证悟、境界、自己的分别念能不能够真实地把它分清楚,的确是这样或者那样,这很难讲的。只不过,为了让我们注意嗔心的过患很大,有的时候上师们就会讲这些;或者为了告诉我们,虽然念佛念了这么多,但是你如果是很随便的心、不专注的心,即便是念了这么多数量,但是有可能一个强烈的嗔心就把你的这个善根摧毁,让我们在念佛的时候能够保证质量,这是很重要的。所以,有的时候是为了强调念佛、修法的时候应该很专注、高质量;有的时候是为了说明嗔心的过患。是不是所有的情况都是这样?不一定的。就像我们前面分析的这样去理解,应该可以的。(生西法师)

 

问:法本中说,“如来密意传的佛陀亦是传承上师之一,倘若没有这个最初的传承,我们在释迦牟尼佛前顶礼无法安立。”怎么理解“我们在释迦牟尼佛前顶礼无法安立”?为什么说无法安立?

答:如来密意传,从两个方面可以分析:一个从时间的纵向来分析,在传承当中,最初的佛是普贤王如来,是本初佛,是第一尊佛,之后化现了五方佛。五方佛是他的眷属,但是都和佛无二无别的。他们传法的方式就属于如来密意传。有了这样一种如来密意传之后,慢慢慢慢就把这个传承传下来了。因为他是本初佛、第一尊佛,佛法其实也是这样一代一代传递的。虽然有些佛成佛的时候并没有依止上师,但是他在修学过程中一定是依止了上师的,他依止上师的时候所听闻的佛法,其实就是从最早本初佛的如来密意传来的,有了如来密意传,才有了持明表示传,有了持明表示传才有了补特伽罗耳传,是这样的。如果最初的时候没有如来密意传的话,就相当于最初的传承是不存在的,最初的传承不存在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佛法,或者说如果没有这些传承的话,释迦牟尼佛当初就遇不到佛法,遇不到佛法佛陀也没办法发心,也没办法积累资粮,也没办法成佛。那么,我们在佛陀面前顶礼这个情况就不会出现了。如果从纵向的时间方面来讲,是有这样的关系。如果从横向的角度来讲,就是说释迦牟尼佛也有如来密意传,也可以有持明表示传。因为在不同的佛教史、不同的经续中安立的时候,有不同的观点,有的说释迦牟尼佛在金刚座下成佛之前是个凡夫,是在一座上成就佛果的,《俱舍论》中是这样讲。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也应该有耳传这方面的修行。有些续部中说,释迦摩尼佛在尼连禅河入定的时候,他的一种化身到了色究竟天,在佛面前得到灌顶成就的。所以,那个时候持明表示传或者如来密意传也有了。如果没有这些传承,佛陀也没办法成佛,佛没办法成佛了,我们就没办法在佛前顶礼,所以,我们可以从这方面理解。(生西法师)

 

问:我们磕大头的时候,观想莲花生的皈依境,右边是菩萨,这个“右边”是指莲花生大士右手的右边吗?

答:是的。我们在观想的时候,莲花生大士他老人家的右手边就是菩萨。我们面对皈依境的时候,是我们的左手。但是从莲花生大士这个方向看是右手,右手边就是菩萨,左手边就是声闻。皈依境也是这样画的。(生西法师)

 

问:做大礼拜的时候出了汗,马上离开礼拜的房间,到其他房间换了衣服再回来继续磕,这样如法吗?是不是要重新做那个仪轨?中间时间稍微长一点呢?

答:这个没有什么。不需要。如果你只是去换个衣服,不需要重新去做观想等。不做也可以。如果你中间要出去工作什么的,时间长一点的话,要先回向。然后再开始重头来,这个有必要。如果只是中间休息一下,比如说你磕头磕累了,坐下来休息十几分钟二十分钟、喝点水,这个不需要重新观想,接着修就可以了。(生西法师)

 

问:弟子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法师今天讲的颂词中的“随机调化事业无边者”,弟子想问一下这个随机调化。法师刚才讲了有很多(种)根器,弟子想问,平常的时候如何观察自己的根器,以及以怎么样的智慧能够观察他人的根器?

答:一般来讲,如果我们没有一定的智慧,要观察自己的根器属于哪种根器,也不能真正完全确定的。但是,你如果对解脱道有兴趣的话,就属于可以修解脱道的根器;如果对菩提心或大乘教义很欢喜接受的话,总的来讲属于大乘的根器;对密法很有兴趣,对密法的法义能够理解,也不生邪见,说明是密法的根器,大概来讲是这样的。观察别人就比较困难,有的时候只有去试探,讲一些法看他对解脱道有没有兴趣,看他对无常能不能理解,看他对无我能不能理解,看他对解脱、看破轮回能不能理解,如果他能理解就说明他能够接受,说明他是个根器。如果再讲菩提心慈悲心的观念、法无我空性等,看他能不能够接受,如果能接受说明他可以进入大乘。大概可以这样观察,其他很深的判断对我们就很困难。(生西法师)

 

问:第二个问题,关于梦境的。怎么去了解梦境,善的梦境是哪些,恶的梦境是哪些?

答:第二个问题,怎么观察梦境的善恶?恶的话,比如在梦境中杀害众生,而且杀害众生的时候还带着强烈的嗔恨心或贪欲心,这对解脱道来讲都属于恶梦、不好的梦。(这里的)恶梦,当然并不是指世间当中被人追杀怎么样的恶梦,当然这个也算是恶梦。但是,我们这里的善梦恶梦主要都和修行有关,如果能够相应修行,比如说对上师生信心,梦中看到有情被伤害的时候能够产生大悲心,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不忘祈祷上师三宝,或者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我要想现在既然要死,我一定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念佛求往生等,这些都属于善梦,是和修行有关的。反之,恶梦是和修行无关,乃至于我们在梦中做一些和修行违背的事情,都叫做不好的梦、恶梦。大概可以从这方面来做判断 。(生西法师)

 

问:阿弥陀佛,关于梦,弟子有一个延伸的问题,什么是外道呢?

答:外道有很多种理解方式。阿底峡尊者讲过,内外道以皈依别:皈依三宝的就是内道,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承许佛是我们的导师,承许法是我们修行的方便,承许僧众是我们修行的伴侣;如果不承认、不皈依三宝就是外道。这是从皈依来区别内外道 。

还有一种方法是间接的区别内外道。如果是承许四法印的,包括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磐寂静等,这就是内道,主要是从见解上(区别)。如果不承许四法印的,或者所讲的法与四法印相违背的,比如一切诸行不是无常而是恒常的,一切有漏不是痛苦的,一切诸法不是无我而是实有的,涅槃它不寂静,像这样不承许四法印就是外道,承许四法印就是内道。

还有一种更细致的分法—-有没有“无我”。前面讲的四法印包括了“无我”,但是有些宗派,比如小乘,以前古代可能有一个宗派叫犊子部、正量部,这种声闻宗派它也有比较特殊的情况,它皈依三宝,也守佛的戒律,承许佛是导师,自己是佛的弟子,但是它的见解是“有我见”,它认为“我”是存在的,这种就相当于是一个综合体,一个是又皈依了,见解方面又承许有“我”,这样怎么去判断呢?大德们在判断的时候,从它的这种皈依的角度来讲,他们是佛弟子,因为他承许佛陀,也祈祷佛陀、守佛戒律,他是直接没办法解脱的,但是他毕竟种下一个善根,以后会解脱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叫做内道。反正也是穿僧衣,也有皈依佛陀,他是内道。然后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从见解的层面来讲的话,小乘的增量部、犊子部这些从见解的层面来讲他们是外道见,所以从这个方面把他们判断为外道。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判断的方式、标准。主要其实我们自己在平时修行的时候也好,或者我们在和别人接触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有些人可能现在认为“我”是存在的,也许现在很多居士或者修行者还没有认为诸法无我,但是他皈依三宝,我们就可以说他是居士,是一个修行的人,或者他是一个内道修行者,从这个角度来讲是(内道)。因为真正要产生无我的见解很困难,所以基本上的标准我们都是从这来判断的。如果从严格的标准来讲的话,就看你有没有抉择无我空性,如果抉择了无我空性就是内道,没有抉择无我空性就是外道。我们也是可以通过这样方法来观察自己、观察别人,但是观察自己的时候标准应该严格一点,现在我虽然皈依了三宝,但是我的相续当中还没有产生真实的空性见,四法印还没有真实的产生,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还不是真正的内道弟子,所以还要努力。对别人就要(标准)松一点,不能说你看这个人他还没有承许四法印,他不是内道弟子,从观待别人来讲,我们可以这样去想,他已经皈依三宝了,他还是道友,他还是修行者,虽然暂时没有产生这样一种见解,但是还是给他时间、帮助他,他慢慢慢慢会产生的。大概我们就从这三类来分析。 (生西法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