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学习课程 > 圣大解脱经 > 正文

《圣大解脱经》讲记(2)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9/11 16:19

 

 

今天要把藏文传承从头念一遍,昨天有些人因为一些因缘没有听到。

今天我们继续讲《圣大解脱经》。

之前先跟大家说下关于疫情的事情。大家应该清楚,对于疫情,国外很多国家现在还没有完全控制,国内部分的地方基本上控制了,但有个别的地方包括广东、天津、四川,有些地方不断的有出现病例。我觉得大家没有必要掉以轻心,应该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平时带口罩、消毒、洗手、少接触人。包括在经堂或其他的地方,应该一如既往的注意。因为现在很多专家说可能冬天还会出现疫情,有这个可能,具体怎么样我们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大家应该在很多方面,包括坐飞机、坐车,跟很多人交往的时候有必要注意。

这个疫情大家也知道,对全世界而言它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一个传染病。通过与人接触、空气来传染。我们应该为了自他的生命负责,最好是长期带口罩,尽量少出门。佛学院也一直没有开放,大家也应该知道,在门口、路上都管的非常严。

经堂里面,我希望城市里来的人,无论是否来旅游的,没有必要跟僧众交往,包括我一直是不接待、不接触外面的人。现在也是这样的。也许你们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胆子那么小。但实际上在传染病面前没有说“我是英雄,我是很厉害的”,可能没什么可说的吧。没有爆发并不代表这个病没有。大家怕的时候太怕了,那个时候心畏缩,都特别的沮丧。有时候大家太放逸了,往往在放逸的过程当中会出现很多的事情。

在这里也跟大家提醒,现在的状况可能很多人觉得没有什么事,但这个时候更要谨慎,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接下来我们讲正式的经文。讲《圣大解脱经》,昨天前面跟大家有介绍,这部经确实是非常非常的殊胜,也劝有缘者如果自己时间各方面因缘具足的话,最好听这个传承。将来自己发愿在不同的地方,包括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村落、不同的家庭,甚至不同的人面前传授,此举确实对这些众生有利的。我们遇到圣解脱法门是非常荣幸的。世间人经常说:“我今天参加了什么的研讨会,我特别荣幸”。也许是荣幸的吧。但是我想从今世和来世来讲,在我们的耳边能听到《圣大解脱经》的声音,我们眼睛能看到这么多的佛菩萨的名号和忏悔的方式,心里不断的去思维和忆念,这样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议的,我们可能会在后面发现,这一点大家也应该好好的记住,并且用一种欢喜心,用一种难得的心,一种非常渴望的心来求法,这种求法的心态应该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一切万法都是依靠因缘,你发什么样的愿得什么样的果,所以这是很重要的。

昨天也讲了《圣大解脱经》有些非常珍贵的版本,比如德国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有此经藏文版本,是用金子手写的经文,很珍贵的,因为这里面已经很明确的说,它是前译的印度班智达智纳莫扎和藏地的译师僧人益西德所翻译的。

我昨天晚上都在想,这个教理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依靠它能遣除很多的疑惑、历史的一些争论,也很重要的。德国的这个图书馆始建于1558年,是一个国际性的、权威性的、全球性的,非常先进的,虽然离现在有这么多年但建造的特别好的图书馆。所以里面的这个藏译本是很珍贵的。

当然《大正藏》当中也有《圣大解脱经》。在85卷里面,册数是2872,这个编号对学术界很多人是比较重视的。我们也有必要翻这些经典。我刚才说的德国图书馆,可能你们有些不懂藏文,但如果懂的话它应该是免费开放的,可以上网游览该译本。像敦煌有一些图书馆,没有会员证不一定能进的去,也有这种情况。

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个网络时代,一方面是非常好的,为什么呢?因为以前是非常难得的,隔着千山万水,不同国家的文物管、图书馆,、大学里面的资料,都可以从手机上看,从电脑上也可以看,非常的方便。但网络和手机不好的一方面,就是我们很多人的善根都被毁坏了。年轻人整天玩手机,甚至老年人很多也这样。前几年我们的一些同学,现在已经毕业有30年了。在毕业20年的时候,曾经集聚一次,当时还算可以的,不是那么的年老。在毕业30年的时候(2016年),又集聚了一次,每个同学都把手机拿在很远的地方这样看着,眼睛都不好了,但是每个人只要有一点时间就一直这样看着。所以这些对老年人来讲可能就是毁坏善根,打发时间,然后增长很多没有意义的贪嗔痴。

现在这个时代确实是最好的一个时代,也是最坏的一个时代。这个时候尤其是作为一些修行人,应该尽量的把它用在有意义的上面,尽量关闭没有意义的恶趣的门,这个是很重要的。稍微讲一下。

像《圣大解脱经》,藏地有很多人用它做转经轮。以前上师如意宝也在一次讲转经轮功德的时候说过,最好是观音菩萨心咒的转经轮,《圣大解脱经》的转经轮以前很多大德也做过。法王并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怎么讲功德如何如何大,这个方面是没有,当时也没有说。我们几个堪布现在回忆,认为法王应该是非常认可的。因为以前上师的上师–玛尼上师,他也是特别地劝大家做这个大转经轮和观音菩萨的转经轮。

关于这个转经轮,那天我跟慈诚罗珠堪布聊天的时候,他说他家里也有一个,就像我的这个转经轮一样的,比较大,以前做的比较大的。因为那个时候的印刷难,纸张可能有限。他说他们家里有一个,应该是家中最珍贵的东西。文革期间一直保存,一直瞒,一直藏着。有一次的村里面的一个人看到了,他们家里都经常不安,觉得会不会他会告诉上面,一直很担心很担心。但是那个人还算可以的,一直没有告发。后来时局稍微放松以后,就一直保存到现在。我问:“现在在哪儿?”他说:“应该在我大弟弟家里。”他现在不是特别确定的,但应该在弟弟家,因为他有几个弟弟,应该在其中一个弟弟家里。

我们那个时候,藏地很多人家里的传家之宝7也许就是转经轮、佛像。从个人的家庭,人们的修行方式和生活方式来看,《圣大解脱经》确实在藏地是特别受重视。

在汉地,我昨天也讲了,从敦煌文献的参本中也能发现,大概从六世纪一直到现在,不断地被部分的地方重视,但没有像藏地一样,普遍地、所有的人很重视,这种情况是没有的。

不管怎么样,《圣大解脱经》大多数的人应该听得懂。如果听不懂的话,你们心里面就想,不管怎么样,这一个小时尽量不打瞌睡,不玩手机,分别念若没办法控制,想什么样都可以。我说不要想你也管不住。我们这个分别念是很可怕的。这样的话,我相信每一个人的耳边传出经文的谛实语、金刚句,非常有意义的。

接下来我们继续讲,在王舍城有八万比丘,还有三万六千个菩萨。三万六千个菩萨都是非常有功德的,有各种各样的功德。这个功德昨天讲了部分,今天就再继续讲。

其德高大。如须弥山。

这些菩萨的功德、威德、品德,是什么样呢?非常高大。因为功德是高尚、高大、无量无边的。如果用比喻来说,就像世间的这须弥山。按照《俱舍论》的观点须弥山是由金子、银子、琉璃、水晶组成,特别高,达八万由旬,此山王超越所有的山脉。同样的,菩萨的功德、威德,超越所有的声闻、阿罗汉、世间当中的各种各样的凡夫人,虽然我们看不到观世音菩萨和文殊菩萨的功德,除了传记里面的文字以外,看不到的,但是我们经常见到有些特别了不起的、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一些传承上师们。

就我个人而言,一生当中拜见过比较出名的、不算特别出名的、非常出名的很多上师。拜见的过程当中,现在一想,这些上师的威德和智慧,真的超越世间很多凡夫人。所以他们的这种威德,可以用山王比喻。

智慧深广。犹诸大海。

菩萨们通达一切世间和出世间的智慧,又深又广,有深度。我们有些人智慧很浅薄的,虽然口头上可能会说一点,但是很浅显的。有些人的智慧很狭隘、孤陋寡闻,只懂一部分。现在我们所谓的有些专家,深度和广度方面不知道怎么样,每个情况都不同。但确实菩萨的智慧又深又广。

“犹如大海”,用“如”可能好一点,因为敦煌里用的就是这个“犹如大海”。 “诸”是很多很多的意思,藏文当中也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个别的字,可能按照敦煌的这个手记,稍微给它来补充一下,可能好一点。大家都知道,世间当中的大海,它又深又广、广阔无边、深不可测。而这些菩萨们的智慧,也是深广无我。

我们所接触的一些大德,他们的智慧现在也可以看出来,他们所造的论典、所讲的法,所摄受众生的这种方便,都无法用我们的分别念来衡量,这一点应该清楚的。

降伏众魔。摄诸外道。使令清净。具足诸力。无碍解脱。

菩萨会降服一切的魔众,像魔王波旬等,他的一切眷属也可以叫魔众,就是众魔。如我们经常所说的那样,蕴魔、烦恼魔、色魔和天子魔。

为什么是他们降服四魔呢?因为一切五蕴通达为如梦如幻。所以蕴魔也得以降服。为什么是烦恼魔降服呢?“烦恼”解释为“菩提”,通达烦恼皆是清净的,所以降服了烦恼魔;为什么说色魔降服呢?因为通达了一切万法因缘起而生,所以死亡对他来讲也并不是可怕的,从而也降服了色魔;为什么说天魔呢?通达了一切万法都是无常的,所谓的这个天子魔的危害和损害,也就不存在了。由此,一切魔众都得以降服。

“摄诸外道”,与空性见解、慈悲行为不符合的,所有的这种外道都得到摄受。并且“使令清净”,让他们得到正知正见,就是心清净。藏文当中是有“使令心清净”,但其他版本都是讲“使令清净”。也就说让我们整个心相续得到清净。

诸菩萨们在诸魔降服、摄诸外道、摄诸内道的时候,对一些不究竟的见解的也会摄受的。以前玄奘开无遮大法会,包括国王和国家的人们一起参加辩论,有些说这是大小乘的辩论,有些是内外道的辩论,不管怎么样,最后获胜了。

像阿底峡尊者15岁的时候,通达了《正理滴论》,这在宗大师《菩提道次第论》当中也有。尊者15岁的时候,通达因明的这种辩论方法,当时非常著名的一些外道的大师就被降服,自从那个时候开始,阿底峡尊者就美名远扬、名声大振,在整个世界上他是非常著名的。

其实,阿底峡尊者的故事有些是很精彩的。以前法王如意宝也经常讲。有时候,法王如意宝讲仲敦巴和阿底峡尊者的故事,有时候我们中饭都吃不到,就一直讲……法王以前看《父子问答录》,《问答录》有两个,一个是《弟子问答录》,一个是《父子问答录》。《弟子问答录》就是阿底峡跟仲敦巴之间的一些对话,《父子问答录》主要是阿底峡尊者的故事,它这里面记载了很多比较精彩的故事,可能稍微长一点,跟大家简单地讲一下。

藏地的前弘时期和后弘时期,以朗达玛灭佛为分界点,之后兴盛的佛法叫后弘时期,在这之前叫前弘时期,距离现在大概有一千年。朗达玛当时灭佛以后,当时努·桑吉益西有一个大师示现了一些神通,当时朗达玛害怕了,就发愿:“我不害密宗,我只害显宗。”后来显宗就被毁坏了,但密宗他不敢毁坏。

后来朗达玛把他的两个儿子来持政,持政的时候,藏地不像以前是一个国王统治的,一个儿子统治阿里地区,一个儿子统治康区。整个藏地变成零散了。

那时候在阿里,是智慧光当国王。但当时藏地比较乱。说开金矿,因为金子特别多。因为这个原因,有部分印度人经常到藏地淘金子,用佛法的名义要金子,也有这样的。汉地的一些和尚也经常来。所以有一些僧团当中有穿白衣色的、黄色衣服的,黑色衣服的,原本藏地本土的一些宗教,还有穿蓝色和绿色衣服的,总之五花八门的。

当时智慧光就有点看不惯,很想从印度邀请一个特别了不起的精通显宗戒律的班智达,来藏地重新整顿佛教,就这样的一个想法。刚开始他派了一些译师,当时派了二十一个罗扎瓦(译师),到印度去学翻译,但是到尼泊尔、印度时候,都得了很严重的热病,十九个死了,只有宝贤译师还有另外一个译师回来了。

当时宝贤译师他们说在印度那烂陀寺有一位特别了不起的大班智达,他的戒律很清净,弘扬显宗特别的好。因为在那烂陀寺,当时密宗是保密的,不是特别的公开,宝贤译师他们也不是特别的清楚内在的现象。智慧光听到以后,很想亲自迎请阿底峡尊者,于是把王位交给他的侄子――菩提光,自己就出发了。到了克什米尔地方,当时突厥王把他抓住,作为俘虏。后来他的侄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去看望,准备把他赎回来。但那时突厥王说:“你们如果需要,要么把你们藏地的政权交给我,要么给我等同智慧光的身体一样等量的金子,那这样的话我才可以放人。”

于是菩提光回藏地到处淘金子,后来得到了整个身体等量的金子,但是头的量的金子还没有得到。这个时候,他去跟突厥王交涉,突厥王说:“如果你得到身体的量的话,我把他的头砍了,砍了以后头我带走,身体就给你们了。你金子也给我,他的身体给你,头我就带走了。”

随后智慧光和菩提光在监狱里见面了,智慧光说道:“我现在年龄也很高了,如果给那么多的金子的话,不值得的。你最好把金子想办法用于迎请阿底峡尊者。现在你即便给了金子,他肯定也要杀掉我的,不管怎么样都没有用的。”智悲光叮嘱菩提光想办法迎请阿底峡尊者,在藏地再次弘扬正法。当时突厥王也在场,就把智悲光的头砍了,就这样智慧光为了正法而牺牲了。

牺牲以后,当时菩提光想尽办法,再次安排一些译师,其中就有位叫精进狮子,在印度求学过很多很长时间,除了当时的宝贤译师之外,他是最好的翻译家,他先到那烂陀寺。后来菩提光再派了一些,拿了好多的金子,派了慈诚加瓦到印度那烂陀寺。

当时,阿底峡尊者在印度那烂陀寺很出名的,在寺中的班智达当中,他特别出名。他管那烂陀寺的教学、讲经说法,又当管家又当堪布,甚至后来管理着很多的房屋,在他腰间有好多门的钥匙。

阿底峡尊者个子特别高大,非常庄严的一个身相。译师们到了那里以后,精进狮子一直在那边求学。但精进狮子和其他人说:“现在你们最好不要说我们是来请阿底峡尊者的。如果说了,可能带来的金子也会被抢走了。印度人对藏地本来也是有一些看法的,这方面有一定的困难。”

他们呆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后来有一次,他们没有听精进狮子的话,去到阿底峡尊者面前,说了他们的国王当时为了他是如何怎么牺牲的,问尊者可不可以到藏地来弘扬佛法。当时阿底峡尊者的口气比较硬,说:“去藏地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喜欢金子的人。”现在我们去汉地也有这种情况,有一部分是喜欢钱的,有一部分是喜欢度众生的。“对于金子,我自己在出家前是孟加拉国的王子,所以我不求金子;还有一种人是因为藏地是佛法的边地,特别黑暗,所以会有人去弘扬佛法。但弘扬佛法的话,我现在没有时间和精力。我的上师们也是不开许的,所以我不会去的。”当时他是这样答应的。

精进狮子也说:“我跟你们讲了吗,现在肯定不是好时机,不应该这么说,你们最好现在学法,以这种求学者的方式在这里暂时待一段时间。“其间的好像来来去去又请了几次。

再过了一段时间,有一次阿底峡尊者开除了梅志巴,梅志巴是为了供金刚瑜珈母供酒,在宿舍里就放置了酒瓶,被一个沙弥发现了,就向阿底峡尊者告状,说有些人比丘宿舍里有酒,应该在喝酒。阿底峡尊者没有详细调查,在特别庄严的僧团中非常严厉地批评,说:“有些人可能有饮酒的行为,若有这种现象,无论如何必须要开除。”说的非常严重。那时候梅志巴就说:“可能你说的是我,我的酒虽然不是自己喝的,但是你既然这样说的话,那我就只有离开。而我不愿意从下面的门出去,我自己走自己的路。”于是他穿墙而过,往上走了。

直到这时,阿底峡尊者才知道原来是将一位大成就者开除了,他非常的后悔,一直忏悔,天天祈祷了很多本尊。有一次,二十一个度母中的一位现前给个他:“你造了非常严重的罪业,这么了不起的大成就者被僧团开除了,现在唯一的方法,要么去藏地--黑暗的地方弘法。还有每天都要印擦擦(小泥塔),只有这样才有一点办法。”阿底峡尊者得到这个授记之后就行动了。那个时候,他自己也离开了那烂陀,到金刚座转绕。转绕的时候,藏地的几个求学者又请求,此时他基本上答应了。但阿底峡尊者的上师达玛绕吉达刚开始也不答应,因为阿底峡尊者的威望很不一般,但那时他的上师也得到本尊的授记,就不得不答应了。

随之他们就启程,到印度和尼泊尔的边境时,阿底峡尊者最好的翻译精进狮子病得很严重。阿底峡尊者问道:“为什么你会这样,是不是做了一些错事?”他说:“我其它的没做错什么,但是我在印度期间,在一位大师那求了一些咒语,但我只支付了他一半的费用,因为我金子不够,所以剩余的一半没有支付。”阿底峡尊者抱怨说道:“那你肯定是这个原因。因为明明我在那里,你却不向我求法,而向其他的一个大师求,肯定是这个原因。”过了一两天精进狮子死了。其他几个像戒胜,翻译的很不好,阿底峡尊者当时很想回去。但又得度母的授记,经过各方面的因缘然后来到藏地。

到达藏地阿底峡尊者先去仁清桑波(即宝贤译师)那里,如《前行》中所说,初次会面的时候,尊者对宝贤译师说:“你这么了不起的,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过来。”随后请教他关于三乘法的修行问题,听了回答后,阿底峡尊者又说:“我应该有必要过来,你这个坏罗扎瓦。”(众笑)

过了一段时间后,阿底峡尊者问道:“我的翻译死了,你可不可以给当翻译?”宝贤译师答:“我不行,我现在已经八九十岁了……(头发白发苍苍),以闭关为主,好好修行,所以我现在不会做这些。”阿底峡尊也就没办法,后来听说玛尔巴洛扎去过印度,于是就去拜访玛尔巴洛扎那,玛尔巴洛扎的上师是那洛巴,那洛巴的上师是梅志巴,(师笑)若说阿底峡尊者是开除他上师的上师的话,那玛尔巴肯定不干的,特别不满,可能说活该。

当时菩提光是国王,于是阿底峡尊者就到他那里,刚开始菩提光特别赞叹,很开心的,但他的想法是把藏地的佛教变成以戒律为主的显宗的,但阿底峡尊者不答应,因为他要弘扬显宗和密宗,两个法都要弘扬,所以当时国王并没有支持,要将阿底峡尊者一行人送回印度,结果行至尼泊尔,遇到斯巴嘠绕(即仲敦巴)。本来在他的授记当中有仲敦巴的授记,但是一直遇不到、一直找不到。当阿底峡尊者实在是没办法,要被返回印度之时,却遇到了仲敦巴,随后又回到了藏地。

仲敦巴还是很厉害的,他的翻译主要是自学的,于是仲敦巴就当了阿底峡尊者的翻译。阿底峡尊者来藏地的时候是60岁(公元1040年),72岁(公元1052年)示现圆寂。之后阿底峡尊者他的《菩提道灯论》为主进行弘扬,《菩提道灯论》前面是显宗部分,后面是密宗部分,我们以前也是翻译过的。包括后来宗喀巴大师也是参照显宗部分造了《菩提道次第论》,密宗的部分造了《密宗道次第论》。为此,阿底峡尊者噶当派的教法在整个藏地得以兴盛。因为这个原因,后弘时期的佛教再次兴盛。

从阿底峡尊者的记载来看,能跟度母像人与人对话、如此了不起的一位大德,在显现上一生当中有些行为,也可能带来很多的麻烦。后来来到藏地的时候,也是有想象不到的一些事情发生,包括回顾当时的历史,当时的藏地可能像达摩祖师刚到汉地时那样,当时汉地的国王刚开始也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任何一个地方有时候可能整个君主是非常支持佛教的,有些君主可能支持某个佛教里的显宗或者密宗,如果得到他们支持,暂时就得以弘扬,一旦没有他的支持的话,可能弘扬的范围就不是特别广的。当然阿底峡尊者后来也确实在整个藏地将菩提心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弘扬。这也是因为他在金洲上师那里真正生起了菩提心。以这个原因,菩萨的这种力量,哪怕是以一个人的力量也可以绽放在整个世界,所以我们在这里也是讲到摄诸外道也好,摄诸其他的众生,让他们的心得到清净。

像阿底峡尊者那样,从形象上看,像人一样,实际上真的是得地菩萨,但是他们在显现上好像跟我们有几乎相同的一些经历。就这一点,我们也应该看出来当发了菩提心、学了佛以后,可能每个人不一定特别的顺利。要是特别顺利的话,那像阿底峡尊者应该是一个时代当中非常伟大的一个人,虽然现在已经过了一千多年,但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是特别赞扬、敬仰,并不是因为他的空名声而感动的。他的这种窍诀一直一代代的相传,包括我们现在向全知无垢光尊者、宗喀巴大师还有阿底峡尊者祈祷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面得到不同的智慧和悲心,这也是菩萨的一种威德力,菩萨的一种智慧力。

“具足诸力”,就是无碍解脱。菩萨实际上具足各种智慧的力量、悲心的力量,度化众生的力量。世间当中有时候造恶业方面有强大的力量,但是造善业方面的力量很薄弱。但这些菩萨具足很多正面的,如摄受众生、利益众生的这些力量,并且无碍解脱,自己也在烦恼当中获得解脱的话,就没有什么阻碍了。而我们要得到解脱,有时候可能修行上、身体上会出现违缘,周围的环境也好,包括生活资具也好,会有很多的阻碍。但菩萨的这种力量,是没有任何的阻挡,谁也阻挡不了,就是这样的一种解脱。

安住不动。念定总持。乐说辩才。

菩萨经常安住在如如不动的法界的平等性中,他的正念、禅定、总持,这些都是“乐说辩才”,即他已经具足无漏的证量和禅定以及不忘陀罗尼。藏文当中是“乐于身教”,并且具足辩才,藏文当中也是这样的。《维摩诘经》当中也是,“心常安住,无碍解脱;念定总持,辩才不断”,意思是他心经常在法界当中如如不动,具有无漏的各种念定住持的功德,具有七种辩才,无有阻碍。

四等六度。无量方便。一切法义。无不具足。

“四等”是四摄的意思,汉文当中叫做四等、四无量心,慈无量心,悲无量行,舍无量心和喜无量心,很多汉传佛教解释的是四无量心。藏文当中翻译成四摄,即六度四摄。还有无量的方便,对一切法义无不具足,不管是胜义谛的法、世俗谛的法,所有的这些深广的智慧和方便,没有一个不具足,一切的功德都是具足。正因为他具足所有的功德,佛也是没法衡量他的威德和功德。就像《华严经》当中也是讲,“菩萨功德无有边,一切修行皆具足,假使无量无边佛,于无量劫说不尽。”因为菩萨的功德确实是无不具足的、通达一切方便法、通达一切万法的实相,还有六度四摄,凡是所有的功德、修行,这些都具足,诸佛宣说也是没办法说尽。如《地藏经》里面说佛陀授记当中宣说地藏王菩萨的功德也说不尽。

随顺众生。转不退轮。示有无智。善解法相。

这些菩萨始终都是随顺众生,他们看到众生怎么样能摄受,他就如是随顺众生。 如《大方广十轮经》中也说:“有智之人,先观众生,然后说法。”真正有智慧的人,先观察众生的根基,然后给他们说法。而不是先说法,再观察众生的根基。我们现在有些先给众生灌个顶,先给他们说个法,过一段时间发生矛盾的时候,“你这个根基不好”,那这样的话就后悔莫及了。

随顺众生要先观察他的根基,然后转不退法轮。随顺众生以后应该转法轮。转什么样的法轮呢?其实转法轮要发菩提心来转法轮,还有为众生宣说法藏来转法轮。不退转法轮,《华严经》当中也讲:“常为众生。开阐法藏。是故能令法种不断。”《华严经》中讲了法种不断、僧种不断、佛种不断。其中法种不断是要为众生宣说法藏,这样的话,法种不断。我前面也讲过,我们虽然没有像文殊菩萨和观音菩萨那样转法轮的能力,《现观庄严论》里面讲第一个讲法行的时候,关于转法轮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条件,说了不同的观点。但是我们要知道释迦牟尼佛的法轮,一方面我们拿转经轮转也是一个法轮,但最重要的法轮是心的法轮,是心不退转的法轮。从现在的话来说,不退转的法轮一定要推广佛教的教育,这个很重要。如果我们没有去学而只是一种信仰的话,很容易退转。所以要劝大家经常要多闻思,多闻思的话不容易退。

确实是这样的,我们学任何的知识,只要多下功夫、多花时间,自己都不容易退转。所以你听一堂两堂课的话根本没有办法的。有些人说:“我想见一见你,对你做个供养,一起照个相”,这些都是非常相似的法,没有什么意义的。最根本是什么呢?我所传的这个法!如果适合这个经和教义的话,希望你自己心里面能保存,不断地再传给下一代,或者是其他有缘的众生。这样我们这个法才能常住于世间。以前每一位上师,他们的心愿也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这一代要拼命把这个法往下传。像我的话,应该有三十多年了吧,几乎每天还是努力地给大家传法,不知道大家的相续当中有多少,我不知道以后是否能传给有缘的人,哪怕是一个人也可以,自己所得到的这些道理,哪怕是一个人,你也可以在再短的时间当中给他们传授的话,这个叫转不退转法轮,这个很重要。

“示有无智,善解法相”,“示”,展示的意思,佛经中经常说开示悟入。这里是了知有和无的智慧。了知哪些法是有的,哪些法是没有的,以这样的智慧善解一切万法的实相。因为这些菩萨确实具足了知或者是展示,或者解释有或无的真理。有和无,世间人把没有的东西认为是有,有的东西则认为是没有。比如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具足如来藏,觉得可能没有;没有的东西,比如所有的世俗的万法,本来是没有因缘具足的,但我们认为是有的。所以,我们的智慧是颠倒的,《入楞伽经》当中说:“若因缘生法,不得言有无,因缘中有物,愚分别有无。”如果我们认为因缘当中有这些事物的话,实际上是愚者的分别念假立的有或者无,这完全是一种错误的。

我们世间人有时候真的是还是很可怜的,常乐我净大家都知道,四种颠倒,本来无常的东西认为是常有的;本来是不清净的东西,认为是清净的;本来是没有的东西,就,认为是有的;本来是不乐的东西,认为是快乐的。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而菩萨的智慧不是这样的。

现入三界。五眼所见。知众生根。

“三界”是错字,就应该是三昧,三昧就是禅定三昧。菩萨的入于三摩地的境界就是入禅定,开显五眼。五眼所见到的是什么呢?就是了知众生的根基。五眼分别为:肉眼是了知众生身体的痛苦,天眼了知众生身心的痛苦,慧眼了知一切众生的不同的根基,法眼了知一切万法的实相,佛眼对一切万法,即对世俗胜义一切万法都通达无碍。通过五眼了知众生不同的根基,也是需要先入三摩定,如果没有入三摩定的话,五眼是没办法开显的。之后,这些菩萨就能了知所有众生的根基。

我们不知道众生的根基,有时招聘的时候,通过闭卷、面试,你给我说个话,我看看你长相如何,随后老师们打分。如果我们知道这个众生的根基,“你可以,你不行”,直接可以这样的,但是我们不知道众生的根基。

威德无量。盖诸大众。

菩萨们的威德、功德是无量无边的,所以能遮盖所有世间的大众,世间这些大众的价值观应该是相似的。这些真正的大菩萨的威力和大菩萨的功德,包括语言也好,身相也好,很多都远远地超越世间的大众,世间的大众根本没办法相比的。

禅定智慧。以修其心。

菩萨通过长期的禅定、智慧调伏自己的心,有经典中讲:“善调伏心者,则证常乐。”善于调伏心的人则证悟,证悟真正的、常有的安乐,所以菩萨确实用他的禅定和智慧调伏自己的心。

相好严身。众相第一

菩萨相好庄严的身相,很多人是无法相比的,世间当中,菩萨的这种庄严身相是无与伦比的。因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其实需要依靠一个非常庄严的身相,为什么呢?因为要摧毁其他众生的一些傲慢,同时世间人们一种都是外貌协会者,如果是特别庄严的菩萨,他就会生起极大的信心;如果不太庄严的话,他就会轻易蔑视,所以菩萨有这样非常庄严的身相。

心如虚空。

菩萨的心广大无边,如虚空一样,没有阻碍,很宽广。世间有一种说法叫做:“人之谤我,与其能辩,不如能容。”如果别人对我进行辩论,我本来是可以辩论的,但是不如还是容纳,他诽谤我诽谤,说我就说我。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窍诀,现在的人们是什么样呢?包括我们看到网上对某个人谩骂、诽谤的时候,对方就不断的回应、辩论就这样说来说去,折腾。不管网上也好,当面也好,如果有些人有理由没有理由说你的时候,你尽量就让他说说吧,当然我们的这个心可能很狭窄,接受不了,就会你说一句我顶一句,最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地狱,也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但如果我们的心不是那么的狭隘,心就可以接受和容纳。

大菩萨会将别人对他的诽谤看作是一种赞美,将别人的对他的侮辱认为是一种修行的道用法,这样一来他的世界是非常美好的。所以现在很多人心里很忧伤、枯燥或者说是非常的烦乱,原因是什么呢?因为我们得到的很多与自己的预期的欲望相合。这样一来,达不到自己的目的,求不得苦,产生各种的烦恼、恐怖、担心。如果我们的心真的像无上大圆满里面所讲的一样的,在光明空性无二无别的境界当中能安住的话,世间上所发生的很多问题就像雪花融入大海一样的,变成一种修行和光明法界显示的一种增上缘。除此之外你不会整天都哭闹和吵架、打架,或者互相产生矛盾,不会这样的。以牙还牙的一种生活方式,实际上对自他都带来痛苦。如果自己的心稍微放松的话,其实对他人也带来这种放松。如果每个人都特别拘束的话,周围的世界也会用执著的绳索把你自己捆绑得紧紧的。如此一来,这个世界不一定是很庄严的。

所以很羡慕菩萨的这个“心如虚空”,心本身也如虚空一样的,里面没有任何阻碍。以如如不动的心态来管自己的心的时候,完全都是明白的。可是凡夫众生很可怜,没有证悟这一点,而菩萨的证悟了这一点。正因为证悟这一点,哪怕是将他身体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他还是像仙人入禅定般,非常的欢悦。这一点就是凡愚跟菩萨的差别。

我们每个人的话在菩提的路上要精进。从来没学过任何心法的人,什么都会很矛盾、很困惑,但至少我们是听过大乘佛法的,非常方广的这种意义,我们可能理论上有时候能真正能接受。但实际上,当我们遇到痛苦的时候可能刚开始有点难,但慢慢慢慢心放松下来,也会有帮助的,这就是修行。

舍诸世间所有色好。达诸法性。

菩萨的舍弃了世间当中所有的显色和形色,藏文当中说的是显色和形色,意思是很好的颜色形状。我们有时候说特别好看的,比如彩虹很好看、某件衣服很好看,他被颜色方面吸引住了;有些形状、装饰,也是非常好看的。比如服装,欧式、美式等,很好看。世间人被世间的五欲六尘诱惑着,心一直执著在上面解脱不了。但是菩萨完全舍弃了世间的歌舞、妙色,所有这些都没有兴趣。他所享受的是什么?很精彩的什么呢?就是显空无二,远离四边八戏的这种法界的境界。

同住法界,他住于法界,享受最高的这种思想的境界。比如一个人真的证悟空性的话,在他的面前有一个特别出名的文工团艺术团唱歌跳舞,他会觉得这些人是不是发疯了。我安住在我的心性当中,这些都没有什么。我听说了有些佛教徒的家属,非要把他带到电影院里,他就在电影院里一直打坐(上师笑),因为他不得不进入电影院。但是到了电影院,外境的这种现象,对他来讲也是没有办法的。所以别人看电影,他自己就开始坐禅。

今天就讲到这吧,好像后面讲不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