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修心七要 > 正文

《<修心七要>耳传略释》法师辅导第3课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6/21 23:59

诸法等性本基法界中,自现圆满三身游舞力,

离障本来怙主龙钦巴,祈请无垢光尊常护我。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

发了菩提心之后,今天我们继续学习恰卡瓦尊者所造的《修心七要》。

【以将无我执为我的念头,就能产生从轮回无始以来直至现在的所有痛苦——对超越自己的众生百般嫉妒,对不如自己的众生蔑视欺凌,对与己相当的众生又总想一试高低。】

还会出现其他的过患,什么过患呢?我们对于三种对境会产生三种心态。第一个是方方面面超越自己的人,比如说在钱财、相貌、地位、智慧等方面超越自己的,对于方方面面比自己好的众生就会产生嫉妒心。第二个是不如自己的人,如果是方方面面都不如自己的人,我们很容易会变得高高在上,对开始看不起对方。第三个是方方面面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就会产生了和对方竞争的念头,总想和对方一试高低。不管是产生嫉妒、蔑视,还是竞争,都是各种各样不好的心态,这种不好的心态直接引发恶业,恶业产生了,又开始继续轮回。我们就是处在这样的漩涡当中,难以自拔。我们要去掉嫉妒、蔑视、竞争心,实际上真正从根本上拔除的方式就是灭除我执。我们应该知道这一切就是我执在心中坐镇指挥,它是一切过患的源头。

【因为我执这个罪魁祸首,就产生了这一切的念头,使自己深陷生死轮回而不得解脱,并遭受人与非人的损害摧残等等。而这一切痛苦,都是因为我执在作怪。】

因为我执的这个罪魁祸首,我们就产生了上述的一切不好的念头,使自己在轮回当中不得解脱。即便我们想修行的时候,烦恼也会障碍自己修行。虽然觉得产生这些烦恼不对,但是明知道不对,还是控制不了自己,这就是因为无始以来已经习惯了培养我执,所以我们现在想要真正的去摧毁它,还是需要付出一定的努力。

【《入行论》云:“如是汝屡屡,害我令久苦,今忆宿仇怨,摧汝自利心。”】

在《入菩萨行论》当中,寂天菩萨讲了,“如是汝屡屡,害我令久苦,”,“汝”就是我执,这个我执屡屡的害我,令我在轮回当中久久地受苦。“今忆宿仇怨”,现在我通过上师的恩德听受到了智慧的教言,知道了你是让我受苦的罪魁祸首。以前你曾经再再地伤害过我,我忆起了你以前对我做的坏事,现在我要下定决心要摧毁你的自利心。一定要把自私自利的我执心完全摧毁,不留一点情面。

【在我执苗头出现之际,便应提高警惕,并及时提醒自己:“所谓的‘我’,是在任何地方也不可能存在的,怎么能执著于我呢?”从而在我执产生的当下,便将其抛弃于萌芽之间。】

我们在我执的苗头出现时,就是说开始出现了我要如何如何,比如说我要出人头地或者我要做这件事情,当我执的苗头一出现,我们就要发现它,马上提高警惕。怎么提醒自己呢?所谓的我不管在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存在,这个我实际上就是一种假名。在中观的论典中,讲到所谓的我相当于把一条绳子看成了蛇。在光线很暗的前提下,我们看不清楚,如果把一条绳子看成蛇,产生了恐怖。实际上在这条绳子上面有没有蛇?在这条绳子上面绝对不会有蛇,只不过是我们的眼睛看花了而已。我也是一样的,我们认为在自己的身体和心上面有一个我,比如说觉得我在这里,然后自己站出来,这是我。如果有人问这是谁干的?自己的身体就会往前迈一步说,我。这就是把身体执著为我,或者说我这样想,我们就认为这个我就是一种思想。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认为身体和心就是我,实际上只是像在绳子上面安立蛇一样,就是在身体和心上面安立了一个概念,说这是我。不管怎么观察,在身体上或者心上都找不到我。今天肯定没有时间讲在身体和心怎么样不存在的问题,这是一个专题。在《入中论》《中论》当中,有专门观察五蕴无我的道理。对于五蕴上面根本不存在我的道理讲得很详细,还有在《入行论·智慧品》当中也讲到了我不存在。我们观察的时候,我在任何地方也不可能存在,怎么能执著我呢?

“从而在我执产生的当下,便将其抛弃于萌芽之间”,我们要在我执产生的时候,立刻认识它,这需要有很细的智慧。如果我们的分别念很粗大,在我执产生的时候,我们都认识不了,并没有真正达到在我执产生的当下,马上认识它。这方面必须要通过打坐的方式训练,当自己的智慧敏锐之后,我执一出现,马上就会认知。发现我执出现了,我就要开始对治了。如果没有训练,虽然知道我执很可怕,我们必须要在它出现的时候,立即去认识它,但是也没办法认识。就像在人群当中,出现了一个小偷,我们根本看不出来。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受过训练,看不出来到底谁是小偷。如果真正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警察,他走到这个场合当中用眼睛一瞟,马上就会知道谁是小偷。受过专门训练之后,识别率就会很高了。

我们现在对于我执的认知程度相当于一个普通人看不出谁是小偷那样,虽然每天都在不间断的产生我执的念头,但是我们就是没办法认识。如果我们刻意地通过打坐等方式训练,有了这种能力之后,无论是否打坐,念头冒起来,我们就会知道这是我执要出洞了,马上可以认识它,然后把它抓住。这方面需要训练,否则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学修的人而言,马上认识我执、对治我执,还有一点困难。

【为了从今以后不再生起爱护自己的执著,就应当黾勉精进地修行。】

如果想要真正不再产生执著,就应该很精进的修持。

【正如《入行论》所云:“昔时受汝制,今日吾已觉,无论至何处,悉摧汝骄慢。”】

《入行论》当中讲,“昔时受汝制”,以前的我是受到了我执的控制,没办法造了很多的罪业。“今日吾已觉”,现在我已经觉悟了,决定不会再受你的控制了。所以说,“无论至何处,悉摧汝骄慢”。“汝骄慢”就是我执。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要全心全意地集中精力去摧毁我执。

【无论出现任何损害,都是因为我执这个恶魔引起的,因此,我们应当努力地将其驯服。】

像前面所讲的一样,不管出现了什么样的伤害,都是因为有我执恶魔,它是一切痛苦的罪恶根源。我们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将它驯服。

实际上每个众生都想获得安乐,或者说在发了菩提心之后,希望自己有度化众生的能力。我们怎么才能让自己真正快乐?要找到一个让自己得到利益的方式。如果是一个真正对自己负责任的人,就要找到让自己不快乐的真实根源。如果我们没有通过智慧力去观察,只是按照世间普通人的想法。如果不快乐,就观察我不快乐是什么原因?因为我没有钱,有了钱,我就会快乐,所以他就把不快乐的根本放到无钱的层次上。这样只能解决暂时或者浅层次的问题。真正来讲,是不是有了钱之后,就会快乐了?其实有了钱之后,其他的麻烦还是会层出不穷的。

为什么?这只是解决了一些支分的问题,从一些很小的侧面去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远远没有触及到根本。就像治病一样,有很多的病,似乎头痛就是头痛,肚子痛就是肚子痛,但是还有一个更深的病灶,一切的病都是从这个最深的病灶引起的。如果没有发现最深的病灶,并且把它治愈。只是在表面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为根本还在的缘故,永远没有办法获得快乐。虽然世间人也有一定的智慧,但是他们的智慧只是局限于出现某个问题的时候,就马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可以说都是以比较肤浅的方式解决的。比如说没有钱,就去赚钱;房子漏雨,就去补房子。实际上这一切都是来自于我执,乃至于我们没有把我执这个根本的痛苦之源消除之前,在我执的基础上,还会引发其他的痛苦。这个痛苦也许没有了,其他的痛苦还会存在。为什么?因为它的根源还在,通过根源就会层出不穷的制造出更多不同我们无法想象的麻烦。因此我们应该努力地将其驯服。

【夏沃瓦尊者云:“短暂之此生,当灭此恶魔。】

夏沃瓦尊者说,在我们短暂的人生中,应该想方设法地用尽一切的方法去灭掉我执的恶魔。

【并将具有谋求自利心行的人称为俗人,而将具有成办他利心行的人称为修行者。】

他在区别俗人和修行者或者在家人和出家人时说,只要有谋求自利心行的都是俗人,也就是在家者。虽然一个人的表面上出了家,但是他的一切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为了谋求自利,为了自己获得钱财或者能够解脱,这就是一个俗人、在家者。不管任何人,如果具有利他的心行,即便没有出家,也是出家人、修行者。为什么?他抓住了修道的核心,具有成办他利心行的缘故,这种标准是不一样的。

【奔贡甲格西在实际行动中,也是遵照这一点来进行取舍的。】

奔贡甲格西是噶当派的一位很好的修行者,他在对治烦恼方面很有一套。很多发生在他身上的公案,对我们来讲具有很深的启迪意义,此处也是引用了他讲的一个教言。

【奔贡甲格西还生动形象地说道:“现在应当用对治的短矛瞄准心的城门进行把守,除此之外别无他事。如果它紧张,则我也紧张;如果它松懈,则我也松懈。”】

这些教言非常深刻,他说:“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对治的短矛瞄准心的城门进行把守。”他把对治的智慧比喻成卫兵的短矛,用对治的短矛对准自己的心。如果产生了我执,就开始紧张地对治它;如果我没有产生我执,也不用对治。这里告诉了我们一个很好的修行方式,就是说除了对治自心的我执之外,没有其他的修行。一切的修行都应该围绕对治我执进行。

【在将我执看成怨敌并予以舍弃方面,夏沃瓦尊者还说道:“对待魔鬼,就要用放逐魔鬼之法。”】

关于把我执看成怨敌并且舍弃的教言,夏沃瓦尊者是这样讲的,他说:“对待魔鬼,就要用放逐魔鬼之法。”一个事物需要用另一个事物来降伏,同样对治我执就要使用打破我执的教义,即通过修持他爱执、菩提心的方式来对治我爱执。

【因此,为了能将我执视为敌人,并由此而对他众产生关爱之情,(故于颂词云:)】

于众修大恩

前面的“报应皆归一”,主要是我们要认识我爱执的过患;“于众修大恩”是我们要知道修持他爱执的功德。我爱执和他爱执一个是所治,一个是能治。我爱执就是前面讲到的自私自利的作意、我执等一切痛苦的根源;他爱执就是把爱护自己的执著转而去爱护他人。我们怎么样爱护自己,也要同样去爱护众生,这是他爱执。我爱执、他爱执里面都有一个执字。虽然二者同样是执著,但是我爱执属于真实的罪恶根源,这是需要舍弃的;而他爱执是一切安乐的根源。究竟来讲,两种执著都要断除,暂时来讲,必须要用他爱执来对治我爱执。因为我们在修持世俗菩提心利他的时候,必须要有爱护众生的念头,这样的执著我们要去刻意地生起来。

有些修行者看到佛经当中讲一切不执著,老是抓住这句话说,一切都不应该执著,爱护众生的执著也应该断除。这些人是完全不懂修行的次第,我们的心要逐渐和实相相应,不是说一下子就能够和实相相应,在这个前提下,他爱执的想法能够对治我爱执的想法,所以说我们要修行,不单单是修行,而且还要刻意地下功夫去修行,让这种执著生起来。只有这种执著生起来的时候,才能将我们内心当中根深蒂固的我爱执予以消灭;消灭了我爱执,才能消灭轮回一切痛苦的根源,产生利他的菩提心;有了菩提心,才能进入大乘道;进入大乘道以后,才可以修持成佛的菩提资粮。因此我们在这个阶段一定要刻意地产生他爱执。

怎么修持于众修大恩?主要是修持对喜爱他人的执著。“于众”,于众生修持大恩,就是知道众生无始以来对我有很大的恩德。因为对我有很大恩德的缘故,我要报答恩德,所以要去利益他们。就是说开始修持众生对我的大恩。因为众生不单单是无始以来对我有很大的恩德,即便是现在和将来也对我有很大的恩德,所以我要修持爱他。

【总而言之,从无始以来,一切众生都有为己父母的大恩大德。不仅过去世于己有恩,将来修持无上菩提,也需要依靠众生。】

总而言之,无始以来一切众生都曾经做过自己的父母,对自己具有大恩大德。为了报答这些恩德的缘故,必须要利益众生。有时候我们会想虽然众生过去世利益过我,但是毕竟已经过去了。现在我还需要修持利他而报恩吗?实际上众生不单单是过去对自己有恩,将来我们修持的无上菩提,也需要依靠于众生。

这又是怎么讲呢?如果真正分析一下,如果我们离开了众生,菩萨没办法成为菩萨,佛也没办法成佛。在我们修持菩提道的过程当中,有两个最大的助缘,一个是佛,一个就是众生。对于给我们做了这么大帮助的对境,怎么能不去报恩呢?佛对我们的恩德很大,因为佛加持我们,给我们讲法,留下来这么好的经典,所以我们对佛很感恩、如果我们是因为佛告诉了我们修行的方法,而对佛产生了感恩的心,那么众生也做了像佛一样的事业,我们为什么不感恩众生呢?应该感恩。

到底众生给我们做了什么趣入佛道的事业呢?以十善法为例,如果我们要修持十善法。比如说不杀生,如果没有众生我们能不能守持不杀生的戒律?不能;如果没有众生的财富,我们能不能守持不偷盗?不能;如果没有众生,我们能不能守持不邪淫、不妄语?都不能。十善业道当中,都有众生参与。有了众生的帮助,我们才能修持十善业道。

从大乘的角度来讲,就更离不开众生了。第一,要发菩提心。发菩提心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利益众生。首先要有众生,然后我们要去利益他,最后发起利益众生的心,这时才会有菩提心。我们在趣入大乘道的最初环节,在开始的菩提心修法上面,没有众生绝对发不起来。在帮助我们生起菩提心的方面,众生具有不可替代的大恩。发了菩提心之后,我们还要积累资粮。菩萨积累资粮就是通过六度,六度可以包括一切的善法。比如布施度,如果没有众生,怎么修持布施?如果众生不存在的话,你对谁修布施?因为有布施的缘故,所以才能修持布施度。修持持戒度也像前面分析的一样,如果你要守持不杀生戒。没有众生又如何圆满持戒度?还有修持安忍度,如果众生没有给你做伤害,你对谁修安忍?以此类推,整个六度都需要众生。

既然我们将来要修持菩提道、积累资粮,没有众生的重大助缘,永远不能积累圆满的资粮。即便是成佛之后,我们说成佛之后干什么?成佛以后就是利益众生。因此,没有众生最初的发心成立不了,中间的积累资粮成立不了,最后成佛的事业也成立不了。这样看起来,众生对我们的恩德难道还小吗?非常大!

现在我们这些刚入门的修行者,恰恰就是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每个佛弟子对于佛,都有一种天生的恭敬,而对众生这方面就欠缺了。我们现在就要认识到这一点,佛是我们修道过程当中巨大的助缘,而众生是我们修道过程当中更大的助缘,我们要对众生有报恩之心。弥勒菩萨在《大乘经庄严论》中讲,菩萨在布施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作意。什么特殊的作意呢?他在布施的时候,没有认为对方是受惠者,也没有认为我帮助了对方,而是认为自己是受惠者,这是对方帮助了自己。

这话怎么讲?如果没有对方,我的布施修不成。因为对方的帮助,让我修成了布施,所以说我是受惠者。如果他把自己当成了受惠者,还会对对方趾高气扬,用高高在上的心看待对方吗?根本不可能。菩萨对弱小的人有一种恭敬,他们不是因为佛要求我恭敬而恭敬,而是他真正懂得了,因为对方的存在,才帮我完成这个善根,所以他对我做了很大的帮助。他安住在这种层次上,在布施的时候,就会对对方非常恭敬。菩萨的想法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们在学习之后,知道了菩萨是怎么想的,然后我们就要学习菩萨的智慧,按照菩萨的作意和智慧的教言去改变自己轮回众生的心态。

【《入行论》云:“修法所依缘,有情等诸佛,敬佛不敬众,岂有此道理?”】

“修法所依缘”,修学佛法所依靠的助缘,“有情等诸佛”,就是说众生等同于诸佛。诸佛帮助我们修法,众生也可以帮助我们修法。“敬佛不敬众,岂有此道理”,难道有只是恭敬佛,而不恭敬众生的道理吗?对于大乘修行人来讲,必须要缘众生的大恩修持他爱执。

【对于修习佛果的补特伽罗而言,佛陀与众生的恩德是完全等同的,对于具有如此深恩的众生,就应当在修习猛厉的慈心与悲心之后,将他们的痛苦由自己来领受,并将自己的安乐与善根施予他们。】

对于一个修持大乘道的人而言,佛陀和众生的恩德完全一样。对我们具有如此深恩的众生,当然应该感恩。因此,我们应该对他们修持强烈的悲心。

我们对佛和众生的报答方式不一样。佛是功德圆满的对境,我们报答佛恩的方式就是努力修法、度化众生。同样对我们有恩德的众生,就不能通过这个方法来报答。众生属于有惑,就是有强烈罪业和烦恼的对境,对他们怎么报答呢?就是修利益他们的大慈大悲心。虽然众生和佛对我都有恩,但是不能像承侍供养佛那样去报答众生,而是要对众生发慈悲心。我们要对佛报恩,不能对佛修慈心修悲心,因为佛不是我们修慈悲心的对境,而众生是有苦的,所以我们要对他们修慈悲心。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报答他们,将他们的痛苦自己代受,把自己的安乐善根施于他们。这时候就会很自然地生起自他相换的菩提心。为什么呢?道理上讲通了,我们也从理论上思维通了,再修持自他相换就会很自然。如果我们道理上面没有搞懂,虽然坐在那里修自他相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利益众生、代受众生的痛苦?觉得凭什么这样做?我们会有很多疑惑,通过学习这部论典,里面把很多道理给我们讲的很清楚,一旦道理讲清楚了之后,在修持的时候,就可以非常自然地修持了。

【尤其在毁害自己的人或者非人出现的时候,就更应该观修:从无始以来,这些伤害者都曾做过自己的母亲。它们都曾在不顾痛苦与恶言的情况下,反反复复地利益过我,并由此而承受了轮回世间无量无边的种种痛苦。】

尤其是害自己的人出现了,或者说有些非人、鬼怪伤害自己的时候,我们对这些鬼怪更应该观修大慈大悲心。怎么观修呢?无始以来这些伤害者都曾经做过我们的母亲,对自己有很大的恩德。我们在忆念恩德的时候,就要想他们都曾经在不顾痛苦或者忍受恶言的情况下,反反复复地利益过我,而且由此而承受了轮回世间无量无边的种种痛苦。这些父母在利益我们的时候,付出了很多。因为利益我的缘故,也是承受了无边的痛苦,所以现在就要观想他们的痛苦是我造成的,自己现在有了修法的机缘,当然应该生起利益众生的慈悲心。

【只是因为迷惑的力量,才使它们忘却了我们曾经互为亲眷的真相,又由于我的恶业,才促使它们今天来伤害我,并因此而再造恶业。造作恶业的结果,又将使它们再次蒙受痛苦。由此可见,正是因为我,才使它们不但承受着今世的漫长痛苦,而且还要在未来继续承受痛苦。通过这样思维,从而生起强烈的大悲心。】

因为迷惑的力量,所以我们忘记了互相曾为亲眷的真相。以前是我忘记了,对方也忘记了。因为忘记了曾经是亲眷的缘故,所以现在对方才会伤害我,既然我现在通过佛的教言,知道了他曾经是我的母亲,不能再对他做伤害,知道了真相以后,我就要对他进行饶益。

我们打个比喻来讲,无始以来众生都做过我们的父母,这是事实。因为我们投胎以后,有了迷惑,所以忘失了以前的事情。虽然我们曾经做过母子,但是因为迷惑的缘故,所以开始互相伤害。如果以这一世做比喻,就像这一世的母亲以前对我做过很多饶益,突然她疯了,精神发狂以后,忘记了自己是我母亲的事实,对我打击、责骂、摔我的东西等等,我并没有疯,知道她是自己的母亲。即便她现在给我做很多的伤害,作为儿子的我,肯定是要忍受的,而且会对她产生很强的悲悯心,不仅能够忍受她的折磨,还要想方设法治好她的病。

为什么呢?因为虽然她忘记了是我母亲的事实,但是我没有忘记她是自己的母亲,所以作为我来讲,应该忆念她对我的恩德,而不能产生报复心。同样的道理,无始以来众生都做过我的母亲,现在他们因为迷惑而忘记了,本来我也忘记了,现在通过佛的教言知道这些众生都是我的母亲。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他们疯狂地伤害我或者给我造违缘,因为我知道他们是自己的母亲,所以会想方设法利益他们。

这就像前面讲的例子一样,母亲疯狂之后,虽然给我做了很多伤害的事,但是我知道她是我母亲,就能够忍受,还要想方设法去利益她。这些曾经是自己母亲的众生伤害我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办?肯定应该忍受,不能慎恨她,还要想方设法去利益她,令她觉悟,这才是一个孝子真正应该做的事情,这些道理已经体现的很清楚了。

本来他是我母亲,因为我而造成很多罪业,所以现在正在感受痛苦。因为我造了业的缘故,所以现在他又来伤害我。就是我的缘故,她才承受现在的痛苦,而且在未来还要继续承受痛苦。这样思维了之后,我就可以对一切众生产生强烈的大悲心。

【虽然我过去已经完全地伤害了它们,但从今以后,我却要为它们扫除危害、成办利益。通过这样的思维,从而修持自他交换。】

虽然我过去曾经伤害过她们,但是现在了我成为了一个学大乘的人,从今以后就要为他们扫除危害,成办他们的利益。通过这样的观修,开始修持自他相换。注释当中所讲的内容的确也是非常殊胜,我们认认真真地思维就能够把修持大乘道过程中很多的道理想清楚,也能够激发我们修行的动力。

【尤其是在亲眼见到人,或者狗之类的畜生之际,都应该想方设法地予以帮助。】

尤其是我们看到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应该想方设法地去帮助他,或者看到狗之类的旁生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想方设法地去帮助它们。

【纵然千方百计都不能给它们带来真正的利益,也应该在内心发誓:但愿这些害我者能够远离痛苦、获得安乐,并迅速获证佛的果位。】

如果我们用了很多方法,都不能够直接利益它们,我们就去间接地利益。我们可以发愿,愿这些害我的人,都能远离一切痛苦而获得安乐,迅速获证佛的果位。

【不仅内心这样思维,口中也应该这样念诵,并进一步发心:从今以后,自己所造的任何善行,都必须是为了它们的利益。】

不单单心中这样想,而且口中也必须要这样念诵,并且进一步地发心:从今以后自己所造的任何善行,都必须是为了他们的利益。

这段话告诉我们,如果可能的话,就要尽量去做利益众生的事情;如果做了之后,利益不了对方,我们要发誓愿以后能够利益他们。即便我们真的利益不了对方,作为一个修学佛法的人来讲,不能利益对方,也千万不要伤害对方,这是一个不能越过的底线。作为一个大乘菩萨来讲,应该努力地去利益一切众生,如果利益不了对方,我们也千万不要伤害他们,这条底线是我们要想方设法去维持的。作为一个学佛的佛弟子来讲,不伤害众生就是基础。

【如果伤害者是鬼神,则应当思维:从无始以来,我吃过你们的肉,喝过你们的血……为了补偿这一切,我理当将自己的血肉等等布施给你们。】

如果对我们伤害是鬼神怎么办呢?有些人遇到鬼神伤害的时候,马上开始念猛咒、修降伏法,作为佛教徒来讲,这是不合适的。如果以伤害对方的嗔恨心念诵猛咒,对自他都没有利益。第一,伤害了自己的慈爱心,因为自己具有嗔恨心的缘故,当嗔恨心生起来的时候,自己首先就失去了慈悲心的对境,这样的身份失去了。第二,猛咒也会给对方造成伤害。因为佛陀说不能伤害一切众生,所以对自他都有伤害。正确的方法是对待鬼神也应该忆念他以前对自己的恩德,然后思维无始以来我曾经伤害过你们,为了补偿这一切,现在我应该把血肉布施给你们,让你们得到满足。那么具体的方法是什么呢?下面就告诉了我们一个简单的观修方式,相当于一种施身法。

【之后观想:在害己者面前,将自己的身体剖开,让妖魔鬼怪们各取所需,在观想布施的同时,还要在口中念着:请你们随心所欲地尽情享用我的血肉骨头等等吧!】

在伤害自己的妖魔鬼怪面前,观想以一把刀子把自己的身体剖开,然后让妖魔鬼怪各取所需。不管你们想要身体的那一部分分支,都可以各取所需。在观想布施的同时,我们在口中还要说,请你们随心所欲的尽情享用我的血肉骨头。这是一种施身法,通过施身法可以满足妖魔鬼怪的意愿。

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布施,为什么呢?在缘起当中,所布施的东西越珍贵,功德就越大。在我们所有珍爱东西当中,对身体的珍爱是最厉害的。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布施身体,它的利益非常大。我们要修行佛法就必须放舍执著,如果能够对身体的执著进行放舍,这种放舍比较靠近于究竟的实相。因此这种靠近实相的施身,功德利益也是非常巨大。

【然后观想伤害自己的鬼神们因享受了自己的血肉,从而消除了饥渴等等的痛苦,使身心得到了无漏的大乐,并圆满了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

然后自己观想,这些鬼神因为享受了自己的血肉缘故,暂时消除了饥渴的痛苦,然后也让它们的身心得到了无漏的大乐。

我们是发了菩提心的人,通过菩提心的作意,把身体布施给了对方。因为自己有菩提心加持的缘故,所以这种肉和其他的肉不同。然后观想对方以享用发了菩提心的人布施血肉的因缘,它们身心获得了无漏的大乐,并且圆满了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通过这个修法,不单单让对方享受到了血肉,而且也让它们享用到了佛法的盛宴。作为菩萨来讲,不单单是满足眼前的利益,而且着眼于解脱方面长远的利益。

【其后观想以同前面一样的方式,将自己的身体布施给所有吃肉喝血的鬼神,让它们全部心满意足,从而获得安乐与善妙。】

其后观想和前面一样,通过布施身体的方式,把自己的身体布施给所有吃肉喝血的鬼神。此处和上一段有些差别,上一段的重点是对伤害自己的鬼神布施,这一段是没有伤害自己的其他其他鬼神。因为它们是喜欢吃肉喝血的,所以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它们满足。无论伤害自己的鬼神,还是不伤害自己的鬼神,都通过这种的方式来满足它们。

【因此,一切祸害都是因为珍爱自我、执著自我而产生的,所以我们必须将这些我执视作不共戴天的仇敌;】

综上所述,一切的痛苦都是因为执著自我而产生的,所以我要把我执当成仇敌。

【反之,一切利乐都是依靠众生而产生的,所以我们要看待其它众生有如自己的亲友,并竭尽全力地去帮助它们。】

反过来讲,所有的利乐,无论成佛的利乐、成菩萨的利乐,还是从轮回当中解脱的利乐,都是依靠众生产生的,所以我们要把众生视作自己真实的亲友,然后用尽一切力量去帮助他们。首先对他们发起的平等慈爱心,然后自己通过观修等方法去帮助他们获得实际的利益。

【朗日塘巴曾经说过:“我所阅览的所有甚深教法,都是将所有的过失归于自己,而将所有的功德赋予尊贵众生。】

《修心八颂》的作者朗日塘巴尊者说,如果把我看过的所有甚深教法归纳起来,最深的教法是什么?就是把所有的过失自己承担,所有的功德赋予众生。实际上就是打破我爱执,修持他爱执的教法精髓。

【这一切的关键,就是除了‘亏损失败我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法。”】

在《修心八颂》的后面两句讲到,“亏损失败我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一切的亏损、失败让我来承受,一切的胜利、利益全部奉献给其他众生。除了修法之外。没有其他更深的法了。因为这个法完全讲到了殊胜菩提心的要点,所以我们想要修持菩提心,也必须要去这样做。首先是观想,然后在日常生活当中,也尽量地去实行。

今天就讲到这里。

《<修心七要>耳传略释》法师辅导第3课

 

相关文章

  1. 圆成说道:

    感恩师兄,不知后面的文字版还会不会出呢

    1. 圆非说道:

      @圆成 会的。会继续更新完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