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正文

《宁玛的红辉》-连载1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19/7/30 0:44

《宁玛的红辉》

陈晓东 著

简 介

在人类科技和社会文明飞速发展的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古老神秘的藏传佛教产生浓厚的兴趣。修练藏密“大圆满”达到一定次第者,临终会出现身体缩小乃至全身虹化等瑞相,这一奇异现象令当代不少科学家也给予高度的关注。

本书向读者介绍的是一所奉“大圆满”为圭皋的“宁玛派”佛学院—-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这也是当今世 界上最大的一所佛学院,它位于川西北甘孜藏族自治州远离人群的高原群山中,来自全国各地的有缘弟子多达五六千,他们中有大学教师、政府官员、公安干警、艺术名流、科研骨干、电子专家、公司经理……

海拔4000米的青藏高原……极为简陋的小木屋……苦行僧式的清苦生活……

究竟是什么吸引了那么多现代人弃现代物质享受于不顾而跑到原始的山坳里去苦苦修行?这一事实本身就很值得引起当代有识之士的思索。

本书作者依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极为客观真实地向读者介绍了这块密乘净土的种种殊胜之处。五明佛学院院长—-宁玛派如意宝大法王晋美彭措上师对这本书给予肯定的评价,副院长丹真嘉措活佛以密偈为之作了序。


目录

活佛密偈序

法王告读者语

楔子

一、蓝天下一块神奇的净土

二、晋美彭措大法王

三、日出日落又一天

四、宁玛派发扬光大

五、“是追求,不是逃避”

六、索达吉堪布

七、来这儿看看,不想走啦!

八、十年出家女,求法到色达

九、穿黄迦裟的“电子专家”

十、圆守师:父母尊重我的选择

十一、幸遇三活佛

十二、山羊、旱獭与“托巴”

十三、将门之女

十四、年轻的大管家

十五、观天葬思无常

十六、科大数学硕士

十七、航天部来的两位女居士

十八、千载难得硫璃身

十九、“武则天”转世

二十、山外人看山里人

廿一、神奇的“黑籽”

廿二、宁可放弃一万四千美元奖学金

廿三、梦的昭示……今世成就

廿四、曲君老喇嘛又穿上了僧服

廿五、开饭馆的“无名氏”

廿六、博物馆女画家

廿七、毕业佛学院,再来佛学院

廿八、峨钵遇山神

廿九、“还是佛教最圆满”

三十、极乐大法会

附录

后记


法王告读者语

我很高兴,作者研究了藏学和五明佛学院的一些情况并作了比较客观的介绍。我希望,继续尽最大的努力,把五明佛学院办得更好,使之对整个世界有所利益。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院长 晋美彭措

一九九七年七月于五明佛学院


活佛密偈序

环宇之巅雪域庄严土,

喇荣五明瑰宝大荟萃。

众生心中赐给殊胜乐,

宁玛大法熠熠焕红辉。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副院长丹真嘉措活佛为《宁玛的红辉》题序

一九九七年七月于五明佛学院


楔 子

茫茫宇宙,无边无际,无始无终。任何语言都难以描述出宇宙无穷无尽的深远广大……

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中,银河系只是一片小小的树叶、一滴小小的水珠,就象是大海岸边沙滩上一粒细细的砂砾。

不过,宇宙中这一片小小的树叶、这一滴小小的水珠,比之于囊括其内的数千亿颗发光发热的小星球,又成了一个极为庞大的世界……

瞧,银河系数千亿颗小星球中的一颗--被人类称为太阳的这颗小小星球,百亿年来,带着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和地球等小小的行星,不知疲倦地游弋在银河系里属于它自身的轨道上……

被泽着太阳的光辉和温暖,小小地球如雨后春笋,滋生发育着自身的独特世界。高山峻岭为它增添雄伟的风采,江河湖海滑润着它裸露的肌肤,花草树木为大地裹上一层秀美的绿色,鱼虫鸟兽歌唱着生命的赞歌。在地球多采多姿的世界里,尤可称道的是,这里还生活着被称为“万物之灵”的生命体--人。

人,跟酝育了人类生存环境的地球相比,显得太渺小太渺小,渺小到只象是茫茫海滩上的一粒细细的砂砾。

可是,当“万物之灵”一旦发挥出蕴藏在体内的巨大的潜能,连浩瀚无垠的宇宙都会感应到人类这种潜能的震荡。

这是在地球的一块高高隆起的脊背上,其脊梁便是整个地球上最高的喜马拉雅山。五千年前,在喜马拉雅山南部的恒河流域,曾经孕育了人类灿烂的古代文明;二千五百年前,人类历史上一个迄今为止影响最深远的人物----佛陀释迦牟尼也诞生在这座世界最高峰的南麓。当释迦牟尼佛离开他生活了八十年的人类世界时,“尔时大地震动,天鼓自呜,四大海水波浪翻倒,须弥山王自然倾摇,狂风奋发,林木摧折,萧索枯悴,骇异于常……”

释迦牟尼去世千年后,他的成佛之路以及他对宇宙万物深邃透彻的理解,越过世界最高巅,在地球脊梁的另一侧播下了常转不息的法-轮。

且看这青藏高原上四周群山环抱、层峦叠嶂,半山凹里被数道天然屏障重重掩蔽的一方之地。

墨绿的灌木林成群成簇,山坡上长满开着蓝色紫色花朵的高原植物。

在一簇浓密的灌木丛里,搭着一间低矮简陋的草皮屋,远远望去,很难发现隐藏在灌木丛中的这座小屋子。

在低矮的草皮屋里,小屋的主人--一个皮肤黝黑须发皆白的精瘦老者,上身赤裸,下覆披单,两手结印,双目微闭,跏趺盘坐于地。

已经整整三天三夜了,老者就象一尊泥塑的像,始终保持着这种姿势,一动也不动。就连他的呼吸,似乎也已停止。

一个年轻的伺者,端坐在老者对面,睁大双眼,密切注意着老者的动静。他已三天三夜未曾合眼……

“我要走啦。”老者的身子依然一动不动,只是三天来头一次微微张开双目,望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近伺弟子,跟弟子作最后的诀别。“刚才我已见着了释迦牟尼佛祖和莲花生大师,那儿真是一个不可言说的奇妙世界,佛祖和大师正等着我去。我走后,你要依法精进修持,日后你我定有相见之时……”

“师父,您不能在人世再多呆几年么?弟子真舍不得您老人家走。”

“诸行皆无常,往来成古今,生者无不死,寂灭大乐怀。走矣,走矣。”老者轻声念出几句偈语,又闭上双目,象先前一样跏趺而坐,不复言语。

忽然,有无形的虹光闪现,虹光从老者身体发出,映红了半个天空。

大地在微微颤抖。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带有檀香味的芬芳。

象是一块正在进行激光核裂反应的红宝石,老者的身体一面燃烧一面辐射出无形的虹光,随着虹光源源不断射向空中,他的身体渐渐缩小,越缩越小,直至全部化成虹光升腾而去,只在地上留下几片没燃尽的指甲和一小鬏白发……

这一变化发生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年轻的伺者半是惊谔半是敬佩地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奇景。他早就听说,他跟师父在此修行的喇荣山中,先前已有多个大成就者临终时虹化而去。但,那毕竟只是听说而已。而今天,他亲眼目睹师父涅槃时化为虹光去了另一个世界……他自身的修持亦已达到相当境界,当他入定时,在定中感觉到师父的虹光一刹那间已越过太阳越过银河直达宇宙最深处……

自莲花生大师一千二百年前在藏地播下佛教密宗的种籽,到今天为止,整个藏地成就虹身者不可胜数。据密宗宁玛派的记载,仅康藏色达喇荣山中,从大成就者敦珠仁波切在此虹化后的一个多世纪里,他的弟子中就有十三人先后修成虹身弃世而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