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入菩萨行论 > 正文

生西法师辅导讲记——《入行论》第148课及思考题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1 0:06

前面已经讲了略说(丑一、以对治主宰:寅一、略说),讲到要坚持利他的行为,不能伤害众生,要制止我们的妄动,如果逾矩的话应该治罚,这些是略说的内容。

寅二、广说

广说其实就是把略说的内容展开,更详细地介绍。这些殊胜的教言都是从寂天菩萨的智慧中显现出来的,在他的自相续中已经现前的功德和境界,他将自己修心的宝贵经验汇集成了《入菩萨行论》。我们跟随这样的教言去观修、思维,一方面可以扭转我们无始以来在相续中形成的自私自利的观念;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教言反复观修,彻底摧毁我们心中的我爱执。

教言里的每个字、每句话、每个颂词都是非常殊胜的。其实在整个世间的一切所得中,大乘的境界、思想才是最殊胜的!远远超胜得到几十万人民币或高权位、名誉等等。但是众生不了知它的价值,反而认为《入行论》的文字和意义与自己现在的奋斗目标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很多人不重视对智慧教言的闻思和修行。

现在我们有福报能够遇到这样的教言,并且深受教言的影响——内心准备发菩提心,或者已经开始通过修炼利他的发心和行为来改变我爱执。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坚持,把教言完全落实到我们修行中。广说即是从这方面展开宣讲,下面我们来看第一个颂词:

纵已如是诲,汝犹不行善,

众过终归汝,唯当受治罚。

尽管已经教诲了你,如果你还是屡教不改,仍然不行持利他善法。你应该知道“众过终归汝”,一切过失最后都会由你自己承担,到那时,除了甘愿受罚之外没办法再作其他的努力。

现在,在我们还没有受到种种治罚之前,应该响应诸佛菩萨的教言,配合诸佛菩萨的教诲来改变我们的心。为什么呢?一方面佛菩萨出现世间度化众生,通过大悲心来勾召、摄受我们,给我们宣讲了殊胜的教言,这是他们做的事情;第二方面,我们自己应该做的事,就是要生起信心,经常祈祷、听法,或是配合诸佛菩萨的教言去改变自己。两方面的因缘具足之后,我们逐渐就会得到救度。

我们以为救度就好像是佛菩萨抓住我们的衣服,把我们从某一条河中或者水坑中拽出来,然后安置在某个地方,或者直接把我们超度到净土。其实救度是两方面的事,一方面如果没有外在的佛菩萨和上师的加持、教言,我们自己也做不到;另一方面如果只有他们努力,而我们根本不配合,他们也拿我们没有丝毫办法。只有具足了佛菩萨、上师的外缘,同时我们也具足了想要修法的心,并且积极地配合,这样才能调伏烦恼或者被救度。我们应该跟随这样的教言去积极配合、观修。

“纵已如是诲,汝犹不行善”,这个“汝”字就是讲我们的心,我们自己教导自己:心啊,你应该知道,“纵已如是诲”——前面我们引用了很多教言、比喻,也举了很多事例,讲到了自他平等、自他相换,通过温和的方式已经给你做了很多教诲。如果是一个利根者,他听到这个教言后,觉得自己的确应该转变,而且转变的方法也可以掌握,转变的最后结果也是可以获得的。真正有善根的人听到教言之后会很主动地去配合,开始修行去转变自己,现在通过温和的方式已经教诲了,但是我们的心还是没有被调服。

“众过终归汝”:在华智仁波切的科判中,讲的是用粗暴方式来制服,好言好语你不听,最后必须要通过粗暴的方式强制你改变。“汝犹不行善”:如果你还不行持善法(善法在这个地方主要是指相合大乘的利他行为,当然也包括其他的善业、善法,但主要是讲利他的善法,而不是指相合于自私自利或相应于世间的善,应该是指大乘的善),还是不愿意改变我爱执,不愿意精进地去利他,那么,你自己要承受所有因为你不改变而得到的过失,最后你必须接受各种各样的治罚。这就是讲我们做什么行为,最后就要为这个行为负责,为这种行为买单。

现在我们听了别人劝告的语言后,如果自己不去改变的话,也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去负责任。“众过终归汝”,你最终要得到所有的过失。如果展开讲,这个过失就太多了:整个轮回的过失、寒冰地狱、热地狱、孤独地狱……所有这些痛苦你要去承担;饿鬼道饥渴的痛苦、颠倒的痛苦,你必须要承担;旁生道被殴打、被驱役、被宰杀、被食用的痛苦,你要去承担;人道生老病死苦、阿修罗嫉妒斗争苦、天人放逸苦、死苦,你都要承担。这些痛苦、过失,真实来讲是非常多的。有谁愿意去承受这些过失呢?有谁愿意感受这些痛苦呢?没有一个人会心甘情愿地去感受这些痛苦!我们要知道,你不想去感受这些过失、痛苦,现在就必须改变!如果现在不改变的话,你就必须要承担它的后果。“唯当受治罚”,你肯定要受治罚。

“治罚”的意思可以从多方面去理解:一方面修行者如果发现身心不配合,老是生起妄念、烦恼,就要惩罚自己的身体和心。比如有些修行人当烦恼比较粗猛,念头比较多的时候,他就会用棍子打自己、扇自己耳光或者几天不吃饭,等生起善行之后才做奖励。还有一种理解,如前面讲到所有过失、整个轮回中的痛苦你必须要承受,这也是一种治罚,这是用粗暴法来制服。粗暴法制服是相对于寂静法调服,前面用好言好语教诫你了,你应该听,如果不听必须要以粗暴法制服。像父母在管教儿女时,首先跟你讲道理,你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讲都不听,那就会遭受训斥或承受打骂,通过粗暴法来调服。上师在调服弟子时,有时通过好言好语进行教导,弟子不听时也会现愤怒相。在后面几个颂词中,是通过我要把你卖给众生,我要让你去为众生服务的方式来治罚。

下面我们看第二个颂词:

昔时受汝制,今日吾已觉,

无论至何处,悉摧汝骄慢。

简单地解释“昔时受汝制”:以前我经常受到你的控制,被你所左右,现在我已经觉悟了,觉醒了,决心不再受你控制,不管你走到什么地方,我都要想方设法地摧毁你的骄慢。

这个“汝”是什么?就是我执、我爱执,心经常处在自私自利的状态,以前经常受到你(我执)的控制。首先,虽然每个在轮回中的众生都有佛性,但是我们心中大乘利他的种性没有苏醒,这是内在的因缘不具足;第二,没有遇到殊胜的大恩上师,则外在的因缘也不具足。没有听到过殊胜的大乘教法,也没有遇到过修学大乘的伴侣和道友,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的内心中充满了自私自利,一切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来做事情,被我执牢牢地控制住,一切都是为了我而奋发。

“昔时受汝制”,“受汝制”的结果当然是感受无量无边轮回的痛苦,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感受。“今日吾已觉”: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们的种性逐渐苏醒了。在我们轮回的过程中,诸佛菩萨也会显现一切万法和我们结缘,显现道路、车马等,想方设法和我们结缘。通过很多次努力后,我们的相续中开始有了善根,大乘的种性逐渐开始苏醒,这时内在的因缘开始具足;再加上我们遇到了殊胜的大恩上师给我们宣讲大乘的教法(第五品讲大乘的善知识,第一是要精通大乘教义,第二一定要具足大乘的菩萨戒或者慈悲心),现在我们遇到殊胜的上师,给我们讲了《入行论》这样殊胜的大乘教法,自己在理念上也逐渐转变了,“吾已觉”,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以前是我爱执在捣鬼,让我感受到很多没有必要的痛苦,让我流转至今,现在我已经觉醒了,觉悟了,不能再受你的控制,必须要走另外一条利他之路!

一旦觉醒之后,我就开始作调整,后面两句“无论至何处,悉摧汝骄慢”,讲到了落实措施。以后不管你去向于什么地方,我都要让你无处可去,我都要摧毁你的骄慢!骄慢有时是骄傲、傲慢,有时是一种认为我存在的想法,或者一切以我爱执为中心的想法,都叫做骄慢。所以我要想方设法摧毁你的骄慢、傲慢,让自私自利的心完全消失在利他的状态中。

粗暴治罚的方式或者摧毁骄慢的方式和世间的其他方法是不一样的,世间方法可能是通过打击或其他方式来摧毁,但在大乘中大概有两种方式摧毁骄慢:第一种方法就是修持利他心,修持他爱执,通过修持他爱执来摧毁我爱执(因为他爱执和我爱执二者之间是相互矛盾的,是两种相反的法,如果我们要摧毁我爱执的骄慢,就必须修持他爱执,修持利他心,把利他的思想作为自己修行的核心内容),这是一种暴力摧服,通过利他的粗暴法来摧毁相续中的我慢。

第二种最根本、最厉害、最暴力的方法,就是般若空性,通过最有力的般若空性来摧毁相续中的我慢、骄慢。如果了知一切万法都是空性、无自性的,则可以平息一切执著。虽然平息了一切的分别念和执著,但是利益众生的心或者获得佛果的心还会越来越清净,越来越增长,所以最有力的是般若空性。

第九品要学习智慧、般若空性,讲如何从根本上摧毁我执、我慢的殊胜窍诀。现在讲的这两种方法,一个是通过他爱执来摧毁我爱执,一个是通过般若无我空性来摧毁根本我执。这两种方法我们都要去学习,都要不断地去观修,只有这样我们相续中才可以逐渐和大乘道相应。

今当弃此念,尚享自权益,

汝已售他人,莫哀应尽力。

字面意思是:现在应该放弃“尚享自权益”的念头,你不要想还有自我的权利,已经没有了。“汝已售他人”:因为已经把你售给了其他众生,所以你没有自己的权利了。“莫哀应尽力”:所以你不要哀伤,应该全心全意地去饶益众生。

这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广说,通过对治的主宰的内容。因为无始以来我们有这样一种念头:“我有自己的权利”,那么无始以来的自权益是什么呢?就是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是自我,然后想尽一切办法维护自我,保护自我得到种种利益,保护自我离开一切痛苦。这个地方所讲的以自我为中心、以我爱执为中心的种种“我”、“我得”、“我要”、“我不要”等方面的思想和行为,都属于“自权益”。

你应该知道“今当弃此念”,现在我要对你进行粗暴的调服,剥夺你的一切权利,让你放弃享受自己权益的想法。以前一切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什么都是围绕自我而转,但这种日子从现在开始一去不复返了,不再有了,你应该放弃享受自己权利的想法。

为什么不能再想呢?因为“汝已售他人”——我已把你出售给了他人(他人就是指其他一切众生)。因为发利他心的缘故,我把包括你在内的一切全部出售给众生了,既然我已把你完全出售给众生,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完全丧失了自由,你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要看一切众生的脸色行事,你要为一切众生的利益而转。以前是以自我为中心,现在应该以众生为中心;以前一切是以自我利益为主而转,现在一切要为众生利益而转,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发了菩提心,就要一心一意利益众生,放弃自己的利益,像这样“汝已售他人”。“莫哀”就是说你不要哀伤,其实你没有什么可选择的,应该尽心尽力地去饶益众生。对自己制定一些粗暴调伏的措施后,还要跟自己讲:你不要哀伤,哀伤没有用,应该尽力去做好这个事情。

对照这个颂词打一个比喻:以前有一个国王,在位时可以说有自己的权利,一切都是以国王为中心。不管是军队、老百姓,还是皇宫里的人,一切人、事都围着他转。这就相当于我们在修心之前,我们把自己作为国王,一切事情都以自我为中心。虽然别人不这样认为,但是我们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一切都是围绕自我而转。现在这个国王下台了,被推翻了,被卖到别的国家做奴仆去了。这时情况就完全变了,以前是以自我为中心,以国王为中心,现在不是了。现在要看其他人的脸色行事,也要围着别人转,什么权利都没有了。虽然刚开始接受不了,但是必须逐渐适应。为什么呢?因为没有其他选择,只有尽力把现在的事情做好。

“莫哀应尽力”: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是发了菩提心的人,不再属于自己了,我们从自我的王位上下来了,王位被推翻了,现在是为一切众生服务。以前是为自我而转,现在是为一切众生而转,现在就要看一切众生的脸色行事,只要对众生有利益,必须认认真真去做,没有什么选择。“莫哀”就是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其他的选项,你必须做这件事情,而且必须做好。这个比喻和颂词在理解时,就是要完全颠覆位置,我们应该有这种观念,也应该沿着这条道路去观修,不断去努力,只有这样才可以在修行过程中和它相应。

这个方面的转变应该是很大的,因为它的反差很大。我们不是一个人在努力,如果完全凭自己去悟,凭自己一步步去想,就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想通。现在有外力加持,一方面教言讲得非常清楚,再者,我们在修持菩萨道的过程中,经常祈祷上师诸佛菩萨,愿佛菩萨提醒我们,加持我们。像这样我们自己在修,佛菩萨也对我们不断做加持,我们的心态就会在比较短的时间中彻底扭转,开始接受这样的事实,去修持利他的行为。以上就是通过粗暴法的制服,把我执卖给了一切众生,为一切众生服务。

丑二、视为所断违品

把什么视为所断违品?就是我爱、自私自利、自我。所断的违品,是指修道的违品,是应该断除的本体。所以在修习大乘道的过程中,不能容忍自私自利、我爱执的心在相续中存在,它存在一天,我们就没办法得到安宁。只有尽早地把它除掉、断掉,我们才可以真正做利益众生的事情,真正开始修持大乘道。

修持大乘道不是在表面上喊口号,做修持,这些没有用,时间也消耗了,最后没有效果。真正修大乘,必须要原原本本地理解大乘的理念,把修行落到实处,真正想方设法去改变我们的心,把这种自私自利、我爱执的心彻底扭转过来,把心调整到利他的频道上去。

若吾稍放逸,未施汝于众,

则汝定将我,贩与诸狱卒。

为什么要把我卖给其他众生呢?有什么样的滔天大罪一定要把我卖给众生?下面就讲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严厉地处置它。“若吾稍放逸”:如果我稍稍地放逸,没把你布施给众生,反过来,你(自私自利的心)一定会把我贩卖给狱卒,让我去受苦,所以我才先下手为强。

“若吾稍放逸”:在修利他过程中,如果我稍稍没有注意,没有谨慎,或者我的心稍稍软一点,没有及时地把你布施给众生,也就是我们没有及时地修利他,没有彻底地、及时地生起利他的意乐,没有彻底把我爱执的这个心抛弃掉,没有把我们布施给其他的众生,那么肯定你就会把我卖给狱卒。因为在相续中有我执、有自私自利的心,为了满足自私自利心的缘故,相应我爱执肯定会生烦恼、造恶业,当恶业造得很大时肯定会堕地狱,就会被狱卒所折磨,在地狱中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这就是把我卖给狱卒的过程。

如果我不把你布施给众生的话,那么你一定会把我卖给地狱阎罗,让我去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因为轮回痛苦、地狱痛苦的根本,就是没有修利他心,就是一切围绕我而转,没有去利益众生的缘故,导致各式各样没办法摆脱、没办法处理的痛苦。

对所谓的我、我执,最大的惩罚就是把它卖给众生,让它去利益众生,去发利他心,这是彻底将我执打死的根本方法。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保留了一点点自私自利心,保留了一点点我爱执,那么通过这芝麻许的我执、我爱执都会引来无量无边、如山王一般的痛苦。

在这个问题上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对我爱执不能有丝毫的仁慈之心,仁慈之心一定要一点不留全部放在众生上面,哪怕是最小的一颗仁慈之心,也要放在众生上面、利他上面,永远不能把放逸、仁慈放在我爱执上,如果这样去骄纵它,它就会越来越无法无天。它不会说因为我对你(我执)好,它就反过来对我好,不会这样。无始以来,我们对我执经常保护,什么都是以自我为主,但是保护它的结果是什么?无数次的堕地狱,无数次的在饿鬼道中受苦,无数次感受了无量无边的痛苦,现在还在轮回中继续流转。对它好的结果没有带来任何积极向上的意义,反而全都是负面的事情:让自己受苦,伤害众生等。

把这个问题看清楚、想透之后,对于我爱执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应该放得下了,寂天菩萨把这个道理已讲得非常清楚了。虽然道理上讲得很清楚,但是我们可能还没有完全接受,因为我们早就习惯了我爱执,我们觉得有它在很安全、很熟悉,现在突然说要离开它,突然说不要利益自己了,刚开始可能任何人都接受不了,所以寂天菩萨一而再、再而三,方方面面给我们讲道理,从不同的科判、不同的侧面给我们讲道理。上师仁波切在讲解时,也辅以很多的公案、教证。我们也应该经常去讨论,努力去观察,之后我们就慢慢开始扭转了,的确认识到我爱执的过患很大。彻底地摆脱它的方法就是发菩提心、利他心,要一心一意、认认真真地发菩提心,而不是把利他心作为服务我的手段。

我们这个自我很狡猾,它可以说我要修道,我要发誓成佛,伪装到成佛当中、修佛道当中,其实这还是在为我服务,有时也通过利他的伪装来为自我服务。我们一定不能在表面上做文章,应该彻底落实这个修法,打击我爱执。当真正的利他心生起来时,我爱执才可以慢慢被调伏,否则我爱执还会一直存在下去,而它一直存在下去给我们带来的,就只有无穷无尽的麻烦、痛苦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丝毫好处。

今天的课程就到此为止。


思考题

1、有些人专门用固定的时间修持善法,没有时间就不修了,这样做有哪些弊端?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并以公案、教证进行说明。

答:1)这样能有多少时间修行也很难说。因为人的生命非常短暂,再加上欲界众生一天至少要睡4—8个小时,如果还能活10年,5年的时间用来睡觉,剩下的5年当中还要散乱、说话,真正能抽出来的修行时间又有多少?所以,修行的时间不要定下来,不要为自己的懒惰找许许多多借口。

2)其实什么时候都可以修,长的话闭关两三年,每年可以有月修或季修。如果没有这个条件,每天只要有时间,随时随地都可以修。所修的内容可以多种多样,有相的善法,如磕头、念经、转绕、作供养;无相的善法,像入于禅定或安住于中观的境界中,这些都是可以的。而环境方面,在寂静的地方可以,在散乱的地方也可以,家里、单位、车上……只要自己的心能约束,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可以修。

《百喻经》中说,有个愚笨的人,有一次口渴得不得了,正好遇到一条清澈的河,但他却呆呆地望着河而不喝水。旁人奇怪地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河水这么多,我怎么能喝得完呢?”

其实这种想法大错特错。口渴的人即使只喝一口水,也能缓解自己的口干舌燥,一口水也有一口水的作用。《水木格言》云:“诸法纵难知全,少知亦得大利,江河虽难全饮,少饮亦能解渴。”佛法虽然博大精深,但学一句话、一个道理,对自己也是有利益的。

2、强力摧毁自利心的手段,在世俗和胜义中分别是什么?你觉得哪一种更适合你?

答:从世俗来说,自心警醒、坚强,不留任何余地地斥责消除我执恶习。

从胜义来说,即是以甚深般若去观照,勘破其虚伪外相,而彻断其根源。这是最有力的手段,也是《智慧品》所阐述的内容。

3、请以世间比喻来说明,发了菩提心以后不能轻易反悔。你还有更好的比喻吗?

答:嫁出去的女孩子,已经成了别人家的人了,两三天后开始闹着要回家,这是不可以的,谁让你刚开始愿意到他家去?同样,我们发菩提心时,“爱上”了三界轮回的一切众生,现在想要反悔的话,没有那么容易。世间人也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能随随便便出尔反尔,今天想要利益众生,明天觉得困难就放弃,这样反复无常是不行的。

4、假如对自己的妄心手下留情,则将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应该用什么方法把它断除?

答:我们依靠这颗狂妄的心,多生累劫中不愿意发菩提心,不想去利益众生,以致在轮回中一直受苦。如果以后仍一如既往,肯定会造各种各样的恶业,之后堕入三恶趣,感受地狱、饿鬼、旁生的痛苦。

修断法古萨里,是断除我执的殊胜方法。若能完整地修持,那是非常好,但若实在不行,也可以按照有些传承上师的教言中所说,把自己的身体观想成甘露,一份供养三宝;一份供养护法神;一份布施给三界众生,化为解除他们痛苦的任何有用之物,使病苦者获得妙药,使盲者获得明目,使饥饿者获得食物,使寒冷者获得衣服;最后一份布施给前世今生你曾欠下债的众生,还清所有的命债、宿债、财物等。这样观想的意义也非常非常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