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大圆满心性休息广释 > 正文

大圆满心性休息辅导05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11/9 0:03

诸法等性本基法界中,自现圆满三身游舞力,

离障本来怙主龙钦巴,祈请无垢光尊常护我。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

发了菩提心之后,我们继续宣讲由全知无垢光尊者所著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由全知无垢光尊者所造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分为十三品来宣讲从凡夫到成佛间的修法次第,包括共同前行、不共前行和正行。共同前行主要宣讲四种厌世心和依止善知识的殊胜教言。

目前我们正在学习四种厌世心中生起出离心、看破今生的方法,这非常有必要:只有看破今生,才会一心一意修行正法。看破今生主要有四种修法,前面讲了暇满难得,今天开始讲第二品——寿命无常。

第二品 寿命无常

虽然已经获得了暇满人身,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失去它,失去之后很难再次获得,所以,寿命还没有现前无常时应该努力修持正法。我们都知道寿命是无常的,内心中都有最后必定要死的概念,为什么这里还要宣讲呢?这里宣讲寿命无常,目的并不是让我们了知新知识,而是恒时提醒自己处于无常的状态中。众生习气现前时,常常会执著今天、明天不会死,明年、后年不会死,几十年之后才会死。寿命无常的引导,一是提醒我们绝对要死亡;二是提醒我们死亡不知什么时候到来,也许是几十年之后,也许就在今晚;三是死时只有正法才有利益,平时耽著的衣食、名誉等一切世间法都毫无帮助。我们的相续中必须生起这样的殊胜正见。

以前大德们也这样教诫:阻碍我们对于闻思修产生意乐的最大障碍就是贪著今生。如果在缘正法听闻、思维和修行时,相续中沾染了追求现世利乐、贪著今生的念头,就像美妙的食品沾染了臭味令人兴趣索然一样,我们再也不会有想要听闻、思维和修行正法的兴趣。我们可以观察,那么多身处正法兴盛地方的人为什么对于闻思修没有兴趣呢?一定是因为贪著今生,对于钱财、名誉、享受太执著时,就不会有兴趣修持殊胜正法。相反,想要对闻思修正法生起很强烈的希求心,就必须看破今生。

寿命无常就是最有力量的看破今生的修法之一:既然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到来,怎么还会有兴趣去追求钱财、受用、地位名声等世间八法!一定会利用残存的生命一心一意修持在死亡时唯有利益的正法。这些大德的教言非常精要。我们为什么没有办法生起修法的心?为什么对世间八法这么贪著?根本原因就是相续中没有生起寿命无常的觉受。以上简单宣讲了学习寿命无常品的必要性和不修行寿命无常的过患。

寿命无常品分五:一、略说;二、广说;三、劝勉精进;四、结行;五、回向本品善根。

甲一、略说:

虽然已经获得了极为难得的人身,但它也是不可信的。因此,必须精进修持正法。

这是承前启后:虽然现在已经获得了极为难得的人身,如果它永远不会死亡,我们也不用着急修法。不过人身并不可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因此在有暇满自性时必须精进修持。

如是虽获难得身,然为刹那无常性,

若详观察无实质,犹如水泡不可靠,

是故日日夜夜中,恒常思维定死亡。

虽然获得了极为难得的暇满人身,但它也是刹那生灭的无常本性,详细观察没有任何实质,就像河里或容器中的水泡会随时破裂一样不可靠,所以白天、晚上、日日夜夜中都要恒常思维一定会死亡。

从粗大无常的层面来观察,我们必定会舍弃人身而步入后世。后世是解脱、轮回、善趣、恶趣、享受安乐还是感受痛苦,唯一取决于今生的行持。很多大德的教言都讲得非常明白:如果早上没有思维无常,中午之前就会在耽著今生中度过;如果中午没修持无常,下午就会一直耽著世间八法。我们平时也是这样:如果早上起床时没有思维万法无常,心相续就会跟随分别念而执著身体、享用等外境,不会去想如何精进修行;如果修持一座死亡无常的教授再开始做事,无常的觉受和力量就会贯穿整个上午,无论做什么事都会首先想有没有意义,从而引导自己的心趋向正法。

尽管已经获得了暇满人身,然而,寿命仅仅是短暂的一瞬间,稍纵即逝,不可能恒常不变,

从细无常的层面来看,人的生命刹那生起后马上就会灭掉,稍纵即逝。一瞬间之前我们还处于生的状态中,死缘一现前马上就会显现无常。像佛陀所讲的一样:生灭就在呼吸之间,一呼一吸间就安立了生命,呼吸中断就没有了生命可言。所以寿命非常不可靠,不具有像金刚一样恒常不变的自性。

犹如芭蕉树一样无有实质。

如果把芭蕉树的外皮一层层剥下去,最后就会发现并没有坚实的内在。我们的生命也像芭蕉树一样,没有一点实质。因为死缘过于猛烈,生命就像树的嫩芽一样,轻轻一碰就会断掉。在强大的自然界和病缘面前,生命就像芭蕉树一样毫无坚实性可言。

若详细观察不难发现,如水泡般的人身虽然暂时一现,但很快就会支离破碎、各自分散。

仔细观察时,人身只不过是安立在色蕴上的所依,不坏灭时可以生存,身体和心分离时就会死亡。因为四大组合的缘故,人身面临很多外面的违缘,也面临着内心中的业障等病缘,就像水泡一样虽然暂时显现,但很快就会支离破碎、各自分散。通过学习本品,我们慢慢会对于寿命无常生起殊胜的定解。

因此,我们应当认真观察无常之本性。《因缘品》云:“呜呼有为法,无常生灭性,因生复死故,当速趋寂乐。

无常包括粗无常和细无常。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生灭的自性,生起后就会刹那不停地趋于死亡。所以,应该迅速修习正法,使心趋向于寂乐涅槃。

生后不死的众生一个也找不到。有谁曾见过有生无死吗?或者听闻、怀疑过吗?下面通过比喻说明一切都是无常的自性。

如佛说诸法,如星翳油灯,如幻露水泡,如梦电浮云。”

佛陀在《金刚经》和很多大乘经典中都讲到万法无常的比喻:第一是“星”,流星一下划过夜空后,马上趋于寂灭,不会长时停留。我们的身体也一样,很快会趋向死亡。第二是“翳”,眼翳面前显现的毛发是虚妄的自性,显现的当下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我们的身体、五蕴、寿命等有为法也一样没有实质、虚妄不可靠。第三是“油灯”,从点燃开始就不断消耗油,耗尽后立即趋向熄灭。我们从生到死的过程中,也在不断消耗生存的基础,全部耗尽后就趋向死亡。而且,放置在室内时,油灯燃尽会自然熄灭;在室外只要风一吹也会马上熄灭。同样,我们的生命在没有遇到违缘时,会慢慢趋向自然死亡。如果遇到了横死等因缘,就会突然死亡。第四是“幻”,幻术无有实质,我们的身体也像幻化的人、象、马一样没有任何实质可言。第五是“露”,露水虽然可以暂时显现,但太阳出来后就会马上溶化、干枯而迅速消散。第六是“水泡”,前面讲过不管有无风吹,它都会最终破裂。第七是“梦”,梦境中显现的人、身体、苦乐等,都是不可靠的虚妄本质。第八是“电”,乌云中出现闪电后,马上就会消失,身体也像闪电一样稍纵即逝。第九是“浮云”,秋天的云瞬息万变,大片大片集聚后马上又会消散,我们的身体也像浮云一样没有实质。

《因缘品》中佛陀通过比喻,教诫我们要了知包括五蕴在内的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自性,并生起如是定解。

甲二(广说)分十三:一、所爱之身亦是无常;二、得梵天果亦是无常;三、乃变化性故为无常;四、器情世界皆为无常;五、以诸佛佛子示现涅槃而说无常;六、以无增唯减而说无常;七、外内皆为无常;八、以比喻而说无常;九、终舍一切故为无常;十、三世均为无常;十一、三有皆是无常;十二、刹那亦无常;十三、诸缘时境皆无常。

这里从十三个层面来宣讲广说无常:一切都是无常的本体。如果我们能一一思维十三个科判中所讲的内容,内心中一定能对“内外万法都是无常的自性”生起定解。在实修时,可以从第一到第十三个无常一一观修,也可以抓住一两个与自心特别契入的核心修法,从而生起身体及外器世界都是无常的殊胜定解。

虽然本品着重宣讲寿命无常,但作为助缘,也要观察外在衣食受用等器世界的无常本性,为什么呢?没有生起寿命无常觉受源于对外境的贪著,如果了知了名声、享受等均是无常的自性,最后都要舍弃,难道还会抛弃精华教法,去追求这些无有实质的事物吗?所以,对于内外万法一起观修无常,有助于让我们了知寿命无常而看破今生。

乙一、所爱之身亦是无常:

如是无实变化的不净身体乃各自分离无有依处之本性,故当舍弃对它的贪执,日夜精进观修无常。

像一层层剥开芭蕉树一样,从外在皮肤到内在脂肪、骨头、血肉、骨髓等逐步观察我们的身体,会发现它不净且没有任何实质,最终将各自分离,不能作为真正所依。所以,应该舍弃对于身体的贪执,利用它日夜精进观修无常。

上一品“暇满难得”主要宣讲人身难得,需要适当保护身体,利用它修法;“寿命无常”主要宣讲不能把所有精力和时间用于贪著不净身体,否则就不会有修持正法的机会和时间。我们有必要将两品内容结合起来进行观察。否则,如果仅修无常,就会认为身体毫无精华、并不可靠,是一切痛苦的来源,从而产生舍弃它的想法。佛陀在世时,有些比丘不了知暇满难得和寿命无常的道理,听到佛陀宣讲身体不净无常的自性时纷纷自杀。佛陀也极力呵斥这样的愚痴行为。相反,如果只讲暇满难得,就会产生既然这么难得,不如用很多饮食好好供奉身体的实执,也没办法修行。所以,这些修法间都有微妙的联系,只有全部通达各自所诠释的自性,才会对法义生起真正究竟的信解。

此身一切痛苦根,深重烦恼之来源,

虽著衣饰花鬘等,美味佳肴供奉之,

然终无常毁坏离,为鹰狐狸豺狼食,

舍此爱净常执心,当自今起修妙法。

身体是一切痛苦的根本,也是贪嗔痴等众多深重烦恼的来源。不管在世时怎样以最好的衣饰、花鬘、美味佳肴去供奉、打扮、装饰它,最终无常到来时,一切身体的支分都会毁坏、身心分离。死亡后或在尸陀林中被老鹰、狐狸、豺狼等吃掉,或火化成为骨灰,最终什么都不会剩下。所以,应该舍弃对于无常自性的身体清净恒常的执著,从现在开始利用它修持善妙、殊胜的佛法。

我们常常缘身体生起烦恼:别人赞叹它时,自己就生起贪欲;别人打击它,说你的身体很丑、矮小时,自己就生起嗔恨心。贪执身体成为一切痛苦的根本,甚至更严重的罪业也会接踵而至: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杀生,为了自己穿好衣服、吃好东西或住好房子而偷盗,为了满足身体的欲望而邪淫、妄语……一一观察下去会发现,哪个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身体呢?从“此身一切痛苦根”“深重烦恼之来源”和“然终无常毁坏离”三方面去观察,可以舍弃对于身体的贪爱。

如果执著身体是清净的自性,可以通过学习《宝鬘论》或《入行论》第八品来对治,其中讲到身体是由三十六种不净组成的本体,死亡后开始发臭腐烂等内容;如果执著身体会恒常存在,可以用“然终无常毁坏离”“为鹰狐狸豺狼食”等一定会死亡的教言来观察对治,再通过观修死亡方式不定来彻底打破常执。

恒时将所谓的自身执为我和自己而以衣食供奉,随顺承侍,他人出言稍有不当就不高兴,便反唇相讥,以免受害。

这里讲到“此身一切痛苦根,深重烦恼之来源”:我们将由五蕴、无分微尘等因缘和合而成的身体执著为“我”和“我所”,对它以饮食供奉、随顺承侍。如果别人对自己的身体稍有出言不逊,马上就不高兴并反唇相饥,以免受害。有时甚至出手打击对方,这些罪业全部是由身体引发的。

如寂天菩萨说:“身如须臾质。”不知死主何时来索取,

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讲:“身体具有暂时借用的短暂本性。”就像借来的东西必须要奉还一样,自己并没有决定权、自主权,死主什么时候想要就可以随时来索取。既然身体是暂时借用的,为什么要对它生起恒常不变、永远属于自己的常执呢?

身心分离时身体不会随之而去,

身心分离指死亡,死亡时自己的身体留在人间,心趋向于后世,身体不会跟随心识而去。

最后只能成为尸陀林中鸟、犬、狐狸、鹰鹫等飞禽走兽的食物。

除了某些大德的遗体或其他的特殊因缘,其他腐烂无用、没有任何价值、被人视为累赘的尸体不会保留,会在尽快的时间中抛到尸陀林或火化处理掉。如果抛在尸陀林中,短短十几分钟或最多半小时,刚开始看起来庞大的身体就会被鸟、犬、狐狸、鹰鹫等一扫而光,最后仅留下一点骨头渣。我们可以观察:身体最后都会成为那样的结果,现在到底有什么可贪执的呢?

所以,我们不应珍爱执著这个身体并为之毫无意义地造恶业,而应象对待奴仆一样使用自己的身体,如果它行善业,则付与相应的薪资,即应当日夜精勤修持正法。

知道身体不清净并终将分离的自性后,应该怎样合理作意呢?无垢光尊者教导我们:不应该再珍爱执著这个身体,否则没办法把心放在修行方面,更不应该为身体造下无意义的罪业。对待自己的身体应该像对待奴仆一样,如果奴仆为主人做好事就给他工资,如果做不好就打骂然后把他赶出去。同样,如果身体行持善业,就给它吃饭、穿衣、睡觉,如果身体行持了使自己今生或后世感受痛苦的恶业,就应该惩罚它,以此鞭策它去日日夜夜精进修持正法。

身体是无常的,死时会被处理掉,但为身体所造的恶业会继续留在心中带往后世,使身心继续感受痛苦。那么有必要为身体造作无有意义的罪业吗?

《教王经》云:

从《广论》内容来看,王应该是佛在世时的国王胜光大王,下面用很多词句、语言来教诫胜光国王和后学弟子,应该认识到一切都是无常的自性,恒时精进修法。

“大王,譬如,四方大山,坚实牢固,未毁未裂,极硬无损,直冲云宵。

为了让我们容易理解,这里用比喻来说明:就像东南西北有四座大山,非常坚固、高大广阔。

此四山王倒地,可粉碎一切草木枝叶及诸含生大种,以神足逃,或以威力挡,或以财物赎,或以药物密咒去之均不易。

如果四大山王倒地,就会粉碎、损坏一切动植物等有情无情。因为山王顶天立地、非常坚固,中间也没有缝隙,这时用神足也无法逃跑;即使威力大如国王,也没办法阻挡;即使财物很多,也无法跟山王赎命;即使以药物、咒语也不容易阻止它倒下来。

大王,四大恐怖亦复如是,以神足逃,或以威力挡,或以财物赎,或以药物密咒去之均不易,

用比喻说明后,再进一步对修心方面作教导:犹如四大山王倒下时无法逃跑一样,四大恐怖到来时,无论神足、威力、财物还是药物、密咒都不易使它远去。

下面解释什么是四大恐怖。

云何为四大恐怖?老、病、死、衰也。

四大恐怖就是老、病和死、衰。下面进一步观察各自的作用。

大王,老者可摧青春,病者可摧健康,衰者可摧圆满,死者可摧生命,

老苦到来时会摧毁青春韶华,我们之所以认为自己青春年少是因为老还没有到来;生病会摧毁健康;衰败到来时一切财物名声等悦意的世间圆满会被彻底摧毁;死亡会摧毁生命。

此等以神足逃,或以威力挡,或以财物赎,或以药物密咒去之均不易。

不管我们用神足逃到哪个地方,都无法逃避四大恐怖,只不过相对的强弱程度不同而已。三界中,也许上界的老和病不明显,但一定会有衰败和死亡。欲界中老病和死衰都很明显:我们周围哪一个众生不会老?没有活到老年就死亡的另当别论,即使很有钱、很会养生的人,可以通过药物延缓衰老,但也仅仅是皮肤皱纹不明显而已;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间都会感受病痛;每一个众生都会死亡;拥有的身体、世间财富、名誉等一切最终都会衰败。

如果用神足可以逃避,已经获得五神通的仙人就应该没有老病死衰;如果威力可以阻挡,转轮王、帝释天王和国王等就不会遇到老病死衰;如果财物可以救赎,龙王和富豪等有财富的人就不会遇到四大恐怖;如果以药物可以制止,世间的良医就不会遇到四大恐怖;如果以密咒可以逃避,密咒师或持咒很多的人也不会遇到老病死衰,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通过任何方法都没办法逃离四大恐怖。

大王,譬如,兽中之王狮子住兽群中控制野兽,可随意指使,诸野兽无法堪忍其神威而无可奈何。

再打比喻:兽中之王狮子在兽群中,依靠它的威力可以随意指使群兽,群兽对它无可奈何。

大王,同理,被死主以利戈刺入时离诸骄慢,无依无怙,无救助者,无有亲友,骨节分离,血肉干枯,身为病恼,口干舌燥,面目皆非,

同样的道理,当死主以利戈刺入任何一位众生身体时,无论在世时怎样骄慢,都像群兽处于狮子威力之下无法抵挡一样,在死主狮王面前无可奈何。死亡真正到来时,没有任何依怙处和救助者,亲友也无法帮助。骨节和身心分离;血肉开始干枯;身体被疾病所扰乱;水大融入的缘故,口干舌躁开始显现;四大分解时非常痛苦,同时又害怕死亡的到来、害怕堕地狱,加上病苦的折磨,就会面目全非。《入行论》第二品对这方面有详细阐述。

《前行》中讲:虽然有时可以通过皈依三宝或念长寿佛心咒来延缓死亡,但它仅可以去除横死的灾祸,当寿命真正要终结时,即使药师佛、无量寿佛或金刚手菩萨亲自到来加持,也毫无办法。当然,这并不是说临死时不能皈依三宝或三宝无法救助,而是强调死亡决定到来时,没有可以让我们不死的依怙处和救助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死亡时皈依三宝或以三宝作为救助处,对自己今生来世有很大利益。

手足颤动,无能为力,丧失威势,

手足颤动,在死亡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办法,以前的威势全部丧失。

口水、鼻涕、小便、呕吐等物染污其身,

有时口水、鼻涕、小便、呕吐等物流满全身,将身体全部染污。

一个人死亡时不一定会全部具足以上的相,可能各有不同。

眼耳鼻舌身意诸根灭尽,

眼根和耳根首先丧失功用,鼻舌身等六根也逐步灭尽。

《前行》中讲临死时四大隐没:眼识看不清楚面前到底是谁,耳识也逐步丧失,别人说话好像远处发出的嗡嗡声一样听不清楚。

出现呃逆,发呻吟声,医生弃之,诸药、美味饮食无济于事,

出现呃逆或发出痛苦的呻吟,医生认为已经无法抢救、必死无疑而把他抛弃,药和美味饮食也无济于事。

往其他众生中,

有时外气断而内气没断,亲友就把他扔到尸陀林中,和犬、鹰鹫、狐狸等其他众生相处在一起。

卧最后床,沉于无始之生老死亡河中,

卧于最后的床上,死亡后身体马上就会被处理掉。虽然曾在生老死亡河中不断地翻滚,经历过很多次轮回和死亡,但这次又沉于其中。如果现在还不精进修持正法,仍然会继续沉溺而无法自拔。

生命所剩无几,畏惧阎王,

生命所剩无几,临终时非常畏惧死亡和阎王,每个人都会这样。

为灾难缚,呼吸中断,张开口鼻,牙关紧咬,

被各种各样的灾难所束缚,外呼吸慢慢中断,死时张开口鼻,牙关紧咬,显出非常恐怖的死相。

言说‘布施布施’为业所牵辗转投入三有,

死时被业所迁,辗转投入到三有之中。

上师仁波切讲,对于“言说‘布施布施’”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是有些人死时神智昏乱而胡言乱语说:阎罗王已经显现了,开始布施吧;二是阎罗王和眷属说:今天我们得到一个大布施,又得到一条生命。

孑然一身,孤立无助,

死亡后投生三有时,生前眷属再多也根本无法帮助,只能孑然一身、孤立无助地远离今世。

虽然在古代,中国和外国帝王等有权势的人死时有殉葬,但自己是不是就不会孤独寂寥呢?根本不是。虽然很多人被杀掉殉葬,随同很多马车和其他物品一起埋在坟墓中,但最终还是跟随各人的业力而去往中阴投生。

远离今世,迁往他世,

在远离今世中迁往他世。

很多人对今世非常贪恋,当认识到要告别今生的显现时,会产生莫名其妙的恐怖感。

作大迁移,入大暗处,堕大深渊,入大莽林,往大僻处,为大海冲,为业风吹,无立足地,赴大沙场,为大魔擒,漂于空中,

这里宣讲前往他世过程中各种各样恐怖的心态和情景:从今世迁移到后世,从这个身体迁移到另外一个身体,从善趣迁移到恶趣;亡者的心识认为自己入于中阴、恶趣等大暗处;或堕于大深渊中感受不可思议的痛苦;入于莽莽森林中,抬头看不到蓝天、日光,在恐怖的中阴界迷失方向;去往毫不熟悉、无法依靠、无法得到安慰的僻静处;像落入大海中,或被飓风所吹一样毫无立足之地;感受赴大沙场或被大魔所擒,根本无法逃离的恐怖;漂于空中,非常孤独。

为父母兄弟姊妹子女围绕,气息中断,

临死或气息已经中断时,虽然处于父母、兄弟、姊妹和子女的围绕中,还是要独自感受痛苦。

众人言‘当分财产’,

在病者还没有完全断气时,子女或兄弟就开始说怎样分财产,甚至在他面前打起架来。如果中阴身漂于空中看到这些情况,就会生起很大的烦恼心而堕于恶趣。

有时道友去世,周围人嚷“系解脱拿给我,钵盂拿给我,法本我要了……”,有感应的道友可能一出门就会摔跟头,说明中阴身对这些东西很执著,如果放不下就会成为往生的障碍。所以在世时,我们就要放弃对一切的耽执。

是人哀呼‘痛啊痛啊……爸妈儿子……’而拽发。

看到他已经断气,围绕的亲友非常痛苦,儿女开始哀呼爸妈,父母哀呼儿女,并拽自己的头发。

此时,唯有布施、苦行、正法可为助伴,除法之外无余依处,无余怙主,无余救者。

死亡时,除了布施、苦行和修持正法的功德外,没有其他的依处、怙主和救护者。

布施分为两方面:一是在世时曾对上师三宝和其他对境作的供养或布施。二是父母家人为亡者作的布施、放生和念经等善法。在世时曾经为了修持正法而苦行的功德,临终时可以帮助解脱痛苦、灾难。在世时精进地修持正法,死亡时一心忆念正法,也可以作为去往中阴或投生时的助伴。

除此之外,世间的父母、妻子和儿女等都不是死亡时的依靠处、怙主和救助者。所以,为了死亡时能够有救度自己的资粮,在世时应该好好修持正法。

大王,尔时正法可作洲岛、处所、怙主、本师。

死亡时,只有正法才可以作为漂泊于大海中的洲岛、使心安定的所依、怙主和本师。

无垢光尊者引用《教王经》的内容,一方面说明我们必定会死亡,死时非常恐怖;同时阐述了究竟什么才可以真正帮助亡者。

我们应该对佛陀所宣讲的自性认真思维,并结合自己的相续去观察,督促自己在没有死亡时能够真正认识死亡到来时的恐怖,而且只有精进修持正法才有帮助。如果内心中生起对于无常修法的觉受,并精进修持正法,对于调伏自心、看破今生才会有非常大的帮助,应该好好观察。佛经中的教言就是在帮助、提醒我们有这种了知。我们虽然在无始轮回中无数次地经过了佛陀所描述的临死状态、中阴状态、无依无靠的状态,但都已经忘得干干净净。可能现在我们还认为自己不会死,死亡时可以很容易地往生,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实际修持时,座上我们应该观想自己处于临终的状态,遇到了前面讲的种种障碍、痛苦和怖畏,该怎么办?然后观想幸亏现在真实的死亡没有到来,如果到来时自己没有修行正法该怎么办?从而开始精进修持正法。

 

本论主要分十三个科判来宣讲从凡夫至等觉及成佛间的殊胜窍诀。目前在讲能令心入于正法道的舍弃今生的殊胜作意和修法,共分四方面内容,现在讲第二方面——寿命无常。

我们平时贪著世间八法,对众生打骂、嫉妒、生起贪欲等主要原因是没有看破今生,而忆念、修持寿命无常可以达到舍弃今生的目的。虽然表面看来只是观修“死亡何时到来不确定”的内容,但寿命无常的修法里隐藏了很殊胜的窍诀关要:我们一定会死亡;不知何时死期将至;死时唯有正法才有利益。因此,贪著世间八法毫无意义,舍弃世间八法、生起出离心而一心一意修持正道,才对死亡和后世有所饶益。

大德们在宣讲这些修法时曾经提到:大手印、大圆满等相对来讲容易了解和证悟,但暇满难得、寿命无常等修法却难以通达,内心中很难生起定解。这些教言讲得非常有道理:虽然大圆满或大手印等胜义谛、无分别智慧的境界很难证悟,但有时通过上师加持或缘于法本身的力量,我们也可以稍微安住于法性,或在总相方面能够对于无自性有所体会;但要使暇满难得等修法真正深入内心却非常困难。所以,对于共同加行的修法,我们应该好好用心去体会和感受。

继续宣讲广说寿命无常中的第一个科判——所爱之身亦是无常,自己所爱的身体也是无常的本性。文中引用《教王经》对于后学弟子作殊胜教诫:死时会遇到种种恐怖之相,且不得不舍弃世间的一切,那时只有正法才有饶益。

大王,是时自卧榻中,感受后世显现,若堕恶趣则现彼处恐怖相,尔时,任何非法皆不可救。

佛陀教诫大王:临死时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还没断气,有时也会感受到后世将入于哪一道或如何投生等显现。如果要堕入地狱等恶趣,就会看到非常恐怖的阎罗狱卒牵引自己。如果在世时为了贪图暂时的安乐而行持很多非法,虽然享受的当下似乎是快乐的自性,但在死亡时,这些非法和所积累的业根本无法帮助和救度自己。

大王,汝如是爱重之身亦终有亡时,

继续教诫大王:现在非常爱重的身体,也终有一天会死亡。

具足功德,长久以诸多净食等满足之滋养之,然住于最后榻时医生离弃,众人置之不理,心不安乐即至亡时。

我们认为自己的身体具足很多功德,如暇满自性、强健或诸根敏利等,长久以来一直用清净食品和衣物等满足和滋养它,但最终当医生通过观察发现无法医治时,就会舍弃住于榻中的我们,父母、妻儿、亲朋好友等其他众人也会因为无法抢救而对我们置之不理,自己只能在心处于迷乱、惊恐等不安乐的状态中临近死亡。

大王,如是沐浴、涂拭、香熏身体,以香花熏染亦定出现臭气。

可以从两方面去观察:一是我们在世时非常注重身体的清洁,经常沐浴、用膏涂饰并香薰,使它发出香气,但在死亡时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出现臭气,因为身体本来就是肮脏污秽的自性;二是死亡时,无论怎样沐浴擦拭身体或用妙香熏染,也无法遮挡恶臭。

大王,如是以嘎谢嘎布、绸缎等妙衣遮掩,然住于最后榻时污垢覆身,亡时赤身裸体离开人世。

通过对比在世和死亡时的状况,使我们生起觉受:在世时虽然享用嘎谢嘎布或绸缎等妙衣,以妙衣遮掩身体显得十分庄严,但将要死亡时,因为口水、鼻涕和脓血等污垢覆身,或长时间生病无法更换衣物,妙衣也会沾染污垢而无法显现清净。最终一件东西也无法带走,赤身裸体地离开人世。

嘎谢嘎布是一种白色的高档布料,诗学中常见,是质地优良的天人用布。虽然现在我们用很多资具装饰身体,为了身体而追求华贵衣服,但死亡时还有什么妙衣会跟随我们吗?每个人都要赤身裸体地离开人世。既然如此,为什么现在还要去贪著和追求呢?

大王,虽以种种欲妙享乐,然舍一切后于贪不厌足中死时已至。

大部分人都对妙欲非常贪著,差别仅在于国王或稍有福报的人才能拥有,穷人无法享受而已。虽然在世时享受了很多五欲安乐,但最后不得不舍弃一切,在贪不厌足中趋向于死亡。由于贪心强烈,极易堕于饿鬼或转生于恶趣中,死时无法获得安乐,非常不利于解脱。

大王,如是汝居室内香、花、飞幡、宝座、妙衣应有尽有,左右置有卧具,今纵眠其上,然汝身必将被抛于遍布乌鸦、狐狸、人尸等令人发呕之大尸林中,尔后身必纹丝不动卧地。

现在大王的房间里香、花、飞幡、宝座等一切资具应有尽有,无论哪个方向都有柔软卧具。虽然现在享受安乐,但死亡时身体必将被抛于遍布乌鸦、狐狸、人尸等令人发呕的尸陀林中而纹丝不动。既然那时大王不会因为卧具太硬或资具不齐全而不舒服,现在暂时的资具又有什么必要呢?

大王,如是汝乘象马,奏动听乐,悦意欢欣,高撑伞幢等,诸君臣亲友美言赞叹,目送而去。

描述国王感受众人的欢喜和赞叹:国王乘坐象马,在动听的音乐和伞幢中感受快乐、悦意欢欣,小国王、大臣和亲友们都美言赞叹,并在国王离开时用目光送得很远。

然不久亡于榻上,为四人掮,父母兄弟悲痛捶胸,自城南门出至荒野,

开始观想死亡:不久的将来,自己会死于床上,这时象马都用不上,只能被四个人扛在肩上,在父母兄弟的悲痛捶胸中从城市南门出去,把尸体抛至荒野、尸陀林或被火化。“自城南门出”是古印度的风俗,死人从南门而出,新生儿或喜庆事从北门而入。

或葬于地下,或为乌鸦、鹰鹫、狐狸等所食,遗骨无论火焚抑或投于水中抑或埋于地下,皆经风吹日晒而成粉末,飘散各处,终将腐烂。

出至荒野后,或者土葬埋于地下,尸体被虫子、老鼠等吃掉;或者抛于尸陀林中被飞离走兽所吞食。最后剩下的遗骨,无论火烧、投于水中或埋于地下,经过风吹日晒最终全部会成为粉末而飘散各处,终将腐烂,没有坚实的自性。

古时埋藏的尸体,近代挖出来后,虽然有时还保持着原有形状,但一触碰马上就会成为土粉或粉末。因为没有观修无常,所以我们不知道死亡的道理,反而坚信骨架、皮肤、肌肉等坚实不坏,没有思维与实际情况相符的佛陀教言。

对身体极为贪著时,我们要多观察、了知它的自性,从而产生定解:对于这样的身体有什么可贪执的呢?对它付出了这么多,但最终只会变成粉末而飘散落地。而且在贪执的过程中会造下很多罪业,导致自己后世无法感受殊胜的快乐。所以,应该放弃对于身体和一切资具的贪执,使心趋向于正道。饮食、衣服、住房、车等资具,都是为身体的享受而服务的。如果把身体的本性看破后,就再也不会愿意为了无常、终将腐烂的身体去追求过多的享受。

大王,如是诸行皆无常,无有可靠。”

如是的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自性,无有可靠。

前面讲到了自己的身体终将死亡,以及死亡时的一切景象。我们应该从身体无常,推知一切资具等有为法都是无常、无有可靠的自性。如果用精力去追求这些,就无法入道。

如是广说之理,应当深思。

无垢光尊者教诫我们:不要仅在字句上划来划去,书本合上后再不去观察和思考。应该在自己的相续中,逐一观察前面所讲的广说道理,从而使内心引发相应的觉受。

了知死时今生的任何显现均不能跟随,因此希望诸位日夜唯一勤修正法。

通过以上,了知今生的任何显现,无论是执著的事物、身体还是心念等一切,都会因为死亡而被抛弃,自己孤独地趋向于后世。因此希望一切后学者和具缘者,日夜唯一勤修正法,把其他一切无常的琐事抛之脑后。

既然后世完全是新的身体和心识,现在把一切显现执为实有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有时认为很多事情必须要做,做完一件后,还有第二、第三、第四件事情等着我们。无论是在家还是出家的身份,都常认为家庭、寺院放不下,导致世间琐事永远做不完。因为众生的分别心没有尽头,想做的事情也无有尽头。虽然很多事本来没有很大必要,但经过自己的分别心思考后,总会找出它很重要和必须去做的理由。

无垢光尊者在《如意宝藏论》中讲过:轮回的琐事就像小孩做游戏,做完一个又想第二、第三个,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什么时候放下,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完结,这时才可以将身心一心一意地投入正法。尊者教诫的法非常正确和殊胜,我们应该好好思考。

乙二、虽得梵天果亦是无常:

即使得到了梵天果,也是无常的自性。这里为什么单独把梵天拿来讲呢?一方面,梵天是三界之主,如果得到梵天果还是会无常的话,人道或其他轮回身份如何能不无常呢?另一方面,间接地遮止我们对于梵天、国王、富翁和其他世间享受的执著,原因如下:第一,得到后还是会因为无常而最终返回到初始状态。第二,在无始轮回中,我们没有获得过的果位一个也没有,包括梵天、帝释的果位也已经得到过很多次。但现在的身份呢?还是具缚的凡夫。如果现在还遵循以前希求人天安乐的想法,最终还将无法脱离平凡状态,甚至更悲惨。地狱、饿鬼和旁生以前也得到过梵天果位,但现在还在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

由梵天果位无常,可以推知生命无常,所以应该一心一意修持正法。同时,不能一直停留在下士道的发心,应该首先生起出离心,进一步发起救度一切众生的菩提心,如是修持随解脱分善根或殊胜的大乘修法。

三界圆满善妙主,梵天乐生千眼等,

声誉福德威光灿,亦无胜过死主时。

纵成禅定住数劫,业尽之际必死亡,

一切天人阿修罗,成就之士持明者,

人间君主平凡众,皆畏死亡生无边。

欲界、色界、无色界或天上、地上、地下等三界中,受用圆满、功德善妙的主尊——梵天、大自在天和帝释天等,在拥有地位时声誉远播、福德圆满,所发出来的威严光明十分灿烂,但当善业穷尽后仍然会死亡。一禅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天的天人们在人间时曾修成许多独特的禅定,从而可以在很多大劫中安住,但当引业穷尽后还是会死亡,无法通过禅定力来抵档死主。一切天人、阿修罗、经苦行成就的仙人、获得共同持明的修行者、人间的君主、国王、总统、主席和平凡的老百姓,在生起对于死亡的恐怖时都会产生无边无际的痛苦,最后也将投生于无量无边之处。

三界可以有两种理解方式:欲界、色界、无色界或天上、地上、地下。欲界、色界和无色界属于天上,地狱、饿鬼和旁生属于地下。帝释天具有一千只眼睛,所以称为千眼。在后文引用的教证中,千眼也可以指具有一千只眼睛的天神、四大天王或遍住天等。梵天虽然住于天界,但人间也知道他的功德,很多人对他非常赞叹。三十三天以外没有日月,因为天人、天主的身体可以发出遍及一由旬乃至更远地方的灿烂光明。古代有获得共同成就和共同持明的人,他们虽然通过苦行获得五神通等成就,或修成了明咒等共同悉地,但这些并非佛法中的成就,是无常的自性,没有超越生死。

通过这段颂词的教诫,敦促我们心向正法。从三界之顶非想非非想天到平凡众生,没有一个不会死亡,也没有一个不害怕死亡。在人间,我们最长也不过活百年,如果遇到死缘,也许下个月、明年或十几年后就会死亡。那么在剩下不多的时间中,我们应该做什么?如果知道马上就要死亡,却还不精进修法,就一定是无心的人。

梵天、大自在天、遍入天、帝释天、四大天王等光芒四射,普照世界,胜过千日之光,威光赫奕超过金山,福德声誉传遍天下,成为天上、地上、地下三界之主尊,并有圆满善妙之财富严饰,然而他们也有死亡之时。

从梵天到四大天王天,自身都可以发出光芒。尽管他们在世时不可一世,具有赐予他人悉地、遣除人间违缘灾难、统治天人及自己享受等权利,福德传遍天下,但最终还是要抛弃威严、财富等一切而趋向于死亡。死后有没有把握下世还能当天王呢?有时由于前世殊胜的业可以成办,有时会马上堕落到地狱等恶趣中。

我们在佛经中也读到过:有一位已经出现死相的帝释天,观察自己将投生为欲界的旁生,为了免于灾难而急切地去求佛陀,最后通过受持皈依戒而获得了救护。尽管有时因为行持殊胜善业,可以连续很多世做天王,但当有为法自性的有漏善业穷尽之后,帝释天等天人们面对死亡和堕落仍然没有任何把握。

《毗奈耶经》云:“诸比丘,且看此等兴盛皆衰而无实,

应该观察世间一切,只要有兴盛就一定会趋向衰败,本性无实。

我忆昔日虽于轮回中转为梵天、帝释、四大天王等不可思议之尊主,然皆于不厌足中死亡,堕入恶趣。”

佛陀前世也曾在轮回中,很多次地转生为梵天、帝释、四大天王等不可思议的尊主,但最终都在不厌足中死亡。《白莲花论》中佛陀提到:往世做我乳转轮王时,首先统治南瞻部洲乃至四大部洲,然后统治四大天王天乃至三十三天,在三十六代中和帝释天平起平坐,最后仍因不厌足堕落在自己的王宫前趋向于死亡。通过很多教证,我们也了知自己也曾做过梵天、帝释、四大天王等不可思议的尊主,但都是在不厌足中死亡而堕入恶趣。到底有什么可以令人满足、可以值得信赖呢?完全没有。所以现在应该依靠殊胜身份而修持佛法。

又言:“且观梵天帝释大自在,千眼遍入亦悉无常亡,日月须臾显现之游舞,大地四洲世界皆成空。”

观察梵天、帝释、大自在天或其他具有千眼的天神,他们也终将无常死亡。日天子和月天子须臾显现后就会趋向于死亡,是无法长时间留存的游舞幻化。看起来非常坚固的大地四洲等器世间,也终将变成虚空。

千眼有时在诗学中专指帝释天,这里也可以指其他具有千眼的天神。佛经中讲:太阳是太阳天子,月是月天子,二者都是有情,因为福德而显现为身体发光。

四禅天及其余诸天、非天、一切苦行成就者、持明者也都超越不了死亡的规律。

可以安住很长时间的四禅天天人、其余诸天、阿修罗、经历苦行的成就者和世间的共同持明者,因为没有修持、成就超越死亡的修法,业尽后无法超越死亡。虽然佛陀和菩萨在实相上已经超越了生死规律,但为了救度众生,有时也会示现有生必死。

《毗奈耶经》云:“成就四禅天与人非人,非天仙人苦行盛德者,虽住经久数劫尚无常,不可依靠人身如水泡,终将各自毁离何堪言?”

律藏《毗奈耶经》中讲:成就四禅天的人、人非人、阿修罗、仙人、苦行者和具备禅定、神通等的盛德者,虽然住世时间乃至于数劫,但最终也要死亡。比他们还脆弱、像水泡一样不堪一击的人身就更不可靠了,定会最终失毁离散。

根据经论的介绍,对于“人非人”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仅指一类众生——紧那罗。这种有情的身体、面容和人很相似,只是头上有角。因为是人的身躯,所以叫人;因为头上有角和人不同,所以叫非人。二是可以指一切天龙八部。因为天龙八部都不是人道众生,所以叫非人;但因为他们显现为人的身相在佛前听法,所以叫人。

威慑四洲的转轮王、君主大臣、沙门婆罗门以及施主等一切凡夫众生都无法摆脱死亡。

统治四洲、有很大威慑力的转轮王,显现上有很大权力的国王、大臣等,完全无法同梵天、帝释、转轮王和苦行仙人相比。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无常的本性,耀武扬威、不可一世,最終死时也只能跟随恶业而趋向于恶趣。

有时我们认为自己很了不起,相貌端正、有钱财、有地位、有名誉等,但我们的容貌有没有办法和天人比?地位有没有办法和帝释梵天比?财富有没有办法和转轮王及龙王比?声誉有没有办法和梵天帝释比呢?一个都比不了。但由于自己的眼光、心胸太过狭隘,牢牢执著这些而无法摆脱。只要我们好好观察思维这些教义,把眼光放大一点,这时再观察自己:如同小蚂蚁、小虫子一样的身躯到底有什么可以耽著、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通过这样观察,就可以打破自己的傲慢,从而精进修持正法。有时我们稍稍显现了一点智慧、觉受、福德和功德,比如能够安住半小时、一小时的禅定就骄傲得不得了,但这样的禅定根本无法和四禅定比。如果按照佛经中所宣讲的内容去对照自己的相续和现状,就会彻底扫除我慢。因为无论生前怎样,终究还是要死亡,死亡后跟随自己的业力而转,没有什么是可以信赖的。

《因缘品》云:“具七宝轮王,其余小王臣,沙门婆罗门,施主等无常,众生皆如梦。”

《因缘品》中讲:具有金轮宝、玉女宝等七宝的转轮王,和小国王臣、出家修道的沙门及具有高贵种姓的婆罗门等一切施主都是无常、如幻的自性,在梦幻中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如果我们知道现在正处于梦幻,就不会把梦境执为实有而感受不必要的苦乐;如果执为真实,就会被虚假的现相所欺骗,在生死轮回中无法觉察,从而感受众多苦乐。因为可以在天空中飞行,所以有些佛经论典中也把转轮王称为飞行皇帝。

乙三、乃变化性故为无常:

因一切皆是迁变的本性故是无常。

今生无常乌云中,死主跳动闪电舞,

昼夜诸时降变雨,淋湿三地诸苗芽。

这里通过诗学和现实相结合的方式,以形象化的手法来宣讲无常的道理:层层的乌云中显现闪电,日日夜夜降下大雨,将整个大地的苗芽全部淋湿。通过比喻对照意义:今生的一切无常显现犹如乌云,闪电一样的死主在其中一刻不停地跳动,不断显现让众生死亡。无论白天夜晚,整个三界都无法逃脱无常的降临,都是变化的本性。

通过观察可以了知,我们身边总有人死亡。即使在山沟里很少看到道友死亡,但看看外面拉进来的尸体,仅在一个小小的范围中,一天就可能有三四具、五六具尸体,至少也会有一具。可以推知,整个世界及三界,每天要死多少人?

什么时候轮到自己?根本没有把握。没有理由说他们可以死,我肯定不会死的。明天不会死的依据是什么?“明天我还会站在你面前说话”不是根据和理由。无论怎样找,我们根本找不出自己明天不会死、下一刹那不会死、死主一定会饶恕自己的理由。死主在不断地跳舞,什么时候寿命到了,自己马上就会死亡。很多人死亡前根本没想到会死,但就因一刹那死缘降临而马上死亡。现在我们处于有生命的状态,什么时候会变成死亡的尸体、变成后世的众生?完全没把握。

所以无垢光尊者在科判中说“乃变化性故为无常”:一切都是变化不可靠的。我们不要把变化无常的东西执著为实有和恒常,从而为几年、几十年后的事情作很多打算,没有必要。虽然作很多打算,但能不能活到明年也无法确定。有时计划明年、后年、几十年后怎么样,但正在计划时,很多人第二天就死亡了,计划全部无有意义。如果一定要计划,不如计划死时怎样获得解脱、怎样往生和以后怎样修法。如果一定要思维以后的事情,就应该好好安排闻思或修法的进程。

以暇满人身严饰的寿命犹如夏季空中密布的乌云,自然变化的死主跳起闪电的舞蹈,昼夜刹那不停恒时降下濒临死亡的大雨,普遍淋湿了三有中一切众生苗芽。

暇满人身严饰的寿命完全不可靠,是无常的本性,就像夏季乌云密布天空中显现的闪电一样,自然变化的死主一直在跳动舞蹈,昼夜不停地降下濒临死亡的大雨,一切众生都无法逃脱死亡。

尤其现在处于娑婆世界,面临五浊恶世,同时又处在减劫,罪业非常兴盛,人身更加不可靠。

《广大游舞经》云:“三有无常如秋云,有情生死如舞者,士夫寿命如闪电,如陡坡水飞速逝。”

由于不断变化,一切都是无常的:三界的无常犹如秋天的云一样瞬息万变,有情的生死就像舞者一样不停变化,士夫的寿命如闪电一样会马上消失,像陡坡中的水一样飞快地逝去。

舞者指跳舞的人,他们不会一动不动,而是不停地转变姿势,利用手、脚等肢体显现这样、那样的动作,一刻都不停留。

乙四、器情世界皆为无常:

所依的器世界和能依的有情世界都是无常的自性。

宣说长期稳固的器世界与赖以生存的有情世界均为无常之性。

作为众生生存所依的器世界也是无常的本性。虽然看起来长期稳固,但当坏劫到来时,大地、须弥山等也将全部毁灭。因为依靠器世界而赖以生存的缘故,有情世界也是无常的本性。

器情无常世成坏,七火一水风毁时,

大海洲山所围绕,四宝山王亦无常,

当思一切定有成,一虚空时诚修法。

器世界都是无常的自性:成住坏空是一切器世界的本性,生际必死是一切有情世界的本性,器情世界终有一天会坏灭。器世界经过七火、一水和一风而毁灭。四大洋和八大海、四大洲及八小洲、七金山、铁围山及须弥山都是无常的自性。应该思维一切器情世界都会最终成为虚空而恒时修法。

七火一水一风的共同的说法是:从地狱、饿鬼、人间到四大天王天、三十三天、他化自在天乃至于一禅天,被七火所毁灭。第一次大火从地狱烧到一禅天,全部烧毁后再慢慢形成器世界,形成后又经第二次大火,如是反复七次。然后降下大雨,把看似坚固的大地、须弥山、天人宫殿等从地狱到二禅天的所依器世界,像食盐融入水中一样全部冲毁。十字型的金刚风吹起,把从地狱到三禅天的宫殿像风吹微尘一样全部摧毁、毫无所留,所有的器世界所依全部毁坏无余。

虽然第四禅天不被火、水和风所毁坏,但它也并非恒常。《俱舍论》讲:随着天子降生到四禅天,他所依的宫殿也同时显现;当天子堕落时,宫殿也随之毁灭。就像天上的星星,一位天子出生时就形成一颗星,死亡时这颗星也随之毁灭。所以四禅天的宫殿也是无常的自性。因为从地狱到四禅天都会毁坏,而无色界没有色法,所以一切器世界都将毁坏。平时我们认为大地非常坚实恒常,但通过佛陀的无垢金刚语可以了知,非常坚固的金山、铁围山和金刚大地都终将毁坏。所以,我们现在执著的房子、院子、水沟及其他建筑等,也全部是无常的自性。《前行》中讲:跟坚固的须弥山相比,我们像蜂窝和蚁穴一样的房屋,全部是微脆、无常的自性。为什么要执著呢?

长期思维此理,以外器世界之坏灭来说明内有情的无常性:

首先宣讲外器世界无常,然后次第宣讲能依的内有情也无常。

初劫形成时,于空无所有、无阻无碍的虚空界中,形成了金刚不坏的金刚十字架风,

器世界有成、住、坏、空四个阶段。空劫时是一片无阻无碍的大虚空界,没有任何建筑和有碍的自性。在这样的虚空界中,首先显现风轮,形成金刚不坏的十字架风。

其上形成了坚如金刚的水轮,

首先因为众生的业力而形成风轮,风轮吹很长时间后,由于众生习气的成熟,其上形成了坚如金刚的水轮。

关于虚空界有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无分微尘在坏劫时散于虚空界中,没有组成粗大的色法,成劫时因为众生业力而形成的风轮使虚空界中的微尘慢慢聚合而形成器世界;一种认为,微尘并不关键,主要原因在于众生的业力,业力成熟时,即使虚空中没有微尘也可以形成器世界。

在水轮上形成量同第一禅天具铁围山之金刚大地,

在水轮上面形成具有铁围山的金刚地基,也称为金轮。

在大地上,由于空中降雨而形成汪洋,翻滚的水泡分别形成高山与洲岛。

降雨后在大地上形成了高山、洲岛等,低洼的地方形成海洋。《俱舍论》和《起世经》等很多佛经中也讲了器世界的形成过程,因为众生业力不同,器世界的构造不一定完全一样。这并不是佛经自相矛盾,而是佛陀随顺众生的不同业力进行宣讲的结果。

小洲世界的须弥山由四种珍宝而成,

“小洲”不是四大洲旁的八小洲,而是观待三千大千世界来讲的由须弥山和一对日月所组成的小世界。

即东方由水晶而成,南方由琉璃而成,西方由莲宝而成,北方由纯金而成。

须弥山非常高大,海下、海上各八万由旬。须弥山的东方是水晶;南方是蓝色的琉璃,南瞻部洲天空的蓝色即为琉璃的反射;西方由红色的莲花宝所组成;北方由纯金所组成,天空为纯金色。

与水交界处的持双山等七山之间是七湖围绕的外海滩,

持双山以外、铁围山以内的范围,是四大部洲所存之地。《俱舍论》中讲,七山由纯金组成,须弥山由四宝组成。

东方有半圆形的东胜身洲以及依之而存的身洲与胜身洲;

外海滩的东方有半圆形的东胜身洲,还有依之而存的身洲和胜身洲两个辅洲。因为地形是半圆形,东胜身洲有情的脸形也是半圆形。

南方有肩胛骨形的南瞻部洲与依存的拂洲妙拂洲;

南方是我们所依存的南瞻部洲,地形是上大下窄的肩胛骨形,辅洲是拂洲和妙拂洲。南瞻部洲众生的脸形也是上宽下窄,比如瓜子脸。

西方有圆形的西牛货洲及行洲胜道行洲;

西方地形是圆形,众生脸形也是圆形,辅洲是行洲和胜道行洲。

北方有四方形的北俱卢洲和声不美及声不美悦洲。

北方地形是四方形,众生脸形也是四方形,辅洲为声不美和声不美悦洲。北方众生死亡时出现不美的声音,所以辅洲以此为名。

须弥山上方是尊胜宫、四园林、东北方大香树严饰的善见城。

须弥山山顶是三十三天,由帝释天王所住的尊胜宫、四种园林、东北方的大香树和西南方的善法堂所严饰。

群山的边缘是大海,海的四周由等同持双山的铁围山环绕,并有日月庄严,这就是器世界。

群山的边缘为七重金山层层围绕的大海,每重金山里外都由大海围绕,海的外缘是等同持双山、围绕整个四洲世界的铁围山,向内依次为七重金山,中间是须弥山。这样的一个器世界由四大部洲、须弥山和太阳月亮所构成。日月运行的位置处于须弥山的半山腰,所以三十三天没有日月,天人身体自身具有光芒。一千个这样的世界叫一千小千世界,由此也可类推三千大千世界的构成。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