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专题讲座 > 密法入门系列讲座 > 正文

密法入门系列讲座(五)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2/9 11:14

五、如何看待密宗禁行

发了菩提心之后,今天我们来一起学习“如何看待密宗禁行”的题目。这一系列都是讲和密法有关的入门的一些知识,禁行也属于密宗的一个部分,对于我们来讲,需要大概了解一下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甲一、什么是禁行?

如何看待密宗禁行,首先要了解禁行到底是什么,分两个方面:

 

乙一、释词

和以前一样,解释一下禁和行这两个字。从字面上来看,禁是禁止,行是行为,禁行就是禁止的行为,指不能做的、禁止的一些行为。这是一种解释。

还有其它的解释,禁和行从两个不同的侧面来安立。禁是禁止,不能做的意思;行是要做的,要行持的。要禁止的是什么?当然就是恶业、恶法。行就是必须要行持的善行、善业。禁和行,一个是不能做的,一个是要行的,有点类似于我们说的取舍。

禁行总体来讲是禁止的和行持的。在世间中也有,比如世间法规里面也有这个含义。在小乘佛法、显宗里面都有要禁止的和要行持的。

密宗中当然也有。前面我们讲了,密宗是在世间道德规范以及共同乘的基础上安立。从它的教义、修行的方法来讲,应该比前面都要超胜,但不是抛离这个之外,而是在含摄下面的基础上的一种超胜。这里面的禁行完全包含了共同乘的要禁的、要行的基础上的一种禁行,它的标准就很高。

总体地知道了禁行这两个字的意义——禁止恶法和行持善行,此外还有其它的意思。比如禁是禁止轮回的行为,行是要行持涅槃的行为;或者禁是禁止有分别的、有取舍的行为,行是要行持无取舍的行为。在本性当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可取舍的,如果你认为这个是必须要取的,那个是必须要舍的,这在密法中是属于禁。

以前我们大概提过,所谓善恶的标准,按照不同的层次,它的定义不同。世间的善恶,比如你不杀人,不去做其它的事情,那就算是善人,没有说你杀鱼、杀泥鳅是恶,没有这样讲过。

但是如果这个标准上升到佛法,那就不一样了。如果你杀生就属于恶业,不管杀人还是杀蚂蚁。在因果的层次上,世间善的标准在这儿不管用,太低了,它的标准拔高了,只要是杀生的行为,包括杀心都算。

如果放在世间道这方面讲,内心起了杀念,想杀个人,我没有去动,那不算是恶人。所以有些人觉得,“我是善人,我没有做什么坏事,为什么老天对我不公平?为什么要遭报应?”这个善的标准太粗,在认为自己是善的情况之下,其实从因果的规律来讲,已经造了不少的恶。

有的人说“只要心地善就行了”等等,说了很多,但标准是很低的,到了佛法的层次,标准就高了。小乘的这些善到了大乘的显宗就不一定是善,比如为了自己一个人解脱,到了大乘显宗里面就是不对的,是要禁止的。这样发心一个人解脱的自私自利的作意,在大乘里面是不行的。大乘显宗的这些善到了密乘中也是一样,在显宗里面可能没什么问题,但到密乘这样高标准的里面是要禁止的。

要行持的善也是一样的。世间标准的善到了小乘,那就不是善了,小乘的善比这个要高得多;小乘的善“我一个人解脱”,到了大乘里面又不是了,大乘的善是菩提心;到了密乘中的善则是完全相应于法界的那种,这个叫做真正的善行。

所谓的禁行,虽然从具体标准来讲,就是禁止恶业、行持善法,但是因为善恶的标准和层次不同,所以导致在行持的时候,行为标准完全不一样,因为行是跟随见解而走的。

禁和行大概要从两个方面理解:一个是禁止的行为;第二个就是禁和行,禁止是一部分,行持是另外一部分。前面那个基本上是禁止的,只是从否认的角度来讲;后面的是从两个侧面讲,一个禁,一个行,一个是不能做,一个是要做的。

在密乘里面,见解很高的缘故,所以行非常超胜。正因为它超胜,所以引起很多人不理解,这个下面我们还会提到。

 

乙二、分类

密乘禁行的分类是什么?其它的有很多,但主要是两种,双运和降伏。

我们已经知道很多,有时上师会提到,不管从世间来讲,还是从显宗,还是从密乘介绍来讲,双运和降伏这两种是主要的禁行。当然还有很多,比如一些修行者疯疯癫癫的行为,还有喝酒等为了度化众生的很多行为,这也算是一种分类,但主要来讲就是这两种。大的方面就是两种,细微的方面还有很多。这是主要的分类。

因为密乘相应于实相,它不是入门级别的修法,而是相应于最圆满的法界实相来安立的一个修法,所以它所有的行为都是超越分别念的。我们现在内心中有很多执著、很多分别念,禁行是超越这个的。所以,我们用分别念去想、去衡量,当然理解不了;但是如果我们用超越分别念的理念,那就容易理解。

此外,禁行还是调伏众生的善巧方便。首先是自己行持无分别念的修行方法,第二个是调伏众生的善巧方便法。大概就是从这两个方面去分类。

 

甲二、禁行是最容易让人误解之处

刚刚讲了禁行主要是双运和降伏,有的说这是属于修行的方式,是两种修法;有的说是戒律,誓言里面也有这个;有些地方说是行为,禁行。我们知道双运和降伏这两个既是佛法,又有这样的行为,特别容易让人误解。

为什么容易让人误解?因为表面上看起来,禁行都是一般人看起来感觉特别不如法的一种行为。打个比喻讲,就好像修行人在修行解脱道的时候,他的思想、行为,一般的普通人看起来很怪异:中秋节月饼不吃,也不团圆,跑到别的地方去听课。对这些就很不好理解。整个解脱道和一般大众的思想是不一样的,普通人就觉得怪异。

高层次的修法也是一样的,如果不知道其所以然,单单从行为、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容易让人误解。从佛弟子自己的相续来讲,听一堂课的善根,内心当中得到的智慧,它可以引导修行,还有很多的利益。如果你知道了这个,就不会觉得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而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不理解里面的含义,你就会觉得这个相当怪异。

像这样的还有很多,比如有些道友学过《开启修心门扉》《山法宝鬘论》,这里面有很多更怪的、更难以理解的标准佛教徒的修法。现在我们很多人都不算是标准的佛教徒,我们太将就世俗的一些行为了。

如果用佛陀的眼光来看,那是欢喜之道;如果用修行解脱道的眼光来看,那是正确之道。但现在毕竟是在城市里面,完全去做典型的修行人可能是不行的,必定还有很多因缘没有到。

我们大概从这个方面佐证一下这个意思,这个容易理解。为什么对密宗的禁行这么容易产生误解?因为他不知道里面的内涵,仅仅看行为而导致了一些误解。

下面分两个方面来讲:

 

乙一、普通人以及共同乘人的误解

普通人,就是不学佛的这种。第二类包括小乘的还有大乘显宗的,都叫共同乘。

这些人容易误解的地方是什么?一般的普通人的思想看来,佛法应该是特别调柔的,很温和的。尤其在现在有些人的观点中,佛教徒就是非常容易欺负的,很软弱的,或者很温和、很善良的、很如法的。这种看待还算是比较有水平的,没有水平的就认为佛教徒就是烧香拜佛的一群迷信者,是这样来安立。

共同乘的人,包括声闻乘的修行者、没有入密法之前显宗的修行者所认为的佛法的行为,应该完全按照五戒、十善等佛陀的教诲来行持,不能违越,不能杀生、偷盗、邪淫、妄语,这些都不能做。如果是一个佛教徒、佛弟子,就必须要依靠这个为标准来行持。

我们说佛教徒、修行者的时候,脑袋里马上反应出来应该是这种行为,完全按照五戒、十善,相续调柔、规规矩矩的那种。一般人认为的就是这种,如果通过这个标准来看禁行,那简直是太疯狂了。佛教徒做双运、降伏,在会供时饮酒等很多疯癫的行为。而五戒里面不饮酒、不邪淫、不杀生,好像这些佛教徒几乎都犯完了,感觉就是这样的。

从这个标准来看,所谓的禁行有太多不如法的地方,一比较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禁行是邪行,是不如法的行为。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他就会产生很多的惊愕、排斥:“你是个佛教徒,怎么做这种事情?”从而对整个教派、对整个体系,只要一提到密宗就觉得是这种:“你看双运、降伏,都在行持邪法。”他就用这个标准来做衡量。最容易受攻击、最容易误解的就是这个地方。

用语言攻击的时候,这里面也有两种心态。一种心态类似于善心护教,不管是研讨还是辩驳,他发心是好的;第二种纯粹属于恶心,没有护教的心。这两种心态都有,但是仅仅限于这是误解,不是说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行为。是从这个角度来讲,容易从这里产生误解。

因为在共同乘的教义里面,没有明显地提到,或者没有直接地宣说这方面的内容,所以他很容易对禁行产生其它的想法。就好像在声闻乘的教典中没有出现大空性,没有出现其它非常殊胜广大的菩萨行,他们就容易觉得大乘非佛说。类似于这种,所以他就开始惊愕、排斥,做一些言语的辩驳或者攻击,这些都会出现。以前有,现在有,以后还会有。

这是普通人和共同乘的人容易误解的地方。

 

乙二、密乘行者的误解

不是说所有密乘人都会误解,而是说密乘行者里面容易产生的误解是哪些。

第一种误解和前面差不多。因为他刚刚入密乘,可能刚刚从世间乘、共同乘上来,密乘里面很多见解还没有学。不能说得了灌顶,他的见解马上就拔高了。密乘行者里面有一部分和前面是类似的,也非常惊讶:“是不是入错门了?本来想解脱的,走到这样的法门里面来了。”

初学密宗的人容易产生这种误解,包括现在我们学会里面,有些刚刚进入密乘,他看到某些词句或者介绍修法的时候,仍然会产生非常震惊的心态,这个情绪也会出现。

这是第一类,还有第二类心态,认为密宗是正确的,既然密宗里面有这个,那我就可以做,可以随学。这种属于什么?自不量力型。类似于以前讲的兔子或者青蛙学老虎跳,看到老虎从山这边跳到山那边,它要去学,就属于自不量力。这种人觉得既然密宗里面讲了,这种禁行是正法,那我就可以做,至于里面的标准或者自己是不是已经达到可以行持禁行的高度,他完全不考虑,只是觉得可以做。

还有一种什么误解?比如有些修行者看到教法之后,就给自己找了一个正当纵欲或者害众生的理由。他认为这都是可以做的,以前不敢,现在可以了,反正开许了,依靠这个为理由开始行持这些。我们把它放在误解里面,他是真以为可以,类似于增上慢那种,真觉得自己证悟了。下面我们还要讲另外一种,是故意的,依靠这个为幌子。这是两种不同的性质。

我们归纳起来,误解大概可以分为这两类:第一类是盲目地排斥。他觉得这个肯定不是佛法,佛法不可能这样。第二个是盲目地随学。他是盲目的,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什么样的标准。

一个是盲目排斥,一个是盲目随学,不管哪一种都是有无明的成份在里面。因为不知道,所以导致排斥,导致盲目随学,他觉得我也可以。这两种都不可取。

 

甲三、禁行的基本原理和必要

这里面讲了两块,一个是禁行的原理;第二个是它的必要。为什么要这样安立?这个对我们来讲也是需要理解的。

这里面所有的原理、必要,都是在共同乘的教义的基础上安立。前几次讲座我们从不同的侧面介绍过,所有的密乘的修法都是基于共同乘的基础上安立,没有一个是脱离了下面的修法,完全没有这些内容而上去的。只不过有些人不理解,没有去学密宗的教义,只是从行为或者词句来判断。

佛法里面有这样的特点,如果在共同乘介绍得广的,在上面就不用这么广地介绍。比如佛陀在初转法轮介绍得特别详细,在讲般若的时候,他不会再去讲很多。如果直接上来就看般若,没有经过前面很广的介绍,就会产生很多误解,觉得为什么是空的?为什么不存在?

三转法轮中讲光明如来藏也是一样的,它是在二转法轮的基础上讲的。到了三转法轮的时候,讲空性的大量的词句就不见了,不需要讲了,因为已经在二转法轮中讲得这么透彻了,三转法轮就讲得很略。如果有些人直接看三转法轮,他又会产生误解,因为已经讲过的这些铺垫,他根本没有经过这个路。他直接看三转法轮经典的时候,就会产生很多的怀疑、邪见,“怎么可能如来藏是常住不灭的?怎么可能是常乐我净的?”

如果是按照次第学上来,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内容前面已经讲过了,后面不需要再花很多的篇幅去讲。初转法轮、二转法轮、三转法轮所讲的内容,到密乘的时候,不需要再去讲,因为前面已经讲过了。

密乘的仪轨里面,所有二转法轮的教义,一个“阿”字代替了,知道万法大空性。你不知道“阿”字,一念啥都没有,把一个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观成佛菩萨,这是最大的误解。

最简略的窍诀里面用一个字就代替了,为什么代替了?因为在二转法轮里面全部已经讲完了,理解完之后你再看“阿”字,就知道“阿”字代表万法大空性。在学应成派的时候,讲得那么详细,一切万法,从色法到一切智智之间,连名称都没有,对这个已经产生定解,一念“阿”字,意义就出来了,自动安住在这个状态中。然后再在如来藏的基础上现前种子字,现前本尊的佛像。一切都是如此的合理,如此的顺理成章。

但是如果你没有学过,那就完全看不懂,“为什么把我观成佛?明明我就是血肉之躯嘛,”他就这样想的。只是看表面,他可能理解不了,如果带着这个思想去看,那肯定解读不了。别人该讲的讲完了,密乘里面不会再给你讲已经讲过的东西。如果前面没学过就直接去看,当然会产生误解。

 

乙一、原理

要讲的原理很多,但是我们主要安立的是禁行的原理。因为一切众生本具佛性,都是佛,都具有佛陀的功德。具有佛性还在轮回中流转,主要是因为无明,种种的实执、烦恼、分别念把佛性障蔽了,现不出来。

佛法唯一的修行,就是把障垢去掉,因为佛性如来藏是大无为法,它不需要创造。大恩上师讲的《宝性论》正在讲这个问题。佛性是圆满的,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所有佛法就是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去掉障垢。在初转法轮里面,实际上是做去除障垢的工作,因为现在给你讲,你根本接受不了,所以做的工作是在去除障垢,但是没介绍这个理念。

第二转法轮开始就有这个思想了,法性空性方面是无为法的,显现方面是有为法。三转法轮,佛功德是本来圆成的,只需要把障垢去掉,和这里面就完全挂钩。所以,每个众生的佛性是圆满的,所有的佛法修持都是做一件事情,去掉障垢。

按照教言来说,要把烦恼去掉,有三类方式。第一种方式叫断除,即把烦恼断掉,这是典型的小乘的修法。声闻乘的修法就是断除,前提是它存在,不能沾染,沾染就不行。用比喻来讲就是毒药,对有些人而言,毒药绝对不能碰。它是属于什么?应该抛弃的,你抛弃它、远离它,就不会受到毒性的毒害。

小乘的修法说烦恼是需要断除的。因此安立了很多别解脱戒律、善巧的行为,比如要守摄三门,守护身语意、六根、戒律,行为如理如法。这些都是让我们断除烦恼的方式。小乘远离伤害、不受伤害的方式就是断除,这是我们最容易接受的。大多数人现在也是这样认为:要断除烦恼。

这种断除的特点就是非常安全可靠。让你不要做这个,守护身语意、守护六根,让你通过这个方式不生烦恼,是相对容易的。当然对我们来讲也不容易,只是相对来讲,在三种里面是最容易的。

为什么要通过断除的方式?它的特点是什么?特点就是实执严重,所以觉得必须断掉才能够不受伤害。将烦恼执为实有,所以一点都不碰。如果有了马上去掉,如果误服了,马上吐出来,马上治疗。

这是第一种方式,它的特点是实执心比较重,但是安全。

 

第二种是什么?第二种就是转为道用。转为道用的修法,大乘、波罗蜜多乘、显宗用得比较多。对于毒来讲,不是必须要抛,他对待毒的手段高明些,可以配以良药制毒,通过炮制或者其它的药方配起来,不丢它,把它转为药用。这样它的毒性可以治病。

他没有说必须要抛掉,而是通过善巧方便把它转为药,就可以治病。就好像有些用毒配出来的药对治病的力量大,这种毒直接吃不行,用药配合起来就可以吃了,而且有些药中用毒还是必不可少的。

大乘的修法比如身三语四的杀生、偷盗、邪淫,我们在菩萨戒里面也学到过,如果以菩提心摄持,可以开许。波罗蜜多乘里面没有说这些必须要抛弃,身三语四、杀生等本身来讲,这些是不能做的,但是如果你有菩提心、利他心,真正是为了利他,完全没有自私自利的心,那就可以做。他把烦恼、所谓的恶业,通过善心一摄持,就转为菩提道用了。大乘对于烦恼的执著弱了,明显地对烦恼的态度不是有那么强的实执。

第三个方式是直接享用所谓的烦恼。当然直接享用看起来很吓人,但是密乘里面还是有的。比如毒药,有一些持咒者修密咒,不用其它的药配,可以把毒药加持成甘露直接就吃了。不但没有毒,而且非常有益于身体。他处理的方法就更高明,不需要用其它的药去改变毒药的本性,直接用密咒加持毒药变成甘露,然后就可以吃了。

第三种对应密乘,密乘的禁行就是这种。它的前提是什么?就是等净无二见。烦恼的本性也是等净无二的,安住在这种见解上,然后去行持这样的行为。有了等净无二见之后,再做这个行为,对于积资净障,快速圆满资粮,以及对于自己的证悟,都有很大的帮助,可以让自己很迅速地证悟。

这个看起来是直接的,它的特点是什么?实执心更少了,对于烦恼的认知就更少了。从实相来讲,烦恼除了法性、智慧之外没有别的,直接看穿了烦恼的本性。这样,他就在本体上可以行持,在他的眼中、见解里面,看不到烦恼、染污的成份,的确没有,不是说刻意地把它观成没有。

对于一般人来讲,对毒药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直接断除。对于一个良医来讲,他比一般的人好得多,就可以用良药配。而对于比良医还高明的密咒士来讲,他就直接用密咒加持。到了这么高的时候,他可以用这样高明的手段做。

我们去念几句密咒加持,把它观成甘露,然后吃了之后,其实还是毒,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但我们没有能力,不等于密咒士没有,他一辈子就修这个,有能力直接把毒药加持成甘露。第三种就是这种。

 

我们为什么要讲原理?其实我们都在断烦恼,但断烦恼的手段不一样。密乘安住在等净无二见,在他眼中没有所谓的概念、分别念、烦恼等,这些在他眼中全都是清净的法界。密宗的根本见就是等净无二见,没有等净无二见不是密宗弟子。

就像没有菩提心不是大乘,没有出离心不是声闻乘,不是修行者一样,没有等净无二见的密乘哪里有?像这样讲,我们可能不是标准的密乘行者,真正标准的密乘行者一定是有等净无二见的。

等净无二见的“等”就是大中观的基础,“净”就是如来藏。这两大要素精通之后,在密乘中通过它自己的窍诀就形成了等净无二见。它的成份是大空性和如来藏,但是在安立的时候不像二转法轮、三转法轮安立的方式,而是有它自己独特的安立方式。

同样是这个配料,菜鸟厨师和高级厨师就不一样,后者可以把菜配得特别好。密宗有自己独特的安立见解的方法,虽然原料还是二转法轮的空性和三转法轮的如来藏,这个没有变化。但是密宗通过自己的见解、方式安立时,就会非常超胜。

它为什么可以?因为它的见解是等净无二见,在等净无二见里面没有所谓的不清净的东西。那为什么不能够行持?如果真的达到这个高度是完全可以的。在他自己的眼中只有法性,没有其它不清净的东西。

不清楚它的原理的那些人,看到密宗禁行的时候,就相当于看到一个人直接在吃耗子药、百草枯之类的毒药,他可能吓得不得了,就觉得,“你怎么喝农药呢?你怎么吃耗子药呢?”“你不要命了,你怎么做这种疯狂的行为?!”如果那个人是个密咒士,其实已经通过密咒加持过,外表看起来还是在吃毒,但在他的境界中不存在毒,已经是甘露。所以密宗行者在行持禁行的时候,一般人看起来非常恐怖,就像看见一个人拿着农药瓶子咕咚咚在喝农药一样。外表不明就里的人看到这个行为就是疯狂的,但是行者自己来讲,的确是安住在这个境界里面,它不是毒药,已经是甘露。

为什么密乘行者可以做禁行,为什么有些人会产生这样的震惊、怀疑和诽谤,就是因为这里面见解和境界的差别而导致的。

对我们来讲需要大概了解这些。当然,这里面的内容非常精深,几句话讲不清楚,总之特别超胜。我们要知道它的原理是从这个方面去安立的。

归纳一下,三种行为——断毒、转道用和直接享用毒药、烦恼,对于一般人而言,行持的行为是第一种为主,第二种为辅,就是说可以尝试着做,慢慢接触;第三种是发愿的对境。我们把它安立一个名词叫作“行一望三”,“行一”就是行第一种,“望三”是希望以后能够行持第三种。这样就比较保险。

这个容易理解,我们现在是低水平者,低水平者断毒是最保险的,当然我也羡慕第三种。能够直接用密咒加持毒药成甘露,我也很羡慕,这个变成我追求的一个目标,所以“行一望三”。主要行持第一种,第二种辅助。因为必须要过渡,第二种作为辅助,这个可以慢慢地尝试,用菩提心摄持一些比较小的行为。但是一般的人主要是第一种,第二种可能都不能做。

但是有些人已经行持菩萨道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主要以第一种行为为主,第二种行为为辅,第三种行为为发愿的愿景,现在我做不到,发愿以后要做。因为直接喝毒药对我来讲实在挑战有点大,所以现在发愿,以后有境界的时候才可以做。大概这样总结。

很多密宗的大德、上师其实是有能力的,但是他们在示现的时候,仍然是以第一种为主,其他方面在明显的时候不行持。所以有些地方赞叹一些大德,或在有些教言里面讲:“外现声闻行,内喜密集义”,外面显现声闻的形相,僧人也好,非常规范的居士也好,“外现声闻行”。“内喜密集义”,“密集”就是密宗的意思,密集金刚其实就是代表密宗。“内喜”,很欢喜密宗的法义,或者安住在密宗的法义,但是外表行持声闻行。

这个是在度化众生的时候大多数大德使用的方法,他们是有能力但是不做。为什么不做?因为弟子和上师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弟子会有样学样。如果上师很高调弟子肯定高调,不管做得到做不到,弟子都要去学,就如同擦擦像一样去模仿。但是如果上师低调他也会低调。家长做什么孩子就喜欢做什么,家长天天抱着手机看,让他别看那是不行的,孩子不学才怪。你要教他你必须自己拿个书来看,不管拿什么书,《前行》《入行论》都可以。

所以上师在调化弟子的时候,虽然他的境界很高,不是说我有多高境界我就去做,他为了利益众生,为了引导弟子的缘故,他还是显现声闻行。因为声闻行容易学,高高的见解不好学,危险性大。所以大多数的密乘上师都是这样示现,标准都是这样。

 

乙二、必要

简略地讲,禁行的必要就是自他二利。不管是双运还是降伏,可以自利圆满,因为是快速积资净障的方法。如果掌握了禁行的原理,他的水平到达那么高了,通过这个窍诀很快就可以突破这些障碍,很快就可以成就。所以圆满自利方面的必要性,要行持禁行。

还有一些是圆满他利的必要,比如降伏法,对于那些特别难调伏的众生,通过诛法予以降伏,直接把他超度到净土,这就是一个利他的行为。如果要常规的方式调伏很慢,但是如果要用这个降伏法调伏就很快。

通过双运或者降伏等看似疯癫的行为,安住在超胜的境界里面,他能够这样如理如法地去做,很快就可以突破他的障垢。就像刚刚讲的一样,众生本具佛性,但是突破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些是比较缓慢的,有些是特别快速的。所以密乘可以一生成佛的原因也在这个地方,有很多超胜的窍诀,可以很快突破。所以行持这样的禁行可以自利圆满,获得证悟。通过这样的禁行可以超度一些难以调伏的众生。

把自他二利和合起来,第三个必要性就是教法兴盛。因为自利有了,他利也有了,教法自然兴盛。降伏那些对于教法做障碍的众生之后,教法自然就兴盛。用常规的手段是不行的,用禁行可以。八十四大成就者以及莲花生大士在行持禁行的时候,调化了无量无边的众生。还有些大德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用这个禁行很快就可以获得证悟。这个方面讲密宗的禁行的确很超胜。这个是讲了必要,因为和其他的内容有些重叠,所以简单讲。

 

甲四、何人何时可以行持

什么人,什么时候可以行持这个禁行,反过来讲什么人不能行持,什么时候不能行持,大概是这样一个意思。

可以行持禁行的是什么人?何时可以行持?证悟者可以行持,在因缘和合的时候,需要用禁行调伏的时候会行持。或者他自己虽然证悟了,但是证悟还没有圆满,还没有成佛,他也可以通过禁行来快速成佛,这个方面对他来讲自利也可以,他利也可以。所以一方面是证悟者的身份,第二个来讲是因缘和合的时候可以行持。

第二种情况是什么?没有证悟的凡夫人修持这个禁行,这不是一般的刚入门的凡夫,或资粮严重欠缺的,烦恼极其深重的,根基也是钝根的那种人,而是他的修行到达了一定的高度,所有的条件都圆满。这种没有证悟的凡夫修行到了一定的高度,他是属于利根,福慧很圆满,而且自相续中的自相烦恼比较弱。他为了打破现见实相的障碍而修持禁行。

这个障碍是什么?其实大的障碍一般来讲就是烦恼,贪嗔痴这些方面。还有一些障碍是什么?是微细的这些概念,二取的执著,有时叫二元对立的分别念。有些讲取舍,必须要取必须要舍的概念,因为要取要舍的概念从凡夫、声闻乘、波罗蜜多乘,他一直带着这个概念上来的,这个概念你不打破是没办法现见实相的,因为实相中没有取舍的概念。

还有一些善恶的分别念也要打破,当然这也不是密乘的特点,在大空性中无善无恶这个已经抉择到了,实相中的确没有,空性中没有善恶。

还有一些叫做净秽分别,清净的分别念和不清净的分别念,贤劣的分别念等等。这些分别念在空性里面已经讲了,在如来藏的法门中也讲了,这些分别念属于客尘。但是如果用常规的方式打破就非常慢,用禁行的方式打破就很快。

虽然从道理上面讲,不存在善恶,不存在净秽等分别,但是他不敢直接去做那些行为来打破分别念,当他的修行到了一定程度,他就会故意行持一些不能做的行为,比如双运和降伏。降伏主要是和杀害众生有关的,对应的烦恼就是嗔心,行为就是杀生,降伏众生。双运主要是贪心,以及男女的不净行方面。这些在波罗蜜多乘里面是属于要净治的。刚开始要规规矩矩守持,但是如果你内心中还有这个分别念的话,比如还有杀生和不杀生,清净行和不清净行,能做不能做的概念,这个障垢挡在前面,你不突破还是证悟不了实相,没办法超凡入圣。

常规的突破方式比较慢,要慢慢去修,积资净障,修布施、持戒、安忍等,也可以逐步瓦解掉,但时间就非常漫长。如果用禁行就很快,因为他安住在超胜的见解,再加上行持这个行为的时候有不同的窍诀,上师的加持,行持之后他不会被烦恼染污的同时,快速突破净秽的分别,取舍的分别,善恶的分别,这个概念、界限很快就突破。

这个内容可以放在前面,这也是禁行的原理。但是放在这里也可以,什么人可以做,什么时候做,这个时候他的修行已经达到很高的程度,已经不像一般的凡夫,有那么重的障垢,欠缺福报的状态。

但是很高的高度还没有成圣者,有些障垢还是需要突破。如果用常规的方式就很慢,用这个禁行的方式特别快就突破了。一个是他的见解,一个是他的行为,还有窍诀,特别快就突破障垢,就可以证悟实相。

对于第二种没有证悟的凡夫所修持的禁行,初学的凡夫不能做,因为根本达不到这个高度。如果你要做降伏那肯定变成自相的杀生。有些人学降伏法,特别喜欢诛法、忿怒法。为什么?因为他认为,某某对我特别不好,我要修诛法报复他,要修降伏法把他整垮。

如果贪欲重,他就想修双运,又没有罪业又可以享受,他就觉得这个是可以做的。但凡夫全都是自相烦恼,内心中的贪欲心很重,你去做这个根本没办法变成证悟的因缘,反而变成自相的烦恼。这种情况下去修双运,马上就会被烦恼染污,堕落得特别快。

修降伏也是一样的,你没有那种境界,却还去喝酒,除了破戒之外没别的。你做疯癫行为,除了别人笑你、骂你之外收获不了什么。

还有些人外表让人觉得疯疯癫癫的,他却觉得自己是修行者,但其实根本不是。法王如意宝也讲了,衣服破烂不等于你的内心也破烂了。我们早期去学院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的风气就是以穿得脏作为好修行人的标准:谁的衣服脏,谁的修行就好。故意不洗手、不洗脸,因为洗了就是有执著,没有在修行。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所以就不洗手、不洗脸、不洗衣服。慢慢学了之后,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一般的凡夫人根本不能修持禁行,因为他自相中的贪欲心很重,行持这个除了破戒之外没有别的。对于有戒律的人来讲是破戒,没戒律的人是在造业,唯一的途径就是堕恶趣,所以初学者坚决不能做禁行。圣者不需要做,因为圣者已经突破这个了,他只不过要突破更高的了。中间有一部分人,内心达到很高程度了,但是还有一些障垢要突破的时候,他就可以用这个方式去快速突破。仅限于这一类人,他在这个时间的时候可以做,太早了不行,太晚了也没有必要。

如果是已经证悟的人,他自己的证悟不需要拔高,但是他可以通过这个利益众生。有些大德通过双运去让这些众生证悟,或者通过降伏去超度那些特别可怜的造业的众生,这个是有的。

双运、降伏是属于密宗的行为,尤其是双运它属于密宗的修法之一。是不是必经之路?不是。双运对普通人来讲是高风险的,所有的大德都不支持一般的人去做这个。这个叫方便道,还有一个叫解脱道。解脱道不需要做禁行,通过修出离心、菩提心,再修大圆满就可以解脱。

法王如意宝、大恩上师他们都说,一般的初学者修持解脱道是最好的,方便道最好不要做。解脱道就是通过修空性,积资净障,修大圆满,这没什么风险。

有些根基、传统需要做,但是在宁玛派里面,大圆满这个法门中,尤其法王如意宝喇荣的传承从来不提,也没有让大家做,更好的法应该还是大圆满。

这个法虽然快,但是不好修,而且风险大,大圆满没有风险,是很迅速的,利根者的修行。我们在学院一直受这个教育,都是根深蒂固的。通过这样的方式把出离心、菩提心修好之后,修五加行,修大圆满。虽然现在还没开始修,但是方向是确定的。从来没考虑通过双运的方式证道,全都是考虑通过大圆满的路去,法王如意宝、大恩上师仁波切,还有慈诚罗珠堪布,都是这样教诲的。

还有一种不能行持的是什么?就是故意用双运、降伏等禁行做幌子,明明知道自己不行,但是为了满足求财、求色这些方面的贪欲,去行持或者骗别人行持,这是绝对不能行持的,是造恶业的一种途径。这是以佛法或者以禁行之名行烦恼罪业之实。暂时可以得到一些财色的满足,但是下场特别悲惨,基本上除了恶趣之外没有别的地方。

所以得到暇满人身,遇到这些教法不容易,自己不能行持,可以祈愿以后有能力的时候行持,现在肯定是不能去做的。

一方面来讲我们要知道这个,我们也应该有清醒的头脑,自己也不一定是这个根基,不能主动去行持。如果有人让你做他的空行母,修持双运的修法,要知道一般的人根本没有这个条件,如果谁提这个要求,马上远离他就行了。我们不能说百分之百都有问题,百分之九十九有问题,上师们早就已经再再地教诲过,如果谁提这些马上就远离。他也许有条件,但是你可能没有条件。这需要很多大量的修法做前行,这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我们不要去行持自欺欺人的事,这和前面的误解不同。前面是他觉得自己可以行持禁行,这个情有可原,这是增上慢,认为自己证悟了。而这里则是大妄语,明明知道自己不行,为了骗钱、骗色,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让别人去修这个法,非常恐怖,相当恶劣。这是以密宗的幌子行烦恼罪业之实,不是在弘扬佛法修持正道,而是在破坏佛法,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上师老人家也讲了,如果你实在控制不住烦恼,最起码你还有惭愧心,不愿意伤害佛法,承认自己有烦恼要造恶业,这个是不对的。但是也不能够说密宗里面有这样的修法,这个是非常恶劣的行为。

比如以前有修行人嗔心生起来的时候,他没有说我在降伏,他就说我气的不得了要报仇。藏地也有僧人或者大德,家人被杀的时候,该舍戒舍戒,该还俗就还俗,他就是说要去报复,也没有说要去用降伏法。但是用双运这个幌子的有很多,这个要注意。

所以如果你有烦恼就承认有烦恼,就相当于对佛法还是尊重的。自己有烦恼要去报仇,就说我有烦恼控制不住了,有嗔恨心,我一定要报仇,这个是可取的。我不是说赞叹这个行为,相对而言还是说明对佛法还是爱惜的,没用降伏这个名称去玷污佛法。

如果贪欲重,你就说我贪欲重,没有办法再守持这个戒律,就去舍戒,哪怕是破戒,因为贪欲重守不住戒律,也不要用双运的名称去染污佛法,祸害别人,这个是绝对不行的。

我们在人生中可能还会遇到很多人,真正的善知识也会遇到很多,冒牌的善知识也会遇到很多,有些人可能不提这个,但有些人可能会提这个。不管他什么目的,如果提到空行母这些的,就一定要注意。所以大德们讲,如果碰到提这个要求的人,马上就离开,百分之九十九有问题,这个一定要注意。

 

甲五、特点

禁行有什么特点?它的特点很多,主要是大多数的禁行都是隐蔽的。双运、降伏,或者增上自己的证悟而要做的一些疯癫的行为,《印度佛教史》里面记载以前都是在尸陀林,在深山森林里面隐蔽行持的。

虽然内心安住在见解中,他也的确如理如是在行持修法,但是其他人不理解,为了保护其他人的相续,大多数的禁行都是秘密行持。害怕普通人生邪见,生了邪见之后,会导致他产生很多现见实相的障碍。有时说罪业很重,这里不说这个,我们换一种说法,他会产生大量的现见实相的障碍,以后他修道的时候全部变成一道道障碍,突不破的那种。

真正的大德大多数的禁行都是隐蔽行持,有必要的时候也会公开,但是特别少。既然少量地公开,为什么要这么担心?这个在法本里面有提到。

很多法本有很多介绍,看到介绍的时候有些人会生起邪见,会有很多想法。对我们来讲在座的有可能有这些思想,不管是哪种误解都有可能有,或者看待这个问题可能还不清楚。所以大多数都是隐蔽的。今天我们介绍大概也是这样。

像济公和尚那种吃狗肉喝酒的疯癫行为,其实也类似于禁行。这些成就者超越分别念的行为,也度化了很多众生。八十四大成就者也有很多禁行,有些显现疯癫行为,像那诺巴、帝洛巴,他们也有这些行为。大多数是隐蔽的,公开的则有公开的必要性。但是对凡夫人,对我们自己来讲不能生邪见,要知道这是一个度化众生、积资净障的方便,假如以后有能力了也可以去做。可以将其作为发愿的对境。

现在对我们来讲最主要的是把四加行修好,因为我们太欠缺出离心。密宗的一些修法,仪轨可以修,密宗的一些行为不能行持,但是见解可以抉择,这个没问题。比如中观的大空性见解,离戏见解,我现在就可以抉择到很圆满,但是四步境界是分四步走的,我可能还达不到。如来藏我可以抉择到我具有佛性,但是我现在还在修四加行,这个也不矛盾。

所以你的见解可以很高,密宗的等净见可以生起来,念心咒、念仪轨,这个可以修,但是行为不行,尤其是禁行是不行的。禁止的行为,对谁禁止?就是对我们初学者。但是可以作为发愿的对境。

 

甲六、我们应如何看待禁行

既然这样讲了之后,我们应该对禁行持什么态度?这个内容前面几个科判里面已经大概提到过,这里做一总结。

首先要知道禁行是正法,这是基本的态度,它是密宗的一个修法,我们需要恭敬。对于行持禁行者我们应该生起恭敬心、清净观,对于这个法本身要恭敬,对于有能力行持禁行的大德,我们不要产生其他的怀疑,不要产生诽谤等心念。我们要认同它是正法,恭敬这个正法,因为它不是一般的正法,是很高很超胜的法,所以我们要恭敬这个正法。

第二个态度,对我自己而言现在是不能行持的。像刚刚我们归纳的一样,要“行一望三”。望三是什么意思?望三就是认同这个修法,只有不生邪见,才能认同它。对它的原理、功效、必要我是认同的,应该有这种看待。

“行一”就是行持第一种修法即声闻行,不能杀生、偷盗、邪淫、说妄语,这是很保险的修法,不会出任何问题。但是你说菩提心摄持下可以开许,我是为了利益众生,生一下这个心去做,有的时候也是自欺欺人的痕迹很重。

用所谓的菩提心摄持,然后开许身三语四的恶业,这个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高的难度。但是做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这个对我们来讲没有什么难度,就像我在地上走没有难度,是最保险的,相对这个来讲开汽车就快,危险性就增加了。针对汽车来讲坐飞机就更快,危险性又增加了。危险性的意思就是更精密的意思,如果他的水平达到那么高,在那个高度上其实不存在什么危险性。

但是对我们而言,修法越高危险性越大。开汽车也是一样,如果超过120迈,到了200迈以上,危险性就很高,稍微一点点小岔子就可能车毁人亡。但你开得越慢,危险系数就低,安全成份就高,走路就更安全。除了别人撞你之外,自己走路其实是很安全的,但是慢。

所以声闻乘的行为有这个特点,虽然慢但是安全,密乘的行为快,但是危险就大。

所以上师讲利他心是真正没有自利心,这个不是为了做坏事。所以越往上越超胜,但是危险性越大。对于已经达到那种程度的人没有什么危险性。就像走钢丝一样,我们觉得走钢丝很危险,但是走惯的人就不会觉得很危险。他的柔软性、平衡性、力量已经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走过来走过去,做很多翻滚的动作,对他来讲没有压力,但对我们来讲压力就很大,这个是两回事。所以望三是道理上认同,行一是有自知之明,保证自己不跌倒的情况之下,慢慢靠近目标,这是非常明智的行为。

禁行不单单是密乘有,其实三乘都有禁行,区别在于深浅程度不同,以及是否明显宣说。小乘里面的禁行比如比丘诵戒,羯摩不能看,不能听,他做这个的时候可以清净很多罪业,增长很多的功德,但是对一般人保密,佛陀有规定。这也算是小乘的一种禁行。

大乘也有超越一般分别念的禁行。比如布施头就是个禁行,一般人根本受不了,某个大乘修行人把自己的头割下来布施,把耳朵割下来布施,眼睛挖出来布施,一般人根本接受不了。超越了普通人耽著的分别念的一种行为,这也是一种禁行。

佛经论典里面提到的布施儿女、布施国政,这些都算是菩萨道的禁行。因为对于普通人来讲很难接受。当这个国王要布施自己国政和身体的时候,他手下的人都理解不了,你为了一个人,把你的身体布施了,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不是众生吗?怎么可以为了一个这么恶劣的人,就把你国王尊贵的身体布施了?

对菩萨来讲,他有更广阔的菩提心,依靠这个来圆满他难行能行的资粮。如果不布施头,继续按照以前的方式饶益臣民,他就突破不了障碍。把头布施给一个很恶劣的人,看起来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他如果不做布施,保全了生命,继续饶益他的成千上万的百姓,这是大家的想法。

但是作为这个国王菩萨来讲,他没办法突破那种障碍,他的境界增长不了,他的能力还是局限在这上面。比如初地菩萨不到二地,你的能力就局限在一地,只能度化一百个,但是二百个就度化不了。做了布施看起来好像损失了,没有意义,但其实境界更高,拔高之后能力越来越大,他的智慧能够利益更多的众生。

但是老百姓不知道,老百姓只盯着自己的饭碗,他不会去考虑:这样布施可以利益更多的众生。他认为没有必要,菩萨利益众生和我有啥关系?只要你把钱发到我手上就够了,至于其他众生是不是因为你的布施头得利,他根本不考虑这个问题。这就是凡夫和菩萨思想上的差别,所以他不改变思想是成为不了菩萨的。

有的时候我们就考虑自己的利益,不考虑众生的利益,就是这里讲的凡夫的思维——理解不了菩萨的思想,理解不了菩萨的行为,很长一段时间还要当凡夫。什么时候开始认同了,说明你接近菩萨道了,思想开始拔高了。所以我们学《入行论》,学菩萨道,思想上认同菩萨行,虽然行为上做不到把头割下来给一个讨厌的人,把眼睛挖出来踩在地上把它踩爆了。

等到你理解了菩萨的行为,说明你的思想开始接近菩萨道,在别人眼睛里面,你也就开始疯癫了,但是你疯癫是靠近觉悟之道的。很多大德也是这样说的,所谓的正常人其实来讲都是疯狂的,在他们眼里的疯狂者——菩萨们其实是正常的。所以波罗蜜多乘也有禁行。

还有一些禁行,是以隐蔽的方式宣讲,比如《大宝积经》里面讲的大悲商主,以大悲心摄持,杀了短矛者,这就是一种为了利他而做的降伏。星宿婆罗门子为了满足那个女人的愿望,和她一起同居,做不净行,这也是双运的一种表示。在菩萨乘里面为了利他可以这样做,大悲商主没有因为杀人造罪业堕落,而是一下子圆满了八万劫的资粮。如果是恶业,绝对不可能圆满资粮,这个公案是有迹可寻的。

菩萨的发心到了一定阶段的时候,完全可以通过看起来是杀人的、犯戒的、做不净行的一些行为来圆满资粮,原理就是这样。大乘也有,这不是密乘经典,是《宝积经》里面的观点。只不过在显宗经典里面不明显,没有直接把这个当成一个修法的原理来阐述,只是一带而过。其实该讲的重点都有,只不过没有延伸,没有把原理像密宗那样讲得详细。

我们可以通过这个例子来了解密乘的双运、降伏,还有很多的行为也是这样的。如果你的内心达到这个高度的时候是可以的;如果达不到这个高度,那就是自相烦恼、自欺欺人,这绝对不可以。

因此对于禁行,首先要了解它的原理,我们也不用主动给别人讲这个原理,因为很多人还完全达不到这个高度。可以主动讲无常、慈悲、人无我空性。

但是如果别人有怀疑,你可以解释,因为你对这个原理是通达的,不要说那么细,大概是怎么回事,举些佐证等等。比如共同乘,可以把《宝积经》的观点,把有些比较了义的经典,比如《维摩诘经》《无行经》里面相关的内容拿来佐证。你可以解释其实不是密乘里面才有,显宗里面也有,只不过讲得比较略,讲得不明显而已,一解释就很清楚。

所以不需要主动去介绍,需要你解释的时候,你现在知道了原理,知道这里面的分寸,在给别人解释的时候,也就不会以盲导盲,你可以如理如法做一些解释。这样一来,我们自己也是安住在正确的知见里面,当其他人有不好的想法时,我们该回辩的回辩,该去解释的解释,有些人听到解释之后,就会放弃诽谤;如果不解释,这个邪见他可能会继续延续下去。这也是对佛法的一种护持。

今天就讲到这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