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五部大论 > 正文

《中观庄严论释》生西法师辅导第98课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1/9 0:54

诸法等性本基法界中,自现圆满三身游舞力,

离障本来怙主龙钦巴,祈请无垢光尊常护我。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

发了菩提心之后,今天继续宣讲全知麦彭仁波切所造的《中观庄严论释—文殊上师欢喜教言论》。现在我们是宣讲本论的结文,还有是后跋和一些刻印愿词之类的内容。在这个结文当中,全知麦彭仁波切给我们宣讲了造论的这些因缘,然后本论的殊胜性,劝学,劝后代的修行者修学《中观庄严论》等等,这一系列的内容。

【此言:

胜乘宽敞妙宅之中深明智美女,

多论饰品装点净心动眸而睨视,

同时锐智手指弹奏二谛理琵琶,

为令文殊师喜献上善说之歌曲。】

第一个颂词主要是通过引用的方式,通过比喻的方式来进行宣说。这种比喻,字面上的比喻就说在一个非常宽敞的房子当中,有个长得很美的美女,美女的身上也装点了很多的饰品,通过她的动人的眼神来看着这些观众,同时也是用她的手指弹奏这个琵琶,然后唱上这些善说的歌曲,表面上的意思就是这样的。

那么就说他的意义呢?和比喻对照的意义就是讲,这个宽敞的妙宅比喻成殊胜的大乘。那么就说这个殊胜的大乘,在殊胜的大乘道当中,深明智美女,这个美女比喻就是一种深明智,就说具有非常甚深,很明清的这样的智慧,那么这个方面就是讲麦彭仁波切自己他是安住在大乘的宫殿当中,然后具备非常甚深明清的殊胜智慧。

那么这个美女身上装点了很多饰品,装点了很多很多的饰品,它的比喻就是多论饰品装点。多论饰品装点就说是通过相续当中的智慧,然后以多论,多论就是讲到了印度和藏地的很多很多这些《中观庄严论》等等,或者除了《中观庄严论》之外的其余的很多论典的教证。所以这个方面就是讲到了具有多论饰品的特点。

那么前面讲过这个美女,她通过动人的眼睛,看着其他的观众,能够摄取彼人的心。那么此处就是讲到了麦彭仁波切通过净心,通过净心看众生,就说他做这个论典的时候,通过一种清净的心,然后就说是引导众生,想要将众生安置在《中观庄严论》这个殊胜的大道上面。那么就说美女她通过这样一种眼神,看着别人的话,主要是摄取别人的心识的。那么就是麦彭仁波切这个地方讲,通过清净的发心,也是要摄取众生的心识,将众生的心识安置在解脱道上面,这个就是净心动眸而睨视的意思。

那么前面讲到了美女她的灵巧的手指弹奏这个琵琶,乐器琵琶。同时锐智手指,就说麦彭仁波切通过他的非常锐利的手指,很锐利的手指,也是弹奏二谛理琵琶声,就说他相续当中有殊胜的智慧,然后就对于这个犹如琵琶一样的二谛,开始了知,开始宣说,开始造这个论典。这个方面就讲得好像就用手指弹奏琵琶出妙音一样。

为令文殊师喜献上善说之歌曲。那么这个美女她也是为了这些观众的欢喜而开始一边弹奏乐器,一边在唱动听的歌曲。那么就麦彭仁波切说,通过我的这样一种手指,也是通过殊胜的智慧,已经就了知了二谛,已经就说是写下了二谛殊胜的道理,这个也是为了让文殊上师欢喜,然后献上了善说的歌曲。文殊上师就是讲到他的上师蒋扬钦哲旺波尊者。那么就说当时公认的三大文殊菩萨的化现,就说三大文殊怙主,一个就是他的根本上师蒋扬钦哲旺波尊者,还有一个就是讲贡智仁波切【0452】,还有一个就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很多传记当中就是三大文殊怙主,就是讲他们师徒三人。为了让他的文殊上师生起欢喜,然后也是写下了这个《中观庄严论》的注释,这个《中观庄严论》的注释就好像善说的歌曲一样,这个善说的歌曲也是通过琵琶声伴奏的。同样的道理,他的这样文殊上师欢喜教言,也是通过这样一种世俗谛和胜义谛的道理来伴奏的。

所以前面讲过了,这个是大乘当中的一种甚深的智慧,然后很多论典装饰,通过清净心发动,通过殊胜的智慧了知二谛之后,写下了这个《中观庄严论》。他的意义和比喻的对照的意思就是这样的。

下面就是赞叹《中观庄严论》的殊胜性:

【呜呼于诸词繁义寡藏地之论典,

久经努力苦研无法解开怀疑网,

难比赐辩除疑胜论利如文殊剑,

思不敬受此等何缘令我增怜悯。】

首先就讲了一些藏地论典,呜呼就是很感叹。于诸词繁义寡藏地之论典,藏地的论典就所有的论典都不是词繁义寡的,就是指有一些论典。有些论典就是很多很多词句,词句非常多,但是打开一看的时候,它真正所开显的殊胜意义非常少,这个叫做词繁义寡,词繁义寡的意思就是这样的。

久经努力苦研无法解开怀疑网,对于这样一种词繁义寡的论典,虽然是经由很长的时间,通过很多的精力努力去苦研,最后也是没办法解开怀疑网的。内心当中对于胜义谛、对于世俗谛的要点、疑惑仍然还是没办法解开。或者就是说有些论典越看越怀疑,越看越没办法增上定解。所以说就有一些是这样的论典。

那么这些论典难比赐辩除疑胜论,那么就是说是很难和《中观庄严论》相比,那么《中观庄严论》就是能够赐辩除疑的一种殊胜论。那么赐辩就是讲赐予辩才,如果你真正在短时间当中去学习《中观庄严论》,如果得以通达的话,相续当中就可以获得对二谛理的定解。有了对二谛理的定解就可以得到殊胜的辩才。除疑就是遣除怀疑生起定解,这个方面就是叫做胜论。

那么就说这个《中观庄严论》的胜论,利如文殊剑,它的这样一种锋利的程度就像文殊菩萨手里的宝剑一样。那么就说这个宝剑无坚不摧的一种殊胜的利器,所以说文殊菩萨的宝剑,它是代表一种殊胜勇猛的智慧,代表一种勇猛智慧。所以说这种胜论也像文殊菩萨的宝剑一样,非常的锋利,主要是能够将我们相续当中的种种无明,种种的怀疑,这方面全部斩断,让我们生起殊胜的觉受。

思不敬受此等何缘令我增怜悯。那么对于这么殊胜的论典,麦彭仁波切想,为什么很多众生不恭敬的受持呢?这到底是什么因缘呢?观察的时候,就麦彭仁波切就说令我增上了很强烈的悲悯心。那么上师在讲记当中讲,有些人造论典的时候,只是偏袒于自方的教言,或者就是说为了让自己出名等等,有这样一种发心,所以说对于这些殊胜的论典,就没有去做注释,也没有去做讲解,很多众生也是通过这样的引导也没有发心去学习这么殊胜的《中观庄严论》。所以像这样的话,麦彭仁波切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令他自己增上了很强烈的悲悯心。就说你学习了这些论典都是处于词繁义寡的,你即便是投入很大的精力,最后还是疑惑重重。那么这么殊胜的论典,如果你是短时间学习一下就能够赐辩除疑的,像文殊菩萨宝剑一样一种殊胜的论典。那么这样一对比的时候,麦彭仁波切说为什么不受持呢?像这样的就增上了很强烈的悲悯心。

所以说在这种悲悯心的带动之下,下面就是讲到跟随颂词的意思,引出下面的含义。

【故无名闻利养心,遵师嘱依敬佛陀,

及佛妙法纯净意,以理诠释胜理道。】

这么殊胜的一个《中观庄严论》,不受持的话可能是因为意义非常的深广,或就说太难以理解的缘故,可能是不是很多众生就因为没有简单明了的解释的缘故,就很难以受持,因为品尝不了它里面真正法味的缘故,是不是这个原因。也看到很多人就没有对这个论典重视,开始重视其它的一些词繁义寡的论典。所以说通过这样悲悯心的带动之下,麦彭仁波切故无名闻利养心。所以说在没有追求名闻利养心的前提之下,没有名闻利养心,前面讲过了,增悲悯,通过怜悯的心,抛弃了追求名闻利养的作意,这个方面是他的这样一种意乐。

然后他的造论缘起遵师嘱。他的上师看到了很多很多殊胜的必要,也是看到了众生如果是能够受持修持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的意义的话,能够迅速的遣除疑惑等等,所以说让麦彭仁波切写这个论典的注释,这个地方也是讲了遵师嘱,尊重上师的这样一种嘱咐,开始写的。

然后依敬佛陀及佛妙法纯净意,这个方面就是讲他的信心。那么就说依靠对于佛陀的恭敬,还有对于佛陀妙法的恭敬,这种纯净的意乐。前面不是讲过了嘛,如果真正对佛陀的教法恭敬的人,他应该负起一种责任,应该他对于这样一种合理的观点来进行解释,然后不合理的这些方面予以破斥,这个方面就是真正的尊敬佛陀,真正的弘扬妙法的这样一种士夫的行为。所以说在这样一种动机之下以理诠释,以理诠释就是依靠殊胜的正理来诠释胜理道,胜理道就说世俗谛和胜义谛双运的这样一种殊胜的正道。主要是讲到了麦彭仁波切的这样一种怎么样造论的发心,和他的这样一种情景、过程,这个方面也是讲得很清楚的。

那么下面是一种谦虚词。

【如来法理如虚空,有学圣者亦难测,

凡愚我者何须说?故若有过发露忏。】

全知麦彭仁波切说,真正来讲,如来所证悟的那就是和法界平等的这样一种实相意义,所以说佛陀证悟了这个法界意义,他所宣讲的教法也是和这种法界义等流的一种教法。也就是说佛陀如何如何证悟了这样一种实相的如是如是的了义的经典当中,宣讲了他证悟的境界。所以说在讲般若的时候,在讲如来藏光明的时候,在讲这些道谛的时候,实际上都是佛陀证悟之后,将相续当中的证悟的境界,如理如实的宣讲出来的。

那么有的时候我们就会有这样的想法,觉得佛经是佛陀讲的,就在我们有些人的印象当中是一般般的文字一样。但如果说这个是某个大德证悟之后,流露出来的,我们觉得这个是大德证悟之后流露出来的,这个肯定具有很强的指导性,对这个高度重视。实际上看的时候,佛陀的这个哪一个经典不是证悟之后流露出来的?而且是完全证悟了究竟实相之后流露出来的。那么我们有的时候就没有觉得佛陀的这样一种教言是一种窍诀,觉得某个大德证悟之后流露出来的一种,这个是他修行的境界,这个是他怎么怎么样的过程,我们觉得高度重视,但佛陀就把他的证悟的过程,就把我们应该证悟,应该精进的很多很多的这样一种,你的加行是什么,你要遣除的障碍是什么,你怎么样去发心,我们都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像觉得这个不是一个殊胜的论典一样。所以像这样的我们看的时候,实际上真正来讲,佛陀的这样一种教言,全都是通过相续当中彻证法界之后,和法界相应的这样一种等流的教言。所以说佛经就相当于佛陀的证悟,佛陀所有的证悟都是通过他的佛经来表现的,只不过里面有些是直接讲的,有些是间接讲,也是讲其它的因缘,有些讲障碍,除障的方式,这个方面有差别而已,这样整个佛经都是佛陀证悟之后的一种等流境界。所以从这个方面讲,如来法理如虚空一样深广。

有学圣者亦难测。那不要说一般的凡夫人,即便是十地菩萨以下的这些一地到十地的菩萨也是很难以真正的就说是测尽的。

凡愚我者何须说?麦彭仁波切一贯的作风就是非常的谦逊,非常的谦逊。他虽然就是说对于这样所有的这些显密教法无所不通达,而且他本来也是真正的文殊师利菩萨的化现,但是在众生面前示现的时候,显现得非常的谦虚,就是凡愚我者何须说?像我这样一种凡夫愚者怎么可能真正的去了达呢?如果没有了达又怎么样能够真正的去解说它的这样一种含义呢?

所以说故若有过发露忏。所以他就前面讲,虽然我也是没有名闻利养心,也是遵照上师的嘱咐,对于佛陀的妙法有恭敬心,通过正理来诠释胜理。但是也许还有一些过失,如果有过失的话,在上师三宝面前发露忏悔。

【依善教证珍宝光,睁开理证之明目,

见妙理宗所撰著,善根洁白如秋月。】

这个方面就是讲虽然有些过失,但是必定他是依靠教证和理证作为庄严的缘故,所以说也能够得到犹如秋月一样的善根。

在这个颂词当中讲到,依善教证珍宝光。这个方面这一句话主要是讲到了这个依靠了很多殊胜的教证,就说有些观点写完之后,马上引用一个教证,实际上就说是一种通过佛经论典来进行认可。有的时候在说一句话的时候,就说句话之后马上就引用一个佛经,实际上用佛经来印证这个观点,否则的话,你说了很多之后,你这个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呢,还是说和哪个佛经有没有相对应的,马上就说说这个观点之后,我这个观点是某某经典当中讲的,某某大家公认的经典当中说出来的,所以这个方面讲的时候,是依善教证珍宝光明,像这样的话就说主要是依靠教证这个珍宝光,这个珍宝也是如意宝,或其它的这样夜明珠等等这方面发光的这些珍宝,所以说这个教证也是放射出光明,能够遣除众生的无明黑暗的。

但这个方面主要是说依靠教证的光芒照亮了一切的所知,然后自己也是睁开了理证之明目,自己也是对于这个理证非常通达,就好像睁开了眼睛一样。在外在就说是外面的所缘有教证的光明照耀,对自己来讲,也睁开了理证的眼睛,所以说就能够见妙理宗,见妙理宗。就说是有光明,自己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色法一样,同样的道理,像这样的有了教证有了理证之后,就见到了二谛的妙道,在这样的前提下所撰著的善根,就写了《中观庄严论》的注释的善根,一定是洁白如秋月的,也获得了非常纯净的善根。

那么就把这个善根回向众生,愿众生获得解脱,愿教法得以兴盛,下面就是讲这个回向。

【愿于四无碍解门,如此甚深妙理论,

自通达后授他众,成就语狮子禁行。】

那么就说是愿于四无碍解门,如此甚深妙理论。那么实际上就说愿众生得到四无碍解门,四无碍解门就是讲到法义辞辩。法义辞辩的法字按照麦彭仁波切在《经庄严论》当中解释的时候,这个法就是讲种种的名词,种种的名称,这个叫法。义就说名称所表达的意义,就说这个叫做义。法无碍就是讲,法无碍解这个主要是一种智慧,就是因为对于所有的物品的名称全部通达,然后对它的名称各自所表达的意义全部通达,这个就法义。辞辩这个辞主要是语言,对于各种语言,对于各种方言,都能够通达,因为就说菩萨或者这些圣者在教化众生的时候,他要对各种各样的众生教化,所以说他如果没有辞无碍解的话,有的时候就会有障碍,所以说像这样讲的时候,他对于种种乃至于人天、罗刹、动物种种语言都能够了达,这个叫做辞无碍解。然后还有一个辩无碍解,有的时候叫乐说,乐说无碍,有的时候叫辩无碍,辩无碍就说对于一个法义能够完全通达,完全能够展开宣说,那么对于这个本身的意义能够阐明,对于反方的辩论也能够善于制服,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长时间的宣说,把他的意义全部全盘托出,这方面叫做辩无碍解。

愿于四无碍解门,如此甚深妙理论。那么就说是具备这样一种四无碍解的智慧,如此就非常甚深的妙理论,自通达后授他众。一方面就说这个论典就具备了,一方面是愿众生也是以得到这样的四无碍解,然后能够完全通达这样一种甚深的妙理论。自己通达之后,把这样一种殊胜通达的意义传授他众,成就语狮子禁行。语狮子就是文殊菩萨的一个异名,一个不同的名称,所以说这个方面就是讲到,得到语狮子文殊菩萨的禁行,这个禁行可以理解成成就的意思,成就和语狮子菩萨文殊菩萨无二无别的果位,因为文殊菩萨他是智慧的代表,四无碍解这些方面也是智慧的代表。所以说愿一切众生都能够得到文殊菩萨的果位。

下面就是讲到了愿自宗的教法也是能够兴盛。

【愿讲闻诵此论者,心入文殊欢喜光,

法王静命之自宗,不失兴盛诸时方。】

那么就是说愿讲解这个论典的人,听闻这个论典的人,读诵或者背诵这个论典的人,他们的心里都能够进入文殊菩萨欢喜加持的光芒,这个就是麦彭仁波切给我们的发愿,谛实语给我们发愿,所以像这样的麦彭仁波切有这样的加持,我们也应该生起一个清净的信心,来接受这样一种加持,就应该接受这样一种加持。实际上接受这样一种加持主要就是说,有的时候我们说怎么样得到加持呢?一方面就是说我们要诚信对方是加持者,他有能力给我们赐予加持,第二个要点就是说在求加持的时候,我是自己非常想得到这种加持。对方有能力赐予加持,我非常想得到这个加持,那么这样的因缘合和的时候,就能够得到这样一种加持。所以说像这样的愿我们也能够通过清净的意乐来做祈祷,来接受这样一种文殊师利菩萨的加持,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加持。

心入文殊欢喜光,法王静命之自宗。法王静命之自宗,一方面我们就是讲这个是《中观庄严论》它这样一种瑜伽行中观,一方面法王静命之自宗也是代表自宗宁玛巴。

那么就是说法王静命之自宗不失,不失就是讲不失坏,而能够在诸方兴盛,这个教义能够兴盛到诸方去。那么有守持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的,那么如果能够受持这样一种自宗的人,这个地方自宗的教法就会兴盛。

那么现在我们看麦彭仁波切的发愿力,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的论文也好,他的注释的讲解,也是在整个藏地非常兴盛的。那么这个一兴盛之后,说明自宗的教法也是在不间断的兴盛。

【托出诸派之密要,明示一切细奥义,

如此理道与何心,相应即是语狮尊。】

那么就是这个《中观庄严论》的含义,托出了一切诸派的密要,诸派的密要就是中观、唯识,像这样的话,自续派和应成派,或者就二转、三转等等,像这样一种密要都已经完全托出了。

明示一切细奥义。对于一般的粗大的众生心识,非常难以了知的很细奥的意义,比如说微细的实相,像这样一种唯识宗的微细实相,还有中观宗空性的微细实相等等,都能够明显的指示出来。

如此理道与何心相应。那么这样一种二谛圆融的理道,这个实相和谁的心相应,他就是得到了文殊菩萨的无二果位,他就是文殊师利菩萨,所以说语狮尊就是讲语狮子文殊菩萨这样一种大尊者、大菩萨。那么因为文殊菩萨他就是二谛理的化现,他就是代表整个殊胜的佛法,殊胜的智慧。所以说如果我们的心能够证悟二谛,那么就是已经见到了了义的文殊师利菩萨。那么就是说不了义的文殊菩萨就是外面显现这样一种童子形像的,右手拿宝剑,左手拿经函的殊胜的本尊,殊胜的大菩萨。那么实际上他的这个了义的这一面,主要就是代表诸佛的智慧,菩萨的智慧,所以说如果我们相续当中,真正见到了文殊菩萨,有的时候也可能见到,在梦中见到,有的时候可能在定中见到这样一种身色桔黄的文殊师利菩萨,有的时候是相续当中证悟了实相,证悟了实相空性之后,这个时候真正现见了文殊菩萨。或者你自己已经变成了文殊菩萨。再说,后面就说我就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也可以说,也可以这样讲,因为已经和文殊菩萨已经无二无别了。

【见此妙论胜宝饰,夸大其词之他论,

能增童慢假饰品,自诩美意何不弃?】

那么这个颂词就讲到,见到了真东西的时候,假的东西就应该抛弃了,就是不应该再留恋这样一种不好的东西。那么就说见此妙论,见到这么好的殊妙的论典之后,这个论典就好像殊胜珍宝的装饰一样。那么除了这个之外,夸大其词之他论,能增童慢假饰品。那么就是说夸大其词的其他论典,就说这个论典怎么怎么样,多么大的加持力,有多么大的意义,这方面很多就说是没有真正获得造论的功德的人,凡夫的分别心所写下的一些夸大其词的论典,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的。那么这样一种夸大其词的其他论典,能增童慢假饰品,就好像能够增长儿童的这样一种傲慢的假饰品一样,那么这个方面就是有的时候家长为了满足小孩的需求,买很多珍珠,买很多钻石,这些全都是假的,全都是塑料的,或是其他的一些东西造的,买很多飞机大炮之类的,这些也都是假的。那么这些东西儿童拿起来的时候,就觉得非常了不起,马上在他的伙伴面前炫耀,你看我这个东西怎么高档。像这样的,能增童慢的假饰品,应该抛弃的,实际上这些不是真正的一种饰品的。和这个比喻相同的,自诩美意何不弃?那么自己认为这个是非常好的一种心,为什么不抛弃呢?已经发现是假东西的时候,还认为这个是非常非常好,它很美好的这样一种心意,应该抛弃的,应该舍弃这样一种意乐,应该舍弃耽着立论的这样一种意乐,因为这些立论就好像能够增上童慢的假饰品一样,像这样耽着下去没有任何必要性,应该把这样一种其他的夸夸其词的论典,舍弃掉,然后去追求《中观庄严论》这么好的,犹如真正的饰品一样的这样一种殊妙的论典。

【祈愿心莲绽放堪钦文殊尊,

无二无别容光尽除愚痴暗,

同悯普天众常如空于此世,

奋击净如虚空深法之妙鼓。】

这个颂词主要是观想自心和静命菩萨无二无别,通过获得他无二无别的加持,遣除相续当中的黑暗,遣除我们相续当中的黑暗之后,实际上代表获得了清净的智慧。然后这个清净的智慧引发怜悯众生的大悲心,和这个时候就同时生起来了。所以说犹如虚空常住世一样,我也是常住在世间,给众生串讲深妙的这样一种妙法,他的意思就是这样的。

祈愿心莲绽放,这个也是很多在祈祷的时候把我们的心观想成莲花一样。心莲绽放之后,让自己有信心的佛、菩萨或者就说上师坐在莲花上面,实际上就说坐在我们的心中,我们的心就像莲花一样,坐在我们心中的意思就是说,一方面代表经常观想他,一方面就代表我们的心和你成为无二无别,我很愿意得到你的加持,就这个意思。

说祈愿心莲绽放堪钦文殊尊,堪钦就是大堪布的意思,大堪布就是讲到静命菩萨。文殊尊就说他的本体和文殊菩萨无二无别,就堪钦文殊尊。

无二无别容光,那么就说实际上心莲绽放堪钦文殊尊,无二无别的容光。就说我们的心也能够获得和大堪布静命菩萨无二无别的加持,也能够绽放和他无二无别的容光,尽除愚痴暗。那么就说我的心得到加持,遣除一切的愚痴黑暗,然后同悯普天众。同悯普天众就是说就好像文殊菩萨、静命菩萨他对众生,他具备怎样一种无缘大悲,所以说我相续当中得到加持之后,一方面得到了智慧,一方面也得到了利益有情的大悲心,所以此处说同悯普天众。

常如空于此世,常如空就是虚空,虚空它就是一直不变化的,虚空就是一直不变化的。所以说我们也是恒常犹如虚空一样不不变化,这个方面说明了菩萨、佛子他相续当中要发起的一种心愿,或者就说当我们获得这样一种成就之后,获得了利益有情的这样一种能力。那么当获得这样一种能力之后,唯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利益众生,前面我们提到过了,佛的家族当中,唯一做的事业是什么呢?就是利益众生,就是帮助众生,所以此处说于此世,奋击净如虚空深法之妙鼓,就好像一个人拿个鼓槌奋力的击鼓一样。奋力击鼓就是说让这个鼓发出非常悦耳的声音。所以说我们也发愿,在此世奋击净如虚空深妙之法鼓。我们这个方面说击法鼓就是传法,就是给众生宣讲非常甚深,犹如虚空一样清净,犹如虚空一样甚深,犹如虚空一样和实相相应的殊胜的妙法,经常地不间断地传出这个法鼓声。

【恐怖浊世日光隐没黑暗极笼罩,

然佛菩萨发心明如晴空千万月,

愿诸无垢佛经注疏依讲修事业,

弘法利生善妙光芒普照诸世界。】

这个方面也是总的发愿,愿整个佛法能够在一切世间当中广大地弘扬。恐怖浊世日光隐没黑暗极笼罩,这句话主要是讲到了末法时代的总的状况。末法时代的总的状况就是讲恐怖浊世,因为就说环境也越来越下劣,众生的心也是越来越趋向黑暗的,所以说这个方面叫恐怖浊世。日光隐没,因为它不是圆劫的时候,不是圆劫的时候,所以说此处就把浊世比喻成日光隐没之后的黑暗,这个夜晚,就说把整个浊世比喻成黑暗笼罩的夜晚。

那么下面讲,虽然日光已经隐没,到了黑暗,到了浊世了,但是呢,到了夜空的时候,到了夜晚的时候,还有月亮,月亮也可以照亮整个世间。当然就是说月亮的光芒没办法和太阳相比,就是实际上说明现在的状况,还是没有办法和佛在世的时候,佛在世的时候就好像整个白天日光普照一样。现在佛陀已经入灭了两千多年了,像这样的话就说很多,入灭两千多年之后,整个世间已经进入到了五浊黑暗之世。所以说各方面整个白天太阳普照的情况已经过去了,到了黑夜了。那么到了黑夜之后怎么办呢?还有很多佛菩萨的发心,还有很多佛菩萨的化身来利益众生,他们就好像晴空当中的月亮一样。

下面讲然佛菩萨发心明如晴空千万月。那么佛菩萨的发心就好像,明亮就好像晴空当中的千万个月亮一样,佛菩萨的发心,还有很多佛菩萨的化现,来利益有情,仍然在弘扬佛法。

愿诸无垢佛经注疏依讲修事业。那么就说愿很多无垢的佛经,依靠讲修的事业,很多佛经的注疏依靠讲修的事业。

那么就说通过讲和修的事业,弘法利生善妙光芒普照诸世界。如果这个佛经没有讲修是没办法了知的,佛经的注疏没有人讲修也是没办法让人了知的。如果没人了知怎么样去弘法利生呢?就没办法弘法利生,所以说就愿无垢佛经注疏,依靠讲修的这样事业,就弘法利生的善妙光芒能够普照诸世界。普照诸世界实际上就能够利益众生了,假如说这个佛法没有普照世界,那么我们又怎么样遇到佛法呢?我们不遇到佛法又怎么样去了知取舍之道呢?现在就说依靠这些佛菩萨的发心,依靠很多佛菩萨的发心,现在佛法还是在世间安住,还是在世间当中,这个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这个不是一个偶尔的情况,这个完全是通过佛菩萨的发心力,不间断地化现,不间断地弘扬佛法,提倡佛法的闻思修行,这个佛法才能够在世间,继续在弘扬。如果就说大德没有去提倡这些对于这些佛经论典的讲修的话,那么实际上这个佛法慢慢慢慢就会隐没的。

下面就是讲它的后跋。

【此《中观庄严论释》,也是源自集师君三尊之大悲于一体、】

那么这个《中观庄严论释》是怎么样来的呢?下面就写它的来源。首先是源自集师君三尊,师君三尊我们就知道了,是上师就是讲莲花生大士和静命论师,君主要是讲赤松德赞,师君三尊就是讲藏地佛法的三位尊者。

【一切智者成就者之王、真实文殊菩萨化现为比丘形象、对我等恩德无量、无与伦比之殊胜导师、美名飞幡遍扬世间、尊名难言的嘉扬钦哲旺波上师照见如上所述为主的诸多必要,】

那么就说他的上师嘉扬钦哲旺波,当时出现在世间也是,对佛法来讲的话,是比较危险的时候。因为当时,据有些传记讲,当时各派传承与传承之间,有很多争论了,争论的话就说佛法已经名存实亡的时候,所以嘉扬钦哲旺波他和贡哲仁波切,还有曲确仁巴【3425】,他们几个就一起发起了这样无教派运动,这个叫利美运动,实际上就是无教派,就说是各个教派之间就不分得很清楚的界限,所以说他也是作为四派的传承上师,每一派传承上师都有他的名字,嘉扬钦哲旺波。像这样的,通过这样的方式,就把整个佛法再一次的弘扬起来。此处就是讲到了智者、成就者之王,真实文殊菩萨的化现的形像,对我们恩德非常大的无与伦比的殊胜上师,美名飞幡遍扬世间。当时,嘉扬钦哲旺波的名气非常大的,所以说美名飞幡是遍扬世间,尊名难言的上师,照见了如上所述为主的诸多必要。前面就讲为什么要对《中观庄严论》做讲解,做注释,有什么必要呢?麦彭仁波切讲到了共同必要和不共必要,共同利益和不共利益,很多利益。

【赐予我印藏有关(《中观庄严论》)的注疏资料,并嘱咐道:“请你细致参阅,作一注释。”】

那么就是说他的上师把关于印度和藏地有关的《中观庄严论》的注疏资料,就赐给他,然后嘱咐他说:“请你细致参阅,作一注释。”

上师也讲过,真正麦彭仁波切是不是,真的有没有细致的参阅呢,这个不好讲的,因为就说他老人家看书的时候,就是有这样一种传统,因为相续当中智慧非常深,所以就从来都不仔细看,有的时候看的时候就把这个书的前面看一下,后面看一下,中间的内容就全部通达的,根本就不需要像我们一样去看。所以他有的时候,他的侍者或者喇嘛(36:12),就经常在他的身边侍奉的,像这样的,他老人在造论之前,就说我今天要参考一下这些注释,然后就把这个书拿出来,就像我们就是说很快的,2-3分钟就把书翻完了,这方面就是看完了,参照完了,然后就开始内心当中开始流露很多很多教言了。所以像这样讲的时候,这些殊胜的成就者,他们在造论典的时候,的确不像一般的人一样,像这样的话就说,有些时候在人们的面前好像参阅了这个书,参阅了那个书,像这样的实际上来讲的话,内心当中对所有的法义都记得清清楚楚,整个大藏经的意义都在他的相续当中,这个在传记当中是讲得很清楚的。

【当此金刚言教落到头上时,我只有毕恭毕敬接受,可是对于我这样智浅的人来说,实无著写如此微妙之论释的能力,】

那么就是说这个言教落到头上的时候,这个金刚言教落到头上的时候,麦彭仁波切毕恭毕敬的接受,马上就承诺写这个论典。可是对于我这样浅智的人来说,非常谦虚的,麦彭仁波切他的上师也是完全了知他这个弟子对于造论典,对于造这些很甚深的论典方面的能力,是绝对百分之百的相信,所以说让他写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的注释。

麦彭仁波切很谦虚的说,对于我这样浅智的人来讲,实无著写如此微妙之论释的能力。《中观庄严论》看起来是不多的,但是它的论义非常微妙。所以要写这样一种微妙论释的能力是没有的。

【正当依靠至尊上师之加持而使写作才华稍得增上之时,前译自宗大尊者班玛(多吉)也以“认真撰写”之语激励。】

那么就说他一方面说没有这样能力,一方面就说靠祈祷上师,通过至尊上师的加持,最后好像得到一种写作的才华,这个和《定解宝灯伦》的前面的序文当中提到的情况比较相似,他也是说当时提出七个问题的时候他很着急,好像也没办法回答很深,然后就开始祈祷文殊菩萨,祈祷之后好像得到文殊菩萨的加持,得到一点点的加持,然后就马上开始写下来的,开始说出这七个问答题的答案。这个地方也是得到一点点加持之后,好像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写作能力了。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助缘,前译自宗大尊者班玛多吉,上师说,这个班玛多吉他是德格佐钦寺的大堪布,他也是麦彭仁波切的上师。像这样的话,自宗大尊者班玛多吉也以“认真撰写”之语激励。

【作者吠陀名称为嘉花吉波让当措雄雅毕给萨(义为文殊欢喜自光莲蕊)的我于自寿三十一岁火鼠年〖公元 1876 年〗藏历三月初三开始,于每日上午座间连续撰写,至该月二十四日圆满完成。】

那么就是说吠陀名,这个吠陀名就是指声明,吠陀名就是声明的名称,因为就是他们在学习声明的时候,当他开始学习声明的时候,他的上师就会给他起一个声明的名字,这个声明的名字一般都是非常好听的名字。这个方面讲到了文殊欢喜自光莲蕊,这个时候使用的是他声明的名字。自寿三十一岁的时候写的,这个时候写《中观庄严论》注释的时候应该还是非常年轻的,三十一岁的时候就写下了《中观庄严论释》,这么圆满的,这么大的一个注释,而且写作的时间非常短,藏历三月初三开始写,而且不是从早到晚都是开始写,就是晚上也不睡觉,没有这样的。他是,麦彭仁波切的规矩,上师讲了,他老人家规矩,一方面都是以修行为主的,所以上午也是修法,下午也是修法,那么他就是在上午的座间,上午的座法修完之后,在上午的座间开始写这个注释,连续这样写,然后到该月二十四号就圆满完成了,就只写了二十一天,这个大论二十一天就完成了。所以这个里面就根本不存在什么构思,什么样去调配,这方面都不存在,然后内心当中显现之后,马上就直接就写出来了。麦彭仁波切说显现上面,每次在造论典的时候,文殊菩萨的本尊与文殊菩萨的像都会放光,然后光明融入心间之后,然后就开始写作,这个是给世人示现的。实际上就说他的整个的法义都是在这个心相续当中,已经圆满的浮现的。麦彭仁波切也是说过,我没有从山岩当中取过什么伏藏,就这样讲过的。敦珠法王也是高度赞叹,没有从这些山岩当中取伏藏,但是所有的伏藏只要对众生有利益的所有的教言,都是从内心当中源源不断地浮现出来。所以他就说所有意伏藏的伏藏之王,就对麦彭仁波切这样赞叹的。所以说他所有的法义,这些修法的仪轨,这些大论典的注释,还有这些很多发愿文,祈祷文等等,全都是从内心当中自然浮现出来的。所以在每日座间连续撰写,二十四日,二十一天当中就圆满写完了这个殊胜的注释。

【本人曾依靠顶戴无等至尊钦哲旺波足下之力而得少许智慧、】

他老人显现上开悟,是在他的上师面前开悟的。

【复承蒙了义大金刚持旺钦吉绕多吉、精通五明的大智者噶玛·阿旺云丹嘉措、】

这个也是阿旺云丹嘉措就平日讲贡珠云丹嘉措,贡智仁波切。

【佛子智者之王晋美秋吉旺波〖华智仁波切〗等诸多大德恩育而对佛法稍得信心之微光。完成此释后再次于依怙至尊上师前幸得净相近传的甚深传承,】

那么就说,他前面说依止了上师的简略的过程,还有很多,但这个里面写了一些主要的一些上师的尊名,就说通过他们的加持,相续当中得到一点点,稍得信心之微光。

然后就是写完这个注释之后,再次在他的上师面前得到了净相近传。净相近传下面有注释,在清净的境界当中得到了近传承。那么这个近传承也是相对于远传来讲的,这个远传是什么呢?这个远传就是口传,一代一代的传下来,静命论师传给他弟子,弟子再一代一代传下来,这个叫远传。

那么近传就比如他的上师直接见静命论师,得到这样一种传承,这个方面就说是近传,然后传给麦彭仁波切的。就像法王仁波切在宗喀巴大师面前得到三主要道论,像这样的话,他这个近传,就说这个传承我们也有。远传的传承也有的。说这个方面的近传是净相近传的。一方面得到了远传传承,一方面也是有幸得到了净相传承。

【于是立即在二十一日内为八吉祥数目戒律清净的三藏大师传授,在此期间又稍作校正。】

那么就说是这个在得到传承之后,马上在二十一天当中讲了一遍《中观庄严论》,就说为八吉祥数目,就是当时的眷属有八个,戒律清净的三藏大师传授。像这样的话,当时麦彭仁波切显现在世的时候,弘法利生的广传佛法的不是很大的。但是的确他的名声特别大,他的弟子也是特别多的,但是像法王仁波切这样大规模的传法,不是很多。但是他的传承当中,他的弟子当中这些著名的大班智达,著名的成就者非常的多,而且他老人家传法的时候也是,上师以前讲了,以前法王讲的时候是这样的,他传法的时候,前面僧众开始念经,念前面的祈祷文,念到文殊菩萨赞叹的时候,就开始,他以前在佐钦寺,从二楼上下来,就开始坐在法座上面。念殊胜祈祷的时候下来,下来之后把要传的法慢慢念一遍,最多中间偶尔解释一下,然后念完之后就传完了,就走了,是这样的。所以像这样的话,就不像很多大德一样这样去一个字一个字去解释,没有,就没有的,他传法经常是这样传的。所以像这样的话,就说二十一天当中,给这些戒律清净的三藏大师传授了。在此期间又稍做校正,那么在这个期间对于这些法义稍稍的做一点点校正。

【以此愿成为如来日亲的自宗真理狮吼声恒常震撼一切世间界从而无余摧毁恶魔、外道、边鄙蛮人等对方的辩才致使佛法如意宝于一切时空兴盛之缘起。愿吉祥!】

那么就是写这个论典的善根,以此愿成为如来日亲的自宗,日亲就是佛陀的异名,就对佛陀的赞叹,佛陀是日亲。像这样的话就成为如来日亲的自宗真理狮吼声能够恒常震撼一切世间界,从而也能无余的摧毁反方的这些辩才,比如说恶魔、外道、边鄙蛮人等等,对方的辩才,然后使佛法如意宝在一切时空当中兴盛的缘起。愿吉祥!这个就是他的后跋。

下面这个颂词是他的刻印的时候,一个刻印的愿词。

【嗡索德!】

嗡索德!就是愿一切吉祥的意思。

【佛智文殊菩萨尊,化披袈裟之形象,

善树佛法之胜幢,祈愿法王静命胜。】

那么就是说是静命论师他就说是佛陀的智慧,三世诸佛智慧的总集文殊师利菩萨化现为披袈裟的比丘的形像。然后就在世间当中弘扬佛法,也能够善巧的树立起佛法的胜幢,那么他就是法王静命论师。此处祈愿法王静命论师能够尊胜诸方。

【依彼锐智大海中,善说百日之光明,

永尽三有之黑暗,佛教宗旨一庄严。】

依彼锐智这个彼字就是静命菩萨,依靠他相续当中锐智的大海当中,善说百日之光明。锐智大海当中,善说百日他也是来自于一个以前婆罗门的一个教典当中的一个传说。婆罗门教典当中传说讲到了,日月从哪里来的呢?仙人搅拌大海之后,从大海当中出现了日月,就说很多大德在造论的时候,也是引用这个传说。法王仁波切在写《直指心性》哪个地方也是引用了这个搅拌大海之后出现日月。所以像这样讲的时候,静命论师他的大海,搅拌他大海的智慧之后,从他的大海当中显现出来了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那么就好像搅拌大海之后,大海当中出现日月一样,所以说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就好像是大海当中显现出来的日月,就这个方面讲,善说犹如百日的光明一样。那么这样一种光明出现之后,就能够永尽三有之黑暗,成为佛教宗旨的殊胜庄严。

【百千智成就者慧,屡持理道狮子吼,

不断传遍印藏地,皆大欢喜众吉祥,

时光流逝讲闻此,暂时似乎已休息,】

这六句话,主要是讲以前在藏地印度怎么样传讲《中观庄严论》。百千智成就者慧,那么就说在印度和藏地有千千万万的智者和成就者,以他们的智慧屡持,就是再再的弘扬了理道狮子吼,就是《中观庄严论》。

不断传遍印藏地,那么把这样的论典不断的在印度和藏地再再的传讲,再再的修学,所以说大家得到了欢喜,皆大欢喜众吉祥。时光流逝讲闻此,暂时似乎已休息。那么时光流逝到了麦彭仁波切当时这个写《中观庄严论》的时代,讲闻《中观庄严论》的事业暂时似乎已经休息下来了,没有在传讲。

【依三部主集一体,除浊世衰教众怙,

嘉扬钦哲旺波尊,美名飞幡飘世间,

依彼发心深加持,欢喜言教之光芒,

显密教法普圆满,讲修无垢之道轨,

一如既往复弘扬,今尝佛法甘露味。】

那么后面依靠三部主,就是文殊、观音、金刚手这个称之为三部主。三部主集一体,上师注释当中讲了,身语意三部,那么像这样的话就说三部主集为一体的,能够消除浊世的衰败,教众怙就是讲这个,教典他能够传授教典,也能够成为众生依怙的嘉扬钦哲旺波尊,他的美名飞幡是飘扬世间,各个教派对他都是非常尊敬。

依彼发心深加持,通过他的无与伦比的发心,依靠他的殊胜的加持力,欢喜言教的光芒,然后又让显密的教法普遍弘扬。讲修无垢的道轨,一如既往复弘扬。那么就说讲解修行的无垢的道轨,一如既往复弘扬。像这样的也是让麦彭仁波切写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释》,说《中观庄严论》它也是和前面一样,和以前的很多的印藏大德一样,再再的弘扬,这个时候写了注释之后,又在佛教界当中开始弘扬起了《中观庄严论》的讲说的规矩。

今尝佛法甘露味。所以说让众生也能够品尝到佛法的甘露妙味。

【胜乘大中观理要,依于如此善妙论,

为增定离怀疑暗,智士妙慧之光辉,】

那么就说胜乘大中观的理要,依于如此善妙论。依靠《中观庄严论》这样善妙论是指《中观庄严论》。为增定离怀疑暗,智士妙慧之光辉。那么就说这句话呢,也可以说和下面的《中观庄严论》的注释就可以一起看的。那么就说胜乘大中观理要是依于如此善妙论,就是讲到依靠《中观庄严论》,那么就为了增加定离怀疑暗,智士妙慧的光辉,为了增加这些能够遣除怀疑的黑暗,智者妙慧的光辉,也写了《中观庄严论》的注释。

【甚深中观庄严论,浅显易懂此注释,】

那么这个注释是非常浅显易懂的,这个《中观庄严论》的注释,它是为了增加一定能够离开黑暗智士妙慧的光辉的缘故,写下了这样的注释。

【无尽法雨得刻印,亦乃无等师事业。】

那么这样一种注释当时可能是有施主发心刻印这样一种《中观庄严论》的注释。像这样的话所以说写了一个刻印愿词,无尽法雨得以刻印,这个也是我的无等上师嘉扬钦哲旺波的加持,也是他的事业所导致的。麦彭仁波切就说所有的功德,所有的这样一种都是他的上师的加持。前面说我有一点点信心,也是这些大尊者的加持,我现在有一点点的写作能力,也是上师的加持。现在就说有人发愿要刻印我的《中观庄严论释》,还是我的上师的加持。这个就不是说我的,这个上师有一点点作用,但主要是我的,有些时候就末法时代的一些众生,或者就说一些凡夫众生的行为,和大圣者的行为,完全不一样。所以说对我们来讲的时候,也是这样,时时刻刻要忆念上师的加持,不是说我们自己有怎么样一种能力,不是我们怎么样怎么样殊胜的福报,如果没有这些上师三宝的摄受的话,实际上在世间当中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所以说这样讲的时候,这个也是无等上师的加持和事业。

【以此善愿三地众,解开深广慧藏已,

以讲闻著佛法藏,庄严一切世间界。】

以此刻印的善根,愿三地的众生,三地众生就是讲三界众生,解开深广慧藏已。那么能够解开相续当中的深广智慧,把这个深广智慧打开之后,以讲闻著佛法藏的事业,庄严一切世间界。那么其余的庄严世间不是真正的庄严世间,能够通过讲闻著的方式,辩讲著的方式,能够真正的去受持殊胜的法藏,这个就是庄严一切世界的殊胜方法。

【佛教圆满强壮身,具锐理轮之大象,

依此善说天人乘,祈愿佛法胜诸方。】

那么这个时候就把这个佛教,圆满的佛法比喻成大象的圆满的身躯,强壮的身躯一样。那么这个大象的身躯,这个是圆满的佛法,然后就具有锐利的正理,就好像大象的鼻子上捆了一个铁轮,因为以前天人和非天作战的时候,他就有一个锐利的武器。什么锐利的武器呢?就是天界里的大象,然后在它的鼻子上捆上这个宝剑轮,然后把大象驱出去,把大象赶出去之后,大象挥动它的鼻子,用宝剑轮杀很多非天的,有这样一种故事。所以这个时候也是一样,整个佛法就像圆满强壮的大象身体一样,然后就说锐利的理论智慧,就好像大象鼻子上的宝剑轮一样。

依此善说天人乘,通过这样善说,天人乘着大象上面,然后就可以战胜非天,摧毁非天的进攻。所以这个时候也是愿佛法通过这样的方式,一方面的佛教整个圆满犹如强壮的大象的身体,然后再加上具备这样一种殊胜的理论的智慧的缘故,所以任何的这样一种恶魔、外道、边鄙野蛮人的辩才全部压服掉之后,整个时候祈愿清净的佛法能够尊胜诸方。

【此刻印愿词,依至尊上师恩德之阳光哺育的文殊欢喜〖麦彭仁波切〗造。善哉!萨瓦达嘎拉雅囊巴芭德(义为愿克胜诸方,增吉祥)!】

这个以上就把《中观庄严论释》算是传讲圆满了。

传讲完了之后,实际上这两天也是在想,前几天上师也是在说,实际上真正来讲的话,要在外面讲一下这样佛法,非常困难的,如果我们在这个地方,这个大论点也讲完了,没出现这个违缘实际上也是法王如意宝的加持,上师仁波切的加持,否则的话,真正按照我们自己的能力来讲,我想了很多次,如果在外面需要讲这个论点,不一定有这样一种机会的,不是上师讲了我就这样去说,我就去重复,的确是出去看过,也是经历过一些事情,所以真正要讲的时候,能不能找到听众也不好说。有些时候在寺院当中,有些时候在道场当中,说有听法的人,人也多,来的时候也就是一些穿着围裙的,戴着袖套的这些很老很老的人,这些老居士,能不能听得懂也不好说,有时候也许偶尔来几个出家人,象这样的话,就讲两三天的时候,下面的人听的也是没有味道,讲的人最后也是不想讲。但是就是说不在佛学院的话,法王仁波切的加持,上师的加持,听的人当中有很多有智慧的人,有智慧的人能够听进去,能够真正得到受用的话,那当然是讲也是有一种动力的,否则的话,讲了半天都听不懂的话,也是不想讲这些甚深的教言。

所以说,这方面就知道了,能够在这样一种环境当中,能够把这样一种法讲圆满的话,的确是道场不可思议的加持,上师也是在不断的护持,每天供的护法,护法也是在帮助。否则的话,上师说在外面要讲一个短短的一种教言,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现在我们把这个论点讲完了,讲完之后,我们就是说善根首先要对上师三宝做供养,供养之后,祈愿佛法兴盛,上师长久住世,长转法轮。我们也是请上师给我们回向吧,把善根回向大,回向所有的众生都能离苦得乐,都能够究竟成佛,所有的修行者相续当中种种善妙的一些意乐都能够成办,想要清净的戒定慧,想要获得一些清净的机缘,想要殊胜的证悟,所以这些相续当中想要的意乐都能够成办,所有的不吉祥,所有的衰败都能够遣除,愿所有的修行人能够在修行路上依止修行,度化众生,感谢护法神,感谢我们供护法时观想,能够圆满传讲完,与护法神的帮助离不开的,加持,以后也是愿护法神一如既往的帮助我们,乃到学习这些很大的论点,因为这些很大的论点一方面来讲的话,因为法很深的时候,容易出现障碍的,但是第一个是法王仁波切的道场,这个方面是个特殊的地方,这些很多的障碍不容易发生的,不容易生起来,再加上我们的上师也在不间断的在加持我们,摄受我们,很多的障碍仁波切也是遣除掉了,平时我们也是在念诵莲花生大士,念护法神,有些小的障碍也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力量遣除了,主要大的方面这些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也办,也是感念这个恩德,一方面也是护法神、三宝在帮助我们,我们知道这具问题,以后在学习象《定解宝灯论》这样大论点的时候,也是顺利的不要出违缘,一方面顺利的意思也是这个法义顺利的融入到讲闻者的相续当中,真正体会法义当中的甘露妙味,这个方面要顺利的融入我们相续当中,下面我们要念一些回向,首先我们要念的是普贤行愿品。

 

相关文章

  1. 尘尘说道:

    您好,请问有智诚KB讲的中观总义的讲义文字吗?如果有可以发我一份吗?感恩

    1. 圆非说道:

      @尘尘 您好,没有这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