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前行广释 > 正文

《前行广释》第12课-辅导答疑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0/29 17:00

问:中阴时,心念是刹那转的吗?还是像我们在世的时候,有好多想法,最后产生一种意念之后再转呢?

答:如果我们要往生,心念转的时候,基本上想一下就可以了,非常快,它不需要想很长时间。如果你一念当中,想法很强烈,这一念就可以引导我们去向净土了。(生西法师)

问:已经转入恶趣,请僧众诵经,或者做一些善法,这样对亡者有什么功德呢?

答:如果已经转到恶趣,给亡者念经,有可能会出现几个结果。一种是如果力量很大,通过念经的能力,让他的寿命提前终结,相当于直接把这个众生超度了。他从恶趣中死去之后,马上转生善趣当中;还有一种,如果他的业很重,虽然通过念经不能马上消尽他的业,但是可以缩短他在恶趣中的寿命,当他死去后就可以投生善趣;如果没办法缩短,也能在他的相续中种下得到安乐、得到解脱的种子,以后会产生作用。  (生西法师)

问:这种时候我们不断的给他做善法的话,他的流转就会快一点,是吗?

答:是的,因为恶趣本身是痛苦的自性。如果不断地给他做善法,给他回向的话,他的痛苦会减少,他在恶趣的寿命会短。所以对他来讲,其实也是离苦得乐的一种方法。  (生西法师)

问:讲记中讲老人杀羊的公案,老人边杀羊边说:羊不存在,我也不存在。从世俗谛角度来讲,他肯定是有杀业,肯定是错误的。但从空性角度来讲,老人是不存在的,羊也是不存在的,杀羊的行为也应该是不存在。如何去理解他的行为是不正确的呢?

答:胜义谛中讲到实相,的确从胜义角度讲,能杀、所杀和杀业,和杀业的最后一种业和果报都是不存在的。胜义中这些本不存在,是指它无实有的意思,它没有实实在在的一种本体。或者在胜义谛中,这一切的显现都是迷乱的,所以都是不存在的。那么关键是什么问题呢?关键是老人、羊及他行为本身是在世俗谛中。他并没有说,我想在胜义中不存在,那么我自己没有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想的胜义当中不存在,但“胜义”对他来讲还只是一个概念。胜义谛的不存在,对他来讲,一方面是实际如此,实相上是这样的。但是,胜义谛的作用,他只是想一下,是不会起作用的。所以老人的心态、身体及思想本身是属于世俗谛。世俗谛中,你的这些思想都存在的,羊也是存在的,你去杀这个羊也是存在的。所以说世俗谛中业也是存在的,业的果报也是存在的。所以关键问题是,虽然胜义谛中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你自己并没有真实安住在胜义谛当中,你现在是在世俗谛,世俗谛所有的因果对你来讲都是存在的。(生西法师)

问:在修上师瑜伽的时候,要把自己的心和上师的智慧观为一体。请问这时应该把自己的心观做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种子字,还是一种一团光或者一种什么样子的颜色及状态?

答:在修上师瑜伽的时候,要把上师和自己的心观为一体。观为一体的意思,并不是说上师的智慧融入到我们心脏之后,好像是牛奶倒入到白水中,二者就是混为一起的,不是这个意思。真正的把上师的心和自己融为一体的意思,因为我们心的本性也就是上师的智慧,我们自己的心是如来藏、是佛性、是空性的一种自性。但是因为我们现在没有安住在这种殊胜的智慧当中,那么现在我们要通过观修上师瑜伽,得到上师的加持。一方面,上师证悟的能力会给我们帮助。但是最关键的是,当我们在修上师瑜伽的时候,我们要意念,我们的心和上师的心成为无二。成为无二并不是两个东西,不是像牛奶倒到水当中,二者混在一起,没法分了。如果这样你还会认为水是水,牛奶是牛奶。但是上师瑜伽不是这样的,并不是我们还有一个什么心的存在,关键是当上师化光融入到我们心中的时候,我们要想融进来的是什么?融进来的是上师的智慧。上师的智慧是一种全然的了悟,是究竟的证悟。究竟的证悟是没有障碍,没有客尘,真正的佛性的全新显露。而我们自己的本性,安住在和上师一样的状态当中。但是,现在我们凡夫分别心在障碍它。所以当上师的智慧融到我们相续中的时候,这时我们就安住在上师的状态当中。其实上师的状态和我的心是成为无二无别的,此时我们凡夫心的客尘障碍的部分,通过上师的加持,或者我们意念、安住在和上师无二的一种状态中的时候,凡夫的心就没有了,只是安住在上师的智慧当中。这时上师的智慧就是佛性,我们的本性也是佛性。所以通过觉悟的上师智慧融入我们心中,就是让我们安住在本具的佛性当中,通过上师的加持、通过我们意念上师清净的智慧的融入,就会安住在我们本具的佛性当中。那么这时候我们的心是什么?是种子字吗?是白色的光明吗?都不是。真正来讲,要安住的就是远离四边八戏的一种空性的状态。但是这种状态,如果我们没有学习过、没有观修过,是很难认识的。但是上师瑜伽就是这样的,通过一种全然的信心,你就知道这是上师的智慧融进来,当融入到我们心中的一刹那,如果长时间修上师瑜伽,会产生一种觉受,会产生一种改变,有的时候还会产生一种证悟,它融入到心中的一刹那就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其实这并不需要去想,我的心怎么怎么样。就想我们得到了上师的智慧,上师已融入我心中的时候,它都会有一种深层的安住,有的时候会有一种觉醒,会有一种证悟。因为那时上师通过我们的信心,观想上师从头顶进来了,它并不是依色法进来的,主要是我们通过这样一种次第,安住我们的心性。上师的智慧和我们的心性,本来就是无二无别的。但是因为我们有分别念的缘故,我们会觉得:我是我,上师是上师,我们二者之间没什么关系。但是通过这样融入的次第,我们就知道上师的智慧融进来之后,我就安住在上师的智慧。上师的智慧到底是什么?就是真正的一种觉悟的状态,就是佛,成佛的一种状态。那么这个成佛的智慧,其实就是我们的佛性。我们安住在这样一种状态,安住佛性当中。所以这是真正要安住的,就是自己和上师本来无二的佛性。因为佛性和佛性之间,法身和法身之间,它是没有什么多体、它体。但是,因为我们凡夫人的分别心,把它隔开了,造成一种隔阂,我们会认为我和上师是不一样的。但是通过上师瑜伽,瑜伽就是相应,深层次的相应,本来就是无二叫相应。所以当我们就是这样观想的时候,上师的智慧融进来,凡夫的分别念消失了。凡夫的分别念就是觉得我和上师有差别,但是上师的智慧融进来之后呢,恰恰就消掉这种分别念,我们安住在和上师无二的一种空性或证悟,或者法性当中。它到底是什么?种子字和光明其实都是表示法性,但它只是表示而已。因为凡夫人,要去安住在那种没有任何相状、超离言词的境界很困难,有的时候就用种子字做提醒,有的时候用光明做提醒,上师融入也是通过我们能够操作的一个过程,一步两步三步,这样让我们成为无二,本具的佛性而已。所以真正的要修习,要安住的是这个意思。是否是种子字等,我们要知道这是一个方便。因为我们缘不了一种离戏的法界,用种子字来代表,用观本尊的方式,或者观为种子的方式,都是让我们有一个所缘的。否则我们缘不了。但是它所表示的内涵,真正的思想就是一种离戏的法性和上师无二无别的,通过上师的融入,让我们了悟本来和上师无二无别。(生西法师)

问:人道众生相对其他五趣来说,造恶业的能力最大。人道相对来说方便比较多,比如说你造一些武器,杀伤的力量很强,从这个角度来说,很好理解。但是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比如说我们造善恶业,“唯随善恶意差别”,主要在心上安立,比如说地狱的众生,复活地狱的众生,它恒时以嗔恨之心,以幻化的武器杀害对方,彼此一见面就互相砍杀。从这个角度来说,地狱众生恒时在造这种罪业。那么人道众生,他毕竟不是恒时在这种猛烈的嗔心的驱动下,他有时还是有少量的善心。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怎么说人道众生比五趣造恶业的能力都要大呢?

答:这里的能力,虽然我们看到复活地狱的众生安住在嗔心当中互相砍杀,但是,一方面它们是没办法真正断命根的,那么杀业不圆满。其实它虽然嗔心大,但它的杀业不圆满。另外它只能够被动的去做这个事情,它没有什么的创造性。而人道众生有很强的创造性。因为他有自由、有思想,可以做很多的思考。这些思考当中,前面所讲的嗔心可能不如它重,不如它恒长。但是其他方面,很多很多的一些业,嫉妒、贪欲、嗔恚、傲慢、诽谤佛法、仇视修行者等等,这些方面多种多样,缘佛法、缘其他众生造的意业,身语意业等等,地狱众生远远比不上。所以如果从某一点来看,似乎是这样。但是如果从全面来看的话,地狱众生是远远比不上人道众生的。(生西法师)

问:《前行实修法》的视频有两种,一个是4、5分钟的上师引导的视频;另外一个是上师引导,前面后面加了完整的仪轨,总共是40分钟的视频。请问是否听任何一个视频都能够得到传承?还是必须听那个短的4、5分钟的视频才能得到传承?

答:如果得传承,听4、5分钟视频就可以了,因为那是上师讲的过程当中录的,所以如果得传承,听短的就可以,其他那个视频是引导怎么修行的方式。(生西法师)

问:我们这边已经有一个汉传佛教徒的助念小组,他们已经助念过很多次了,非常有经验。上一次在跟他们一起助念的时候,发现几个问题,不太明白。首先他们只念阿弥陀佛的佛号,而且他们有一种说法叫追顶,意思就是说快到24个小时的时候,就是看死者的脸色是怎么样,或者是摸他的身体是哪个地方热。如果觉得不是头顶热的话,就是没有往生。就要全体大声的一起,帮助他赶紧爬上去。还有他们会去捏死者的手、脚,看看是不是柔软,还会看他的脸色好看不好看。另外他们还常宣传火化以后的什么瑞相,比如说烧出了一把钥匙来,还有几颗舍利。还有说头盖骨是粉色呀,还有就是拍照的时候,会照上莲花等等。在10多个小时的时候,还让他的子女跪在床前,跟他说话,比如说请您放心,请您往生净土去。弟子不明白,助念如果我们按照这个上师制作的《生死救度》的仪轨,我们念24个小时,还是念多长时间?能不能够动这个尸体?是不是可以让他把脸露出来?有必要去检查他的身体哪个部位热吗?《生死救度》的仪轨念完一遍,就再一遍再一遍不停的换人,只是念这个仪轨,还是说念多少遍仪轨之后,就只是念观音心咒?

答:在助念的时候,各自的传统不一样,汉传佛教有自己的助念的仪轨及传统。只念阿弥陀佛,对亡者也有很大的帮助,肯定是利益非常大的。然后需不需要去观察,需不需要追念呢?他们自己的传统当中有他自己的安立。那么大恩上师编的《生死救度仪轨》,也是通过智慧观察之后,编辑的加持力很大的一种仪轨。其实需不需要24小时念,还是怎么样念,这要看助念者的时间和精力,因为有些团体是专门的助念团,就是助念的,也没有其他事情做的。这样如果有时间精力,当然不断的念24小时换班的念,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说有很多学习、工作的任务,还有很多很多事情,就没办法24小时间念,这就看时间安排,能够有多少时间,就安排多少时间给他助念。助念时需不需要把脸露出来?上师说在助念的时候,最好不要把脸露出来,最好是把他的脸挡住。以前也是这样开示过的。然后也不需要频频的去观察、去探测。如果其他道友助念团体,需要去观察是否往生,或者是比较关注有没有瑞相。当然有可能是为了让其他众生生信心,有成功事例的话,可能大家更容易起劲地念,其他的人可能更加容易产生信心。本身来讲的话,没有不对的地方,发心贤善都是正确的。但是大恩上师也没有说一定要刻意的去观察怎么样。如果的确有,记录下来也可以。但是,如果我们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观察是否有瑞相,好像有瑞相,大家的信心暴增,相反念了之后没什么动静,慢慢慢慢就不想念了,就失去信心,也没有必要。那么我们能不能够把一个众生超度到净土中去,团队的力量很大,但有的时候毕竟凡夫人的力量也有限。所以我们在助念的时候,也不要刻意定个目标:一定要把他超度净土,否则怎么怎么样。我们就是尽力去念。这个过程当中,心是很重要的,善心、菩提心,或者自己闻思的过程当中一些见解融进去的话,这样去念是很重要的。所以按照上师编的仪轨,可以不断的念仪轨,也可以在中间加一些佛号,加一些观音菩萨的心咒,这样都是可以的。因为不同的地方,操作时也有不同的情况。有的是念仪轨的中间念很多的佛号,或不断的去换着念仪轨也可以。仪轨也好,佛号也好,加持力都是非常大的,看情况去做就行了。(生西法师)

问:在放生时,把众生搬下来的时候,有的袋子漏水,有的已经快死了。快死的鱼是先放到水里去呢?还是要让它在袋子里奄奄一息的,直到听我们念完放生的仪轨,才把它放到水里去?

答:放生的过程当中,这些鱼已经死了或快死了。如果是快死的这些鱼,我们如果能够把它单独拿出来,另外用一个盆子、桶,单独装在一起也可以。如果不方便的话,混在其它所放的生当中也可以。我们不要就提前把它处理了。有的时候就出现这个情况,当看到鱼死了之后,我们就把它挑出来扔在一边了,或者我们挑出来直接扔河里了,这个其实我们要注意。虽然它死了,我们是放生,有时一定要放活的。虽然它死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给它念经。它奄奄一息,我们也还是要给它念经。放生最主要的环节,其实就是念仪轨这个部分,皈依、发菩提心、念仪轨,让它能够听闻到。它虽然已经死了,我们说它死了可能听不到的,那就像我们给亡人念经一样,死亡的人,其实已经死了,但我们还要跟他念经。所以它身体虽然死了,但是它的心识,或者说我们对它的尸体念呢,这个尸体和它的心识之间,还是有一种特殊的关联的。所以为什么有时候我们在念经的时候,一定要说他名字,或者说他的尸体在哪里,有时候到他的跟前去念呢?其实他的尸体和心识之间,还是有一定关联的。虽然放生的鱼冻死了,但我们还要给它念。我们不能想,它死了,我们就不管它了,不能这样。它奄奄一息了,也要给它念。如果我们提前把它放在河里面冲走了,它可能就听不到我们念的佛号了,听不到仪轨了,这对它来讲是一个大的损失。最大的意义在于它能够听闻到佛号。其次,把它救度出来之后,让它免于被杀害,让它得到重生。这是其次的一种作用效果。如果我们不知道的话,我们就会把解救的生命,放到一个很好的地方,让它活下去。其实众生不管怎么样,它的生命都是有限的,即便把它救下来之后,它在很短时间当中也会死去的。或者是最多再活几年,也一定会死去。但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给它念经,没有人给它念佛,为了放生而放生的话,那么这个众生它得到的利益就有限了。如果在放生过程当中,通过大家的发心,对已死的众生发起更强烈的悲心,对于奄奄一息的所放众生,生起强大的悲心,这是对它们很好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没办法完完全全的让这个众生不死,做不到让它永远不死。但是让它在生生世世当中,种下一个修学佛法或者解脱的因缘,这是很重要的。所以真正比较重要的,还是给它念皈依、念佛号、《心经》,念这些对它很重要。所以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念经,念完之后再放,即便死了的众生,我们要把死去的堆在一起给它念经、给它们超度,这方面很重要。(生西法师)

问:唯识的观点就说一切唯心造,就是我们看待外识的时候,可以观想这些都是我们心的一种投射。那么对于有情和无情的器情世界,这二者之间,对于观待我这个投射的心来说,二者之间的观想会有什么区别吗?

答:一切都是唯心所造的意思,就是在我们心识面前,它会显现很多。如果是我们自己的心识,比如说以我们自己来讲,我们所看到的一些山河大地,所看到的其他众生的身体,还有我们自己的心识,这几部分都是我们的心识,我们自己的心识的一种投射,就是我的烦恼,我的信心,我的眼识,这也是内心当中,我心识的变现。我的身体,外面的山河大地,其他众生的身体,这一部分也是我心识的显现。但是其他众生的心识,不是我的心识显现的。因为我自己的心识是我心识的一种变现,但其他众生的心识不是我心识的变现。但其他众生的身体是我心识的变现,我能看到的这些山河大地的色法是我心识的投射。那么换一个众生来讲的话,就是说每一个众生,另外一个众生,它自己的身体、它自己的心识,它所看到的我的身体和山河大地,是它心识的投射。所以一切唯识所现,如果是以自己的相续来看的话,所有能够看到的山河大地,所有我能够想到的这些意识当中的总相,所有我的起心动念,都是我心识的一种显现。但是别人的心,不是我心识的显现。这方面我们分清楚就可以了。(生西法师)

问:我是最近两次梦见上师在我头顶开示,梦中我感激涕零,但是很快我就泪水把枕头都打湿了,马上就醒了,这是怎么回事?

答:做梦梦到上师也好,有些时候这的确是自己善根的显现。有些时候是上师给自己加持。那么我们这些梦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对一个修行者来讲,严格来说,是不需要太过于执着的。因为毕竟是一种习气的显现,有一些梦是善习气的显现,有些梦是恶习气的显现。但是梦本身它是一种因缘和合的法,其实我们不用过度的关注它。如果我们在后面的学佛过程中,我们的信心、慈悲心,以及因果的取舍正见,这些持续增长的话,我们就知道,这的确是上师给我们加持。有的时候,如果梦到之后,我们的修行没有什么明显的进步,或者有的时候甚至于烦恼很炽盛,这也不一定就是上师给我们的加持。但是不管是还是不是,我们要把它当成一种现象来看待就可以了。一般的人,他对梦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执着。对修行人来讲,尤其对梦不能有大的执着。我们不能想,现在做噩梦了,就说怎么怎么样,做到善梦怎么怎么样。我们不能太过于耽着,平时不要过度耽着于这样一种外面的显现。但是如果我们对梦都非常耽着的话,那么对外面的显现不耽着,这个是很困难的。假如说哪天我们在打坐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光明了,看到佛菩萨,那我们会执着到什么程度。但有些时候就是说这些执着啊,它显现本身对我们来讲无利无害,但是如果我们过度执着的话,会对我们修行产生一些障碍。有好梦的时候我们就会沾沾自喜,就会到道友面前去炫耀;有的时候,这些非人、魔,它也会利用我们对这些好梦、噩梦的一种耽着,给我们设下一些陷阱,让我们进入到修道的歧途当中。所以说上师们的开示,对梦本身,我们不要过度耽著。该做的、该闻思的、该修习的,继续去做就行了。如果自己的修行上路的话,自己的善心、菩提心,还有空性等等的一种见解,会逐渐逐渐增上,对我们心的调伏,有实际的作用。如果我们修行不好的话,即便是梦到很特殊的梦,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无著菩萨在鸡足山观修弥勒菩萨12年没有一个好梦,但是他没有放弃过,最后修行还是成就了。所以我们修行的时候,不能太过于执着这些,梦到这些有可能是上师的加持,现在我们醒来之后,好好的学习,认真的闻思修行,这样就非常好了。(生西法师)

问:我们经常在说,要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那么作为初学者来说,对于加持没有很直观的感觉。请问得到加持了,会是一种感觉吗?还是像每个人说的,得到加持的原因都不一样。您对加持是怎样理解呢?

答:加持从一种比较通俗的意思来看,就是帮助的意思。加持我们就是帮助我们,就是得到了上师的帮助,得到了上师的一种加被、加持。真正来讲,得到加持的方法不一样,因缘不一样,得到上师的这样一种加持的一种感觉也不一样。有些得到加持的时候,他就会证悟,因为它其实是一个助缘,真正的主要的因,来自于我们内心的一种信心,或者我们的资粮。依靠这个作为主因,然后上师的加持、帮助作为助缘。这时如果我们内心当中的修行资粮很多,信心很强烈,可能差一点点,然后上师一帮助之后,我们就可以证悟了;有些时候,这个加持是无形的,上师的帮助是无形的。就在我们的修行,在我们的一种起心动念等等,他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明显的表现,但就是上师不断地帮助我们,然后我们自己的心逐渐逐渐的安住在正道。有的时候上师会帮助我们遣除一些违缘障碍等。有些是可以感觉到,有些是不能感觉到的。而这个加持,其实来自于我们的善根,来自于我们的信心。如果我们的善根、信心很强烈的话,得到的这样一种加持的感觉比较明显;如果我们的信心善根比较少的话,那么得到的加持可能就不那么明显。还有得到加持,有些是很快的。因为信心和善根非常的强烈,所以说有的时候一祈祷,一座的时候,一观修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那种很强大的力量,感觉到了很强大的加持,很快;有些可能得到的加持比较慢,但是只要我们祈祷,都能够得到帮助。因为上师佛菩萨很愿意加持我们,换句话来讲,很愿意帮助我们,非常愿意帮助我们。因为他们唯一的事情就是利他,非常希望他的弟子,所有众生很快能够离苦得乐,很快安住在正道当中。所以我们如果认真地修行,向他们祈祷,请上师帮助我们,请佛菩萨帮助我们,他就会用他的智慧观察,从方方面面来给我们做帮助。所以有时候他用证悟的力量,有的时候是通过其他方式,帮助我们来具足顺缘,遣除违缘。所以这个加持,有的时候是心上面的;有些时候是明显、不明显的;有的时候是从其他的外缘方面做加持的。所以这里加持就是帮助的意思。这个方面得到的一种相,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生西法师)

问:在我们修上师瑜伽的时候,起座时看到任何色法都要观为上师的形象,声音观为上师的声音,然后起心动念观为上师的智慧。弟子在观修的时候,总是没有掌握方法,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想,比如看到外面的那种山河大地,应该怎么样去想成上师的那种形象?

答:许多的时候观想一切都是上师的游舞,上师的幻现。其实我们修上师瑜伽,在座上的时候,刚刚我们讲到上师和我们的心要成为无二无别,这时候其实就是在和上师本性相应,和实相相应。这主要是从上师融入我们心的角度来讲,和上师相应的。起座之后,我们怎么和上师相应?因为我们修法的时候,可能我们的眼睛也没有东张西望,看不到很多东西的。我们的耳朵,会刻意地去避免很多的杂音。环境上,我们在修上师瑜伽时,要创造一个比较宁静的环境。所以那时修习上师瑜伽相应的,它主要是心和心之间的祈祷、融入、安住。起座之后呢,你会看到很多东西,会听到很多东西。这时候怎么和上师相应呢?这时候我们就想了,这一切所看到的、所听闻到的,这些都是上师的化现。当我们去想上师化现的时候,并不是说是他不是,我把他观想是。因为真正按照很了义的教法来看,所有的法都是空性的,所有的法都是如来藏周遍的。如来藏就是佛性,佛性周遍一切。所以说这一切,其实山河大地也好,其他的一些有情众生也好,有情众生它本具佛性如来藏,山河大地也是空性和光明,实相当中周遍的,只不过众生不认知。他通过自己的业,没见到如来藏,显现成这样一种山河大地而已。但是所现前的这些众生的形象、山河大地的形象,它的本性、它的本质,就是实相,就是空性。这种实相,这种空性其实就是上师的本体。上师已经完全证悟,安住在这个实相当中。所以上师的法身周遍一切,他也周遍在这些山河大地当中。所以当我们看到山河大地的时候,我说这个是上师,其实这是我在相应,我在起座之后和上师相应。我说他不是上师,我只是把他观成上师,这个时候就没有相应,只不过你在意念。但这时候内心当中会很勉强。但是如果你是安住在其实这个是上师法身的游舞,这一切都是空性,都是实相。而上师是证悟实相的,上师的法身是周遍一切的,周遍在这些东西当中,周遍在一切的众生相续当中,周遍在一切山河大地当中。所以我看到的、所听到的、所接触到的,所有这些都是法性的变化,都是如来藏的变相。它的实相是如来藏,如来藏就是上师的本体。所以当我们在看到的时候,能够有这种见解,其实这时候在和实相相应,在和上师相应。那么,其实我这样观察到外在是一切上师的变现,当我在观察外境实相变现的时候,这是我的心。当你是这样想的时候,当你是这样观察的时候,这时候,我的心是什么?我的心安住在这一切是清净的,安住这一切都是上师的变现。所以这时候没有离开上师,也是在和上师相应。所以座上,主要是通过观想、祈祷、融入、安住,这样和上师相应。起座的时候,是观察一切山河大地,没有离开上师的法身来显现的。我还是在和上师相应,是这样。那如果这样的话,就是座上、座下和上师相应,都已经连成一片。连成一片最关键问题,就是你相应于上师,相应于实相。当你在想这个是上师的时候,这是你的心安住在上师的智慧当中。我们说安住祈祷的时候,当我们在念上师祈祷文的时候,是我的心在生起信心,是我在和上师相应。当我融入的时候,就想上师的智慧融入心中,这是我的心识和上师的法身相应。当我安住,什么都不想的时候,这个时候也是在和最离戏的上师的本性相应;当我起座的时候,看到这一切山河大地都是上师的时候,还是在和上师相应。所以这个时候看到的外境,我只要能够这样想,说明我把外境观成上师,所以我的心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如果能够这样的话,他就是真实的座上座下都和上师相应的,都是上师瑜伽。(生西法师)

问:进密法班,一般情况下学了《入行论》和《前行》是不是要好一些,能听得懂?

答:如果什么都不学进密法班的话,除非是上根利智,一般来讲不太容易听懂。我们有些人根基不一样。一般来讲如果连《前行》、《入行论》都听不懂的话,听密法是非常费劲的。所以如果学《入行论》,然后学了《前行》,把加行修圆满了,这个时候听密法要好一些。我们只能说一般情况下要好一点。因为密法中,它所讲到的就是窍诀性的修法,现前佛性的修法。现前佛性的修法在前期应该有一些中观的、对空性的一些见解。然后对本性如来藏方面的一种见解,要有一定的了解,或者说最好是有坚固的定解。在这基础上,我们再去学密法的话,这时候就很容易相应。了知密法的体系,它的原则,它的理论体系,还有它的修行方式,这时候就会非常受益。否则的话,如果没有学前期的这些,直接学密法的话,不太容易听得懂,这是我自己的经验。当然我自己是代表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我刚开始去佛学院听课的时候,法王如意宝也好,大恩上师也好,那时候讲密法特别的密集,非常非常的利益。讲很多都是《七宝藏》,都是些很高深的密法。所以从自己的一种心态上来讲,就觉得自己了不得。为什么?你看,这最高的法,我天天都在听。但是,从内心的收获来讲的话,一点都没有。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根本听不懂,不知道讲什么。后面就慢慢开始学,大恩上师安排我们学前行、入行论、中观、如来藏,慢慢有了铺垫,打了基础。再来看密法的时候,就体会到它的一种深度,体会到了殊胜性,然后就生起了信心。和刚开始的那种,这是很高的密法的一种信心不一样。刚开始那种是类似于盲目的,后来那种是了知了它的一种特点之后,生起的信心。它就是比较深刻的,不能够被转变的。所以说我们大多数佛弟子,学密法之前,我们要多去学《入行论》、《前行》等这些基础的法要。一方面基础法要放在《入菩萨行论》或者《前行》当中。所讲的修法,其实不管是初学者,还是学了一段时间修行有成的人,都需要一辈子串习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有中观等这些法要,如果我们能够花功夫去好好学习,闻思的话,学密法就容易得多。而且真正能够得到密法的加持和受益。否则的话,可能比较困难。(生西法师)

问:没有学《入行论》前面八品,直接学《智慧品》,现在学般若中观。您觉得这样合适吗?还是算次第性的修学呢?

答:我不敢说合适不合适,因为每个人的根基不一样。如果是一般的根基的话,那么把前面的先学好之后,再进入高层次的修法。但是有特殊的人,他能够学得懂,假如说他学智慧品能够学得懂,般若空性能学得懂,这时我们就没必要说前面都没学,为什么跑这么高。但是他能够听懂,能够生起意乐,这种人我碰到过。有些人的确和空性很相应的。你跟他讲,他就能够知道你怎么讲的,他的意识,推理的过程,都清清楚楚。如果这样,我们就鼓励他学。在学中观的同时,前行也需要学的。因为我们学习空性中观,如果没有四厌世心,没有菩提心等作基础的话,我们也不懂怎么用它。如果学其他的话,我们就可以把它拾掇起来,用的时候就可以用得上。所以如果他能够听得懂中观,我们要鼓励他去学;但如果听不懂,只是听一听。听固然好,但是前面的八品也要好好学一下,《入行论》好好学一些,《前行》也好好学一下。即便他听得懂的话,但是前面的八品还是要学一下。《前行》也要好好学。一方面因为我们在学习佛法的时候,每一个教言、每句话、每个字,对我们修行都有或者这个侧面、或者那个侧面的帮助。所以我们学习的时候,大恩上师安排的这些法最好能够全面的学习,这对我们整个修行的体系会有很大的帮助。(生西法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