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入菩萨行论 > 正文

生西法师辅导讲记——《入行论》第72课及思考题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3/18 10:59

下面开始学习第二个科判:

 

庚二(遮破嗔彼)分二:一、遮破于令遭不幸者生嗔;二、遮破于障碍所欲者生嗔。

一是要遮止对令自己遭受不幸的人生嗔心;二是遮破于障碍所欲者所生的嗔心,对此前面也分析了生嗔的两大因素(强行我不欲或挠吾所欲)。

辛一(遮破于令遭不幸者生嗔)分三:一、破嗔于我造四罪者;二、破嗔于亲友造四罪者;三、破嗔于怨敌作四善者。

第一是对我造四种罪或者造四种违缘(就是“历苦遭轻蔑,闻受粗鄙语”)。第二是对我的亲友制造和前面相同的四种违缘。第三是“破嗔于怨敌作四善者”,就是对我的怨敌作出让他感受安乐等四类事情,对于这些情况要修安忍。

壬一(破嗔于我造四罪者)分二:一、破嗔令我痛苦者;二、破嗔轻侮我等三者。

癸一(破嗔令我痛苦者)分三:一、忍受痛苦之安忍;二、定思正法之安忍;三、忍耐作害者之安忍。

令我痛苦者也分了三类情况:第一是让我痛苦、忍受痛苦;第二是定思正法,思维正法如是甚深的安忍;第三是忍耐作害怨敌的安忍。

第一个科判是“忍受痛苦之安忍”,分四个不同的侧面:

子一(忍受痛苦之安忍)分四:一、作意轮回之自性;二、作意出离之因;三、以修习观察安忍;四、作意功德。

首先,作意“轮回的自性是痛苦”,如是而安忍;第二,作意“苦是出离轮回的因”,如是而安忍;第三,通过不断串习来观察安忍;第四,思维作意安忍的功德,如是而修持安忍。

首先讲第一个科判:

丑一、作意轮回之自性:

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

这个颂词就是让我们了知轮回的自性。一般说来,谁令我痛苦,我就容易产生嗔心——“嗔令我痛苦者”。既然要忍受痛苦,就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观察:其实,痛苦就是轮回的自性,在轮回中没有痛苦是绝对不可能的。

谁给我们造成了痛苦?很多情况之下,我们会说张三让我痛苦、李四让我痛苦,或者是某个团体让我痛苦……我们很容易把生起痛苦之因推到其他有情身上。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讲,他们也是其中的一个因,但绝对不是主因,主因就是我们自己造了流转轮回的业,从而导致了自己在轮回中流转,这是总业,至于在轮回当中我伤害了张三、伤害了李四,由此引得他对我作出打击等令我痛苦的事情,这是差别业。如此分析前因后果之后,就会发现很多痛苦都是自己的因素造成的。但这并非分析的重点,我们主要分析轮回的自性。

轮回到底有什么样的自性呢?“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乐因很少、苦因很多。什么是乐因?什么是苦因?从浅层次的标准来看,乐因无外乎就是拥有资具:诸如钱财、房产等等;苦因就是贫穷,没有粮食没有衣服等等。引起苦乐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善业和恶业。真正来讲,乐因少是因为我们的善业很少,苦因多是因为我们的恶业很多。从漂流轮回的整个过程来看,我们所造善业微乎其微,因此感受的安乐就少;所造罪业则极其繁多,因此感受痛苦就多,程度就重。既然乐因很少、苦因很多,就已经决定了轮回的自性,轮回一定是苦多乐少,在轮回中感受痛苦是必然的。

我们了知痛苦就是轮回的自性之后,遇到痛苦的时候便不应产生嗔恨心。确实也不能诿过于他人,根本原因是在于自己——以恶业感召而沉陷轮回。如果不愿感受痛苦,唯有修持出离轮回之道、修持善法。这里所宣讲的平息嗔恨、修持安忍的善法,其实就是出离轮回的修法之一。

乐因少、苦因多的原因何在呢?因为无始以来,我执烦恼就是主宰我们漂流轮回的根本因。因为我执具有自私自利的作意,众生为了自己的安乐不择手段地做利自害他的事情。所以,当我们真正要去做利他的善法时,就会发现因缘很难全部具备。比如想要去放生、守戒,障碍很多,有时来自于外部,有时来自于自相续的烦恼,总之要修一个善法很困难。一方面很难遇到或生起修法的因缘;另一方面,修善法往往要经历长时期思想斗争才能下定决心,或者很容易疲倦厌烦,而且障碍违缘非常多,种种原因导致了我们成办善业非常困难。反之,造苦因则完全不同:倘若要做一个罪业,因缘一下子就具足了。比如杀生罪业的四个条件:对境、作意、方便、究竟就很容易具足,偷盗、邪淫、妄语也是这样。总之,我们造恶因的时候,外部的因缘很顺,自己内心也很愿意做,要实施、圆满所有支分也非常容易;而修善法就完完全全相反了。由此可知:为什么轮回众生乐因少而苦因多,为什么修解脱道、修出离道这么困难了。

在这种状况下,如果不再多加精进努力,还是一如既往,想修持善法、获得解脱是非常困难的。其实这也是轮回的自性。我们为什么会养成这种不断流转的自性呢?就是因为流转的因缘太容易具足了,我们已经习惯了流转的方式。相续中本来就具足很多烦恼的种子,再加上自身还具有意乐。由于无始以来就串习造作恶业,所以就会觉得戒杀难而杀生易、戒盗难而偷盗易、戒淫难而邪淫易……作恶业很顺利,反之作善业就觉得有很多障碍。

此外,就整个社会环境而言,造作恶业、同流合污的人多,客观上导致作恶业容易遇到顺缘,很容易被赞叹,而修持善法反而要受到别人的讽刺、挖苦、误解和白眼。内外种种因缘,致使众生乐因很少、苦因很多。身处轮回,必然要感受很多痛苦,这是轮回的自然规律。了知之后就应该安忍;要出离轮回,必须付出很多努力。

轮回是随顺我们的习性和惯性思维的,如同顺水行舟,不加什么功用而自然趋于下流。修持善法则正好相反:由于众生相续中坚固的烦恼习气和种子很多,善法种子很少——虽有些通过修持重新开始积聚,但力量很弱,要对抗我们无始以来养成的巨大轮回惯性,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修善法对治烦恼相当于逆水行舟,要付出很大的功用而且还不能放松,一放松马上就顺流而下了。轮回是顺着习气来的,修解脱道是逆着习气走的。

我们可以观察今世的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的行为、思维、语言已经养成某种惯性了,倘若突然要去改变它,就会非常困难。如同吸烟成瘾的人,突然戒烟会觉得很难受,因为是反其习性而行。终止业已习惯的行为,就会令人觉得非常难受,吸烟如此,吸毒如此,生活习性亦如此。我们在轮回当中感受诸如此类的痛苦,也是很自然的。因此,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要尽量去安忍,修持安忍的善法。

    丑二、作意出离之因:

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

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

 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

痛苦其实也不是坏事,它能够作为生起出离心的一种因缘。此处分为两段:第一段是前两句“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意思是如果有苦就容易出离,没有苦就很难出离,所以我们的心应该坚忍痛苦。第二段的意思是:世间很多人做无谓的苦行,他们都能够忍受痛苦,我们作为作求解脱道的人,为什么不能忍受痛苦呢?

首先我们看第一段:“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痛苦是轮回的自性,很多不修学佛法的人,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想要去躲避它、绕开它。有人通过努力能暂时离苦,有人虽然一直在痛苦中,但总有一种出苦的希望:认为“我再奋斗那么三五年,可能就可以离开痛苦了”。由于不愿意面对轮回自性是痛苦的事实,所以依然迷失在轮回中。

佛陀教导我们的四谛法,第一个就是要知苦。必须了知我们所处轮回就是痛苦的自性。因为轮回很苦的缘故,所以想要脱离轮回、脱离这种自性,不愿意再受苦而希求解脱。可见,痛苦是帮助我们对轮回生起厌离心,是促我们醒悟、提醒我们修出离道的一剂良药。“故心应坚忍”,所以我们的心要坚忍。

坚忍分为两种情况:世间人所说的坚忍,忍的是一种轮回的痛苦。为什么娑婆世界叫堪忍世界?因为众生对轮回中的很多苦觉得可以忍受,觉得在轮回中有安乐可寻,所以对其他痛苦可以忍耐。佛法中的坚忍,是指在修道过程中不被出现的痛苦打倒,不因遇到违缘而放弃修持善法。两种坚忍的概念截然不同。众生在轮回中已经习惯了安忍一些痛苦,但就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出离的状态。修行人知道要出离轮回,然后安忍出离过程中所遇到的痛苦。

我们要通过观察痛苦去修安忍。这里所说的痛苦有两种:一种痛苦是对我们人道众生而言,是已经感受到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等痛苦;还有一些是现在我们没有感受到的,比如说地狱、饿鬼、天道的痛苦等等,需要通过佛的教言去观想、去思维。观察思维之后就知道,轮回都是痛苦的自性,所以要想方设法从轮回中出离。为出离轮回的缘故,我们要忍受当下的痛苦,要作意痛苦是出离之因。我们为出离而忍受痛苦的能力越强,遇到痛苦因缘的时候,就更加能够忍受而不产生嗔恨心。

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

“苦行”是讲苦行者,“伽那巴”是一个叫伽那扎巴的地方的人。颂词中描述了他们如何自残、忍受痛苦。

第一个是苦行者。印度很多苦行者为了得到梵天的果位,为了得到大自在天王妃、天女的随侍、欢喜,在一日乃至数日当中绝食,或者焚烧、割断自己的身体,或者忍受其他很多痛苦,希望以此得到天女的欢心,加持他获得某种成就,这是苦行者忍受痛苦的情况。

另一个是伽那巴。有个地方叫伽那扎巴,伽那巴就是指这个地方的人。在这个地区,人与人之间用兵器互相打击和“无端忍烧割”,用这样的方式发泄愤怒、博得一个英雄的名字。“无端”意为没有什么必要。不管是苦行者为了得到自在天王妃的欢心和加持,或是伽那巴为了琐事互相砍击,他们令身体忍受兵器互击、焚烧割断等痛苦,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行为没有丝毫的意义。有时就是为了争一口气,争一口气到底有什么用?没有任何用!有时是为了得到暂时的势力、暂时的成就……最终也没什么用。

“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我今天开始求解脱、求出离轮回,这实在是所有事情中最殊胜的行为。为了无意义的事,苦行者和伽那巴能够忍受焚烧割裂身体等等苦行,现在我作为一个具有伟大、清净目标的修行者,为什么畏惧一些小小的痛苦?因此,对于这些痛苦实际上应该是可以忍受的。

在修道过程中,即使怨敌对我们辱骂、打击,应该也可以毫无疑问地做到正视和忍受,并保持相续中的慈爱心和向道修善的决心。我们应该把痛苦作意成能够出离的心,如果能够如是善巧地作意,痛苦就不会成为修道的逆缘。“作意出离之因”这一部分向我们宣说了轮回的真实情况,也可以帮助我们认识轮回的自性、生起出离心。

假如我们沉溺在轮回所谓的快乐假象中,尚未认识到轮回是痛苦的自性,此时有怨敌来打骂我们,就可以让我们清醒并深刻反思,进而认识到轮回还有诸多的痛苦。如果是这样,便知道正是怨敌帮助我们认识了轮回、帮助我们修解脱道,不仅不嗔恨反而应该心生感激。

不管是认识轮回的自性,还是认识到怨敌是在帮助我们,作为一个修善法的人,或以痛苦作为生出离心的助伴,或作为对众生产生慈悲心的助伴,只要能做到这一点都可以。

下面讲第三个科判:以修习观察安忍。修习,就是串习的意思,修行就是反复地串习。下面就讲到了串习的比喻,反复串习安忍,是可能逐渐生起安忍境界的。安忍的境界可以从小到大、从浅而深逐渐串习,由此可令我们的相续最终能够安忍很大的痛苦。

丑三(以修习观察安忍)分三:一、略说;二、广说;三、摄义。

寅一、略说:

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

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

“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通过长久串习最后依然无法变得容易,这种事情在世间中是没有的。同理,在修安忍的时候,逐渐从安忍小的伤害开始,最后很大的伤害也能够忍受。

这里从摄义的角度、以总说的方式告诉我们:其实很多东西我们不能忍受,主要是因为没有习惯。如果通过很长时间的串习习惯之后,则我们的忍受力可以提高很多。心的本性具有巨大的潜力,心量可以非常之大,我们可以把心力拓展得很完美。现在我们觉得忍受不了,主要是未曾训练的缘故。如果经过训练,最终我们也可以像忍辱仙人一样:即便歌利王来割截身体,不但不生嗔心,反而生起无比强烈的慈悲心。这种境界,其实我们经过长时间坚持反复串习也是能够达到的,不串习当然没办法达到。

这个道理也可用世间的经验来说明:世间人做事也是熟能生巧,最后能把事情做得非常随心所欲。从难转易的原因就在于长久串习。世间有“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说法,“状元”指的是在行业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每一行都可以做得很好。比如说学当木匠,刚开始你可能连锯子都不懂怎么拿,很难把木板整齐地锯下来,但只要跟师傅学,不放弃,长期串习熟练之后,做木匠就会得心应手了。

再以开车为例:刚开始不懂怎么开车,觉得很难驾驶,但通过学习从不会到会,再经过长时间实践,几年之后,技术会变得很好,会觉得驾车很容易。为什么?久习的缘故。很长时间去习惯它,事情就会变得容易。

练书法也是一样。有些人毛笔字写得很漂亮,可对于一般人而言,写起来就横不像横、竖不像竖,很难看。可是,如果能够长时间坚持,很多技巧掌握之后,便渐渐觉得写毛笔字很容易。以前无论如何都写不好的字,现在能够写得漂亮、工整,甚至可以随心所欲:想写成什么样子,手一动就显现成这样子。

所以说“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世间万法都是一样。看似不容易、做不到的事情,只要方法正确、不断地串习,最终都会变得非常容易。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修习安忍的善法,安忍看起来非常困难,正如同一个从来没学开车的人,看到其他高手车开得那么好,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同样,没学安忍的时候,看到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身体竟然能够忍受,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其实,只要我们愿意去做,“渐习小害”(大的方面可能忍不了,来一个人把我们的手或耳朵砍掉,想要我们不产生嗔恨很困难。)从小处做起,逐渐学会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忍让、包容,反复地串习这些安忍,让自己的心渐渐变得柔软、广阔,到了某个程度的时候,更大的心量就会生起,中度的伤害也可以忍受:别人在大庭广众中辱骂自己或者扇几个耳光,也能忍受,最后可以达到像忍辱仙人那样,被歌利王割截身体也能忍受——“大难亦能忍”。

当然,修习安忍和世间学驾驶、学书法还不一样。安忍毕竟是很大的善法,按照缘起的规律,果越殊胜广大,所需的因缘越多,可能准备的时间就越长。所以,我们不能认为修习安忍和学习驾驶一样简单,三个月就能学成。这个不一定,有可能要好几年、十几年乃至好几生。尽管如此,但安忍的善法太殊胜广大了,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内心都应该保持对安忍的强烈向往之心,要发愿生生世世修持安忍直至修成。从身边的小事开始忍受,学会宽容,逐渐习惯之后,我们的心量开始变得深广,大难慢慢也可以忍受。这方面是以略说、总说的方式来宣说的。

事实上,心是有为法,通过因缘可以改变,这是我们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如果我们去训练、去串习,心就可以逐渐由弱变强。诸佛、大德通过他们实修成就了安忍,为我们做了真实不虚的证明。

下面讲第二广说。

寅二、广说:

蛇及蚊虻噬,饥渴等苦受,

乃至疥疮等,岂非见惯耶?

在世间当中,人们会受到蛇、蚊虻等的咬噬,还会遭遇饥渴等苦受,乃至于感受身上生疥疮等痛苦,对于这些,我们不是已经司空见惯了吗?既然对这些痛苦我们能够习惯、进而忍受,其实也可以逐渐忍受怨敌的伤害。

比如:人们最初或许会觉得害怕一些事物,如有些人怕蛇,看到蛇就觉得非常恐怖。可是,假如他某天为生活、形势所迫,不得已到了一个有很多蛇的环境中,刚开始看到蛇自然就躲得很远,但在这种环境中呆久了,慢慢习惯了,就敢离蛇很近,最后甚至可以摸蛇、抓蛇、把蛇作为宠物。我们看到眼镜蛇觉得非常恐怖,但有人能把眼镜蛇作为宠物来养,看了这个报道就觉得很难想象。这就说明一旦习惯之后,恐怖感就会慢慢消除,乃至于最后丝毫无存。

此外,诸如被蛇、蚊虻叮咬等等世间小苦,习惯了最后就可以忍受。以忍受饥渴为例:一般来说,如果一顿或者一天不吃饭,我们就会觉得忍受不了,但是,如果在某种环境当中为形势所迫,那么从最初一顿不吃、两顿不吃,乃至后来几天不吃,也会觉得可以忍受。同理,我们也可以逐渐忍受炎热、寒冷。

再以忍受疼痛为例:生病的时候,开始会觉得连疥疮这类的小病痛都无法忍耐,然而如果病的时间很长了,对疼痛的忍受力也会由弱变强,最后很强的疼痛也可以忍受,原因就在于已经司空见惯了。

这一段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最初觉得很可怕的东西,如果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就可以接受、忍受。我们修习忍辱、安忍也是如此,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小小的痛苦都忍受不了,但如果习惯之后,大的痛苦也可以忍受。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我们对于蛇、蚊虻乃至于饥渴、疥疮等等没有意义的痛苦尚且能够忍受,那么对于修习安忍这种具有意义的痛苦就更加应该忍受,而且通过串习最后也确实能够忍受。

现在的世间人生活压力都很大。要赚钱养家,还有小孩子要上学;要贷款买房,然后拼命赚钱还房贷等等,看起来压力确实大。其实,如果习惯以后,压力虽未减弱,但忍受力却慢慢提高了。既然这些轮回痛苦我们都能忍受,那么,对于修习安忍的痛苦也逐渐可以习惯忍受。何况安忍的修法和忍受世间的压力,本质上完全不同:一个有巨大的意义,一个则没有什么实义。如果对于世间的痛苦都能够忍受,那么对于更有意义的出世间的修法,为什么不能够忍受呢?应该去忍受,而且也可以忍受。

故于寒暑风,病缚捶打等,

不宜太娇弱,若娇反增苦。

因此,当我们面对寒、暑、风、疾病、束缚、捶打等痛苦的时候,不能够过于怯弱,过于怯弱反而增加痛苦。这里告诉我们,能否忍受痛苦的关键在于心力的强弱,如果心力很弱,随之而来的痛苦感觉就会加强;如果心力很强,面对同样的困难、痛苦,也会觉得可以忍受,没什么大不了的。

做生意的人要起早贪黑;工人要忍受生产环境的高温;农民要忍受严寒酷暑;有些人会遭遇疾病、束缚、殴打等危难。当面对这些痛苦的时候,首先我们的心不能软弱。这些情况出现的时候,本身就对我们的身心造成了痛苦,如果心再软弱的话,虽然客观上痛苦并未增强,但在感受中痛苦就更为强大了,自己更没办法战胜了。所以对于痛苦,我们不能过于娇弱。只要心是强壮的,忍受力是很强的,不管是寒冷、捶打都可以忍受。世间中锻炼身体的人,一方面固然是通过锻炼令身体免疫力增加,在锻炼过程中,心的承受力同时也在增加。由于身心的抵抗力都增加了,所以对于寒暑等恶劣条件就可以去接受。我们在修行佛法的过程中也是一样的,遇到逆境、违缘的时候,心不能怯弱。

凡夫人修行必然会有这样那样的违缘障碍,关键是我们的心要坚强,要想到诸佛菩萨曾这样修持,想到坚持下去就可以最终战胜种种烦恼,可以获得很多安乐。这样如理思维清楚之后,我们就逐渐愿意去面对、去串习,渐渐地遇到痛苦就不会感觉非常难以忍受。

其实,很多修行人,即使还没有得到圣者果位,但是只要串习了很长时间的安忍再回头与刚开始学佛相比,就会发现忍受痛苦的能力大大加强了。的确如此,我们通过训练、通过串习,安忍就逐渐变得容易起来。这说明我们心的忍受力在不断地增强,我们的修行在不断地进步。这样的修行下去,最终我们可以到达三地——安忍波若蜜多到彼岸的果位。那时安忍的违缘、违品就不可能战胜它了,到成佛的时候,安忍的功德就彻彻底底到达了圆满。我们通过不断地串习、慢慢去做了之后,这些功德也是可以得到的。如果了知了这个功德,却因为畏难等原因而不肯去做,那么最后还是没办法前进,没办法获得真实的觉悟,只能沉溺在轮回中忍受痛苦。

真正观察之后就会发现,修行正法所经历的痛苦和漂流轮回的痛苦根本无法相比。轮回有地狱的痛苦、饿鬼的痛苦、旁生的痛苦、生老病死的痛苦……痛苦是非常多的。修持正法的痛苦有多少呢?虽然也有一些,但是和轮回痛苦相比较起来,修法所生的痛苦时间短、状况轻。按理来说,我们是可以忍受修法痛苦的,但有时众生因不明事理,反而觉得修法痛苦而选择放弃修法。这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我们学习安忍品之后就会有清醒的认识。相信通过学习佛菩萨所宣讲的智慧,经过理性的观察,最终会坚强我们修习安忍的决心。

本课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475、为什么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答:因为大多数人造善业极少,起心动念都在制造苦因,如是因、如是果,所以痛苦在轮回中必定多,而快乐在轮回中必定少。《地藏经》中说:“南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非是业,无非是罪。”因此,痛苦的毒火无时不刻地焚烧着轮回众生。佛在《正念经》中说:“轮回如针尖,永无少安乐。”弥勒菩萨也说:“不净粪中无香味,五道之中无安乐。”

476、轮回中的痛苦,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对此你有什么亲身感受?

答:“无苦无出离”,痛苦是修持佛法的助缘,是帮助众生进入佛门的助缘。因为感受到痛苦,众生才会生起出离轮回的心念,进而追求解脱。从对修行有如是增上助进作用的角度上,我们得感激这些痛苦。无垢光尊者说:“遭受损害遇正法,获解脱道害恩大;痛苦忧伤遇正法,得安乐故苦恩大。”

477、有些人脾气不好,一出门就要和别人吵架,学习了这节课以后,应该怎样提醒自己?

答:一定要修安忍!龙猛菩萨说:“众生的功德与过患,皆依串习而成,而串习也依赖于自己,故当励力串习善法功德。”如果修安忍的话,几百个人中天天去,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渐渐修习忍受小损害,即使大的苦难临头,到时候也能够安忍了。

478、现在的修行人有哪两大违缘?你平时是如何对治的?

答:现在的修行人有两大违缘:一是散乱,另一个就是娇弱。

后一问请自己发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