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显句论精要 > 正文

显句论精要讲解4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6/11 15:43

月称菩萨 造论/仁波切 译讲

【课前发愿】

顶礼释迦牟尼佛:

酿吉钦布奏旦涅咪扬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宗内门兰钦波鄂嘉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鄂灿吐谢莫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敦巴特吉坚拉夏擦漏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上师瑜伽速赐加持:

涅庆日俄再爱香克思   自大圣境五台山

加华头吉新拉意拉闷   文殊加持入心间

晋美彭措夏拉所瓦得   祈祷晋美彭措足

共机多巴破瓦新吉罗   证悟意传求加持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今天我们讲《显句论》的最后一节课。

这次纲要性地讲《显句论》,大家也已经得到了《中观根本慧论》的传承,以后可以进行弘扬。虽然没有《显句论》的传承,但它是显宗的法,像我也没有《盂兰盆经》的传承,以辅导的方式传讲是开许的。

昨天二十四品当中后面的一部分还没有讲完,今天继续讲。

缘起性空:“我”与“车”为假立

第二十四、观四谛品

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

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

颂词解释

缘起,观待因与缘,苗芽与识等一切法形成,如果是自性无生,则自性无生就是空性,如世尊说:“何法缘生彼无生,彼生自性即非有,依于缘生说彼空,了知空性不放逸。”《圣楞伽经》中也云:“大慧,念及自性无生,我说诸法无生。”其中作了广说。《一百五十颂》中也以“诸法空性,无自性之理”宣说了。凡是空性就是依缘假立,空性真如安立谓依缘假立。依于车轮等车的支分而取名为车,依于它自己的支分而假立,那就是自性无生,自性无生,就是空性,具足自性无生之法相的空性安立谓中观道。如此由于自性无生而不存在有,由于自性无生无灭而不存在无。由于远离了有无二边,所以具足自性无生之法相的空性是中观道,称为中观之遗迹。为此,空性与依缘假立、中观道这些都是缘起的不同名称。

这个偈颂很重要。缘有四种,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意思是说,依靠地水火风等种种因缘产生的法,佛陀在相关经典当中说,都是空性的。“何法缘生彼无生”,任何一个法,如果是依靠因缘产生,不会是产生的,它肯定是空性的。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因缘产生的法,就像昨天第二十品中讲的一样,没有一个真实的法,只要是因缘产生,就绝对不是实有的,一定是空性的,这样的法只不过是假名而已。大家知道,假名是不真实的。

《显句论》当中也讲到,如同车,由各种支分积聚,称为是“车”。不管是轿车,或者是大车,没有观察的时候,好像觉得真的有一个实有的东西“车”。但如果你去观察,会发现:原来是由车厢、车轮、车的方向盘等各种各样的零散的支分集聚在一起。如果你把零散的零件全部拆开,那所谓的车根本不存在,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谓的车,不管是马车、轿车、拖拉机,各种各样的车都是一样的。《入中论》经常用车来观察我的相续,依此类推,世间有名称的,包括“我”在内的,凡是因缘产生的,都是假的,就像车一样——以此比喻说明一切因缘而生的都是假立的。

名言当中是缘起法,胜义当中全部是空性的,这叫做缘起性空,或者是中道义、中观道。在世俗当中如梦如幻的显现,但真正观察时,任何一个世间所谓的聚合,任何我们认为是实有的东西,瓶子、柱子,或者你喜欢的收音机、电脑,它有一个和合的假名,我们把假名当作是它,但实际上是由无数微尘组成的。比如,“我”是五蕴的聚合,这样五蕴的聚合,用智慧观察的时候,像前面聚合品里讲了五蕴的聚合是怎么样来的,这些一一观察的时候,其实众缘产生的东西全部是空性的,也是假立的,这叫中观道。

学中观的时候,希望每一个道友,不是停留在理论上,而是在分析的过程当中,自己真正对般若法门生起相似的、或者真正的开悟,这非常重要。这一点并不是很难。依靠不断地观察,最后对这样的道理生起非常坚定的信念。这时候,基本上可以说你通达了中观。那个时候,任何文字上的游戏,自己基本上都能有所了知。如果对这样的中观,你心里一点领悟都没有,那可能学了中观三论,即藏传佛教当中最重要的《入中论》《中论》《四百论》,汉传佛教也经常讲《十二门论》等,那学了这些中观论典,也只不过是种下般若的种子而已,起不到更多的作用。

因此,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在自己分析的过程当中,的确是对中观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见解,这就是中观的见解。我个人不敢说有大圆满现空无二的见解,但是对中观,依靠恩师们的加持,通过自己的努力,应该稍微有一种领悟,自己认为自己对中观的空性方面有所理解、领悟,但如果用语言来说也没办法。我以前劝很多学中观的道友,劝他们好好学。他们学着学着,到最后都特别喜欢中观,一直不愿意放下学习,看到中观的书都特别喜欢——这个时候说明你对中观法门有所领会。

这个教证很出名,大家应该记住。

不空的法是找不到的

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

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

颂词解释

不是缘起的法是不存在的,如《四百论》中云:“见所作无常,谓非作常住,既见无常有,应言常性无。愚夫妄分别,谓空等为常,智者依世间,亦不见此义。”世尊也说:“智者悟缘起,非有依边见,知有因缘法,无因缘法无。”如此不是缘起的法丝毫也不存在,因为缘起就是空性的缘故,非空性的法丝毫也不存在。为此,依照我们的观点,诸法是空性,也不会有他宗所说的过失。

这个教证也很重要。意思就是说,万事万物的法当中,没有一个不是因缘产生的。不管是哪方面的法,新的法、旧的法,寂静的法、运动的法,凡是所有的动静、器情、现有……各种各样的法,不是因缘而生的法,在这个世界上是寻找不到的。因为这个缘故,一切法都没有不是空性的,都是空性的。这句话很关键。

以前有一个噶巴堪布住在摩尼宝区,我在他那里听过一些法。当听到这个教证的时候,我很喜欢,就问堪布,这是哪里的教证。他说是《中观根本慧论》里的。老法师们一辈子闻思,有很多修行经验。

我刚来的时候,噶巴堪布有点胡子,在法王讲课时,他就坐在这边,慢慢摸自己的胡子。我坐在柱子旁边,噶多堪布则一般坐在后面。这是当时法王最喜欢的两个老堪布。噶巴堪布跟法王一起去过石渠求学,算是同学。有时候法王讲课的时候,他一直整理自己的胡子——他的胡子很好看。

噶巴堪布对我恩德很大。有一次,在我安居期间,法王讲了很多《幻化网》方面的法,包括《光明藏论》、《大幻化网大疏遣除十方黑暗》。我很伤心:别人得到了、我没得到。后来就问噶巴堪布,能不能给我讲。他就在摩尼宝区单独给我讲。我们刚开始听法的时候,他引用了这个教证。其实,有时候听到了某一个词,对自己宿世善根的复苏、唤醒有很大作用。我个人对中观法门很有信心,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前世稍微有一点因缘吧。

以前大概十三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稍微认识一点字,有一次我们有一个亲戚,叫云灯,他给了我一个笔记本,里面有莲花生大士的略传,后面有一句颂词,我们经常引用的:“齿发甲非我,我非骨及血,非涎非鼻涕,非脓非黄水。我非脂非汗,肺肝亦非我,余内脏亦非,我非屎和尿。肉与皮非我,气暖亦非我,孔窍亦非我,六识绝非我。” 这是《入行论》里面观察人无我的偈颂,说是有一个喇嘛赤罗,是他手写的。

我在雪地里放牛的时候翻了翻,虽然当时我不知道这来自于哪本书,但看了以后,感觉很好。当时在那种环境当中是比较糟糕的,但实际上自己单独放牛的时候,经常想:确实对啊,我不是牙齿,我不是头发,我不是指甲,我不是肉,我不是血,我不是骨头,等等。后来出了家之后,才知道,原来这来自于《入行论》。

那个时候我很小,但是可能前世有一些般若空性的因缘,即生遇到佛法、遇到空性法门,也是一种因缘,这种因缘也是很难得的。我想我们在座的很多道友,遇到密法、中观空性、般若思想的时候,有些年龄比较高了,有些是很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好好地保护自己的善根。同时对这些中观法门,应该很好地去修炼、分析。这样的话,逐渐逐渐可以获得佛陀的加持、传承上师们的加持,对中观空性、般若法门自然而然有一个很甚深的领悟,那时你的见解不会被他人所夺,这很重要。

刚才讲,在整个世界上没有缘起法的法,一个也找不到;只要是因缘产生,肯定所有的法都是空性的,无不是空者,不空的法得不到。佛陀说:“智者悟缘起。”《显句论》的解释当中也引用了,说是如果有智慧的人,对缘起法门应该是能领悟的。如果我们已经通达了缘起法,那在整个所知万法当中,这是最上的领悟。如果得到地位、财富、美貌,不一定可靠,但如果相续当中真正得到了中观般若、缘起空性的见解,一切所得当中,它是最重要的。

这一品已经念完了,以上又引用了这两个教证。

二十四品和十八品很重要。

如果世间即涅槃,你为什么还没有开悟?

接下来是第二十五品,观涅槃品。涅槃是万法的自性,如来最终达到的那个境界叫涅槃。

涅槃与世间,无有少分别;

世间与涅槃,亦无少分别。

颂词解释

世尊在世时,也不可说有等,涅槃后,也不可说有等,为此轮回与涅槃二者相互无有少许差别,因为如果分析,则自性均等同。世尊所说“诸比丘,生老死之轮回,无始无终”也是指这一点,因此轮回与涅槃无有差别合理。

以前引用过。一切万法实相的涅槃法和世俗当中所显现的世间,这两者从涅槃与世间层面来讲,没有任何分别;反过来说,世间与涅槃也没有少许分别。意思就是说,现在所有的有法,世俗的法,它的本体就是涅槃法,就是自性法,是清净的。所有清净的法,它的现相就是所谓的世间。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显即是空,空即是显,显不异空,空不异显,涅槃就是世间,世间就是涅槃。有时候也讲烦恼即菩提,或者说一切烦恼和如来是一体,都是一个道理。

为什么我们不能开悟呢?其实是因为我们没有遣除世俗的因缘的障碍。当你遣除了所有的障碍,涅槃法当下就现前,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所谓的清净刹土、所谓的清净法,在当下显现,并不是去另外一处寻找,最后得到,不是这样的。我们讲一切众生跟如来无二无别,其原因也是如此。

当然,这样的道理非常深奥,一般人不一定当下领悟,始终认为显现就是显现,空性就是空性,这二者要结合起来,就像黑白绳搓在一起一样,当下不一定领悟。如果用中观分析方法一步一步去观察,得出来的结论是什么呢?原来众生束缚在轮回当中,被自己的分别妄念一直所覆盖,没有现见本有的真相,一旦真正见到,当下会完全明白:原来我所谓的贪嗔痴也好,傲慢、嫉妒也好,这些所有的显现原来仅此而已。

学习中观确实很有意思,学了中观以后,我们跟世间人的见解完全不相同。世间人所追求的法,从根本上和我们所追求的法不同。世间人不懂般若中观好可怜,尤其是世间中从来没有学过任何宗派的人更可怜,哪怕是外道,他们至少学过一点宗派,也许更好。所谓的外道,藏文叫“莫达瓦”,荣索班智达在莲花生大士的《窍诀见鬘论》的注释当中说,所谓的外道,是指靠近涅槃大海彼岸的宗派。意思是说,外道宗派比什么都不学的无宗派者好一点,他们毕竟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依处、归宿,比什么都不学好一点。当然信仰有邪的、有正的,也有不同。

所以,我们遇到这样的中观思想,应该很有必要在短暂的人生当中学得比较扎实一点。哪怕你学一部论典,也要想:这部论典,确实与我有很甚深的因缘,给我带来的利益无穷无尽。如同世间的大学生在大学时遇到某位老师,觉得“这位老师对我恩德很大,因为他,我的命运有了改变、我的人生有了转变”;在佛学院遇到一个好的法师,他非常感恩这个人,“因为他的开导转变了我的命运”——经常有这样的情况。同样的,我们学一部论,尤其是藏传佛教的很多大德,对龙猛菩萨、寂天论师、月称论师特别感恩。这从他们赞叹的文章当中可以看出;平时在交谈过程当中,他们听到这些论师时,也特别感恩。所以,藏地很多大德去印度时,一方面想朝拜释迦牟尼佛的各个圣地,同时也很想朝拜曾经寂天菩萨、月称菩萨待过的那烂陀寺等地方,对这些地方特别向往,这可能跟自己的相续有不同的因缘和关系。我们也是这样吧,在某一个地方,如果对你的人生、对你的见解有特别大的改变,不仅是对人很感恩,对这个地方也会有不同的回忆,或者说有不同的感觉。

轮回与十二缘起

下面是第二十六品,观十二缘起。

众生痴所覆,为后起三行,

以起是行故,随行入六趣。

颂词解释

无明就是不了知,黑暗遮障如实真性。被无明遮蔽覆盖的有情,为了后有,就是为了转世,投生后有而现行生起善等心。那些行再现行后世,因此为行。行有三种,即善行、不善行与不动行。或者指身语意行。被无明遮蔽的人,行持具业法相的三行,现行的缘故为行业,具有业的名称,依靠这种因产生而趋于六趣。

众生因为无明愚痴,在无明的覆盖之下,造的业有三种行:善行、恶行和不动行。因为有了善行趋入善趣,有恶行趋入恶趣,有了不动的业,经常处于天界的禅天当中。所以众生在六道轮回当中不断地旋转,就像《中观宝鬘论》里面所说,像旋火轮一样无始无终地流转。但一旦通达了智慧,以智慧宝剑断除了无明的根,可以一一推翻所谓的心、识,或者从无明断除以后,从老死开始逆性地断除所有的十二缘起。佛教里面的十二缘起很重要,《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讲得比较清楚。

前面《中论》的有些颂词,跟我以前翻译的麦彭仁波切注释的颂词有所不同。原因在《中观根本慧论》的后面也说了:藏文有好几个译本,后面是日称译师翻译的,跟现在麦彭仁波切注释的翻译比较相同;而鸠摩罗什翻译的跟之前的译本比较相同。《显句论》中引用的和藏地普遍引用的颂词有点不同。所以,我在翻译过程当中也比较苦恼。

造《显句论》的时候,月称论师已经造完了《入中论》,他经常引用:我的《入中论》怎么讲的。当时《中观四百论》也已经造完了,在《显句论》当中经常引用圣天论师的《中观四百论》。在学《显句论》的过程当中,可以发现《入中论》是之前造的,圣天论师的《四百论》也是之前造的,他在这里经常会引用。

《显句论》是印度的著作,在那个时代是什么情况,后来译成藏文的时候应该有前译和后译。因为没有可靠的依据,我估计前译跟鸠摩罗什的译本比较相同。其实这里面的译本,跟大藏经当中《般若灯》的译本里面的颂词也不同。现在藏文《中观根本慧论》的翻译有好几种不同的版本。麦彭仁波切注释里的颂词,可能是后译的日称译师翻译的,《显句论》里的可能是之前的译本。在我们的大藏经论注当中,找不到之前的翻译,像汉文可以找得到不同的译本。前面的翻译,藏文的译师叫焦若鲁坚赞——龙幢译师;后面的翻译是和克什米尔的班智达一起,叫日称译师。《入中论》在藏文当中也是有两种译本,我们经常背颂的,是日称译师翻译的。原来法王也说过,日称译师的翻译比较好懂,让我们背颂的时候,用日称译师的。

这些稍微带有一些学术性,不爱学术的人可能会打瞌睡。可能遇到不同的译本的时候,你们经常比较苦恼,我也是这样的,但这也没办法。原来我们讲《心经》的时候,想鸠摩罗什的翻译和唐玄奘的翻译,到底用哪一个?唐玄奘的翻译特别接近藏文,鸠摩罗什的翻译在汉地特别兴盛。像这样面对不同译师的译本时,在选择上容易出现选择综合症,也会得这种病。

指月之指

下面是最后一品,第二十七品,观邪见品。

一切法空故,世间常等见,

何处于何时,谁起是诸见?

颂词解释

所有论中均说明一切法是缘起的缘故是空性。为此,诸法是空性,谁会执著?我们依靠什么遮破它们呢?一切法以外有什么常等见解呢?如是对于什么生起这些见解?对于那些见解谁进行遮破呢?不包括在诸法范围的法存在常等,谁生起这些见解,我们又以什么遮破,法或人的一切法以外存在个法吗?以什么原因生起常等见解?所以所遮破的见解生起之因可得的理由于诸法之外有什么?因为一切事物均属于诸法范围,是空性,由于是空性的缘故一切均不可得,“何处于何时,谁起是诸见?”就是谁也不会产生这些见解、在何处也不产生、于何时也不产生、由何因也不产生的意思。如果这些不存在,那么常有就不合理,为此,那些见解不合理。经中也说:“谁以正慧现见真实如实恒常相续无命,真如,无误、无生、无起、无作、无为、无碍、无障、寂灭、无毁、不夺、无尽、非寂灭之自性,真实随见无有、虚无、空虚、无实、病、瘰疬、痛、罪、无常苦空无我,彼不作是念我于过去世出生或于过去世未生,我于过去世作何,我于过去世成如何依于前际。不作是念我于未来世出生或于未来世不生,于未来世作何,于未来世成如何依于后际。此是何者,此为如何,何者,作何,此等众生由何而来,由此死殁前往何处,如是不依。世间沙门婆罗门所有之见,或说我或说人,或说众生或说命,或说善相或说吉祥均可,远离增上动摇,尔时舍弃彼等动摇,了知后断根本,如娑罗树梢般不现之自性,成为后不生不灭之有法,复次具寿舍利子,于菩萨大菩萨慈氏所说随喜赞叹,由从座起而去。”

意思是说,通过前面的各种观察,大家都知道一切法都是空的,那世间的常见、断见,或者其它各种有、无、是、非等十六种见解,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怎么会生起这样的见解呢?谁能生起这样的见解呢?在未经观察的时候,我们经常说正见、邪见,但到最后一切见解同等的时候,除了离戏的般若中观思想以外,其它凡是有相状的、所有的一切常断见解,都一无所得,就像虚空一样了不可得,这样的道理也很明确。

在断除一切见的时候,一切有见、无见、空见、断见都没办法安立。这个时候,可能有人会想:那中观的离戏见是不是见呢?可以说是一种见,但暂时为众生指点的时候,只有这样。就像我们用手指指示月亮,手指并不是真正的月亮,只是依靠这种表示方法来得到而已,实际上不可能依靠语言来言说,不可能依靠分别念来直指。也就是说,它远离所有的工具,一切都没有。但是对凡夫众生来讲,没有这样的指点方法也不行。在禅宗当中也是这样,到最后真正开悟的时候,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没有用的,所有的知识都没有用的。密宗当中也是,依靠月亮、水晶球,依靠上师的直指,各种方式都有,但远离一切戏论的究竟境界,用语言来了解确实很困难。不过,要想找到真正的正见,也不得不用这些语言;如果没有这些语言,众生会一直耽著在有相的实法上面。

《中观根本慧论》的颂词当中,我引用的这个教证是观邪见品的最后一个颂词。

佛陀,虔诚地献上膝盖

瞿昙大圣主,怜愍说正法,

悉断一切见,我今稽首礼。

颂词解释

从轮回涅槃断得的所缘险处中解脱,故为法,是诸位殊妙圣者们的法,故为妙法,因为能灭尽所有痛苦而值得赞叹。或者说善妙法即是妙法,妙法缘起无灭无生无常无断无来无去不异不一,寂灭一切戏论,在以悲愍众生、不是求利养恭敬、回报,而唯以大悲心为了断除一切见而宣说的无上无比本师前顶礼。本师尊名为何?瞿昙,于仙人瞿昙种姓中诞生的意思。

按照颂词当中,这个颂词不属于邪见品,但《显句论》中属于邪见品的最后一个颂词。

瞿昙,释迦牟尼佛,我们经常说乔达摩。瞿昙大圣主,怜愍所有众生,他所说的所有八万四千法门当中,实际上最究竟的,就是悉断一切见。真正般若空性,没办法有一个实有的见解。在整个世间当中,如果有一个人能真正说出这样的见解,那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因此,龙猛菩萨以最恭敬的方式向释迦牟尼佛再次顶礼。前面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做了一个顶礼句,这里再次顶礼。

所以,在演讲等有必要的时候,可以用这个偈颂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以前的大德们也经常引用。这句话很有加持力,对释迦牟尼佛的慈悲与智慧作了全面的赞叹。怜愍说正法,是讲大悲心,悉断一切见,是讲智慧。在这样智悲双运的本师释迦牟尼佛面前,我龙猛菩萨也顶礼。龙猛菩萨是已登一地、最后直接前往极乐世界的大德,那他都这样顶礼的话,我们这些具有一切束缚的凡夫人为什么不顶礼?大家应该清楚。

这是《显句论》,整个全文二十七品都已经讲完了。虽然我在法王面前没有听过《显句论》,但《中观根本慧论》是在上师面前听过的。

我对上师的法很执著,原来有一段时间想过:在法王面前所得过的法,尽量在有生之年当中给大家传授。当然部分已经传给大家了,全部传恐怕有一定的困难。比如法王如意宝1988年传了很多法,其中有月称论师的《入中论自释》,想要全部一一传授有一定的困难,但至少像般若方面的《经庄严论》、《现观庄严论》、《入中论》等,这些早期传过很多次。可能早期得到这些法的人现在也不在了,很多道友都是新来的。后来给大家讲《中观根本慧论》的原因也是这样。在2004年听过一百多堂课的人中,有些已经前往极乐世界了,有些还没有前往,准备过一段时间前往,很难说。

《中观根本慧论》颂词后面的小字当中对龙猛菩萨有一大段的赞叹,这在以前的翻译当中是有的。

后面的译序中,藏地以前有一个赤松德赞国王,奉他的诏,印度的堪布杂加纳嘎巴达、藏地的焦若• 鲁坚赞译师共同翻译、校勘并订正,这是第一次。

共有二十七品,四百四十九颂,两卷半。

后来,于克什米尔无喻城的一个宝珠殿堂当中,克什米尔的堪布玛哈色玛德、藏地的译师擦日称,按照《显句论》重新校正。

随后在拉萨的殿堂里面,有一个印度的班智达和日称译师再次修订翻译。

藏文当中和《显句论》的后面,都说了这是月称论师所造。

《入中论》和《显句论》后面讲,月称论师依靠在石板上描绘的牛的花纹挤奶给僧众供养,是具有如此成就的、断除一切众生邪见的月称论师造的。《入中论》当中也是这样的。

当时,月称论师在那烂陀寺的大方丈月护那里出家,月护知道他的境界非常高,但是月称论师显现上,除了吃喝睡觉以外,也不发心,也不做闻思修行,很多僧众对他特别不满。月护害怕他们生起邪见、造恶业,让月称论师跟日称放牧去。月称论师也不好好放,把牛放到森林当中。到该供养僧众的时候,有些说是在石板上,有些说是在帐篷里面,有些说是在经堂的门口上,不管怎么样,他在石板上画了好多母牛,在母牛上开始挤奶,再将这些乳制品供养僧众。日称论师亲自现前,说:他得到了如此大的成就。这种成就也是非常了不起,月称论师是这样放牧的。

所以很多大德是这样的。现在道友里面,有些以前是当农民的,有些是当工人的,有些是当牧民的……

以前汉地有寒山、拾得,拾得也放过牛。当时丰干禅师骑着老虎来国清寺的时候,路上见到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就是拾得,根本不听话。所以,有时候寺院里面不听话的,也是大成就者。有一次,寺院里的僧众正在做布萨仪轨的时候,拾得把一群牛赶过来,大声地笑。阿阇黎特别不满:你为什么这样,我们正在做仪式,你把牛群带到这里来干嘛?拾得说,我是为了让他们得度,这些牛好多都是我们寺院的僧人,他们不好好取舍因果才堕为牛身。他就说,某某律师站出来,白色的牛就出来了;某某阿阇黎、维那师等等,请你们站出来,这时候一头一头牛就站出来,所有僧众都特别害怕。依此,僧众们的因果观念跟以往有了很大不同。

拾得在显现上经常这样。有一次,他们的粮食被乌鸦吃了,他很不满,用棍棒打伽蓝菩萨:你连僧众的粮食都不保护,还当什么护法神?结果,当天晚上,所有的僧人都做了同样的梦,梦见护法神说“拾得打我”。第二天,僧人们果然看到殿堂里面的护法神身上很多地方都被打坏了。

拾得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者。后来,寒山和拾得都不舍肉身直接前往清净刹土。有些书里说,拾得是普贤菩萨的化身,寒山是文殊菩萨的化现,丰干禅师是阿弥陀佛的化身。这些大德,不管是放牛,还是在寺院当中,像寂天菩萨、月称论师,也是不太遵守寺院的纪律,有时候不太听话,管家的管理也遇到一些困难。现在像月称那样调皮的人,也不一定有的;像梅志巴一样的管家,不知道有没有。不管怎么样,还是特别感恩前辈大德留下来的般若空性的思想。

今天算是把《显句论》以比较简明扼要的方式奉献给了大家。我辛辛苦苦翻译出来了以后,如果没有真实地传授,自己觉得有点可惜。传了以后,在座的各位也许会比较重视。以后在各个地方,自己应该弘扬这样的般若思想。不过,以后能不能弘扬,最关键看你自己有没有领悟,如果你有领悟,以后有机会肯定会弘扬。如果你自己在求学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感觉,那你想弘扬也弘扬不起来。所以最关键的是,当你求学的时候,确实要有认真的心、精进的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