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辅导 > 入菩萨行论 > 正文

《入行论》智慧品 名词解释(上)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0/1/3 16:41

一、二谛是怎样安立的?

全知麦彭仁波切说:“所知可以分为真实和虚妄二种,此等皆可摄于二谛之中。”

《中观庄严论释》:“所有经论中安立二谛的方法有两种,其一是从观察实相胜义量的角度,将空性立为胜义、显现立谓世俗;其二是从分析现相名言量的角度,将实相与现相完全一致、真实不虚的对境与有境安立为胜义,其反方面立为世俗。”

中观是阐述佛陀第二转无相法轮的密义,按第一种二谛的安立方式。

《智慧品注释》中说:“于染净(杂染的轮回与清净的涅磐)所摄此等一切法,承许住于二谛——有法尽所有显现分世俗谛及法性如所有空性胜义谛。”

《入中论颂讲义》(益西上师著):“现空二谛只是从所境上安立,没有涉及到能境,而且在宣说了义时,没有讲述光明,单单讲大空性的侧面。”

 

二、真世俗和倒世俗是怎么安立的?

《入中论颂讲义》:“没有被现前内外损根的错乱因缘所染之无患根所生的识,以及无患根的所取义,分别安立是能境的正量与真实的所境。相反,被现前内外损根的错乱因缘所染的有患根所生识以及有患根的所取义,分别安立为能境的非量与颠倒的所境。比如观待人类而言,无患根所生的眼识和所见的海螺的白色,安立为正量与真实的所见境。有患根所生的眼识和所见海螺的黄色,安立为非量与颠倒的所量境。在讲真实正量时,能所二取都是平等存在(真世俗,符合名言实际的),讲非量时,能所二取都平等是虚妄的倒世俗。”

损坏诸根的因缘分二类:内身损根因缘和身外损根因缘:

1)内身损根因缘:比如眼翳,黄胆病,半身不遂等,会看见外境中不存在的毛发,白色看成黄色,身根受损,失去知觉等。

2)身外损根因缘:比如照镜子,在空谷唱歌,春天的阳光和沙漠的境界现前,这时,虽然内根没有损坏,但还是依次见到影像,听到谷响,见到阳焰水等。还有幻术师所诵的咒语和所配的药物等,也是身外损根的因缘。第六意根损坏因缘包括咒,药,邪教,似因。

 

三、什么是瑜伽现量?

按《中观庄严论释》:

1)瑜伽现量的本体:“瑜伽现量之本体是清晰显现对境无我,换句话说,依靠修行而生的无念无误之识即称为瑜伽现量的法相。”

2)瑜伽现量的分类:“如果笼统地分,则有声闻、缘觉与大乘圣者三种现量。或者,声闻与大乘各分有学与无学,如此也就成了五种。缘觉的有学没有单独计算……故而在此缘觉只算一个无学。这五种现量均有后得有现之瑜伽现量与入定无现之瑜伽现量的分类,由此共有十种。佛陀虽然入定后得无二无别,但可以从如所有智与尽所有智的反体角度而分。

有现之瑜伽现量是指以神通见到,如(《俱舍论》中)云:“罗汉麟角喻佛陀,次见二三千无量。”(声闻阿罗汉见二千世界,缘觉阿罗汉以神通见三千大千世界,佛陀见无量大千世界)

无现之瑜伽现量是指声闻证悟一个人无我,缘觉通达色法无自性,因此证悟一个半无我,大乘菩萨则圆满二无我,佛陀具有尽断一切习气的智慧。”

三藏十二部是能诠句与所诠义,是教法,文字的自性,非瑜伽现量。

 

四、上师的讲记里有:“诸法无自性”、“显现的本体不存在”,可否帮忙分析一下自性、本体两词的意思?

《中论讲记》中说:在名言中以三个条件可以成立诸法的独特自性:无作,不待,不异法。

一〉无作,即无须依因缘造作而成。

二〉不待,即不观待他法而成立。

三〉不异法,即不变异成他法。

胜义中自性虽然不成立,但在名言中诸法具有特性的角度而言自性是成立的,比如火的本性是暖热,水的自性是潮湿。

“本体”如上,有“自性”之义。如《中论讲记》:“既然一切万法的本体本自成立,就不必观待因缘聚合。”“任何法的本体都是离一切戏论的。”

但在名言中“本体”也可以指事物本身,指这一个法。此时,和“自性”略有不同。“自性”是从事物的特性而言。

如《中观讲记》中说:“就像放在花布上的白玻璃虽然显出花色,但花色是不是玻璃的本体呢?肯定不是。如果花色是它的本体,那此玻璃不论放在何处都应显现花色,但并非如此。”此时,本体可解释为其本身,其自体,其组成部分。

还有,自性和本体都可以用在胜义中,表示其胜义性质。如《般若八千颂》云:“心,不是心,心的自性是光明。”又,“自性空性,本体光明,大悲周遍。”等。

【戏论】:指凡夫语言可以言说、分别心可以缘取的对境全部是戏论。

【四边八戏】:四边:有边、无边、亦有亦无边、非有非无边;

八戏:来、去、生、灭、常、断、一、异。

【能取所取】:能取又叫有境,指心识;所取又叫所境,指对境。

能取即认识的主体,所取是被认识的对象。换言之,能取者为心识,所取者是外境。在唯识学上,能取是识体四分中的见分,所取是识体四分中的相分。

【现量】:指远离分别、无错乱地照见事物的自相。

【五蕴】:色受想行识!

【色法】:有质碍的法!

【名相】:耳可以听到的,叫做名,眼可以看到的,叫做相。一切事物都有名相,但一切的名相都虚妄不实。楞伽经说:‘愚痴凡夫,随名相流。

【水月】:水中之月。水月有影无实,以喻诸法无有实体。

水中之月,以譬诸法之无实体。为大乘十喻之一。《大智度论》卷六曰:‘解了诸法,如幻,如焰,如水中月,(中略)如镜中像,如化。’

【阳焰】:(譬喻)大乘十喻之一、又作扬焰,或单曰焰,又曰阳光。庄子所谓‘野马尘埃’是也。谓春初之原野日光映浮尘而四散者也。渴鹿见之以为水,走而趣之。维摩经方便品曰:‘是身如焰,从渴爱生。’同注曰:‘渴见阳焰,惑以为水。’楞伽经二曰:‘譬如群鹿,为渴所逼,见春时焰,而作水想。迷乱驰趣,不知非水。’智度论六曰:‘如焰者,以日光风动尘故,旷野中如野马,无智人初见谓为水。’维摩经慧远疏曰:‘阳焰浮动,相似野马。’止观一上曰:‘集既即空,不应如彼渴鹿,驰逐扬焰。’

【名言】:名指名称,名言指名称与言说。名称言说为能诠者,能诠显真如本体的真义,然真如无有实体,而是一种方便教化的权巧施设,故若执著拘泥于名言,则易落入舍义求文,舍本逐末的大患中,而难以悟知实相中道之理。见《成唯识论》卷二。

【真如(tathata) 】佛教术语。一般解释为不变的最高真理或本体。

真是真实不虚,如是如常不变,合真实与如常,叫做真如,又真是真相,如是如此,真相如此,故名真如。

真如是法界相性真实如此之本来面目,恒常如此,不变不异,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即无为法,亦即一切众生的自性清净心,亦称佛性、法身、如来藏、实相、法界、法性、圆成实性等。起信论说:“一切诸法,从本以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故名真如”。

【如来藏】:真如在烦恼中,摄藏如来一切果地上的功德,名如来藏,若出了烦恼,即名法身。

如来藏,又称如来胎,指于一切众生之烦恼身中,所隐藏的本来清净(即自性清净)的如来法身。通常把它看作是佛性的异名。如来藏梵语 tathagatagarbha,指隐藏于一切众生贪嗔烦恼的身中、自性清净的如来法身。此又称自性清净心,自性清净藏。如来藏虽覆藏于烦恼中,却不为烦恼所污,具足本来绝对清净而永远不变之本性。如《胜鬘经•法身章》曰:‘如来法身不离烦恼藏,名如来藏。’如来藏与佛性为同一意义,佛性可说是‘佛的本质’,或者说是‘佛的本性’。一切众生,皆具有与佛相等的本性,因此众生皆具有成佛的势能,未来皆能成佛。佛性即是如来藏,或称为‘如来胎’——藏如来的东西,所藏的是‘如来之胎儿’。当然这是一种譬喻,意指为烦恼所缠的众生,人人皆具有未来成为如来的如来智。

【所知障】:二障之一,为‘烦恼障’的对称。谓众生由于根本无明之惑,遂迷昧于所知之境界,覆蔽法性而成道种智的障碍,故称智碍。《成唯识论》卷九、《佛地经论》卷七等皆谓,所知障是以执著遍计所执诸法的萨迦耶见为上首,谓所有见、疑、无明、爱、恚、慢等诸法,其所发业与所得之果,悉摄于此中,皆以法执及无明为根本,故此障但与不善、无记二心相应,凡烦恼障中必含摄此障。

【烦恼障】:又作惑障。指妨碍菩提之道,而使无法证得涅槃的烦恼而言。此与所知障并称为二障。《成唯识论》卷九谓,扰乱众生身心,妨碍证得涅槃的一切烦恼,称为烦恼障。烦恼、所知二障,均属萨迦耶见,而依据一百二十八根本烦恼为体。其中,由于执著有‘真实之我’、‘真实之众生’,遂执著于‘我的存在’(我执),此即为烦恼障;至于执著有‘实体万法’的法执,即为所知障;以上即是同一烦恼之二面观。故烦恼障以我执为根本,所知障以法执为根本。若由作用之特征而言,烦恼障乃障碍涅槃,而所知障乃障碍菩提。此即言,烦恼障为障碍涅槃的正障,而所知障为给与正障力量的兼障,故仅有所知障并无障碍涅槃的能力。

【萨迦耶见】:华译为我见,即执着五蕴假合而有的身体为实我之见,亦即五见中之身见。

【自性】:诸法各自有其不改变不生灭的自性,故一切现象的本体或一切心相的性体,叫做自性。

【无自性】:无有一定的自性。一切法因缘和合而生,都无一定的自性。

【自性清净心】:又名如来藏心,吾人本具的心,自性清净,离一切的妄染,故云自性清净心。

【离垢清净】:世亲释五卷三页云:离垢清净者:卽此真如,远离烦恼所知障垢。卽由如是清净真如,显成诸佛。

【现相】:瑜伽八十九巻八页云:心怀染污,欲有所求,矫示形仪;故名现相。

二解 法蕴足论八巻十页云:云何现相?谓多贪者、为得如前供养等故;往至他家作如是语:贤士贤女!此衣、此钵、此坐卧具、此衫裙等、我若得之;甚为济要。当常保护,以福于汝。除汝能舍,谁当见惠。作此方便而获利者,总名现相。

【实相】:又名佛性、法性、真如、法身、真谛等,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惟此独实,不变不坏,故名实相。

【同等理】:以对方所使用的逻辑推理方式反击对方,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使其观点无法成立。

【真相唯识】:认为外境不存在,与心无二无别。

【假相唯识】:认为外境既不是心,也不是心外的东西,而是像毛发一般现而无实。

【三量】

1、现量、比量、圣教量。现量是用不著意识思索就能够直觉其存在,也就是直接之知,如人的手碰到火,立刻就知其存在是;比量是比度而知,也就是推理之知,如见远处有烟就知彼处必有火,听到隔壁有说话的声音,就知道里面必有人是;圣教量又名圣言量,是因为有圣人的言教才知道的意思。

2、现量、比量、非量。现量和比量如前所说,非量谓心、心所缘境时,判断错误,如见绳以为是蛇,见月明以为天亮等是。

【三量】

(术语)三量有二种:一、因明之三量:即现,比,圣教,之三也。(参见:量)。二、就心心所量知所缘之境,而立三量之不同:一、现量,如镜之对于物体。能缘之心,不为些之分别计度,量知现在之境者。如耳识之对于声,眼识之向于色,是也。二、比量,于不现显之境。比知分别而量知者。如见烟知有火。凡因明依第六意识之比量智而成也。三、非量,于现在之境与非现在之境,以逆乱之心错分别取不实之事者。即以似现量似比量,而为非量也。就八识所知而分之,则第八识与眼等之五识唯为现量,第七识唯为非量,第六识通于三量。说见百法问答抄二。

【四分】

唯识宗所说识体(包括八识心王和五十一个相应心所)的四种功能。

一、相分,相就是相状、形相,即外境反映到心识上的影像;

二、见分,见是见照,由见分去见照它、认识它;

三、自证分,这时由心识的自体来证知“见分”的见照有无错误,这种证知的功能叫“自证分”;

四、证自证分,自证分证验之后,再度证知其结果有无缪误,这种再度证知的作用叫“证自证分”。

四分者,四个部分之义。虽说是四分,事实上仍是一体,自证分和证自证分是识的自体,相分、见分是识的功用。

【能缘】

(术语)对所缘而言,缘为攀缘眼等之心识,攀缘声等之外境曰能缘。声等之外境曰所缘。攀缘者,心识不独起,必攀外境而生,恰如老人之攀杖,猿之缘木也。俱舍论光记二曰:“缘谓攀缘,心心所法名能缘,境是所缘。(中略)心心所法,其性羸劣,执境方起,犹如羸人非杖不行。”

【所缘】

(术语)称心识曰能缘,心识之所对云所缘。缘者攀缘之义也。俱舍光记二曰:“缘谓攀缘,心心所法名能缘,境是所缘。有彼所缘故名有所缘,心心所法其性羸劣,执境方起,犹如羸人非杖不行。”

【所缘】

缘是攀缘的意思,心识所攀缘的境界,叫做“所缘”。

【一体】

(术语)外相虽异而其本性则一。故曰一体。涅槃无名论曰:“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法界观曰:“情与非情共一体。”

【三品物体】 如一切所知之法可以包括在二谛中,若既不能包括在世俗谛也不能包括在胜义谛中,在此二谛之外的一个法——一个不存在的法,我们称之为第三品物体。

158课里涉及的是假相唯识宗的观点,一切二取之法可包括在外境或心识之中,他们认为“外境不是心以外的法,也不是心自己,而是如同空中的毛发。”这样的一个非心非境的法不能成立,故称为“三品物体”。

【对境】

心之所明了、现见及证悟者。指一切物质、精神,以及不相应行的实体的和虚空等非实体的事物。即一切所知界。 《佛学名相》

【有境、有境者】

能涉入自境而与之相应的事物,指一切能解说之声音,内心、感觉器官及补特伽罗。 《佛学名相》

【无实】

(术语)无实体也。南本涅槃经十二曰:“有名无实即世谛。”不真空论曰:“以名求物,无当名之实。”

【唯识】

又名唯心,谓世间诸法,皆心识所变现,因一切法皆不离心识,故名“唯识”。

【唯识宗】

依唯识论,明万法唯识之理,故名“唯识宗”,因此宗乃究明万法性相之宗,故又名“法相宗”。

【空性】

佛教认为一切客观存在著的事物都是“因缘和合”所构成的假想,事物本身并不具有任何质的实在性,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实体,是“无自性”的,故称“空”或“空性”。 《佛学词典》本性平等性。 《噶举教派史略》

无自性性。 《藏汉佛学词典》

元始清静,本来无垢。 《藏汉佛学词典》

然则,诸法的本体是什么呢?

释迦说:“诸法空性”。即是说,“空”便是诸法的本体。

空又是什么?

空即是“O”。许多谈佛的人说,空不是O,那是因为他们对“O”的概念理解错误。在古代印度,“空”与“O”其实是同一个字:sunyata

“O”这个数字的概念很妙,你说它代表一个数目,它不是;你说它不代表一个数目,也不是。这恰恰就是佛家“空性”的概念,非有非无。

佛家说,要有怎样的条件,一法才可以称为有自己的本体呢?第一,此法须要独立自成;第二,此法须要独立自存;第三,此法须要永恒不变。

如果拿这样的条件去判别一切事物现象,可以说,宇宙间的万法,绝无一法可以符合这三个条件。

因此佛说:诸法无自性——没有自己的本体。换一个说法,便是“诸法空性”。无自性与空性是一对同义词。

所以“空性”并不是对诸法的否定,恰恰相反,是对诸法的肯定,只是在肯定万法实存的同时,指出万法都无本体而已。那就像“O”一样,是数,但却又说不出是什么数。

【基道果】

密乘一切修持,均以显宗理论作为基础,这一点十分重要,学密而不懂佛学,那就有如巫师。连原始部落的巫师念咒作法都有效应,是则密法的事相,亦并不比他们高明多少。

密乘称为“无上”,只是因为一切修持都基于佛学(应该称为佛法,但为了显示“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故姑且称之为佛学)。

这种在佛学上的根据,即称为“基”。然而有时却又称此为“见”,那就是说,行者依什么见地去修。有时又称为“境”,此即谓行者所修的层次,在什么境界。还有一个名相,叫做“有境”,即是指在修行境界上,须要依什么见地来“有”一些什么。例如本尊观,即须依抉择见来建立境上有本尊的坛城,但若观空,此坛城即非所有。

有了修行的根,便可以决定修行的“道”,应依什么内容;由所修的“道”,便亦决定了所得的“果”。如修事续部须十二生成佛,修行续部须七生成佛,而修大圆满却可即身成佛,如是种种便即是修道的果。

所以“基道果”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即为修道所依的基础、所修的道,以及修道所得的果。——而境道果、见道果等,则皆为同义词。修密宗的人必须有此体系的建立,才不致漫无目的。也不致于但求加持、感应,或不致认为密宗是捉鬼治邪的法门。

《密宗名相》(谈锡永著)

【六度】

(名数)初五度如前。第六智慧,分别真理也,此六度为万行之总体。前五为福行,后一为智行。以福行助成智行,依智行而断惑证理,渡生死海也。

六              度              │

┌───────────────────┐

6     5     4      3     2   1

般   禅   精   忍   持   布

若   定   进   辱   戒   施

│    │    │     │    │    │

┌┴┐      ┌┴┐    ┌┴┐     ┌┴┐     ┌┴┐     ┌┴┐

一法生 意口身 求修断 无法生 饶摄律 无法财

切空空 定定定 化精精 生忍忍 益善仪 畏施施

智智智     精进进 法   有法戒 施

智       进   忍   情戒

└┬┘      └┬┘    └┬┘    └┬┘    └┬┘      └┬┘

│     │     │      │    │          │

度   度   度   度   度   度

愚   散   懈   瞋   毁   悭

痴   乱   怠   恚   犯   贪

【六度万行】

略则六度,广则万行,而六度是包括了菩萨所修的一切行门。

【依他起性】

指一切事物虽然是阿赖耶识中的种子转化而成,不过这些种子的转化,须由缘的牵引,此即依他起。(参见:三性)

【三性】

1、唯识宗把宇宙万法分为三种性质,即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普遍计度一切法,然后颠倒迷执,认为或有或无者,名遍计所执性;万法皆无自性,不能单独生起,须靠众缘具备,然后乃生,名依他起性;诸法的本体,名为法性,亦叫真如,湛然常住,遍满十方,具有圆满成就真实之性,名圆成实性。此中遍计为妄有,依他为假有,圆成为实有。

2、善性、恶性、无记性。善性是现世及来世对自他都有益处者,如信等善心及善心所起的一切善根是;恶性是于现世及来世对自他都有害处者,如贪等恶心及恶心所起的一切恶业是;无记性是非善非恶,无可记别之法。

【依他起性】

又作依他起相、缘起自性,略称依他起,为唯识宗所立的三自性之一。依他起之“他”,指因缘而言。即依因缘而生起之法,曰“依他起”。《解深密经•一切法相品》谓:“云何诸法依他起相,谓一切法缘生自性,则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谓无明缘行乃至招集纯大苦蕴。”此依他起性,属于有为法,即众缘造作之法。在百法中,除六无为法外,其他九十四法皆摄于此性之中。而在唯识学上,所谓众缘,指的是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等四缘而说的。心法生起,须具足四缘;色法生起,只须因缘、增上缘二缘。故知一切有为的现象,皆由因缘和合而生起,因缘离散则而坏灭。因此,即一切诸法,有而非有、无而非无。佛教经论中,常有“如幻假有、非有似有、假有无实”的说法。依他起性又可分为染分、净分二种:染分依他,指依虚妄分别之缘而生起的有漏杂染之法;净分依他,指依圣智之缘而生起的无漏纯净之法。其中,若就别义而言,净分依他亦摄于唯识三性之第三“圆成实性”中。见《成唯识论》卷八

【依他起性】

三性之一。依他因缘生起的实有事物,是遍计所执假施设处阿赖耶识,性属三界倒分别识,体为实有,于妄情中从因缘生。 《藏汉佛学词典》

【无分微尘、无分刹那】

无分就是没有方分,即物质分析到不可再分的程度,微尘就是最小的元素单位。无分刹那,就是时间上分到不可再分程度的最小时间单位。小乘认为极微是构成世界的终极因素。 《土观宗派源流》

【同体相属】

相属之一种。体性同一的关系。如实有法与瓶及瓶之反体,皆体性同一而反体各异。若无实有法则无瓶,无瓶则无瓶之反体。 《佛学名相》

【彼生相属】

相属之一种。此从彼生的关系即因果关系。如火与烟,实质各异,无火则无烟,是为缘起。 《佛学名相》

【体性】

体是本体,性是本性。体与性,同体而异名。

【体性】

指实体,即事物的实质为体,而体之不变易的本质为性,故体即性。世间一切有为法,皆为因缘和合之法,因缘和合之法无其本质,亦无不变之性,故“缘起性空”。

【三藏】

(术语)Tripiṭaka,经律论也。此三者,各包藏文义,故名三藏。经说定学,律说戒学,论说慧学。因之而通三藏达三学者,称为三藏。特为真谛玄奘等翻译师之称号。其梵名一一列之于下。一、素呾缆藏Sūtrapiṭaka,旧曰修多罗藏,译曰綖,圣人之言说,能贯穿诸法,如綖之贯花鬘,故喻之以綖。然经者训常训法,以圣人之言而名之。且经之持纬恰具綖之义,故译家易綖以经。二、毗奈耶藏Vinayapiṭaka,旧作毗尼藏,译曰灭。灭三业过非之义。别名优婆罗叉,译曰律,毗奈耶之教能诠律,故别名谓之律。三、阿毗达磨藏Abhidharmapiṭaka,旧作阿毗昙藏,新译曰对法,以对观真理之胜智而名。旧译无比法,亦称胜智而谓为无比。此藏生对观涅槃之无比胜智,故名阿毗达磨。别名优婆提舍,译曰论,论诸法之义。此藏所诠论诸法之性相,而生胜智,故别名为论。此三藏有三种:一、小乘之三藏,二、大乘之三藏,三、大小之三藏。

【三藏】

修多罗藏、毗奈耶藏、阿毗达磨藏。修多罗藏即是经藏,为佛所说的经文;毗奈耶藏即是律藏,为佛所制的戒律;阿毗达磨藏即是论藏,为佛弟子所造的论。

【三学】

戒学、定学、慧学。戒即禁戒,律藏之所诠,能防止人们造作一切身口意的恶业;定即禅定,经藏之所诠,能使人们静虑澄心;慧即智慧,论藏之所诠,能使人们发现真理而断愚痴。修此三学,可以由戒得定,由定发慧,最终获得无漏道果,所以三学又名为“三无漏学”。

【三学】

这是修行者所必须修习的三种修持,即一者戒学,二者定学,三者慧学。全称为戒定慧三学。一、增上戒学,又作戒学。戒可修善,并防止身、口、意所作之恶业。二、增上定学,又作定学,定可摄散澄神、摒除杂念,见性悟道。三、增上慧学,又作慧学。慧能显发本性,断除烦恼,见诸佛实相。此三者为佛教实践纲领,即由戒生定,由定发慧。故《菩萨地持经》卷十,以六度配三学,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等四波罗蜜为戒学,禅波罗蜜为定学,般若波罗蜜为慧学。以三学实为佛道之至要,一切法门尽摄于此,故当精勤修学。见《大乘义章》卷十。

【烦恼障】

(术语)二障之一。对于所知障而言。百二十八之根本烦恼及随烦恼,恼乱有情之身心,能障涅槃,故名为烦恼障。佛地论七曰:“恼乱身心,令不寂静,名烦恼障。”唯识论九曰:“烦恼障者,谓执遍计所执实我,萨迦耶见而为上首。百二十八根本烦恼,及彼等流诸随烦恼,此皆扰恼有情身心,能障涅槃,名烦恼障。”【又】三障之一。对于业障报障而言。贪瞋等之烦恼,数数起而障碍圣道,名为烦恼障。涅槃经十一曰:“烦恼障者,贪欲瞋恚愚痴。(中略)常为欲觉恚觉害觉之所覆盖,是名烦恼障。”俱舍论十七曰:“烦恼有二:一者数行,谓恒起烦恼。二者猛利,谓上品烦恼。应知此中唯数行者名烦恼障” 。

【烦恼障】

世人由于不知我空,执著有我,有我而有贪嗔痴等烦恼,于是障碍涅槃的显现,故称为障。二障之一。

【烦恼障】

二障之一。由贪嗔等烦恼扰乱心神,不能显发妙明真性,属于情感上的障碍。 《藏传佛教宁玛派》刘立千着

由贪嗔等思想情况扰乱身心,使生烦恼,能为涅槃之障。 《土观宗派源流》

1、指以我执(人我见)为首的诸烦恼,佛教谓此烦恼能障涅槃。

2、障碍证得解脱的六根本烦恼。二十随烦恼等。

《佛学词典》

障碍证得解脱的悭等寻思。 《藏汉佛学词典》

【所知障】

二障之一。世人由于不知法空,而执著诸法,产生种种错误的知识,障碍菩提的生起,故称为障。经云:“法执不除,生所知障,障碍菩提。”

【所知障】

二障之一。执着所知事理为真实,障蔽智慧之性,是二障之一,属于理智上的障碍。 《藏传佛教宁玛派》刘立千著

烦恼习气及其自果事相分别之错乱分。能障碍证得一切种智的三轮寻思。 《藏传佛教格鲁派史略》

由贪嗔等烦恼和邪见障荜所知之境,令不能明见实性为菩提妙智之障。 《土观宗派源流》

指以法执(法我见)为首的诸烦恼,谓此烦恼能障菩提(觉悟)。 《噶举教派史略》

【习气障】

阿赖耶识习气或细分所知障。 《佛学词典》

【四果】

1、指声闻乘的四种果位,即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初果须陀洹,华译为入流,意即初入圣人之流;二果斯陀含,华译为一来,意即修到此果位者,死后升到天上去做一世天人,再生到我们此世界一次,便不再来欲界受生死了;三果阿那含,华译为无还,意即修到此果位者,不再生于欲界;四果阿罗汉,华译为无生,意即修到此果位者,解脱生死,不受后有,为声闻乘之最高果位。

2、指阿罗汉。

【四果】

指小乘声闻修行所得的四种证果。此四果依次为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

【预流果】

(术语)小乘四果之第一。旧称须陀洹。译曰逆流,入流。新称窣路多阿半那Srota-āpanna,声闻乘之人,断三界之见惑已,方违逆生死瀑流之位。谓之逆流果。预流之流,圣道之流也。断三界之见惑已,方预参于圣者之流,谓之预流果。是为声闻乘最初之圣果,故称为初果。向此果者在断见惑之见道十五心间,谓之逆流向,又曰预流向,即预流果之因道,预流向为见道位,预流果为修道位也。玄应音义二十三曰:“预流,梵言窣路多阿半那,此言预流。一切圣道说为流,能相续流向涅槃故。初证圣果,创参胜列,故名预流。预及也,参预也,旧言须陀洹者讹也。或言逆流,或言入流,亦云至流,皆一也。”俱舍论二十三曰:“预流者,诸无漏道总名为流,由此为因趣涅槃故。”

【二边】

1、指常断二边见。无常误认为有常是常见;非灭误认为断灭是断见。

2、有边和无边。边是边际的意思。世间一切的事物,必假众缘和合而生,无有自性,虽无自性,但不能说是无,是名“有边”;又世间一切的事物,皆假众缘和合而生,原无自性,无自性,则一切法皆空,不能说是有,是名“无边”。

【二边】

即断边和常边的两个极端。中观立缘起理,承认在名言中万法皆有,不堕断边。立性空义,承认万法虽有而无自性,不堕常边。也可以说是有无二边,如立世俗中名言有,不落断边,胜义中自性无,不落常边。 《土观宗派源流》

【灭法】

(术语)无为法之异名。以其寂灭一切之诸相也。

【灭法】

寂灭一切相的道法,是无为法的别名。

【见道】

小乘以八忍八智之十六心为见道,因十六心是初生无漏智照见真谛理之位。大乘的菩萨,则于初僧祇之终,终四善根之加行,而顿断分别起之烦恼所知二障,叫做见道。

【见道】

见四谛之智;完成见道真实的阶段;真实的道路;得视力之道。为五道之—。 《噶举教派史略》

五道(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无修道)中之第三道。 《本性大手印与光明大圆满修行次第要略》

五道之一。往趋解脱历程之中,新见前所未见本性,登圣者地,现观诸法无我如所有性,随应了知一切有法尽所有性,修七觉支以根本断除一切见所断惑,离五怖畏,证得十二一百功德之道。 《藏传佛教格鲁派史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